虛構
38 are following
387 articles
野人

假掰Antisense:純粹素食主義指南

你們都不懂素食主義!(虛構文,特別提醒給心思單純的那些人)

小鹿斑比

豬君遇險記

豬君遭遇人頭燈籠!

烏雲蓋雪

怎麽會這樣

警局接到一男子電話,聲稱自己強奸了6名女性,要自首,還語帶挑釁地說,來抓我呀,來呀,警察趕到案發現場,發現竟是一豬圈,一男子在裏面呼呼大睡,於是調出監控,驚呆了,原來該男子是一夢遊患者,昨晚喝醉了酒,誤入農家豬舍。待男子酒醒後,警察告知其事實真相,勸其戒酒,沒想到男子從口袋裏掏出...

烏雲蓋雪

今天被一大型狗咬了

今天被一大型狗咬了,咬了頭部,幸運的是只稍微破了點皮,還留下了兩排牙印。當時我在街上散步,一只大型狗突然掙脫主人牽索,向我撲過來,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什麽狗沒見過,所有的狗都怕一個動作,那就是蹲下,狗要咬你的時候,你只要蹲下,它就嚇跑了,至於為什麽我也不明白,可能是以為你要撿石頭...

Openbook閱讀誌

現場》讓虛構歷史小說為現實迷宮引路:蔡易澄X馬翊航《福島漂流記》對談側記

馬翊航認為,《福島漂流記》的機巧,不單只在於蔡易澄導引讀者沿著故事,摸索台灣的歷史處境,更重要的是,其中蘊含了平撫集體歷史創傷的「心願」。馬翊航進一步說明,每個台灣人對於歷史所懷抱的心願、願望,代表著不同的路徑。舉例來說,有人會想像若是台灣成為美國第51州,或當初國共內戰是國民黨獲勝的話,現在的台灣會不會更好?不過,他也指出這些預設與幻想背後,其實都可能源自歷史創傷。

烏雲蓋雪

歸鄉

我回來了,穿過一條條巷子和街口,推開院門,咦,怎麽是沙石地面,記得以前院子是水泥鋪的,我擡頭,正屋的門關著,屋檐下的墻壁上爬著一種我不認識的綠色蔓藤植物,零零星星的藍白色小花點綴其中,還有嗡嗡的聲音,哦,是蜜蜂,在墻角有一棵樹,開滿白色的花,一大群蜜蜂圍著忙忙碌碌,現在是春天嗎?

特洛伊

電影學院|飛鳥和魚|上回回應Sogni的小說序曲鎮場西文詩,結果把Sogni惹毛了,這也不要太歡樂了吧,君不見,特洛伊的文字是亦正亦邪的那種,這節就算補償下,講人愛聽的話

虛構

寧想白

微小說|洄游

他們說洄游是一種生物本能;卻忽略了我的本能,被限制在能與不能之間。

Sogni

作秀邀请:要秀英文水平欢迎到这里来秀

@特洛伊 你不是一天到晚在自家田里吹牛说你的英语水平高的吗?有本事别光在那里和海峡打嘴仗。我的小说《飞鸟和鱼-序言》的英文版贴在这里,你倒是来给我proofread和review一下啊。说的好自然有赞赏奉上。特殊版权声明:和站点默认设置不同,暂时开放,不分享,版权完全由作者所有。👏同时欢迎任何其他市民朋友点评,proofread和review,后续也会奉上赞赏💰,多谢先❤️。👏

烏雲蓋雪

真實是什麼

昨晚下了一場雨,今早門口的槐樹花落了一地,可惜被車碾過了,不然應該很好看。牆角那排掃帚花也長得鬱鬱蔥蔥,那是我親手種下的。窗戶上有三隻蒼蠅,兩隻在打架,一隻在搓手,我在觀察,窗戶外面是一排柳樹和梧桐樹,我看不見風的形狀,但樹在搖擺,由此斷定風是存在的。

烏雲蓋雪

會演奏音樂的青銅雕像

鄰村的廣場上有一座青銅雕像,具體雕的什麼人因為年代久遠已經不可考了,後來人們在它的底部加了一個轉盤,在頭部和肩上安裝了攝像頭,此外還加裝了人工智慧晶元,這樣它就可以通過轉動身體監控廣場上的所有情況了。可是有一天,這個雕像突然發出奇怪的聲音,就像有人在吹簫和笛子,聲音時有時無,時大...

烏雲蓋雪

記一次外出

用了十年的電腦壞了,必須去買台新的了,一天也不能等了,畢竟電腦是我與這個世界唯一的介面,屈指一算,我有十年沒有出過這個村子了,因此我對這次外出充滿了期待。然而路上並沒有什麼特殊或異常的事情發生,沒有人認出我是一個十年沒出過村子的人,我的心裡很平靜,情緒也很穩定,沒有悲傷也沒有快樂...

烏雲蓋雪

感性·理性·心

感性是人存在的首要的天然的方式,而理性是次要的後天的方式。感性就像皮膚,是感知外界的第一器官,而理性就像身上的衣服、盔甲和手中的利劍。心住在理性的殼中,當心迷失的時候,由理性來指引方向,當理性無法決斷的時候,就讓心來做出選擇,可是,當心和理性矛盾衝突的時候,尤其是當理性成為心的枷...

烏雲蓋雪

種子

這是一顆來自夢中原始森林的種子,一隻鳥兒把它丟給了我,我把它種在花盆裡,每天都來看看,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植物的種子,會長成什麼樣子,只是期待它發芽長大。

烏雲蓋雪

迷霧都市

清晨,大霧。現在是週末,無事可做,想去見網友。路過一個花店時,買了一束花,用報紙裹好。因為堵車,只好乘地鐵。沒想到下車的時候,發現花擠碎了,更倒楣的是手機丟了,網友的聯繫方式都在裡面,所以只能在附近找一家網吧,重新跟網友聯繫。找網吧的時候發現自己迷路了,不知如何進了一家酒店,前臺...

烏雲蓋雪

旁觀者

他曾經一度認為,他沒有在生活,世界從他面前流過,而他只是一個旁觀者。他不參加社交活動,寂寞無聊的時候,就趴在房間的窗戶上,俯瞰着外面車水馬龍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怔怔地出神,發一會兒呆。他習慣於站在人群的邊緣,遠遠地望着這個光怪陸離、熱鬧喧囂的世界,然後陷入一個又一個飄忽不定的幻想和夢境中。

烏雲蓋雪

十年一夢

他在一個山洞裡睡了一覺,醒來以後發現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年。睡覺的時候一直在做夢,夢裡經歷了好多事,但是醒來全忘記了,整個世界向前走了十年,他的身體也老了十歲,但是他的心仍然停留在十年前。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Sogni

我的创作图腾 - “杯中梦灵灵灵”

在以前的文章 AI绘画的限制与偏见 - 原创小说《飞鸟和鱼》的女主应该长什么样?有发布我的小说女主的二次元cosplay照。目前正在赶英文翻译,deadline的压力满满,所以秀秀女主的真人照来给自己减减压😊 (照旧,真人照由本人烧钱包耗credit支撑AI烧GPU制作😭)可以说这张图片算是我当前赶稿的创作图腾。加Sogni币:马特“杯中梦灵灵灵”诗歌汇总双周刊 的创作图腾。

Sogni

被@野人 君赛博心有灵犀了一下是怎样的?

昨天刚打开马特市,突然发现在深山幽洞里闭关修炼的 @野人君冒头🤮了一篇废文出来,没来由还在文末 @我 一下,虽然目的是要引出我的高血压,但是还是深感荣幸❤️,中午赶紧吃了几大块冰🍉,压压我膨胀的血压😁。

hgjwqibn

乌央乌央

掠过街边停车场的时候,我会有一种乌央乌央的感觉。这种扑面的混沌,带着些微的嘲弄,用《废墟学》第三版教材最后几页扫描版的注释的术语来讲的话,应当就是:主体被席卷了。但是席卷从哪里来?我给路过的人发着烟,同时搓着手给他们点火,我们一撮撮地吸。收烟灰的人提醒我们旋转到下风向去,这时候烟灰就如雨,降水是足以被统计的。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