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8 Followers
57 Articles

高速上“大逃亡”、毛坯房内打地铺的富士康工人们 | 工劳小报 特刊

工劳小报

本期特刊,我们从富士康疫情下"大逃亡"出发,对这起事件进行跟踪。我们近日专门向几位还留在工厂内、以及选择逃离工厂的工友了解了ta们的亲身经历,并整理了富士康厂方和来自地方政府的回应。希望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疫情下的富士康工人。

1

“云监工”与“小叉酱”:是工人在劳动,还是叉车自己在动?

无隅

作者:冯希夷近日,央视新闻在其官方微博上报道了一则消息,消息称,“无聊又睡不着看直播造医院的‘云监工’们,给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的设备都起了名字:小红小绿小小黄、叉酱铲酱呕泥酱”,并指出“为忙碌在一线的建设者们点赞!” 起初,作为一名奔三大叔的我,确实感到非常新奇有趣,我素...

富士康工人的大逃亡|亚洲劳工评论xEli Friedman

做工台

2022年10 月下旬,在中国河南省富士康大型工厂内,关于“大规模新冠感染甚至死亡”的信息和传言引发了大量工人逃亡:由于害怕感染新冠后被困在工厂,他们跳过工厂的墙壁和围栏,试图逃跑回家。什么迫使了工人决定逃离工厂?这个事件有何重要性?亚洲劳工评论和研究中国工人二十余年的学者 Eli Friedman 对话,讨论富士康在中国对待工人的历史,以及为何我们应该将郑州工人大规模逃离看作一个集体罢工的行动。

1

象牙塔暗处的后勤工人|工劳小报 #11

工劳小报

这几天一直在做志愿者的周珊在与滞留者们相处的过程中发现,大家不想回家的理由各异,有人因为手机和身份证在露宿的时候被偷了,坐不了火车;有人不想承担几百块甚至上千的隔离费用;有人没带够衣服,而老家的冬天太冷,如果回去就被隔离,不知如何是好。也有人因为老家村民不愿意让自己回去,怕他们带病毒回去影响老人和孩子……

1
Back to All

企业爆雷 员工牺牲|工劳小报 #10

工劳小报

这种背景下,人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姓名、关系,“隐姓埋名”进入一家新公司上班赚钱。只是走了之后,本该积累的人脉关系,却因为竞业而变得“避讳”——毕竟你不知道谁会“举报“你。张杰离职后,曾经给老板发过信息,只有一句话:老板,你叫什么呀?而那个微信,早就停止了更新朋友圈,也没有回复过他这句话。

2

郑州富士康疫情|工劳小报 #9

工劳小报

每个HR都会追问我过去一年做什么了,我曾说过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我照顾,他们就问“现在身体完全没问题了吗”“那你不会再因为家庭原因轻易辞职吗?”我还说过去亲戚公司帮忙了,对方说“有亲戚有公司,你是不是会很轻易辞职再继续回去干?”问得我哑口无言。

1

老年人在/再就业|工劳小报 #8

工劳小报

运营常常要处理各种紧急情况,这类情况在假期出现的概率更高。“有一次春节放假,我在电影院看电影,中途拿出手机,本来只是想看一下时间,结果正好看到群里有人在发广告,这一下导致我后面电影都没看好,忙着清人了,因为如果不及时处理,我们的群就变成广告群了。”还有一次,夏夏在外面旅游,凌晨1点回到酒店打开工作机,发现有100多个好友申请,疲惫的她强忍睡意,花了半个小时才全部通过。

川渝限电又高温|工劳小报 #5

工劳小报

本期小报收录栏目包括工人动态、深度与评论、调查与报告、资源推荐、法律与维权、图片故事和劳动碎语。

毕业季,失业季?|工劳小报 #4

工劳小报

十多年来,似乎每年的5、6月份,都有这么一条新闻会闪过:“今年是史上最难就业季”。从前,这条新闻都在电视里、网络上,并没有令人有太多的真实焦虑感,但今年,从国家统计局的失业率调查数据中,就业困难已是肉眼即视的窘境了。

2

游走于流水线之间|工劳小报 #3

工劳小报

今年发生了许多新的变化,曾经不可一世的互联网大厂开始裁员,失业的大厂员工的处境成为不少新媒体的关注焦点。而另一种厂,车间、工厂、流水线,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有新闻指出,暑期学生工的工资低落至每小时9元,而高职毕业生们开始不得不选择流水线工作。

高温天讨生活|工劳小报 #2

工劳小报

日头赤炎炎,工人健康谁来顾及?

老去的工人|工劳小报 #1

工劳小报

本期重点:老去的工人难以退休。

【新人打卡】工劳小报 X 工劳快讯

工劳小报

请多指教。

最熟悉的陌生人:出租车司机

卷土

十多年来,出租车司机集体行动已经呈现出“常规化”的特点。如一位司机所言: “如果你不罢工,政府不会改变什么… 只要你不太出格,政府还可以容忍。你只有去谈判了,他才给你让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在中国就是这样。只要你还承认他是你爸就行”。

93 | 五一 国际 劳动 人类学

结绳志TyingKnots

兼顾国际上的经典研究与中国场域下的在地问题,结绳志在五一推出这一份劳动人类学的梳理,以期理论和实践上的回响。

2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s—Labor Abuse and the Clampdown on Unions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Middle Kingdom Tales

Despite its proclaimed “socialist” system,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s always been notorious for its labor abuse ever since the Maoist times.

不再不可能:美国亚马逊出现第一家工会

看看Version

这不是我的工会,这是工人的工会。

论无政府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合作基础

赤風又三郎

当今的左翼运动,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无政府主义,都陷入了低潮,我们或许该重新反思原因,这不单单是先锋队理论和威权社会主义的问题

湖北麻城:工人绝望情绪爆发 捣毁工厂

中国劳工论坛

坚持工人斗争的出路是组建战斗性工会、通过民主讨论集体决策并团结行动、举行罢工对抗资本家,以罢工瘫痪工厂运作、占领生产据点控制营运、甚至组织起来夺回本来属于工人的工厂和企业。这过程使工人发挥其真正掌握经济的社会力量展示自己才是社会的主人。再进一步,工人阶级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政党来赋予自己一个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政纲,使整个阶级不但可以自己运作生产,更可以运作整个社会。

勇气仍在,希望长存 | 2021年劳动权益事件盘点

恰帕斯东风电台

在这一年里,劳动者延续过去几年的势头,声量继续增强,发声所涉及的行业和群体范围也在扩大。

台湾:美丽华罢工胜利后 要抵抗资方报复

中国劳工论坛

民进党政府过去打压工会权利和提高组织门槛,现在则会纵容资方走法律漏洞、秋后算帐打击工。经此一役,工运不应再信任蓝绿白任一党,而应该建设自己的工人政党,对抗资本主义,让工人彻底将世界改造为没有压迫的社会!

中共镇压劳工议题 港大劳工研究博士方然被捕

中国劳工论坛

在网络上,由于信息封锁,方然被捕的事件仅仅在小范围内被人了解和讨论,但越来越多的镇压行动已经不再是秘密抓捕可以掩盖的。尽管中国政府一再讹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日益高压的政策(尤其是对工人运动的镇压)暴露了他们的真正面目。

【翻译】从萌芽到凋残:中国的劳工非政府组织(NGOs)

Blockflote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劳工NGO的终结?[……] 过去行动的遗产并没有完全消失。胡温时代工人组织和劳工NGO的经验留下了重要的遗产,包括记忆、联结、策略,可以在未来被利用起来。劳工NGO仍有一席之地,尽管与工会不同,但它们在改善工人条件和构建劳工运动方面可以发挥作用。然而,这可能不会在近期发生。[……] 如果政治环境放宽,支持劳工的团体可能会有重新出现的空间。[……] 粉碎的花瓣仍然可以成为新的绿芽。

中国社会科学离科学还有多远?他们用行动回应:中国不需要社会科学

鹿馬

看到那位叫方然的港大博士生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带走,我想对我国那些真正的社会科学工作者说,你们以为自己在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而他们或许认为是你们在制造问题,或者对他们来说,你们本身就是问题。

两年多过去了,反996的口号还能继续喊下去吗?

恰帕斯东风电台

8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最新发布的《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第二批)》中指出,“996”严重违反了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这一消息很快得到各大媒体转载。结合前段时间字节跳动、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一些部门宣布取消“大小周”的消息,我们似乎容易得出结论:长期...

N记快讯 | 港大劳工研究者方然“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朋友称“他只是个对劳工研究有热忱的学生”

NGOCN

8月26日,广西南宁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带走了一位做劳工研究的青年。

1

台湾:疫情下饱受煎熬的劳工阶级

中国劳工论坛

我们必须把那些被资本权贵私藏的社会财富收归公有,并且民主管理,包括医疗系统、药剂企业、防疫用品以至食品生产等,才能克服为财团利益而牺牲大众的市场制度。抗疫需要组织劳动力和实行计划生产,才可以迅速改变经济生产的模式,以应付疫症下的社会需要。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你手里的乐事薯片,是他们的致命007

多数派Masses

数百名菲多利(菲多利,百事公司旗下的零食公司,乐事为其子公司) 工人在堪萨斯州托皮卡一家生产玉米片、芝士球的工厂举行的罢工已经到了第9天。

2021年国际劳动节:组织起来为国际社会主义而斗争!

中国劳工论坛

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为世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工人国际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所撰写的《共产党宣言》中所言,此言在五一劳动节中贯彻始终:“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 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追踪短波的几种途径

AsianWaves | 短波实验

杂音、耐心与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