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
24 are following
69 articles
2020年度十大黑心企业评选

打工人速速集结:一起投出2020年度十大黑心企业!!

打工人请奔走相告 2020年是艰难的一年。对于面临疫情冲击的打工人来说尤其如此。遭遇疫情的一年,也是各行各业的劳动者权益遭遇严重损害的一年。一部分劳动者由于未被提供稳定的工作岗位,在疫情中缺乏收入和保障。一部分劳动者冒着感染的风险,被强迫尽早返回工作。

结绳志TyingKnots

231|當只有一種站立模式被允許的時候

李一凡导演的纪录片《杀马特,我爱你》并不是对杀马特群体的浪漫化描述,而是与杀马特们一起合作,对这一淹没在时代浪尖的打工潮进行极富当下意义的影像考古,让罗福兴们对这段故事有了重新赋予意义的权力。在长期关注中国流动移工问题的欧子绮博士笔下,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对话仍然在不同的时空间回响和接力。

中国工人维基词条编辑小组

招募 | 中国工人维基词条编辑小组

在维基百科上创设和丰富中国工人主题相关的词条,为过去的行动存档。

NGOCN

专访香港前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下):“底层力量自主发展,终有一天会带来改变”

2019年后,香港劳工们曾经熟悉的一切,随着强权南望的眈眈虎视,逐渐发生了改变,甚至走向消失。职工盟及其他NGO解散,给香港的公民社会留下了巨大真空。但在访谈中,蒙兆达的态度并非完全悲观。他认为近期香港外卖员的罢工,在工会结构之外,灵活,自主,反而能提供一种不同以往的新路,“这种从底层建立自主力量的持续发展,终有一天可以从大环境带来体制的转变。”

NGOCN

广东汕尾外卖骑手集体罢工一周后,美团宣布恢复骑手待遇

劳动节将近,广东汕尾超过百名美团骑手发起集体罢工,抗议平台取消多项补贴。虽然美团随后从周边城市调派大量骑手应对罢工,但最终在4月26日宣布恢复骑手待遇。这篇快讯为我们讲述罢工经过以及对骑手们的影响。

工劳小报

今年找工有多慌?|工劳小报 #16

据李女士介绍,她养老院里的护工80%以上都是45岁以上,大部分是来自陕甘宁地区的农民,文化水平不高,相对稳定。这一画像是北京护工的缩影,据2018年北京市护理工作者协会不完全统计,北京市护工学历在初中及以下的人数占40%-50%左右。

工劳小报

职校生的血汗青春|工劳小报 #15

“未来同学们很可能会成为‘蓝领工人’,同学们的意识决定了未来工人的意识。” 换句话说,职校学生的烦恼也可能与工人们的烦恼相关,职校学生的处境就是未来和现在工人们的处境。

工劳小报

压力下的出租车司机|工劳小报 #14

对于全职写手而言,至少每日更新三千字,最多的时候可以达到一万字甚至是两万字,如果手速跟不上,通常会使用语音输入。在这个过程里,除去卡文梳理情节的时间,几乎是要不间断输入内容,对于更新量大的写手来说,“一天下来嗓子都要冒烟了。”

工劳小报

风雨中的草根团结:2022年六大工人维权行动盘点

我们希望这些劳动者的行动记录能够同ta们的困境和压迫一起被记住——工人并非甘受压迫,日常反抗如影随形。

工劳小报

被控制的移动:2022年封控政策下的劳动剥削与工人反抗(附全年劳动事件时间轴)

2022年底,国内持续了近三年的“清零”政策终于结束。2020年1月到2022年12月的这三年时间内,非人的防疫政策带来了无数痛苦与悲剧。这次政策的转向或许让被压迫的人得以暂时的喘息,然而“放开”却并不许诺着社会能够重回前疫情的所谓“正常社会”。“放开”所回归的移动自由,也并不意味着劳动者的身体得到了真正的解放。

工劳小报

2022年十大劳动关键词:闭环、封条、清退、露宿、热射病、裁员、失业、停运、坠亡、火灾

2022年是危机的一年,同时也是基层劳动者继续被忽视、抛弃的一年……但,这一年也是许多劳动者串联反抗,不甘再做螺丝钉的一年。

热浪月刊

《热浪月刊》来Matters了!

了解我们,建立一个属于劳工的世界

工劳小报

“大流行”冲击劳动者|工劳小报 #13

“身边同事几乎都阳了。”这是三年来她觉得疫情最严重的时刻,防护等级却在降低。最开始他们还有防护服面屏鞋套,后来防护等级再次降低,只有隔离衣、帽子和口罩,现在隔离衣都没有了,N95也差点没发下来。

工劳小报

中国工人被遗忘在海外|工劳小报 #12

劳务中介和雇主透过信息不平等来欺骗与控制工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一名工人表示,他起初受丰厚的工资所吸引,经一所劳务中介来到了印尼。但真正到达工地时才发现当地的工作条件和承诺中的情形大为不同。

工劳小报

象牙塔暗处的后勤工人|工劳小报 #11

这几天一直在做志愿者的周珊在与滞留者们相处的过程中发现,大家不想回家的理由各异,有人因为手机和身份证在露宿的时候被偷了,坐不了火车;有人不想承担几百块甚至上千的隔离费用;有人没带够衣服,而老家的冬天太冷,如果回去就被隔离,不知如何是好。也有人因为老家村民不愿意让自己回去,怕他们带病毒回去影响老人和孩子……

工劳小报

企业爆雷 员工牺牲|工劳小报 #10

这种背景下,人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姓名、关系,“隐姓埋名”进入一家新公司上班赚钱。只是走了之后,本该积累的人脉关系,却因为竞业而变得“避讳”——毕竟你不知道谁会“举报“你。张杰离职后,曾经给老板发过信息,只有一句话:老板,你叫什么呀?而那个微信,早就停止了更新朋友圈,也没有回复过他这句话。

工劳小报

高速上“大逃亡”、毛坯房内打地铺的富士康工人们 | 工劳小报 特刊

本期特刊,我们从富士康疫情下"大逃亡"出发,对这起事件进行跟踪。我们近日专门向几位还留在工厂内、以及选择逃离工厂的工友了解了ta们的亲身经历,并整理了富士康厂方和来自地方政府的回应。希望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疫情下的富士康工人。

工劳小报

郑州富士康疫情|工劳小报 #9

每个HR都会追问我过去一年做什么了,我曾说过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我照顾,他们就问“现在身体完全没问题了吗”“那你不会再因为家庭原因轻易辞职吗?”我还说过去亲戚公司帮忙了,对方说“有亲戚有公司,你是不是会很轻易辞职再继续回去干?”问得我哑口无言。

工劳小报

老年人在/再就业|工劳小报 #8

运营常常要处理各种紧急情况,这类情况在假期出现的概率更高。“有一次春节放假,我在电影院看电影,中途拿出手机,本来只是想看一下时间,结果正好看到群里有人在发广告,这一下导致我后面电影都没看好,忙着清人了,因为如果不及时处理,我们的群就变成广告群了。”还有一次,夏夏在外面旅游,凌晨1点回到酒店打开工作机,发现有100多个好友申请,疲惫的她强忍睡意,花了半个小时才全部通过。

工劳小报

川渝限电又高温|工劳小报 #5

本期小报收录栏目包括工人动态、深度与评论、调查与报告、资源推荐、法律与维权、图片故事和劳动碎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