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戰爭
千空臆想
maintainer
2 Followers
47 Articles
魔音樂土

《1314》#57 詐

浩川

我倒進到大靠背椅子上,環看了這千呎辦公室一眼。辦公書桌幾乎是我在『宏圖投資』那裡的三倍,左首放了一套真皮沙化,還有音響電視和小酒吧;右面才是工作的空間,不同市場的報價屏幕,有關各國報關時間和情況的資料用電腦,還有地產業務上我們『宏圖基業』第一所酒店的模型。公司發展酒店的日子不是太久,是十來年前跟『達見』以換股形式進行更上一層樓的合作關係後,才正式開始發展……

魔音樂土

《1314》#55 加油!

浩川

「怎麼老爸一直不告訴我?」鳴林知道姚伯伯竟把在橋的事告訴我,反沒對他說起過時,便一直呢喃呢喃的埋怨著,「到底我和老爸是不是跟在橋和連伯伯一樣?根本就不是親生父子…」「發神經。」我笑罵著。從姚伯伯那裡聽到有關在橋的事,使我整個人輕鬆暢快起來。因為當日連伯伯逼使他行動,出賣我並對『宏圖基業』下手時,在橋首先做的事並不是行動,也不是為求自保而考慮該否聽從他義父的話,而是第一時間秘密去信姚伯伯…

魔音樂土

《1314》#48 魔力

浩川

我看了看正跟鳴林互相笑罵起來的希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跟屠沁有一樣的問題?這個晚上,除了已經出現的茵和念晴外,還有暫時不知那裡去了的在橋和雪靈,其他一切就像回到十二歲時的光景。只是大家都長大了,小雨更是不會再喝兩杯便醉倒的小丫頭了呢。我知道茵也在這裡,好好感受著我們相聚的歡樂。可能念晴也是一樣也說不定呢……

魔音樂土

《1314》#47 聚

浩川

【台灣變天後多次打擊黑金犯罪,現在已到白熱化階段…】看著電郵中附帶的這段報導大標題,我很自然的繼續看下去。是次的行動中牽涉到不同的層面,令人認識到當地新政權在掃除根深柢固的黑金文化一事上,的而且確是不遺餘力志在必得。身在台灣的在橋寄給我這個是什麼原因?類似的報導,他已給了我好幾遍…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1314》#46 守護

浩川

畫上的小女孩,有著一對寶藍色的深邃眼睛,雖然還沒有多大,但胖胖的小手中卻看到修長的曲線。那是遊子依照著自己孩童時的印象來繪的吧。而那個男孩,淺淺棕色的頭髮,淡淡啡色的眼眸,根本就是我。還有我媽媽,她說話的嗓子很大,但語氣卻對比地十分溫柔,她的笑聲特別明亮悅耳,這些印象我從來沒有忘記,雖然媽媽離開時我才三歲多。雖然知道遊子跟我一樣是中法混血兒,但我怎也沒可能想像得到,二十多年前她已曾經在我面前出現…

魔音樂土

《1314》#45 繪出未來

浩川

「副主席,可能你接任雷先生的位置時間尚短。」祖父一字一字的說:「那兩位本來就是我們『宏圖』的非執行董事,自家人用不著介紹吧。」我看見副主席的模樣,真的很想笑。然後我發現在座有三個老胡塗就跟副主席一樣糗時,我要刻意板著臉才不至於笑出來。另外有六名董事,一直就是騎牆派的,現在卻和顏悅色的看著祖父,一副『一切由主席作主』的嘔心模樣。

1
魔音樂土

《1314》#44 半封

浩川

台灣那裡有三間以不同名字登記的公司,分別是用來洗黑錢、抄賣外圍和在投機中撿財。當然我不知道除了依我計劃成立的這些之外,他還有沒有其他工具。但我可以告訴你們,這些他以為是攻擊你們的武器,只會是他自取滅亡的道具而已。電腦世界的發展,給了我們很多方便,所以他要全面堵截我跟你們的聯絡可以算是妄想。希望在我找到地方前,股災還沒完全結束,他現在可是自顧不下呢……

魔音樂土

《1314》#43 電郵

浩川

我看著屏幕上亂得不可再亂的光線條,對鳴林的話絕對有同感。對方不能從我加密的郵箱中拿掉電郵,索性送了這份病毒大禮給我。可恨是我已銷毀了存檔的那份原體。「也不是他神通廣大,只是我疏忽沒留意剛才在公司仍有其他人而已。」我苦笑的想著這不幸之中的大幸,說:「要是他可以隨意在電腦間和網絡裡知道我們的通訊,不用我看第一遍時,便早毀屍滅跡了。」

1
魔音樂土

《1314》#42 籌謀

浩川

終於報告完畢,看著還是不知所措的文奇,又看了看跟大家一起用力拍著手掌的屠沁,我卻不自禁的嘆了口氣。如果在橋仍留在『宏圖投資』,宣佈這些的應該是他吧。他會升任部門總經理一職,而我則履行對祖父的承諾,接手杜副主席兼任的原職——『宏圖基業』的營運總監吧。然而,畢竟在橋已不知哪裡去了……

1
魔音樂土

《1314》#41 沒力氣離開

浩川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遊子五年來第一封真真正正的信,雖然她仍是什麼也不肯告訴我,但我卻哭了。什麼沒力氣離開我的?不離開不就好了嗎?雖然我知道了當初她為什麼一走便不回來,可是近兩次我去找她,我一直也以為只差一點點便可以跟她重聚了。然而她卻像一早知道,彷彿就是她故意安排著,讓我們暫時不要見面似的…

魔音樂土

《1314》#40 父與子

浩川

惡劣的經濟氣氛下,連上海的發展計劃也開始不斷出現問題。這種種因素,令到我、鳴林和屠沁也沒太多空閒去擔心在橋了。然而每天去看一看他,屠沁在他耳邊報告著大小事項,我跟鳴林在他閉上的眼前談天說地,卻已成為了我們這段日子來的習慣。同時也算是讓我們好好休息的一個節目吧。就如屠沁所說,遊子這些日子以來也沒有再給我作品的圖片了,或者真的是已經不用再為我繪畫了?這會有什麼特別意思嗎?我不知道…

魔音樂土

《1314》#39 掛念

浩川

在橋中槍的事,翌日便出現在報紙的頭版,還有新聞報導中。報導的內容聽聞牽涉了很多連我和鳴林都不知道的內情,雖然在這個時候我倆也笑不出來,可是那些引人入勝的小道消息仍是令我們眾人都啼笑皆非。『宏圖基業』的內部變得有點兒緊張,尤其是我們『宏圖投資』旗下的分析及企劃部。剛風聞在橋離職的傳言,還沒得到證實的時候,當事人卻被槍擊了…

魔音樂土

《1314》#38 尋人

浩川

屠沁雖然還沒知道,更不知道公司過去幾個月的危機事件中,她的男人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但在橋離開公司後便沒讓她找到了。為了屠沁,也為了一定擔心著自己最好朋友的遊子,當然同時亦因為我答應過茵,更為著在橋是我的兄弟,我一定要找到他。這是我除了遊子外,第一次這樣子急切要找一個人。

6
魔音樂土

《1314》#37 在眼內

浩川

「在橋呢?」在董事會沒有就『連城零售』事件追究責任的情況下,我樂得不用想籍口為在橋開脫。知道在橋根本不是出自本意的進行那些,同時事件中並沒有導致公司嚴重的損失,我真不希望在事情還沒完全清楚之前定在橋的罪。有人要責怪我公私不分,我也理不得那麼多了……

5
魔音樂土

《1314》#36 解救

浩川

「放心,這事你一定很快便知道得一清二楚。」我笑了起來,「電郵應該不是屠沁給我的,而是在橋自己。」在橋知道我已懷疑他,而他自己的確是背後發動這兩次危機的策劃人。但卻同時想出了解救的辦法,他當日所說那是給我的後補,針對的原來不是我自己所做的計劃,而是這次事件…

魔音樂土

《1314》#35 不要吵

浩川

等待登機時,我打開了手提電腦,開始著手跟文奇互通消息。祖父一定會有辦法令投資部停止動作直到我回去。但明天不作出任何聲明的話,『達見』便會反擊,幾十年來合作無間的兩個財團便會陷入收購戰之中。後果,我真是想也不敢想。尤其是『達見』跟『宏圖』也因兩個月前的事件而暫缺現金,前者更需要一段時間來調整新成員跟母公司之間的行政文化和資源。如果阻止不了,這是兩隻傷老虎自傷殘殺了…

魔音樂土

《1314》#34 只差一點

浩川

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什麼的?這一夜我輾轉反側就是睡不過去。茵沒有再現,大家也早就寢了,然而我卻仍像聽到吵鬧的聲音。我張開了眼,看見了一個人,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雖然我看不見他的容貌,卻就是知道他在我心中舉足輕重。會是誰呢?四周都是人,是醫護人員。那人全無反應的躺在擔架上,這是醫院的通道。他們不停報著他身體狀況的讀數,情況緊急…

3
魔音樂土

《1314》#33 重聚

浩川

對於從來沒遲到過,一直守時的在橋來說,約在機場準備一起上機的今天卻足足遲了十五分鐘還沒出現。這可算是一則奇聞了。我望著有點坐不安吃不樂的屠沁,想起了希嵐那天告訴過我的一些事。那一年,在橋曾經有幾個月失去了蹤影,學校內見不到她,希嵐找上他家時,家中的傭人卻說在橋那時不在美國。總之1994年的上半年,希嵐便一直以為自己給拋棄了……

1
魔音樂土

《1314》#32 舊地

浩川

這一頓飯氣氛仍然很好,雖然我倆都想起了很多往日舊事,當中也的確存在著很多開心和不開心,但跟對方說了出來後就像同時放下了一些一直揹著的東西似的。到後來在我和希嵐的笑聲中,便連那一點點愁緒也再找不到了。而我心內取而代之的就只有在橋這情如手足,一起長大的友伴。我隱隱覺得如果當日外間趁機狙擊我們『宏圖』,他是有份參與,甚至策劃的話,便不可能那麼快便收手,也沒可能如此這般的服輸…

魔音樂土

《1314》#31 1994年

浩川

我重新面向電腦,心血來潮的寫了封電郵,收件人是遊子。上次由巴黎到美國,最終也跟她緣慳一面,好像都在她意料之內似的。她回到巴黎去後仍然如過去幾年一樣,隔一段時間便會給我一幅作品。就像我們都沒曾錯過跟對方重遇似的,她清澈地在作品中告訴我:仍然期待著我們的重逢。透過屠沁讓我可以知道,遊子現在正為那邊慶典的圖像埋首努力中。我把寫好的電郵寄出,幾乎是同一時間我收到了另一封電郵,還讓我嚇了一跳…

1
魔音樂土

《1314》#30 畫

浩川

遊子這次留在茵家中,讓鳴林給我帶回來的作品,就是我在羅省上機前收到的那一幅相片的真跡。仍是小孩的在橋坐在我們之間,這一次我看到他的眼眶中給繪上了一點點淚花。雖然是笑容滿面的,但帶淚的眼中卻透出陣陣令人看了難過的感覺。遊子怎麼能像親眼看見般,繪下這在十三年前發生的畫面?

2
魔音樂土

《1314》#29 失心瘋

浩川

祖父的交通意外,是因為另外有車子強行切線而引起的,報導中很多篇幅也就這事作出人為意外的揣測。我記得下機時接到有關方面的電話當中,對方也曾提及過同類的可能性。如果這猜想成立,『宏圖基業』中杜副主席和其他董事們的動作,想要趁這時候取締祖父職務的動議,就不是純粹的見機而行的事了,而是早有預謀。商業的世界,商業的決定,商業上的鬥爭竟然要用到這樣的手段?我仍然對自己的猜想難以置信…

1
魔音樂土

《1314》#28 危機

浩川

到茵的墓園和雷叔叔的家走一趟,或者便能跟遊子重逢。雖然來回只是六小時的車程,但此刻已不容許我耗費一點點時間,就是那麼的幾小時也不能。對不起,遊子。上機前的一段時間,我打開了手提電腦,以電郵跟在橋商量如何應付那些趁我祖父住院而大有動作的杜副主席和其他董事。還有趁勢狙擊我們『宏圖』系內旗下上市業務的敵對公司。我不能夠讓自己腦袋空白,那樣子祖父就算康復也會很失望吧。遊子一定會明白我,茵一定也會守護著我…

魔音樂土

《1314》#27 重過一生

浩川

跟雪靈和雪瑤不一樣,韆鞦的哥哥韋天空和姐姐韋海楓是韋爺爺三子的子女,而且自少便喪母。韆鞦的媽媽是在天空海楓八歲時改嫁給他們爸爸的。然後一家五口一起愜意的生活了四年,之後那三個小孩的父母一起在一次車禍中不幸意外身亡。那是他們第二次痛失至親。那樣的過去,想想也叫人可憐,說出來更是令人懷疑這麼的幾個孩子,那些日子究竟是如何熬過來的。

魔音樂土

《1314》#26 期待與祝福

浩川

希嵐正在以她自己的方式去放眼世界,去走她自己的道路。我想在橋也是一樣吧,我認識的在橋不是一個為了失去所愛便隨便找個代替品的人。輕鬆下來的屠沁沒再說她跟在橋的事,反而問起我找到遊子沒有。我倆相隔兩地自在輕鬆的聊了差不多兩小時,然後她也要回公司了。掛斷線後,我重新坐到電腦屏幕前,看著剛才打開了的來函……

魔音樂土

《1314》#25 韆鞦

浩川

來到了紐約,根據希嵐告訴我的地址,我找到了當地一間華人開辦的雜誌社。希嵐的說法是「他們是我以前公司在美國的其中一個情報供應商。」希嵐說時更扮作神神秘秘的,令我聯想起特務片中的情節。我沒有想過我來這裡究竟是為了找尋遊子?抑或只是想一到她待過的地方?只是想到她來了這裡,我便很自然的決定要來這一趟了。在巴黎逗留的那幾天,我嘗試過跟小雨和子杰聯絡。但得出的答覆是,他們跟遊子一樣出國了…

魔音樂土

《1314》#24 最好的禮物

浩川

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微動輕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起來。那是從背後拍下的一幀照片,是曾經在我心頭掠過的一個畫面。我把相片一直拿在手中,像跟手心已連成了一體似的,放不下,也不想放下。「她總是說自己醜,怎樣也不願給我拍下她的樣貌。」希嵐在她的工作袋中掏出了手提電腦,按了幾個鍵,把它放到我面前…

魔音樂土

《1314》#23 仰起頭便找到

浩川

腦內一片空白,我跟遊子是沒緣分吧。屠沁這一次沒通知她我會來,我也想不出她還有逃避我的理由。來這裡前的一天,屠沁告訴過我遊子會留在巴黎的,可是現在…除了天意之外,我想不出可以解釋這失諸交臂的其他理由了。我無目的地跟希嵐結伴而行,到過協和廣場,也去了凱旋門,上過艾菲爾鐵塔,也走到香榭麗舍大街去。希嵐拍了很多照片,又在途中跟我解說那些地方名勝的故事典故,成為了我一個絕對稱職的導遊…

4
魔音樂土

《1314》#22 自以為是

浩川

我思海間掠過了一個畫面,看到了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這是我將會看見的情景嗎?我會就這樣寫意的坐在遊子的身後?我可以細心欣賞著她思考如何落筆的神情,然後一直看著她在白雪般的畫布上一筆一筆的染上各種色彩?

2
魔音樂土

《1314》#21 失去後的鋒芒

浩川

「他們沽售一次,損蝕比我們多五倍。持股量愈少,他們愈擔心最終的收購價能不能蓋過所損蝕的。」我笑說:「何況如果在最低價時,我們一下子把他們沽出的都掃回來後,我們持股量剛好過了33%,可以以該價全面收購。買便宜貨,何樂而不為?」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