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梢一抹青如画
斜阳映酒旗
maintainer
3 Followers
47 Articles

林梢一抹青如画51

斜阳映酒旗

她抱得很用力,温热的呼吸隔着衬衣的料子急促地落在他背上,看来是真的吓着了。也是,她喜欢了时松墨那么久,肯定再也想不到那人会是这个样子。他早习惯了,却忘了她从没见过植物人。陆斯年拍了拍腰间她的手背,柔声道:“不用道歉,是我欠考虑,忘了第一次见他这样子的人都会害怕。

林梢一抹青如画47

斜阳映酒旗

“为什么?这个霸道总裁人不行?”许仪拿出为粉丝答疑的认真态度。“不是霸道总裁。”余秋秋想了想,“应该算...高干文?人很好的,不霸道,就是有点儿不擅人情世故。” “那是有点儿哦。这未免太矫情了吧?女孩儿是不是装逼啊?” “阶级悬殊太大了,容易惹事儿?

林梢一抹青如画 46

斜阳映酒旗

上一回周衍和傅青淮的对谈很有意思,有粉丝问能不能再做一期,所以这回选题干脆四个人一起。“青淮,你刚才那句话蛮有意思的,我觉得可以发散发散。”余秋秋一边关门,一边叫住了刚起身的傅青淮,“就那句不知好歹。” “什么不知好歹,青淮怎么啦?”许仪把包往椅子上一挂,走到傅青淮身侧,手臂搭在她肩头,“来快给我说说。

林梢一抹青如画45

斜阳映酒旗

陆斯年并不在永宁,他正在淳江帮着备展。他已经来了这里三天了。事情看起来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虽然琐事繁杂,但尚在可控范围之内,还有一个经验老到的经理打理,所以他打算第二天就回永宁去。收到顾远书信息的时候,陆斯年正坐在地上,往墙面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贴介绍。

Back to All

林梢一抹青如画44

斜阳映酒旗

袁晗很快接了电话,“逛完街了?买了什么好东西?” “没买什么,这会儿刚吃完饭。青淮叫我下午陪她去千明居看家居呢,新房子要添点儿摆设什么的。”裴媛不擅说谎,有点儿心虚,“估计我俩得逛挺晚的,要不我晚上回我妈家吃饭,你别等我。” 袁晗答应得爽快,“去吧,那我下午回一趟公司,正好把手头上一大堆报销单贴了。

林梢一抹青如画43

斜阳映酒旗

时松墨展的下一站,是离永宁一小时车程的淳江。关山美术馆这里的展览,再有半个月就要撤了。顾远书一上午都耗在展厅和美术馆的小办公室里,被一大堆杂事烦得焦头烂额。郭馆长也跟着来凑热闹,跟他说了大半天的废话,言下之意,是叫他跟时松墨商量商量,把《柏拉图之喻》摆在这里做永久收藏。

林梢一抹青如画42

斜阳映酒旗

说到傅青淮被迫相亲的事儿,那可是集段子之大成。虽然她很少当场跟人撕破脸,可是总归也没让人痛快过。今年刚过完年那一阵子,她三叔就硬塞了一个国企基层员工给她。也不打招呼,直接安排在傅家节后的大聚餐上,就坐在傅青淮一家子那桌。起先那人还是挨着她爸和三叔坐,开席没多久三叔就开始作妖,说让...

林梢一抹青如画 41

斜阳映酒旗

时间总是悄无声息的流淌过去,天气日渐热起来,永宁城里蝉鸣阵阵,正是夏季最盛的时节。傅青淮的专业水平和科研态度是非常靠谱的,博士申请很快开始走行政流程,天天不是在家写杜教授交代的东西,就是疯狂骚扰刚放完假回来上班的行政人员。虽然她还不能正式算得上杜教授的博士生,可是她一点儿也不介意...

林梢一抹青如画 40

斜阳映酒旗

裴媛到家的时候,墙上的挂钟正指向十点半。小小的寓所安静无声,客厅一隅的落地灯开着,鹅黄色的灯光尽忠职守地等待着夜归的人。玄关放着袁晗的黑色雕花牛津鞋,应该是刚擦过,即使是在昏暗的房间里,依旧显得光可鉴人。沙发上扔着他最近自己买的一只Berluti棕色复古公文包,低调而奢华的皮具在...

林梢一抹青如画 39

斜阳映酒旗

“还能怎么办,死磕呗。” 傅青淮的面庞隐在昏暗的车厢里,唇角勾起苦涩的笑意。“我和裴媛两个大学老师,一起去派出所,把工作证拍桌上,手机开着录音,总归报案回执是能弄到的。能不能有结果不好说,至少吓住陈祖耀逼他删东西应该是够了。再不行,继续往下磕,能做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

林梢一抹青如画 38

斜阳映酒旗

夜色更深了几分,天上重新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黑色的沃尔沃在橙黄的路灯照映下拐进了小路。傅青淮嘱咐杨静月:“他如果还找你,说是要复合,或者两人再最后见一面,千万不要去。很多悲剧都是这种时候发生的。” 杨静月点了点头,“嗯,我记住了。其实,我心里一直隐隐约约有点儿感觉的,可是又觉得他不该会是那样的人。

林梢一抹青如画37

斜阳映酒旗

不远处的梧桐树下,陈祖耀压低了声音:“你今天闹够了?” 这会儿只剩他和杨静月,他胆子一下子又大了,说着还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杨静月呢?经过这一天,对这人早就失望透顶了,只是她脾气软,不会吵架。她多少还是有点儿怕他,鼓起勇气结结巴巴地说:“咱们…咱们分手吧…” 陈祖耀没想到她还是这...

林梢一抹青如画 36

斜阳映酒旗

杨静月点点头,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她起初坚持说要报警,一来是害怕,二来是气不过。她其实只想逼陈祖耀把手机里的东西都删了,然后两人和平分手就算了。“简单来说,他如果跟你要钱,就是敲诈勒索,如果要挟跟你发生关系,就是强奸罪。现在来看,这些都还没有发生,算是万幸。

林梢一抹青如画 35

斜阳映酒旗

相较于方才鸡飞狗跳的外间,小小的办公室里沉默而静寂。杨静月低着头,眼睛盯着面前胡桃木办公桌的桌沿,微微发颤的双手藏在桌下,指节被自己掐成青白的颜色。她靠着心头一口气撑到现在,等傅青淮和裴媛真的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又害怕了。她们俩怎么说也是老师,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太轻浮,不懂得保...

林梢一抹青如画 34

斜阳映酒旗

保卫处里果不其然都是成年男性,傅青淮皱着眉头进门,待听清楚那个中年男人的劝说时,心里不由一沉。“小姑娘,不是我说,谈恋爱,应该多为对方着想才对。小陈同学呢,是真的喜欢你,舍不得分手,才出此下策。他还小,年轻气盛容易冲动。你突然闹着要去报警,是不是太小题大做啦?

林梢一抹青如画33

斜阳映酒旗

裴媛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外,两个盲目的女人相视苦笑,又各自轻叹了一口气。傅青淮扔在桌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这一次是个她不认识的座机号码。“怎么瞧着像是咱们学校?”裴媛看了一眼,“这都放假了,你们班有学生留校的?” 傅青淮也不明白,“我只教课,不是班主任也不是辅导员啊…”,她疑惑地接起电话,“喂,你好?

林梢一抹青如画 32

斜阳映酒旗

袁晗并不在江东路。他在市中心的洲际酒店顶楼套房里,离汇昭路不算太远,要去是很容易的事情。璀璨都市的灯光仿若星河,伴随着燃烧到尽头的一抹夕阳,从巨大的落地窗折射进他的眼底。真丝浴袍下矫健的身躯一丝不挂,长绒地毯上四处散落着衣物,浴室的门没关,哗啦啦的水声打破了一室静寂。

林梢一抹青如画 31

斜阳映酒旗

鸽吞翅,是有名的粤菜。一整只乳鸽用极巧妙的手法拆了骨头,外形却保持完整,正鸽膛里面塞进用上汤煨透的金丝鱼翅和火腿细丝。

1

林梢一抹青如画 30

斜阳映酒旗

永宁的夏季总是酷热多雨。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整天,总也下不透,闷热得叫人心烦气躁。花月令里空调开得很足,清凉舒爽,专供客人等候的小花厅布置得古色古香。紫檀茶台上一盏茶泡得正好,飘出一缕幽幽茶香,心旷神怡。裴媛独自一人坐在桌前,手中握着手机,心不在焉地看两眼屏幕,又时不时抬头看看大门。

林梢一抹青如画29

斜阳映酒旗

“这地方看着眼熟,是不是以前的712厂?”陆斯年换了个轻松点儿的话题。“是,老军工厂了,现在大部队都移到衾北去了,只剩下一个办公楼和老家属院儿还在这里。” “我有个发小,小时候两人一起溜进去厂子里看广场上的高射炮,结果被捉住了,好一顿收拾。

林梢一抹青如画 27

斜阳映酒旗

陆斯年的房间漆黑安静,密不透光,温度和湿度都调成最适合睡眠的标准。傅青淮在一片漆黑中缓缓睁开眼,有种说不上来的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睡眠质量这么高了?才睡到半夜,就觉得神清气爽得可以立即起来一口气读八百篇文献。果然高质量的性生活可以缓解压力吗。

林梢一抹青如画26

斜阳映酒旗

最紧迫的任务完成了,而且从院长大人的反应来看,应该是完成得超出预期。可能今天来的官员们都很满意?傅青淮不是太懂这些关窍。“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可累死我了。”她握着半杯残酒,缩起腿窝在巨大的布沙发上,靠在身边的陆斯年身上。陆斯年没怎么喝酒,侧过头吻了吻她的头发,“我早上去看你,明明游刃有余得很。

林梢一抹青如画25

斜阳映酒旗

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杨副部长微不可见地侧了侧身,亲切地问:“斯年,你怎么来啦?陆参谋长身体还好?” “杨叔叔客气,我爸挺好,我刚回家陪他住了几天。今天来看看朋友。”他笑看着讲台上的傅青淮,跟着学生们一起鼓掌。杨副部长看了他一眼,也跟着无声地拍了拍手掌,“女朋友?

林梢一抹青如画24

斜阳映酒旗

每个学期的末尾,都是青年教师们最忙碌的时候。毕竟一个大型组织里,什么人最好用呢?自然是没有资历没有资源,空有精力可供压榨的可怜年轻人。比如,傅青淮。她忙得快疯了,一边要做杜教授交代的事情,一边还要出期末考试题目,教育部又跑出来凑热闹,要作为国家级重点的永宁大学每个学院开一节汇报公开课。

林梢一抹青如画 23

斜阳映酒旗

那画已经好几年了,依旧很新,可见主人的爱惜。“那画瞧着眼熟呢。”他说,从手上的一摞书里拿出一本毛姆的小说递过去,“就是以前你买的那副时松墨的吧?” “嗯。”傅青淮接过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像是想起了往事,眼底溢满温柔笑意,“那是我的月亮。

林梢一抹青如画 22

斜阳映酒旗

陆斯年能做顾远书的助手,对于绘画还是懂得不少的,听见熟悉的名字,问道:“《富岳三十六景》?《神奈川海浪》?” “都不是。”傅青淮咬着筷子,眼中带着试探的笑意,“他们活着的时候,可不是靠这个吃饭的。” “哦,我明白了。”陆斯年立刻了然一笑,“《章鱼与海女》。

林梢一抹青如画 21

斜阳映酒旗

来人居然是周衍。傅青淮冷不丁被叫住了,愣了一下,“周衍?你怎么在这儿?” “别提了,我约了朋友吃饭,结果打他电话他死活不接。快帮帮忙,带我进去呗。”周衍急急迎上去,“来来来,咱俩跟门卫大哥说一声,我真不是坏人。” 他像是很着急,右手微微拦在傅青淮后腰,把她往门卫室引。

林梢一抹青如画20

斜阳映酒旗

裴媛回来得很晚。她进门的时候,傅青淮还没睡,正在灯下看东西,手边堆着一小叠文件。“你还真在家啊?”她一边脱高跟鞋一边失望地问。她喝得有点儿多,脸颊泛着红,眼睛里亮晶晶的。傅青淮看见她这模样,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过去扶她,“喝得这么高兴?” “高兴,边聊边喝,一不小心就喝多了。

1

林梢一抹青如画 19

斜阳映酒旗

两人走过图书馆,往学校后门走去。迎面远远走过来好几个男生,大约是刚从学校后面的小街上喝了酒回来,喧哗着互相推搡。“——胖子,你给我滚过来。” “喝多了吧你,怎么说话呢这是?” “怎么着,你还不服?” ... ... 看着几人吵闹着越走越近,陆斯年微皱起眉头,下意识地轻扯傅青...

林梢一抹青如画 18

斜阳映酒旗

"他要是知道你拿他跟巴赫比,估计高兴得觉都睡不着。"陆斯年想起那场景,笑了笑,"你这未免也太过誉了。" “我一个普通人的意见,他又哪里会当真。" “他会的。其实创作者都会在意的,有时候随便一句还不错,他都能激动半天。他那人性格比较敏感,一幅画儿画出来,且得患得患失一阵子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