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
@fgq
maintainer
16 Followers
46 Articles

未命名

Frances_若洋

當一個人自覺是經歷者也是行動者,認為自己即使面對人們的審視與評論,也必須“盡力保持真誠”而記錄當下見聞而連續寫了77天的日記,加上作為一個推動性別平等的社會工作者,她肯定非常清楚地了解到勇敢發聲記錄荒誕的重要性。

在武汉 | 无法穿越的江河与沉默的南方

替替 No.4

河水会填满我的囚室。

写于2020年3月

为安全起见还是改名好

疫情刚爆发,我预测此次疫情将带来利维坦的加强,现在看来不幸言中。刚刚入驻matters,放点旧文。

武汉天街杀人案是针对跨性别女性的仇恨犯罪吗?

中华和平革命党CPRP

受害者在身体被凶手殴打和被用刀捅刺的剧痛之中、失血导致意识的逐渐昏迷之中、被凶手脱掉上衣和裤子的羞辱之中、以及听着凶手粗俗不堪的辱骂之中,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度过了年仅21岁生命的最后几分钟,然后死亡,留给世界的只是一张模糊的案发现场照片,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受害者依旧用双臂遮挡在胸前,努力保持着“跨性别女性”最后的尊严,直到现在我不知道受害者的名字叫什么。

Back to All

武汉天街杀人案初步探究,死者到底是不是跨性别女性?

中华和平革命党CPRP

现在沦陷区相关的讨论很快被封锁了,至今共伪警方依旧没有给出正式通报。其中最大的疑问是,死者到底是不是跨性别女性。

武汉消失

SodaWaitress

我刚到武汉的时候,武汉有很多旧书店。书从地上层层累到天花板,像某种蚂蚁的宫殿。在武汉五年,期间有三年我完全不看书,后来想看书了,这些旧书店的整栋建筑都消失在崭新的上,变成斑马线,变成人行道。武汉我最喜欢的书店是视觉书屋,也是层层叠叠,地上架上都满盈。

在理性讨论前,先安抚彼此受伤的心 | 疫情随笔

shenbolun

老文一篇。写在在去年疫情最初最鼎盛的时候。小两年没好好写文章了,大部分想法都在朋友圈和微博直接发送,社会议题倒是没少介入,但都没有仔细落笔成文。疫情爆发一月有余,一开始没当回事儿,直至李文亮之死的呐喊声震天动地,小小加入了一回,倒不是跟着声浪喊,而是想让嗓子已经喊破的同志们喝点儿凉茶。

武汉,请你努力不要带着我们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墻裏的人

我有一个用了不长不短时间的网名,叫做赫拉克里特。之所以用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位古希腊哲学家说过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他说: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句话理解起来可能有点难。但是如果你看过动画片《圣斗士星矢》,可以用另一句话来理解: 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不能使用两次。

【拒绝篡改,重回我的2020】去年除夕春节日:1.24-1.25

Edith

时至今日,我都不想回忆那段时间。在武汉最无助的日子里,所有的求救、援助和社会运转,仿佛都依靠着民间自发的爱心行动。求援求物资信息每天大量涌现,隔着屏幕只能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春晚:一边歌舞升平,晚会还在继续;一边全城求援,恐慌流向四方。来源见水印武汉:医院排队,送尸排队,火葬场也在排队。

1

武汉花市

还没想好

初一的早晨武汉花市人潮汹涌,鲜花供不应求,3支菊花卖到150人民币,许多人只能空手而归给亲人上柱香。

周周侃|武汉封城就是没人权?那西方了…

周周侃

中国封城就是没人权,那为什么西方国家为也封城?这算不算双标,7分钟把这个问题讲清楚。

瘟疫、政治与李森科主义:90年前一场政治操弄科学丶科学媾合政治的大戏如何关联到现实

張泰格

在一个对精神世界和知识生活都被全面掌控的国度,科学亦不可能无拘无束。科学理论的正确性,不能依其是否能给出政治领袖期望的答案而判定。--Charles A. Leone, "Lysenko versus Mendel," Transactions of the Kansas Aca...

2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为民请命的张笑春医生

pekjack

张笑春是医生,也是患者家属。疫情初期,她顾全大局,劝阻父母回乡过年,后来父母感染,父亲一度病危,她险些家破人亡…… 她的事迹一度广为媒体报道。但武汉解封之后,她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境遇并不好,后来就离开了武汉。

也论常识--什么是常识?

谈P1208

作者@鹿馬 的文章:凭什么怀疑极权政府?——后真相时代更需要常识 这篇文章讨论了常识对于真相的作用,作为一个(不轻易信邪)经常怀疑各种常识的人很有兴趣聊聊,可惜的是作者把我拉黑了,我好像也把他拉黑了:), 因此只能自己写一篇关于常识的认识好了 有些人讨论常识的时候,往往刻意忽...

不怕,你永远有选择的自由|致武理在校生

二師兄

去年,新同事问我毕业于哪所大学。我很快回答“武汉理工大学”。提起自己的母校,一般人的反应也许是骄傲,也许是很多有关青春的回忆。但事实上,我和校友们却常常害怕对方听到这个名字的反应,“是那所让学生叫爸爸的大学吗?” 导师精神虐待研究生致其跳楼、王攀、陶崇园、建设一所让世人叫爸爸的大...

长日的终曲之一

李借之

Landscape with the Fall of Icarus, 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 1558 次仁尼玛想到自己还不知道圣马可仁波切在自己来武汉前说出的神秘预言究竟是什么意思,便勉强睁开眼睛,打开了接在身上的呼吸机和心脏起搏器。

到武汉去

Clausewitze

此刻,我坐在驶向武汉的列车里,它正以时速三百千米在大地上飞驰着。两边的窗户里,城市、村镇和农田正在飞速地后退。不久,火车驶出江南的阴雨,故乡又一次隐没在雾蒙蒙的天色里,面前是荆楚大地。按照惯例,旅行前的夜晚我又一次失眠,这使得我的头脑昏昏沉沉,于是,记忆、疼痛和纷扰繁杂的思绪正纠缠在一起,化作对武汉和生活的感慨。

吹哨!关于南方的大水,大家注意安全!

透图哥

只要心态好,处处巴厘岛!蹲下喝一口就是几块钱的农夫山泉,顺手一打捞就是上百元的胖头鱼,这种收获感、喜悦感、幸福感——难道不应该感谢这场洪水吗?——《大宋周刊|哦,主媒的洪水美学》 不能多说,自己往下看。就当吹个哨,早做准备,注意安全!鄱阳湖有一个落星墩,是江西省庐山市的地标,《水...

武漢瑣事

Jerome

前幾天好朋友 A君 從武漢到成都,主要受人所託去協助從旁給予一些意見,順道也去久違了的成都走走,見見朋友,吃吃小吃,逛逛街。A君 自小在武漢長大,家裡長輩都是公務人員。很奇妙的是他雖然從小修習體育,但大概很早就發現自己沒有天份,後來進入社會後,就與人合作一起在文化演出行業。

我的盆友圈2020年6月“合订本”

FrankCDB

<<<续《我的盆友圈2020年5月“合订本”》 时间的每一刻都容纳了之前的全部时间,是否可以这么说?至少这一年的6月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我感觉6月初包含了之前的31年,而6月底则包含了之前的23年。31年不用解释,23年连我自己都有点奇怪,因为我不是HK人,这座城...

我的盆友圈2020年5月“合订本”

FrankCDB

<<<续《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四月》 此前做过一组2020年1-4月的“盆友圈合订本”(又名“武废时间线”),觉得很难再遇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几个月了,应该把那段时间保存下来,即使仅仅是一鳞半爪也好。然而刚过了没多少天,我就又有了同样的冲动:...

【报道整理】卫健卫专家组与医护感染

truthandpolitics

写作业时找1月份的资料,整理了一些有信息量的报道。只要将国家卫健卫专家组的调查情况与医护感染情况相对照,就可以对抗“正确的集体记忆”。第二批专家组: 界面新闻:《被感染专家王广发:“可防可控”无不妥 盖子捂不得》,【https://news.163.com/20/0201/08/...

How did the coronavirus (COVID-19) outbreak start in Wuhan, China?

亞洲安妮

A detailed story of a Chinese doctor who first noticed the virus. " 发哨子的人" 翻譯文 Preamble Between the time when the first few suspicious cases...

The Voices from Inside China: The Censored and Ignored Messages of COVID-19

亞洲安妮

PreambleWhen an unknown disease (later named COVID-19) surfaced in late December 2019 in Wuha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began increasing the...

450 方方:张之洞如何成就了大武汉?

野兽爱智慧

野兽按:方方日记引发的代际冲突,也走向了集体举报。几位中国高校的教授或退休教师公开表态支持方方后,均遭到举报(罪名为支持港独、台独或批评中国共产党)而被学校调查。对方方的攻击并无新意,无非“造谣”、“负面”、“递刀”等说法。作为新现象出现的,其实是舆论容忍尺度的极速收缩。

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四月

FrankCDB

<<<续《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月-4月)之三月》 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因为在二月和三月的残忍之后,留下的竟只有一丝无聊:你可以完全确定一切都将回到原来的屌样。4/1* 转发的贴子,仍能打开。不喜欢方方的不一定是五毛,但在五毛聒噪的时候要站得离五毛远一点。

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三月

FrankCDB

3/1<<<续《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二月》 三月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时空,我可以明显感到时间线被改变了。3/1* 网传不允许传递坏消息的规定即日生效。* 米国人没想到过两星期就会置身武汉。3/2* 用晋惠帝事迹影射当今的文章,不过我的转发只是为了以肉糜和面粉作谜面打一种食物而已。

《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二月》

FrankCDB

<<<续《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一月》 有种坐上云霄飞车的感觉,不吐就算是赢了。2/1* 视频为堆积如山的红会物资,这贴倒是仍未被删。* 此贴仅我自己可见。* 微信群里的对话,(医院)不辟谣就不给物资,封贴封号只是小意思。

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一月

FrankCDB

“废”即“废言”——我不喜欢的两个字的谐音(何止不想得,连写都不想写),就算是歧视吧。现在是五月初,看起来这事就快要过去了,我开始害怕会很快遗忘究竟发生过什么,尤其是,我在那段时间里究竟想过,感到过什么。像所有的墙国人一样,我的记忆短暂到连我自己都不信。

一只鸟要扑腾几次才会死掉,答案就在风中飘

FrankCDB

这里说的是我对墙国网络的印象。前阵一个诗人因“不当言论”被各路粉红和她的学院围攻,只是盆友圈里的又一天而已。连Nobody如我也被家人和朋友告诫过几次,不要乱说乱讲,你还能怎样,实在有话就写在小本子里自己看。他们是对的,如今要担心的何止“不当言论”,一个正常人根本不当言也不当论,才可过点安稳日子(假设运气不算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