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曲此時
DuncanLau
maintainer
1 Followers
30 Articles

【天涯曲此時】真正歷久不衰的專輯《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DuncanLau

另一張50歲的搖滾專輯,充分表現甚麼叫Timeless Classic!

【天涯曲此時】Tubular Bells 踏進50週年

DuncanLau

踏入新一年,馬上有多篇文章提醒大家今年有那些專輯進入30,40甚至50週年,原來踏進50年的也不少。今次,便介紹一張劃時代,開天闢地的50歲的音樂專輯。

【天涯曲此時】別矣!一代結他宗師 Jeff Beck

DuncanLau

這個一月份好像特別「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特別是來自音樂界的死訊接二連三,名字更是越來越震撼!

【天涯曲此時】八十年代的小清新音樂

DuncanLau

如果大時大節吃得有點肥膩,來吃一點清淡,應該有幫助。

1
Back to All

【天涯曲此時】2022-聖誕祈願:歸來仍是少年

DuncanLau

聖誕節,理應是普天同慶的日子,但這個2022年,事情發生只有越來越壞,我極力冷靜,卻依然只感到悲憤。

1

【天涯曲此時】黑色肌膚給他的意義

DuncanLau

聽歌聽音樂,其實不必分性別,膚色,種族,這位歌手,很難不留意他的外觀。

【天涯曲此時】來如風,去也如風的FYC

DuncanLau

有些樂隊在對的時間,對的空間出現,帶點獨特,引起大家的注意,卻來如風,轉瞬即逝,只留下一點回憶。

【天涯曲此時】移英港人的樂隊 DragonForce

DuncanLau

這兩三年間,大量港人利用英國提供的特別條件,移居英國,各有前因。落腳後,尋找工作和生活,也各有際遇,但可能性可以很大很濶,組支樂隊,打出名堂,不能說不可能。

【天涯曲此時】法國電音先驅Jean-Michel Jarre

DuncanLau

這位法國的電子音樂人,有超過五十年的資歷,可以算是法國國寶級人物,而他跟中國和香港頗有淵源。

【天涯曲此時】有個中文名字的英國樂隊

DuncanLau

以前在香港,不少中文歌曲會來一兩句英文(甚至其他外文),而一些樂隊,用英文取名更是普遍。而外國樂壇,加一兩句中文雖不常有,但也不罕見,但用個中文名的樂隊,我只知道這一隊。

【天涯曲此時】歲月不饒人,不管是「外國人」,還是本地人

DuncanLau

在七十年代某個3月,有新樂隊推出他們的處女專輯,一炮而紅,當時還跟香港拉上一點關係。

【天涯曲此時】六四歌的一些補充

DuncanLau

昨天在《端傳媒》有一篇詳列十六首六四歌,絕大部份是華語歌曲。自己在七、八年前已在Facebook和朋友分享一些歐美樂手的作品,沒有正式成篇,今天引起興趣,憑記憶找回一些,在此和大家分享。

【天涯曲此時】Def Leppard重情重義的男人

DuncanLau

英國新浪潮重金屬音樂,原是男人的浪漫。

【天涯曲此時】人生有幾個五十年?

DuncanLau

悼念Yes鼓手Alan White

【天涯曲此時】經常對東方有美好想像的希臘琴手Vangelis

DuncanLau

當年初次認識Vangelis時,正因為他的一張名為《China》的專輯,封面上還有「中國」兩個中文字。後來才知道,他當時從未踏足中國,所有音樂元素和概念,都是他自己對中國和東方的美好想像。不少意念是從書本得來,例如《The Long March》就是由Edgar Snow的同名小...

【天涯曲此時】能將電影層次提升的配樂

DuncanLau

電影歌曲,電影配樂,是兩回事。

1

【天涯曲此時】顛覆我們所認知的所謂流行音樂

DuncanLau

自己覺得,流行歌曲大概有三十年的生命週期,今天的一輩對三十年前的音樂,未必有太大興趣了。

【天涯曲此時】香港第一隊Rock band

DuncanLau

一隊樂隊的歷史,「似有似空,剎那永恆」,也是香港樂壇的一個小章節,也有份量。

【天涯曲此時】專輯Graceland廿五週年紀念

DuncanLau

專輯出版將近四十年,而背後的故事未必太多人知道。

【天涯曲此時】大衞寶兒初訪東南亞

DuncanLau

對於香港一班聽搖滾音樂長大的一輩人,近日最大的話題,可能就是劉以達在臉書上連載的《方丈尋根記》。

【天涯曲此時】哈利路亞, 慢步成功路

DuncanLau

《Hallelujah》這首歌多次用在電影和電視劇,而這首歌的發展,可算是充滿傳奇色彩。花了近廿年時間,幾個不同歌手的演譯,一些電影用作插曲,才慢慢成為一曲經典,是極為罕見。

【天涯曲此時】重新演繹 (Cover Version)

DuncanLau

重新演繹,翻唱,英文叫Cover version,不管怎樣稱謂,大部分其實萬變不離其宗,改動太大,變成了另一首歌,即使有自己的風格,歌迷未必能接受。

【天涯曲此時】我這樣認識了一個藏人歌手

DuncanLau

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但有一種相逢,卻叫「恨晚」。

1

【天涯曲此時】橘夢去不知所踪

DuncanLau

德國電子音樂先驅樂隊「橘夢」Tangerine Dream在2017年,首度來港演奏,也是唯一一次。

【天涯曲此時】音樂文字的怨曲

DuncanLau

這是談馬世芳的一本書,台灣和香港的音樂喜好,還是有一些偏差。

1

【天涯曲此時】黑膠唱片樂趣多

DuncanLau

黑膠唱片好像是已成為一種嗜好,一種收藏品,能炒賣,有市有價,或者會掀起一點勁兒,引起話題。

1

【天涯曲此時】一份清單(The List)

DuncanLau

認識Rosanne Cash已是少年時代的往事。那時還在香港唸中學,也只是剛有唱機,也只是開始自己購買唱片,那是Rosanne Cash的首張個人大碟,當年代理公司大事宣傳,原因很難說,是她的家族顯赫,還是她樣子甜美?美式鄉謠音樂一向不是大路之選,尤其是在遠東一個彈丸之地。

【天涯曲此時】青春無悔 (Forever Young)

DuncanLau

青春正是陽光照射下的一顆鑽石,鑽石是永恆的。我們在陽光下都笑得燦爛,都深信不疑青春無悔,我們那一代人的主題曲就這樣譜寫出來。

【天涯曲此時】許冠傑的英文歌

DuncanLau

香港的樂壇曾經和歐美樂壇相當接近,英文歌才是主流。

【天涯曲此時】你最喜愛的樂隊如何形成?

DuncanLau

你最死心塌地鍾愛的樂手/是如何促成,這只是一些準則,同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