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8 Followers
18 Articles

Moonlight Collector: 一些奇妙时刻

Finale

Finale 收藏的一些月光。

终于到家了

茂茂笔记

就是开久了坐的屁股痛,腰痛,洗个澡睡觉吧,真实岁月不饶人啊。

下班后踢场酣畅淋漓的足球

omega

今天下班稍微早了点,正好遇到足球俱乐部活动。本来这次我没有报名,而且也没带足球鞋。但时间太合适了,于是我也和同事们一起去了。同事们订的是一个小场地,一队5~6个人就行。因为来的人比较多,我们分成了3波队伍。每次2个队上场,一个主队一个客队踢8分钟。

89 | 打字、身体与性别:从“打字女孩”到“技术直男”

结绳志TyingKnots

中文打字机的发育史,并不如“爱迪生发明了白炽灯”这个九个字这么逻辑清晰、简洁明快,而它的曲折、狼狈、古怪,却留存住了汉字和延续了几千年的人文遗产。

3
Back to All

身體作為媒介

遊走基

筆記/note

49 | 无母体的子宫,无身体的器官

结绳志TyingKnots

她认为,机械的性别等同原则会让我们忽视“母亲”和“母职”的异质性和统一性,在看似支持女性权利的口号中,进一步异化女性(尤其是母亲)的身体,为生命政治和技术市场所役。

3

摸象录:“元宇宙”,恶土或是乐园?

Finale

The man who builds the factory builds the temple. The man who works there worships there.

水上书

戴耳环好痛,漂亮好痛

Lola

天下母亲都擅长这件事,她们将女儿当成是一种体面,可以物尽其用地给她佩戴首饰,也可以将她当作一件首饰佩戴在自己身上。

1
水上书

妖蛾子

Lola

也许我们会想到别的办法,用剪刀、锉子,一切暴力的办法,直接从领口那里弄开,然后终于可以把裙子脱下来。

5

活动报名 | 今天我想聊点性别:寻找乳房

Gender练习声

编者按「今天我想聊点性别」是「Gender 练习声」新的系列活动,我们期待以茶话会/讨论会的形式,从日常生活出发,不受拘束地聊一聊那些与性或性别相关的经验、知识与理念。如果你有什么想要和大家唠嗑的话题,也欢迎给我们留言,或者发邮件到我们的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国的女孩子”属于谁?

C计划

——谈谈民族主义与女性的身体 2020年2月27日,中国司法部就《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下文简称“条例”)公开征求意见。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互联网上山呼海啸般的反对声汹涌而来。反对意见大致分作以下几类: 1. 中国还未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政策,没有理由引入外国人填充劳动市场。

女巫和瑜伽

葉啟俊

(圖片:https://www.wired.com/story/suspiria-movie-review/)(圖片:面書廣告) 有說在戲院看戲像場夢,但〈Suspiria〉給我這感覺最強,是場不明所以的惡夢。由始至終都不喜歡入戲院被嚇,也受不住突如其來的巨響。

六年一字馬

葉啟俊

廿九歲前,一字馬對我而言是個好像只有艷星會做的動作,離我遠得好像在中美洲一個叫不出名字的國家裏一名生活作息和我毫不相干的阿嬸。據說,世上所有人之間隔了最多六個人,而我和一字馬其實只是隔了個瑜伽。因為它,我和一字馬竟然一下子搭上了。現在過了六年,我與一字馬尚未如膠似漆,還是有點距離...

沙漠鲸落

画鬼易

截取于和米米的真实对话: 我:“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我在6月29号画了一只鲸鱼,但我觉得她不该生活在水里,我觉得她应该生活在沙漠里。但她不适合沙漠应该很快就要死去。那就是鲸落咯,于是起名叫[沙漠鲸落]。但我画画一般都会配一些文字类似像超短篇小说这样的形式。

寄生学校:照片记录

画鬼易

学生休息室书架,衣架中文书是我藏的我的"床""厨房"在隔壁借用隔壁职业治疗师的休息室(自制站立办公桌)我的"床"2号枕头和被子藏在里面

寄生学校

画鬼易

我是在去年的9月份开始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学校的教学楼(不是宿舍)。这当然是不被允许,也是瞒着学校的。那么到现在一共大概有半年的时间了吧。当初一开始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因为一来想要省钱。我是有一个想法,觉得作为一个人,我们生活在城市当中,对空间的使用权是应该是免费的,那么为什么我们需要支付租金这件事情?

身體的故事:難以啟齒的常見病

九月不是九月

手記源起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對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感到羞恥和厭棄。不得不承認,這荒唐感覺近日紮紮實實將我包裹覆蓋,源於我正在經歷的一次疾病。這疾病很常見,卻讓人難以啟齒。這疾病或許不值一提,卻深入我的身體。我被迫面對身體隱祕的器官,不得不直面內心潛藏的怯懦。

镜中我,场域,消费主义与身体美学,印象管理

罗文

原始社会对身体的期待是实用的可原始社会无法改变身体阶层就此产生后来阶层的建立基础转移了身体变成了欲望性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再后来身体可以改变然而不同人对身体的期望变成了一面叫文化场的大镜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密密麻麻地刻满镜框有一天大镜子碎了人们换了一个干净的新镜框把粘合好的镜子放了进去从此不同的亚文化拥有了不同的镜面每一面都是崭新的,映着不同的期望镜子变成了形象手册有人照着一块儿镜子改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