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
桐生茂豫
主理
120 人追蹤
958 篇作品

與陌生渣男共度萬安演習的30分鐘

棕六 Brown 6

原始標題:〈萬安演習〉/本篇小說採女性第一人稱視角,純屬創作。

愛過以後 <之 三>

尿急的老文青

愛過以後 <之 三> 既然要上大學,那就是不能繼承財產,但是基於成年前的養育義務,世佼的父親還是大發慈悲的講明,只要世佼不接紡織廠,不管有沒有考上大學,都會給世佼250萬外加一台摩托車給世佼,120萬是給當世佼大學四年的學費外加生活費,130萬是當離家不能繼承任何遺產的補償費。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九章:幫助者

Noah and His Brain

一群由刺蝟帶領的狐狸部隊打破了基地為日不多的安寧,莉茲的幫派遭重創;此時,鼠哥與他的大貓們驚喜登場……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八章:老朋友

Noah and His Brain

因為牛嬤嬤和她的子民的援助,瑞奇自野狼之口逃出生天;但這不是他旅程的終點,也不是休息的時刻。他必須在成千上萬的永在之城居民中找到烏利……

返回全部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七章:兔子與她的夥伴

Noah and His Brain

藉著夜色掩護進入永在之城,烏利身無分文、飢渴難耐,但他遇上一群住在暗巷深處的動物,他們是一群幫派分子;兔子與她的夥伴們。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六章:追獵

Noah and His Brain

烏利的身影消失於夜空中,瑞奇知道自己玩完了;但當他從昏迷中清醒時,卻發現危機並未來到終點,他無可避免地要面對一場殘酷的衝突……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一)

高原萬里

六月底,天氣像個破涕為笑的孩子似的,突然就好了起來,放眼都是陽光,莫教授回國的飛機劃過無雲的藍天,降落到Q市機場。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五章:未知境地

Noah and His Brain

在瑞奇的催促下,烏利自懸崖一躍而下,逃離野狼的魔掌。但在這懸崖之下、迷霧之中,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未知世界在等著他?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四章:諾言

Noah and His Brain

在魔蛇的驚險追逐戰後,鼠哥加入,成為瑞奇和烏利的夥伴,他的存在為這場旅程注入新的能量。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三章:魔頭與英雄

Noah and His Brain

照著地圖的指引,瑞奇帶著烏利離開綠茵草原,踏入魅惑森林的懷抱。「在魅惑森林深處,白晝會暗得像黑夜,黑夜時你會以為自己睡著了。」而在這深邃黑暗中,有雙眼正注視著他們……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下)02

金大刀

既然都分手了,還留著我家鑰匙像什麼話啊?要斷就斷得一乾二淨!我賭氣的想著。

小故事 | 有伴侶,還想上別人!

天藍

我絕對不是一個清高的人,如果對方沒有伴侶情況下想約炮,也許我會答應的,但如果已經有對象,我可不想動。因為自己也吃過這樣的虧。

長篇小說《沒來書》13. 權利

張篤

上集提要:阿明終於來到大家面前,相聚過後,智琪等人便出發去找阿純,但因為阿添要回阿明家取回電話,他們竟因此目睹阿明與Anna被白衣人隊長殺害的過程。眾人衝上去制服隊長,智琪撿起手槍……

蘑菇森林系列角色介紹5-1:約特‧波迪里奧城主 | 奔奔小劇場

奔奔小劇場

這是一篇久違的角色介紹,特別寫在父親節前。約特‧波迪里奧是「蘑菇森林」系列故事裡的重要配角。奔奔希望能夠為他寫一篇介紹,好好談一談這位一直在邊境之城等待他的小女兒的老父親。

美好夢魘#10

呱呱大帝

家。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二章:抉擇

Noah and His Brain

小鷹烏利的出現為瑞奇的生活增添了許多色彩,他本以為這就是未來的模樣;但隨著時間推進,新的困境漸漸成形……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下)01

金大刀

下卷是關於分手多年為何又復合的原因。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一章:一顆玉石

Noah and His Brain

鴨子瑞奇,綠茵草原達克鎮上一名安居樂業的薰衣草花農。他平淡無奇的生活,在獲得一個玉石後,產生了巨變……

【小小說】限期

淇淇

Photo by Kristina Tripkovic on Unsplash 一個人無論多傷心,也總該有個限期吧。因為我這樣相信,所以一直沒把芷珊失戀的事放在心上。早在芷珊跟偉安交往時,我已經提醒過芷珊不要過份投入一段感情。所有人都是善變的,尤其是感情,簡直說變就變,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1

雪娘

木仙

「為什麼要搬到這麼冷的地方?」他問著,嘴裡吐出氣,四周空氣太寒。她似望著他,又像凝視遠方,眼神似若無睹中又含有幾絲無奈傷神,只不過那樣的情緒很淡, 化在空氣中。「你看,又到了這個時節,梅花…」她慢慢低下頭,美麗的瞳孔緩慢地闔眼,卻還沒完閉上又張開, 側著頭往窗邊看去。

末日狂歡和酒鬼

木仙

2013年的最後一天,不再被謠傳世界末日。如此張狂又不可思議的時間,襲捲著恰如其分的喧擾,將絢爛緩緩吞沒。所有的一切是個荒謬,而結束將歸於平靜。「她不知何去何從 將濃妝豔抹 混入人群中 多麼相同 使自己好過…」晚上八點十三分,紐奧良街道上,一名酒鬼唱著,反覆的吟詠著這首,逐漸被遺忘的─ ”末日紅花”。

靡獸國2-2鑰匙

木仙

「那…異域者真的沒有記憶了嗎?」「不能說全沒有吧!」「那…妳還記得家人嗎?朋友?靡獸國外面長什麼樣子?」「那妳記得什麼?」「很片段,例如喜歡的顏色、音樂曲調、喜歡吹風之類的。」

靡獸國2-1鑰匙

木仙

他們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與情感,所以記不起自己的父母與摯愛,也沒有對家鄉的認同,當然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殘存的記憶就像一襲薄紗,有時會略過腦海但轉瞬即逝。

靡獸國 1-2新面具

木仙

「我…」 「走走走!」伶娜直接把靄柔的包包一把搶過來,推她上車去。施伶娜瞥向一旁看著窗外、戴上檜木面具的方靄柔,即使隔著面具,數十年的親密好友仍能看到靄柔藏在面具下的落寞神情。與安睦言走過多年婚姻的靄柔,著實想不到自己和丈夫竟有一天會走到倆相冷淡的地步,出身醫生世家的靄柔,竟然...

靡獸國 壹、新面具

木仙

雨滴從灰色的天空中爬出,直直落下,抬頭望永遠都掛上陰暗的布幔。快速的腳步聲、超商裡熱咖啡機的蒸氣、大眾運輸和手機發出的提示音,每一個存在都是靡獸國庸碌而現代的證明。壅塞的世界,人與人之間也隨時會發生擦撞,這時候彼此都不願意停下來浪費一分一秒道歉,而且也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只顧著直直...

靡獸國之初

木仙

傳說,越過邊境後是巨大的黑暗。黑暗外的世界沒有人真的清楚,因此人們的腳步往往只敢停在港口內的市場,因為港口與邊境僅有一線之隔,太靠近邊境據說會丟失記憶。有人說黑暗的堆積是異域者的記憶,因為異域者要放棄大部分記憶才能進來,也有人說是地底的獸在甦醒,還有人說是惡夢形成的獸。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89 低潮,是時候該放棄了嗎?

鬱兔

讓我重新思考關於「小說實體書」這塊領域的出路之時,想著,難道除了改編成別的領域的作品以外,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了嗎?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

高原萬里

保温廂自動選出其中一隻玻璃瓶,再由旁邊的垂直滑架送到車門邊,白雲拿進車內,問三個年青人要不要看,櫻花搖頭,阿誠沒有什麼表示,子杏伸出手接過那瓶子。瓶子其實很小,摸到手上時冷冰冰的,管裡有液體,液體裡面養着一個胚胎,透明的皮膚下是又紅又紫的血管,頭比身體大,與其說是人,其實更似科幻片裡的異形。

FRAW 第九節 交代

黑佐Hazel

自從受到那群黑衣人襲擊,克雷爾被移送至隔壁城的醫療機構,卡羅盡力把一切手續辦妥,直到上級同意給她額外放假獎勵,她才鬆了一口氣。「咳、咳、咳——咳。」喉嚨因長時間未飲水而不適,克雷爾試了好一會才能扯開黏緊的眼皮,他從黑暗中甦醒,身下的木床堅實,周遭的一切陌生。

FRAW 第十節 拜師

黑佐Hazel

聽完過去這段插曲,羅拉止不住心中的愉悅。原來她身邊都不是一般人,那她肯定也不是,羅拉這個名字將在名人榜上流芳百世。不過她好像忘了有個稱呼是——名人的平凡朋友。菲蓮只表達立場:「我希望和她好好談談,至少這段關係不要再產生裂痕。」 羅拉手搭上菲蓮的肩試著安慰道:「她只是怕生,」初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