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3 Followers
14 Articles

袁偉時:我的白日夢—— 性交易應合法化

大家備份

2013-09-22*中秋過去,南國依然酷熱難耐!午休片刻,白日做夢,居然是性交易合法化!

告別的年代,恐美人之遲暮

Sappho

SARS前夕,山雨欲來風滿樓。不知是上天和哥哥開了一個玩笑?還是哥哥和我們開了一個玩笑?二零零三年四月一日,愚人節,張國榮從香港文華酒店縱身一躍。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間。--二零二一年三月

2

我的人生轉捩點:不說出來不知道,一說出來嚇一跳,讓我的人生很有R&B的風格

古塵

人生只要還有一口氣,就有機會出現轉捩點,轉往甚麼方向不知道。總之,以我來說,就是不愧於心的努力去做就對了!

4

422 刘晓波:李敖的独裁大中华主义批判

野兽爱智慧

野兽按:在五四青年节这一天看“五四精神真传人”刘晓波批判“五四精神伪传人”李敖还蛮过瘾的。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刘晓波的肖像被投射在奥斯陆的酒店墙上。摄:Odd Andersen/AFP/Getty Images刘晓波被捕前的最后访谈 (一)狂妄成精的李敖 ...

Back to All

(转载)张天师可以歇歇了(李敖)

小范看台湾

 小编按:李敖1963年的作品,引经据典,蛮有意思 精彩摘抄:试看“孔圣问题”。试问孔德成的“大成至圣先师奉把官府”每年花了我们老百姓多少钱?试问孔夫子可敬,要“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难道还要敬他的子孙不成?敬他的子孙也罢,可是一敬要敬到他的七十六代重重重重孙子的孙子,这就未免有点那个吧?

[好文][转载]为老兵李师科喊话——李敖

小范看台湾

写在前面的话:昨天是李敖去世两周年。我今天转载一篇李敖的旧文。再摘录一首小诗。附李敖诗一首: 老兵 老兵永远不死, 他是一个苦神。他一生水来火去, 轮不到一抔土坟。他无人代办后事, 也无心回首前尘, 他输光全部历史, 也丢掉所有亲人。

[好文转载] 妈妈.弟弟.电影(李敖《传统下的独白》)

小范看台湾

写在前面的话: 李敖是个作家,可是很多人是在电视上看到他,未必去读他早年的作品。今天小范转载一篇李大师的旧作,以飨读者。原文链接:http://www.saohua.com/shuku/liao/ctxd/010.htm李敖 如果我说我喜欢弟弟,那我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这段原因说来话长,可是又不能不说。

和世界締結金蘭已是遙不可及的夢:李敖,前妻視角

欣潔

實在太久沒看李敖的書,上一本應該是他自許要揮軍諾貝爾文學獎(身為獅子座果然容易被這種好大喜功的文案吸引)的《北京法源寺》,印象也模糊了,畢竟佘家人捨命守護袁墓的故事本身,比李敖的才氣更驚人。被@潔平 問了之後,想了想,我對李敖的最後印象竟停留在多年前看過的這篇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Tk-F4xsBbOuVBX9zPJb3ew 胡因梦:李敖与我的爱恨情仇...

【往事】之李敖

纪小城

我知道李敖是从“贝塔斯曼书友会”,我知道“贝塔斯曼书友会”是从《读者》杂志插页广告。那时候我上初中,老师用班费订了几种杂志给同学看,包括《读者》。那年订的杂志中还有一本叫《人之初》的,大概是错当成儒学教诲,结果到手发现是生理卫生,于是班主任说了句“这书不适合你们”,就自己带回家了。当年我每次拿到新一期的《读者》,都是先看贝塔斯曼的广告,能看上十多分钟,仔细计算折扣,然后才看笑话板块。有时候广...

李敖死了

胡又天

...

余光中、李敖接連離世,這是個世代更迭的時刻?

學展

李敖昨天中午過世了,三個多月前,余光中也在2017年12月14日走了。我是1990年出生的,2008年上大學,加上原本讀的是理工科,在2012年大學畢業之後才開始認識台灣政治(史)。加上我從小家裡就沒有「第四台」(cable...

Li Ao, Infamous Chinese Political Provocateur in Taiwan, Dies

介庭

各位前輩,寫了一篇用英文淺介李敖的記事,希望跟美國的年輕朋友們介紹這位對台灣中國現代政治發展有影響的人物;絕大多數的台美人,美國人應該對李敖沒什麼印象,我認為蠻可惜的。而跟前輩們比起來,我對李敖的認識絕對也是皮毛,還望指教!Li Ao, Infamous Chinese Political Provocateur in Taiwan, Dies On Sunday March 18...

李敖曾陪伴了你的哪一段歲月?對你來說,他意味著什麼?

張潔平

週日正午,手機里某群組彈出簡單的四個字:李敖死了。發消息的哥們兒,還加了一個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表情。重病已久,並不意外。只是還沒有來得及慨歎,手機里各種消息群組、新聞客戶端就開始了推送。FB和朋友圈上,人人都貼出了自己曾經被李敖影響過、或者假裝被他影響過的那個片段。在我們這年代,死亡牢牢佔據了一個人一生中流量無可超越的巔峰時刻。落幕,反倒像是登場了。於是,聚光燈從霍金身上移開,2018年3月...

李敖逝矣

友谊

李敖逝矣,我好像也在告别自己的一大段少年时代。十年前,刚从荆楚小城进北大,懵懂之间,在周末书市购得一本北京法源寺,一晚读完,对于刚从高考题海中走出来的,以如此方式诠释戊戌变法,以华严回向解读谭嗣同,新鲜大胆。后读去图书馆摸到李05年北大演讲时捐赠的一套李敖大全集,从李敖快意恩仇录开始,一路上溯自文星时代的老年人与棒子和孙逸仙与西化医学,一发不可收拾。读李敖的书,宛如一部戒严时代台湾史百科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