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4 Followers
25 Articles

冬奥:战贩交流会与民族狂热反弹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政权在新冷战和经济危机下,意图推动民族主义,但小粉红的狂热往往失控,轻则造成舆论反弹有时甚至要动用审查机器来钳制它。习近平一方面利用民族狂热势力来巩固权力,但又因为这股力量使他的外交和镇压手段都要强硬起来,没有调整空间,往往造成更严重的危机。尤其是当劳动群众看着宣传机器所描绘的歌舞升平,再想想自己囊中羞涩的困境,将会有愈来愈多人看清民族主义的虚幻谎言,转而寻求挑战独裁政权和资本主义的出路。

邵建:約茶愛國者

大家備份

2013-07-30*胡適今天過時了嗎,顯然沒有。我敘述這兩件事,真希望今天那種砸車打人的愛國者能看到。我很好奇,假如真有摸清我生活路線的愛國者,他們到底接受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教育呢,何以與人為敵,還名曰「鋤奸」。假如有一天我真的碰上,我想我不會恐懼,君子坦蕩蕩;倒是很想和他們交流,至少我需要了解。網上不是有過約架嗎,我不妨借這篇文章約茶。列位愛國者,我們談談吧,茶資我付。

邵建:正義的戾氣

大家備份

2013-08-06*正是激於這種唯我獨對的正義感,一個人可以出口暴言,甚至暴行;但在他那裡,卻不認為自己是在施暴,而是施行正義,或替正義行道。正是在這種獨斷論的正義感中,一個人完全可能擅妄地把自己當成正義的化身。

伦敦唐人街冲突:对抗种族主义和国家镇压的反面教材

中国劳工论坛

社会主义者谴责双方的种族主义言语和政治。双方的抗议行动都是与种族主义、帝国主义冷战和中国国家镇压作斗争的反面教材。伦敦的抗议也警示着国际左翼,在处理反亚裔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冲突等问题时,如果没有完全独立于插手运动的资产阶级及其政府(包括中国资本家和极端民族主义的中共),就会掉入错误立场。

Back to All

為什麼小粉紅覺得自己很高級,他們真的被洗腦了嗎?(上)|瑪力再說

瑪力再說MariosBB

中國小粉紅 的為什麼自我感覺非常良好?他們的高級感從何而來?他們真的是被洗腦的嗎?

《长津湖》的红旗漫卷 何以难过台海鸿沟

祁賓鴻

9月30日,抗美援朝献礼片《长津湖》上映,引发观影热潮。截至10月14日,票房已突破43亿人民币,超过《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跃升中国大陆影史票房榜第6位。然在票房成绩外,舆论博弈的热度似乎更引人注目。综观中国舆论场,对《长津湖》的正面反应大体有纪念老兵、感怀烈士、重视“立...

小粉紅注意:中央台說,拉閘限電裡沒那麼多「大棋」

白努力

這一次馬屁顯然拍錯了,昨天中央台在微信發了一篇評論,狠批此等小粉紅是「低級紅」、「高級黑」,表面恭維,實則陷中央於不義。經他們胡亂吹噓,好像是中央為對付美帝,不惜犧牲人民利益,故意讓人民受苦。

从小S到张钧甯 谁从台独“文字狱”中获益

祁賓鴻

东京奥运期间,台湾艺人徐熙娣(小S)因一句“国手”说,惨遭网民大举出征,连同女儿一夕损失四个品牌代言,台海亦为此掀起民族情绪愤慨。舆论延烧逐渐失控际,中共官媒《海峡之声》于8月4日出面替其缓颊,指小S所谓“国手”说并无问题,“大陆网民在评论两岸间的事之前,要多多了解纷繁复杂的台湾...

政治娛樂化——黨國如何精準打造一款政治娛樂產品

新蘇聯研究所

根據我本人的觀察與總結,中國特有的“粉紅文化”本質上是一款政治娛樂產品。而這款娛樂產品的提供者就是中共,消費者便是小粉紅。本文就是想聊聊我對這款“娛樂產品”的分析與認識。1.牛皮癬式投放: 在成為粉紅前,其實沒有什麼人會主動去瀏覽中共的宣傳。

我能說不代表你能說 大陸審查制度下小粉紅也不能倖免

Cherryyoko櫻桃陽子

由於我好久沒寫時事方面的文章,轉而在馬特市上批評抄襲和抱團操作拍手一事,所以小粉少了很多,但就在不久前,被我發現,在同個時間段裡,好像約好了似的,有幾個帳號跑到我的B站帳號留下惡意評論,或在其他的帳號@ 我,說我在外網寫文章嘲笑鄭州水災......

1

[轉載]中國民族主義勢力已成脫繮野馬

德州通訊社

原文: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t/2021/07/02/30012/ 近來,中國民族主義發展已經「失控」。就連之前的民族主義一號護旗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似乎也對目前的民族主義之歇斯底里感到不安。

桐生可可畢業引退,力證反人類文明消費行動的恐怖

胡啟敢

桐生可可被迫畢業,反映了資本的擴張和追求營利率的邏輯,就算桐生可可為營運商立下汗馬功勞,也因為影響到營運商的擴張而被拋棄?營運商自信能讓大眾遺忘桐生可可?但是,營運商的如意算盤未必打得響?問題在於我們沒有普世的消費者運動?

【研討會】從世界價值觀調查看小粉紅(二)

蛋碎

結合上一篇,可以感受到小粉紅有政治上更活躍的保守主義中產青年的傾向,在中國大陸的人口分佈和政治光譜中,其在經濟上更傾向於努力工作、私營經濟和反對重分配,政治上更傾向於維持秩序和認同現狀,更關注外界與自身的關係,有更高的國家/民族認同感,也更重視國防。但也不應過分誇大小粉紅與非粉紅之間的差異。

【研討會】從世界價值觀調查看小粉紅(一)

蛋碎

根據2018年完成的第7次世界價值觀調查中國大陸的部分顯示,小粉紅群體擁有更高比例的高教育程度者、學生與專業技術工作者、女性、和自我認定的中產階級。小粉紅與非粉紅,在民主認同上並無顯著差異。但在對民主內涵的理解上,小粉紅相對而言更不在意自由選舉領導人,更不認同將國家/政府介入財富重分配視為民主特質,也更傾向於不認同收入平等。可以說,這才是小粉紅與非粉紅在民主價值觀上的核心差異。

從福原愛婚變,可以看出中國人的愛國情緒已經發展到讓人匪夷所思的程度了

德州通訊社

最近福原愛婚變的事件可以說是鬧得沸沸揚揚,日台中三國網友也是討論的相當火熱。本來我對婚變這種事不是很感興趣,當年馬蓉和王寶強的事情,我也是呵呵一笑,從來不關注。不過福原愛這事有些不同,區別在於中國網友的言論讓我大跌眼鏡。先說說日台網友評論這事,基本上是譴責福原愛明明有出軌的行為,...

既然美國那麼好你幹嘛要回國?看小粉紅的稻草人謬誤

瑪力再說MariosBB

hello大家好,我是玛力,很久没有和大家见面了。前几天看到一个公众号上的文章,觉得还蛮有意思的,激发了我表达的欲望。这篇文章的主题是说的是,作者说了一些美国的制度优势,很多人觉得听起非常不爽,就搬出一个例证,如果美国有那么好,当年我国著名核动力专家——钱学森同志干嘛要回国?

互相尊重的重要性。

童樺

府中每年都會舉辦萬聖節活動,之前有去參加過一次,超多爸媽會帶自己小孩去那邊遛的,根本戀童癖天堂Σ>―(〃°ω°〃)♡→(不要亂說 除此之外那邊也有很多很好玩的活動,像是搞怪遊行啦,變裝比賽,一定可以讓你的小孩玩到沒電那種的XD 最初開始認識萬聖節是在小學三年級的英文課,...

防彈不防戰狼的少年團,小粉紅的「一個韓國」幻想與硝煙

慕雲

曾登上美國《時代週刊》的韓國Kpop男子團體 防彈少年團,近日獲獎時提及韓戰七十週年,稱將銘記韓國、美國兩國共享的痛苦歷史,被中國網民批評為「辱華」,在微博上引起輿論譁然,相關話題曾登上熱搜,中國官媒、乃至外交部發言人至今日都已對此事作出表態及回應。

教書筆記:“羔羊”與“沈默者”——新冷戰時代如何想像“中國留學生”?

Junmmmerco

負笈海外幾年來,在工作場合聽到同事公開抱怨“中國留學生”這個集體名詞,今年是第一次。抱怨內容包括撒謊,學術誠信,還有最主要的——對政治問題的高度敏感。這週的課程,討論信息安全和社會信用制度。一位同事說,一位中國學生在他的課室中和另一位同學高聲爭吵,他不知如何是好;另一邊,兩位同班...

2

【個人感悟】一種對小粉紅可能的理解

蛋碎

所有對『小粉紅』客觀嚴謹的討論都會碰到一個難題:如何準確定義『小粉紅』。顯然國家主義者或是極端民族主義者都不是對『小粉紅』一個很好的定義,更何況國家主義與民族主義相互之間也存在衝突的可能,不同民族主義之間也可能存在衝突,諸如大中華民族主義就與漢族民族主義大不相同。

談談我最討厭的一類小粉紅

天涼好個秋

好歹也炸了四五個微博帳號的我,對小粉紅這個群體還算了解,而身在中國,身邊最最不缺的就是小粉紅們。提起小粉紅,大家的印象可能是無腦愛國、沒有邏輯、歷史像體育老師教的、洗腦工藝品等等,在IG、FB、TWI這些軟體裡也常常會見到小粉紅上竄下跳的身影。

《對馬戰鬼》的慘痛結局告誡窮苦民眾慎防香港本土派惡墮成為獨夫

胡啟敢

文章連結:https://www.boyangu.com/featured/local-ghostoftsushima01/ PS4遊戲《對馬戰鬼》是以13世紀末,元朝蒙古侵略日本為背景的故事。身為主角境井仁的玩家,化身成對馬戰鬼,在面對狡猾殘忍的蒙古人,要用盡辦法把蒙古人趕出對馬島,保衛自己的家園。

小粉紅有多討厭,他們自己知道嗎?

一燈大叔

過去一年,我驚訝地發現,小粉紅這種令人莫名奇妙的生物,已遍佈華人圈。最初,我以為小粉紅等同於五毛黨,如電腦病毒般只能生存於網絡世界,直至他們在不經不覺之間,入侵了我的工作圈、朋友圈,甚至生活圈,令我覺得不勝其擾⋯⋯ 我說的小粉紅,指的是「盲目守護政權,堅信我黨是宇宙唯一真理標準」的人,若你不是,請勿對號入座。

1

國安法來了,和藍絲說句真心話:我很擔心你們

陳牛

(圖:變態辣椒)2003年的廿三條至今,已有十七年。十七年的心理建設,港版國安法這顆震撼彈仍然足夠震感。黃絲果然被嚇得瑟瑟發抖,外國勢力也接連被震驚,連一向對香港問題沉默的中立國瑞士,也出了聲明。乍一看,效果顯著,你習大大這次是真的威震四海了,比那艘會冒黑煙的遼寧號要強多了;但同...

麻煩不要誤傷,叫它“某些泰國的人與小粉紅的Twitter戰”

時常常

雖然我自己知道中國籍的人在行為上多種多樣差異不比異國之間的小,也時刻提醒自己queer一點,不要跟任何身份認同結盟,但是見到泰中Twitter戰這種說法就很煩。因為還是會有人因為看不到多樣性,而理所當然地把所謂身份(而且是很模糊的標籤)等同於某種行為,然後用看待這種行為的方式,來看待他眼裡給你加上的身份,從而看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