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凌醬ling
maintainer
195 Followers
940 Articles

日句/分享給你心中的那個老師

羽昊 / 日日文青總編

當時做學生時不懂老師的堅持,但長大後自己當了老師才了解,這些所謂對我們的堅持,只是對我們的好,但我們不屑一顧而已

除濕機

安叄

這是創作的第一部短篇,除此之外,還有兩篇。我把這稱為三部曲,就像是魔戒三部曲、無間道三部曲,猜火車三部曲的那種三部曲。猜火車沒有三部曲,哈比人三部曲倒是有。

1

短篇-下雨天

璃璃

下雨了,她在這裡,他在那裡,他們都在

短篇|清道夫

安叄

他坐在這狹小而侷促的空間已超過七十五分鐘,而眼前螢幕顯示的畫 面仍不停地在循環播放。十秒內決定是否按下保留鍵或刪除鍵是一貫的標準流程,否則畫面將一直糾纏不休直至他做出選擇為止。配合著畫面,持續從耳機傳來的盡是些不堪入耳的辱罵聲與寒颼颼的哀號聲。

3
Back to All

微紀事|一隻沒有被政治殺死的步氏巨猿

野人

這是一個關於步式巨猿復仇塔巴奴里猩猩的嚴肅故事。這個故事告誡我們,在我們手中沒有一本黑色封皮聖經的情況下,不要隨便去招惹步式巨猿。 本文章所有情節均係虛構,如有雷同,關我屁事。

1

绣鹰——《新疆故事集》之二

雪地撒野

1 你是否在山上看过冬天的乌市?太阳落下,温度骤降到零下,从山上吹下来的雪星子撞到脸上,改变方向继续向下飞驰而去,脸上留下细小的灼热,寒气逼人,在唇须上结出冰霜。黑蓝色的幕帐升起,白色的雾低低地在城市上空聚拢,巨大的蘑菇状烟柱直通天际,灯火和星光同时在其中闪闪点点。

卡利那條蛇。

吃不飽的麵包腦

我本來想寫戀愛故事,結果呢?

【漫畫】手的日常

栀子榴莲

我說,明明是我比較有才耶。為什麼每次出鏡都是你?

1

[漫画]小小的我 - 修订版

混凝土柚

一个关于重拾勇气的故事

哦!这温柔的小小核子弹(上)——《新疆故事集》之三

雪地撒野

题记:这几乎是一个半命题作文,为matters而写,灵感来自于matters上的诸位朋友,从香港的抗争运动到新疆的人道主义灾难,再到台海局势,站内的朋友们在这些问题上的交流,争论甚至是误解,让我突然想到了如果有三个年轻人相遇,他们会发生什么呢?于是动笔写了起来。但让我惊讶的是,写到最后,我没能想到是这样一个结局。而且其体量也远远超过了短篇小说的容量,但我并不打算删减了。

1

卡利那條蛇。(下)

吃不飽的麵包腦

他嗎?他是我的一位好友...

澳洲走跳日誌#01 草莓的逆襲

可可化碳

距離來澳洲打工度假也已經一個多月了,終究還是下定決心用畫畫紀錄生活,雖然常常畫著畫著就睡著,筆都還握在手上,但完稿後看看成品果然還是很有成就感。希望大家也會喜歡。那麼,來看漫畫吧!自從那次被草莓霸凌之後,我每次去撿退盒都格外小心,深怕一不注意又被草莓攻擊,而且跟其他Checker一聊才發現,其實很多人都曾經是受害者!

日日寫/ 寂寞不是問題,是課題

羽昊 / 日日文青總編

寫給寂寞的你

短篇-畫

璃璃

留住你一面/畫在我心間/誰也拿不走/初見的畫面---姚貝娜《畫情》

日句/當我愛上你的那一刻

羽昊 / 日日文青總編

當我愛上你的那一刻,我就愛上了你

日日戀愛企劃 X 讀Bar 投稿 —《日秋季思念企劃》

羽昊 / 日日文青總編

這次日日文青與讀BAR閱讀社群,希望透過每天來點一點點屬於你的文字溫柔溫暖這個冷漠的社會與溫暖你的心

1

日句/ 寫給在關係中總是受傷的你

羽昊 / 日日文青總編

寫給在關係中總是受傷的你

【一張照片一個故事】-[創作]眼

午月

這是一篇恐怖小說,怕的人請慎入。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鹿兒

第五首 好想好想

短篇-天空

璃璃

天空....就是天空

短篇/月亮

吃不飽的麵包腦

月圓人團圓。

那場誤會

短篇|皮曩

Chin

曾聽過幾代以前人們上街頭抗爭的故事,小時候上歷史也有讀過,這是他們城市擁有自由與民主的血淚史。但到了文生這代,已沒有人能體會何謂自由民主了。

6

日句/ 愛情不溫柔了?

羽昊 / 日日文青總編

「我們生活的每一天,都在穿越時空,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其所能,珍惜這趟不平凡的旅程。」 出了社會除了工作,還是工作,有時會忘了愛情的感覺 那天約了同梯的好兄弟阿賢出來吃飯,吃到一半,阿賢隨口說到:「等等他的女朋友會來。」;那時我開玩笑地回應也太尷尬了吧!

跳海计划

火星高速

一个人十八岁的时候,要么去看海,要么跳海。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四首

鹿兒

第四首 靠近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三首

鹿兒

第三首 音符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鹿兒

第二首 失眠夜

【140字故事創作】-星

午月

再來一篇

1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之一

鹿兒

別讓我心疼

【140字故事創作】幸運

陳伯軒

看著他領口的荷葉邊,我說:「我可以幫你實現一個願望。」一邊舔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