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Matty
主理
1.07k 人追蹤
4.41k 篇作品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21 流

浩川

「他……」凌嬰扭動車匙,左手撥弄變速桿,右手彷彿隨意搭在方向盤上,腳在離合器與油門之間迅快遊移。小跑車瞬間由完全靜止,變成高速開行,中間速度漸變的過程似被硬生生跳過了。肇飛早習慣凌嬰一手駭人聽聞的駕駛技術。一直看著她長大,肇飛很清楚,凌嬰除外型外,一切均與實際年紀不相符。「他叫流。」肇飛淡淡一笑。「嗯。」凌嬰仍然一臉冷漠。「他現在學懂了甚麼?」每次想起那個被他們稱為流的男孩,肇飛心情總會好起來……

先看電影還是先看小說?

淇淇

因為由伊坂幸太郎小說《瓢蟲》改編的電影《殺手列車》/《子彈列車》(Bullet Train)正在上映中,於是又引發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對於改編自小說的電視/電影,如果兩者也沒有看過,應該先看電影還是先看小說?雖然是同一個故事,但電影和小說畢竟是不同的載體,所以觀賞的感覺會大不相同。

1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六)

亞紀細工

右腳好像被人抓住了,後頸傳來溫暖的有些發熱的感覺,倒過去的速度在陳亞紀的眼中像稍微放慢了速度的影片,出現了很多己經遺忘很久的記憶片段。 人生就如跑馬燈一樣的形容詞,真的很貼切。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七十章 沙善北戶論劍(二)

大野家

為了印證對方所說非虛,呂布接連拿出生平所見過的兵器,雖然不見得能夠使用,但憑著 呂布驚人的戰鬥意識,要將那些與武器的慣用招式使出來,也絕非難事,對於 呂布來說,以就不是純粹的比試,而是想通過各種武器招式來印證對方的虛實。沙善北戶的劍法果然通神,呂布在沒有使用內力的情況下,...

返回全部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五)

亞紀細工

「亞紀,如果你是唐小雲,妳會原諒林雅婷嗎?」 上完必修課之後,整個心思都沒在線的陸美娟又湊了過來,突然間好奇的問著陳亞紀。「說不上什麼原不原諒的,野溪邊也有一些樹枝,可以讓她丟過去讓唐小雲抓著,但是我真的不是她也沒辧法說些什麼,被救回來之後應該對林雅婷心寒了吧,應該以後不會搭理她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20 凌嬰

浩川

肇飛與凌嬰一起前往泊車處……肇飛的深棕色JEEP與凌嬰的銀白色小跑車,就在整個車場的最邊緣位置……「那個男孩,還好吧?」各自坐上車子前,凌嬰問。肇飛笑了笑,點點頭。「跟你一起生活,他大概學一百年都記不起如何跟別人溝通。」「來看看他。」肇飛把Jeep原已打開的車門關上,沒再說多餘話,鑽進小跑車的助手席。「我對他沒興趣。」車子密封的空間裡,充滿凌嬰獨有的氣味。清新中,混雜著一點點櫻花乳液香氣……

2

还没死,但是说点鬼话

阿川

后来他飘回家看老婆儿子,才在新闻里看见这叫热射病,太阳把五脏六腑活活蒸死的。

3

愛過以後 <之 三>

尿急的老文青

愛過以後 <之 三> 既然要上大學,那就是不能繼承財產,但是基於成年前的養育義務,世佼的父親還是大發慈悲的講明,只要世佼不接紡織廠,不管有沒有考上大學,都會給世佼250萬外加一台摩托車給世佼,120萬是給當世佼大學四年的學費外加生活費,130萬是當離家不能繼承任何遺產的補償費。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九章:幫助者

Noah and His Brain

一群由刺蝟帶領的狐狸部隊打破了基地為日不多的安寧,莉茲的幫派遭重創;此時,鼠哥與他的大貓們驚喜登場……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八章:老朋友

Noah and His Brain

因為牛嬤嬤和她的子民的援助,瑞奇自野狼之口逃出生天;但這不是他旅程的終點,也不是休息的時刻。他必須在成千上萬的永在之城居民中找到烏利……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七章:兔子與她的夥伴

Noah and His Brain

藉著夜色掩護進入永在之城,烏利身無分文、飢渴難耐,但他遇上一群住在暗巷深處的動物,他們是一群幫派分子;兔子與她的夥伴們。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9 搖滾

浩川

兩個月前,魔音樂團的創辦人蕭邦造因故離世,其後接連出事的還有當時樂團團長亞當,以及前任經理人唐克隆。這三個人,都是肇飛十分熟悉的朋友與工作上的夥伴,才幾十天,便已沒多少人再次提起。或許,因為有更多事情,把人們的視線轉移了。近來,這城市裡接二連三出現身懷奇異能力的人。每過一天,便多一些。很快,人們都習慣了。正如,社會不可能持續討論一個天才……大概沒有哪個地方,發生同類事情後,人們會消化得如此快……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六章:追獵

Noah and His Brain

烏利的身影消失於夜空中,瑞奇知道自己玩完了;但當他從昏迷中清醒時,卻發現危機並未來到終點,他無可避免地要面對一場殘酷的衝突……

《1314》#59 反擊

浩川

過去三個月,本市的投資市場可以說得上是經歷著水深火熱的苦難時期了,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只會是一個開始,對未來幾年的經濟苦況來說,這數月只恰好是一個序幕而已,可是大熊市前的微量調整或反彈,已足以助我們反擊有餘。由於上年撤離投機市場的行動,我們保留了足夠應付狙擊甚至乎對方所發動收購戰的能力,這是我們最大的憑藉……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四)

亞紀細工

林雅婷的爸爸以前就是溺水走的。 單獨帶著七歲的林雅婷到大豹溪旁烤肉,遇到孩子溺水就跳進水裡救人,結果孩子自行上岸了,林雅婷的爸爸卻沒回來。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一)

高原萬里

六月底,天氣像個破涕為笑的孩子似的,突然就好了起來,放眼都是陽光,莫教授回國的飛機劃過無雲的藍天,降落到Q市機場。

輕小說「雖然是公會的櫃檯小姐,但因為不想加班所以打算獨自討伐迷宮頭目」香坂マト電擊小說大獎金獎作品

Ferdinand Tsai

雖然是公會的櫃檯小姐,但因為不想加班所以打算獨自討伐迷宮頭目由角川電擊文庫推出的奇幻冒險輕小說「雖然是公會的櫃檯小姐,但因為不想加班所以打算獨自討伐迷宮頭目」(ギルドの受付嬢ですが、殘業は嫌なのでボスをソロ討伐しようと思います)是作家香坂マト執筆寫作、畫師がおう插畫的作品,曾在2020年榮獲第27屆電擊小說大獎的金獎。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8 準備

浩川

樂團,其實重組成軍不足一個月,成員之間的默契,竟讓人錯覺他們已組團半生。綵排,在大家都滿意的成效與氣氛之下完成,再多幾個鐘便是正式演出的時候。樂團成員回到後台作最後準備。舞台上,一眾技師與工作人員忙碌著。無人發現台上一角,凌嬰獨坐著。已換上演出的裝束,她一點也不在意,隨性坐在台階,把玩一頂軟身畫家帽。她身邊擱著一雙紫藍色的鼓棍,放在棍旁的手機無聲震動起來。她臉上沒有表情,收起帽子後,取過手機查看…

《翁艇》

FrancisCorleone

第三章 空的空间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三)

亞紀細工

朝著交誼廳走去,忽然間暼見角落的黑暗處站了個人,在光弱處若有感應的將視線望了過來,夾雜著水氣的風從窗外飄進來。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五章:未知境地

Noah and His Brain

在瑞奇的催促下,烏利自懸崖一躍而下,逃離野狼的魔掌。但在這懸崖之下、迷霧之中,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未知世界在等著他?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四章:諾言

Noah and His Brain

在魔蛇的驚險追逐戰後,鼠哥加入,成為瑞奇和烏利的夥伴,他的存在為這場旅程注入新的能量。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三章:魔頭與英雄

Noah and His Brain

照著地圖的指引,瑞奇帶著烏利離開綠茵草原,踏入魅惑森林的懷抱。「在魅惑森林深處,白晝會暗得像黑夜,黑夜時你會以為自己睡著了。」而在這深邃黑暗中,有雙眼正注視著他們……

【故事錦囊4】天上人間,世間一切,你會怎麼選?

故事小姐S

天上人間,一個關於通靈人的那些#職業 #生活 #情感 各種人生選擇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7 樂團

浩川

歌聲,沒有利用設備擴大音量,也沒有因為密封空間而做成回音,每一句歌,由結他、貝斯與鼓聲伴隨,隱隱從表演場館內傳出來。肇飛肩上吊著一雙鼓棍,除此外一點多餘的隨身物品也沒有,兩手插在深紅外套的衣袋裡,一步一步走近場館。這晚,將會是魔音樂團今年一連串表演活動的第三場。亦是樂團傳奇女主唱澄音,退團多年後歸來,復出的第三場公開演出。場館比數天前,名為「歌姬約會」的首演,足足大上一倍……

《1314》#58 很會拼

浩川

屠沁果然比我們所想都要堅強,又或者她對在橋的信心早已超出了所有擔心和害怕也說不定。望著她悠然自得的喝著甜飲,感受著初春和暖而清涼的微風,我腦內閃過了她跟在橋重逢的畫面…那裡很多人,我坐在屠沁的身旁,跟她還有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歡呼吶喊,看來是正在看什麼比賽吧。然後在橋在我身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打了個眼色,跟我交換了位置。在屠沁發現他,喜極而泣的同時,他動了動嘴說了些話…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二)

亞紀細工

花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一群男生就綁好了縄子跳進水潭裡,水比想像中的深,也不是清澈見底的水質,其他人打了電話之後也在旁邊焦急的等待,還好不到五分鐘系草就從水裡拽住腳被卡在石頭縫細的唐小雲。

青云上(九)

金綾川

读了半日那paper,方纪苏口干舌燥,就停了下来。林亦立问,“明天你有时间吗?”第二天是周六。怎么约起私人时间来了,方纪苏心里一动。“你陪我去个地方。”林亦立迟疑半晌,“我们去看看Geroge。” 是到了十二月了,差不多是George Nishimura的生日,方纪苏算一算日子,“不是周日么?

青云上(八)

金綾川

节后方纪苏回来。他倒是一向礼数周到,带了些英国的饼干茶叶伴手礼给Lab众人。只是英国的东西一向难吃,茶叶不过融入了茶水间的茶包行列,饼干倒是头天上午就被人当早餐你一块我一块吃了个干净。这几天假期,方纪苏很庆幸去见了女儿。她这个年龄,正是长个子的时候,这半年多没见,她高了一截,很有点大孩子的样子了。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六十九章 沙善北戶論劍(一)

大野家

呂布無視 沙善北戶扭捏的模樣,看著其刻劃在石板上的劍法招式,一眼隨意望去便只覺得招式簡單完全不複雜,一招一式的看,只覺得過於簡單且沒有任何高明之處。呂布眉頭皺起,怎麼想也覺得不因該是這樣,畢竟適才親自領教過其劍法的高招,心中對其還是留有超高評價的,呂布再望一眼,試著將招式連在一起看,不一會才在心中激起陣陣漣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