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4 Followers
20 Articles

读博第二年:不做学术也可以

xu1xin

十天前的那个凌晨,我交上了这学期的期末论文,然后突然意识到,我一直期待的那个结尾,博二的结束,到来了。博二结束的感觉和第一年有点像,仍然是「高考结束」的虚脱感,但面对的未来却与去年大不相同了。博二的结束,代表着我不再需要修必修课,我已经完成了这个学科的基本训练,要准备好真正开始自己去巡航了。

驳吕德文: 为什么有主体性的中国社会科学应该有性别视角

马乙上树

近日,唐山烧烤店事件获得了极大的舆论关注。很多文章很好地论证了此事为什么应该被理解为系统性的性别暴力(见文末链接)。但我们发现,吕文和网传的一些华中乡土学派内部则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他们的论述主要具备两个特点,一是抹杀性别问题,二是普遍污名化从性别视角对社会问题展开的讨论。

米切尔·阿布拉菲亚:打倒哲学工厂

王立秋

马克思说,哲学的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而新自由主义的大学则认为,卖书才是关键。

袁永甲:我为何坚持做学术与教育?

袁永甲

以前的大学在教会,现在的大学在教外以前的教育在教会,现在的教育在教外以前的权威在教会,现在的权威在教外以前我们争论什么是正统什么是异端?现在我们争论,教会应不应该接纳同性恋应不应该在拜主耶稣的同时也崇拜政权?

Back to All

学术有限性何在?兼论为何要走静观之路?

袁永甲

笔者已发专文讨论学术的用途(请见《做学问没用吗?》,今天笔者要讨论学术的有限性以及静观生活的必要。学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是学者们告知我们人类历史的故事和思想,万物变化的规律,可以说,我们整个现代文明就建立于此。然而学术还是有其局限性的。学术虽是为了求真(虽然并非所有学者都认为学...

在中国读liberal arts项目的第一个学期:一篇结课感言

Gray

我有一个评价一门课程好与不好的标准,就是看参加这门课程的学生是否能够在课程结束后也保留着对这门学科的兴趣与好奇,以及自主探索和学习这门学科的能力。真正的学术将人从一堆杂物、“中介”、感性物中解放出来,与世俗生活产生有意义的联结、超越它并为之立法。

学然后知服

韞懷

不隆礼,虽察辩,散儒也,我深戒之。

026 | 马克思、韦伯、格雷伯:学术与政治的三种面向

结绳志TyingKnots

文化不是别的,其实是成功了的社会运动。

对话闾丘露薇:我所理解的世界 | 围炉 · NYUSH

围炉weiluflame

闾丘露薇,前凤凰卫视记者、主持人。2006年获尼曼奖学金后前往哈佛大学进修,于2018年5月结束攻读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大众传播学博士学学位。现任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战地玫瑰”,“全球首位进入阿富汗腹地采访的华人女记者“,这些是大众眼中的早期的闾丘露薇;她于2015年离开...

1

克里斯托弗森:二十一世纪的学术评论

王立秋

二十一世纪的学术评论 迈克尔·斯科特·克里斯托弗森/文 王立秋/译 译自Michael Scott Christofferson, “Scholarly Critique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H-France Salon, Vol...

“社会进步指数”勾勒出的国情:中国特色极权社会的数字画像

王庆民

本文已于11月12日发表于“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 https://chinademocrat.org/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86&id=239

香港公共讨论中不同角度的可能——由谈港大副校长任命开始

MarcelLui

【按:这篇短文最初是为投稿给《南华早报》的读者来信写的,缘由是香港大学新任命了两位副校长。最初的文稿是英语。但因为《南早》要求提供详细住址和电话,且词数上限在400词,所以我决定自己翻译修改出来,发在这里。在港大读书四年,无论是大学还是香港社会里的事都大概有些了解和看法;去年开始...

论文推荐 | 平台经济的依赖性和不稳定性

Reynard

Dependence and precarity in the platform economy Schor, J. B., Attwood-Charles, W., Cansoy, M., Ladegaard, I., & Wengronowitz, R.

[代发]雄性学者们的现代“性”焦虑

MuxSansCulotte

作者:陈觞Shawn 注:本文极度菲勒斯中心主义,如有不适,作者概不负责。另外,敬请对号入座——如果你觉得是描述自己,那就是你。有人说,现代社会应该给学者一点犯错的余地,正如成龙说:“我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这些学者除了在做飞黄腾达的美梦,还在做酒池肉林的春梦,这就是一...

中国人口出生率创下建国以来新低,然而数据依然有水分

WillOng

天下编造数据第一的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说中国去年出生人口为1465万,无论是出生数还是出生率都是历史上的新低。然而,连这个数据都是假的,根据易富贤先生的研究来看,中国去年的实际出生人数只有1000-1100万人左右。自从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以来,计生系统一直大量虚报出生数据,扭曲夸大人...

达摩俱乐部: 像James Damore一样参与公共讨论

达摩俱乐部

https://hackmd.io/@DamoresClub/about谁是James Damore?2017年7月,一位名叫James Damore的Google软件工程师在前往中国的飞机上写了一篇针对公司内部的多样化项目(diversity program)的10页备忘录 G...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38)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要把设备,器械,耗材,药品等招标以及进入医院渠道详细内容公布,是否存在要求设备,器械,耗材,药品代理商或企业等返点情况?医院是否存在把一个企业或代理商的利润通过捐赠洗钱为另一个机构的拨款,内部如何操作?

学术不端惩处不力危及中国科研基石

李晓明

科研诚信是科技创新的基石。但是近年来中国科技界学术不端行为此起彼伏,如韩春雨论文撤稿事件、李红良22篇论文涉嫌造假事件,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严重侵蚀了学术诚信的底线,但并未得到真正的惩处。最近河北科技大学历时2年多搞出来的所谓学术调查在周五深夜公布,500多字的调查消息没有披露任何调查细节,却认为“未发现韩春雨主观造假”,令舆论哗然。该校虽然公布了调查结论,韩春雨本人也撤回了本人因此获得的...

国内社科学术圈的弊病与个人选择

怀空

豆瓣上最近有个话题#你是如何对学术感到幻灭的?#。...

西方社科研究对象思考

梓俊

国际组织内实习的经历让我发现,西方学者有种学术研究的泛化倾向,很多index和model的理论基础在我这个新人看来都是很浅显的道理,个人很怀疑是否有必要做这样的研究。举例而言,在我所在的国际反腐学院,大多数的客座教授关注点在于腐败的内核:诸如腐败的定义,腐败的motivation,procedures等。但个人觉得很少有研究实务性问题的专家,例如更应该被关注的“洗钱模式”,“全球反腐的联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