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31 Followers
376 Articles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第六首

鹿兒

第六首 好久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九   工人姐姐(1)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九 工人姐姐(1) 早上,阿晴帶兒子乘地鐵上學,聽見月台有把生氣的聲音說着「半鹹淡廣東話」:「星期六日你不做功課,現在才做!」,聲音的主人應該是一位外籍家傭。阿晴再朝家傭注視着的方向望過去,見到有個貌似五、六年級的男孩,正坐在長椅上做功課。

愛過以後 <之 五>

尿急的老文青

愛過以後 <之 五> 隨著大考放榜,確定錄取的學校後,世佼收拾了行李,離開了待了一年多的瓦楞紙箱小窩,世佼離開時,這小窩被還原成原本的瓦楞紙板…隨著那點點回憶… 世佼考上的是號稱美女最多的最”高”學府,很快的也交到兩個死黨朋友,因為當他到系上報到,學長帶他進到教室的時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微胖男孩和憨厚男。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五)

高原萬里

篝火大會在一個沙灘上舉行,所謂的沙灘,其實是人工的,因為Q市沿海一帶都用來做貨運碼頭,沒有多餘的地方拿可以拿來讓人嬉戲。沙灘前面的遊樂場早就荒廢了,這裡原本的東主是舊J國黨員,他在解放之前就帶着錢和家人逃到外國去了,臨時政府本來說好要把這裡修一修然後重新開幕的,不知是因為太忙還是資源不足,一直都沒有成事。

Back to All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八   兒童廁所

馮子緣

自從阿陶辭掉工作,工人姐姐約滿離職後,她便全天候照顧三歲的兒子。從起初的戰戰兢兢,到現在的從容,都引證了熟能生巧的定律。這天,阿陶帶兒子到商場用餐。餐後,她的兒子說要上廁所,於是,阿陶便帶她到女廁,等候女廁內附設的母子廁所。女廁內的母子廁所只有一個,每次阿陶帶着兒子打算使...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七   孕婦 

馮子緣

阿晶今天休假,想到銅鑼灣閒逛,於是乘坐地鐵外出。地鐵到達北角站月台的時候,阿晶看見一位女士左手拖着一名穿着校服的幼童,目測大概是一、二年級的學生,而女士的右手則拖着一架手推車,他們正打算下車。當車門打開之際,月台上的一名孕婦,站在車門中間,阻擋着那名女士和幼童的去路,急不及待地衝入車廂。

愛過以後 <之 四>

尿急的老文青

愛過以後 <之 四> 凹凸有致的身材,開岔到腰側的旗袍,喘息之間豐滿的胸部微微的上下抖動著,在一個猛烈的下壓腿被敵人的大頭目擋住之後,體力消耗過半的她心想,敵人的防禦和攻擊實在太強,自己再怎麼抵擋也沒把握能夠撐過敵人大頭目再一次大招的攻擊,這是最後的時刻了,勝負就在這...

魔音樂土

《1314》#61 靜待

浩川

兩輛貨車由左右兩面往私家房車夾逼過去……曼克頓『達見』五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內,我們十個兒時友伴之中,在橋似哭非哭,臉上是難過的神色……連伯伯推著輪椅,而在橋則坐在其上…在橋坐著輪椅,而連伯伯跟我和鳴林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對峙著……『宏圖』大樓頂層天台邊緣處,杜錦生猙獰失常的逼視著我……祝酒會上祖父跟姚伯伯碰著杯,而後方的角落處鳴林、在橋和我互相喜極相擁……

愛過以後 <之 三>

尿急的老文青

愛過以後 <之 三> 既然要上大學,那就是不能繼承財產,但是基於成年前的養育義務,世佼的父親還是大發慈悲的講明,只要世佼不接紡織廠,不管有沒有考上大學,都會給世佼250萬外加一台摩托車給世佼,120萬是給當世佼大學四年的學費外加生活費,130萬是當離家不能繼承任何遺產的補償費。

【小說】尋光半程 此後 #07【完】

五月。

跟著光,只能義無反顧。

【文生武俠】付劍023

文生

「岳兄,咱要是知道,還不約齊了幫手,亂刀分了她?」爛牙道。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六   扶手電梯與升降機

馮子緣

星期一至五,阿晴帶兒子上學都會乘坐地鐵,因為丈夫上班的時間比較早,所以無法乘坐丈夫駕駛的車子。由於兒子的書包實在太重了,最少都有四公斤,有時甚至有五公斤,經過累月的肩膀疼痛,阿晴終於覺得需要購買一部小型手推車來承載書包。自從,阿晴每次搭車,左手拖着兒子,右手拉着手推車。

【小說】尋光半程 日常 #06

五月。

前路先有了光,才使得追逐得破落不堪的人有了盼頭。

愛過以後 <之 二>

尿急的老文青

愛過以後 <之 二> 世佼騎著帥氣的公路車,一個飛快的甩尾甩進騎樓,一棟補習班大樓,停好腳踏車,斜背著書包走向明亮而忙碌的落地窗大門。這補習班和全台所有的升大學的補習班一樣,都坐落在交通方便的市中心之處。在這因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社會氛圍產生的補習班永遠不用怕沒...

觀眾

Vernaaaaaaa

2122/7/17

【文生武俠】付劍022

文生

那女孩起身,對莫書微笑道:「你若有空遇到那人,幫我跟他說,人得聰明點。」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二十五   年輕有罪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五 野蠻大嬸 今天是星期六,阿晴跟丈夫和兒子到平日不常到的商場用膳和閒逛。「我要去洗手間。」阿晴的丈夫說。「我也想去。阿Bi你要去洗手間嗎?」阿晴對兒子說。「好呀!」阿晴的兒子回答說。「那你跟爸爸去洗手間啦!

愛過以後 <之 一>

尿急的老文青

哇哈哈!!果然是差一點開天窗... 這個故事之後...可能真的要休息一下子了...最近有點空虛啊... N年之前,楊海薇與周秉鈞的[無怨的青春]專輯...到現在還深印我腦海裡...其中,第一支舞是最有名的,那是各個團康/迎新必播的歌曲。愛過以後,是其中的一首歌...

【文生武俠】付劍021

文生

「不管天亮還是天黑,妳都有我。」

【文生武俠】付劍020

文生

跟甘以舞混在一起,等於向百玫宮索取了自殺協定。

【文生武俠】付劍019

文生

「所以你的現實,是連續不間斷的流動,還是被切成破碎片段的拼片?」 「都有,不完整的現實,才是真的現實。」 付一劍想起當日何問因問的這句、和自己的回答。此刻眼前是六仔,他心想,是不是每個接近不惑之年的男人,體內總會莫名其妙地生出股父性?這樣想起來,自己是在跟白言搶徒弟?

【文生武俠】付劍018

文生

「她愛你的苦惱之時。」無理道。「她愛我的苦惱之時?她愛我的近動物之時,她愛我的無畏之時,那她到底愛我什麼?」楊垠道。「你知道那是男女之間最無解的時刻,你若解了,就失去了。」無理道。「所以你的行進,只是為了解此?」他續道。「不,當然不是。」 「我喜歡她全心置身於我的衝動,那讓我覺得,入侵了她。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三   瓜田李下

馮子緣

早上,阿晴帶兒子上學後,便乘坐地鐵回家。在車廂內,阿晴習慣拿手機出來看網上新聞。其中一則新聞寫道:「網民於社交平台上載相片,指乘搭巴士時發現有男子行為古怪,在車廂內有多行空位下,仍選擇坐在一名年輕妹妹身旁,他感覺有異,於是質問對方為何特意坐在女孩隔鄰,卻被男子以粗言辱罵,之後男子便瞌上眼睛裝睡。

1

【文生武俠】付劍017

文生

岳中吟雖月餘未見苗上飛,仍知他歷事諸多,夜晚清月襲體之時,必會思及過往。「多年過去,你飲的酒仍是一樣,也太沒創意。」 苗上飛正獨坐屋前椅上,饒是內功頗深,竟不知岳中吟已近身。「去你的,你先來飲我一口再說。」苗上飛總是喜歡挑他滴酒不沾這點置喙。

【文生武俠】付劍016

文生

「非胡言,垠,天下女子,你越是對她認真,她便越不睬你。」 楊垠此刻獨坐於「天下極酒僅此樓」之稱的【七情亭】,想起川婓此言,腦中滿是平帆那若即若離的笑容,怎麼想都不明白,她何以有此能耐讓自己如此痛苦?她又為何總是要讓我痛苦?此情已困擾自己月餘,以致幾乎是天天以酒息愁,借醉忘憂。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二十五>

尿急的老文青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二十五> 凌葳接著找上了泰品打工的餐廳,餐廳店長說泰品離職了,此時也才知道泰品和餐廳學姊分手了,好不容易從學姊處問到泰品的住處,但是從門口的信箱發現泰品似乎很久沒回到租屋處了。又隔了好幾天,凌葳因為打工後拖著疲累的身心,靈機一動的順路再去泰...

【文生武俠】付劍015

文生

「所以師父贏了?」田中渺問。此刻武當五奇齊坐室內,燭光搖曳,清清蟬鳴。「沒贏咱們怎地現下又有一堆鳥事得做?」雨中清道。「各辦各事,中川,你癆病記得按時服藥,中震,控制脾氣,走吧。」岳中吟道。五人各自起身。岳中吟憶起年少好友苗上飛,心想得在辦事之餘去見見他。

【文生武俠】付劍014

文生

空空道人與苦沒大師隔桌而坐。空空道人道:「苦沒,江湖之運,實非我們二個破敗老頭兒就能扭轉的,你莫再白費力氣。」 「就算如此,我仍是要。」 「你怎地不把這算計的天賦用到做壞事上?」空空道人道。「罪過,空空,你貴為武當掌門,但實在過於無畏無謂。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二十三   頑劣

馮子緣

阿晴與兒子乘坐地鐵回家,在車廂內,有兩個大概五、六年級的男生在你推我擠的玩耍。「同學,不要在車廂裏玩,會騷擾到別人的。」旁邊一個中年女人以溫和的語氣對他們說。這兩個男生完全沒有理會,繼續在動手動腳、推推撞撞的。阿晴見狀,把手袋擋在前面,盡量保護左手拖着的兒子。

【文生武俠】付劍013

文生

「你最喜歡的豬肉蘿蔔湯。」沐雯手上之碗,熱氣裊渺,香極。沐雯喜歡看著付一劍狼吞虎嚥的樣子。「想知道怎麼做麼?」 付一劍嘴裡滿是食物,咧了嘴笑回:「想」。他直到現在仍記得,豬肉沾點水,上鹽與椒末,置其旁。白蘿蔔必切薄,下水煮滾、加醬油、芹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