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六四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1 Followers
15 Articles

六四33周年:我們都還有各種感覺

冲绳流浪猫

本篇為紀念六四33周年而發表,為避開墻内審查,選取隱晦的書摘並借布拉格之春為喻,對部分文字進行敏感詞處理。微信公衆號發佈19小時后本文遭刪除,43小時后公衆號遭永久封禁。

六四33:維園這三年

牆外

從反送中到限聚令,從遍地開花到海外戰線。很多紀念碑被消失了,然而我們的記憶並沒有。不用「說甚麼再平反」,「埃辛克,這是麥丟替」(I think, it's my duty)。

昨天在倫敦的兩項「六四」示威活動

郭偉文 Wyman Kwok

主要是筆者拍攝的一些照片和影片,附以簡單的文字描述和評論。

一顶帐篷 | 三十三年

NGOCN

在这个企图被抹去的日子,谨以此文致敬所有与遗忘做抗争的人,这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也将被永远纪念下去。

4
Back to All

每天都是淪陷日、偏要在這一天紀念

栀子榴莲

不管怎麼樣,父輩以他們可行的方式活了下來,並給了我他們能給的最好的,讓我今天可以在牆外大放厥詞,值得感恩。

8
This Way 👉詩

詩歌的形式|一、二、三、五、七、十

MaryVentura

據她說,天安門廣場地磚都是連夜換的,因為打溼了。

打不敗的鄒幸彤

郭偉文 Wyman Kwok

鄒幸彤是重要的,要關注她、支持她。

六四真係冇嘢發生過

葉啟俊

圖片:https://simpsonswiki.com/wiki/File:Tiananmen_Square.png有點看不起自己很早記覺得今年六四終於進不了維園。以為除此之外,一切會風平浪靜,但心虛的政權總有方法令自己難看。今早在面書上看到〈阿森一族〉諷刺共產黨的一幕,天安門廣...

1
信風吹拂冷角落

六四三二──致我們正在失去的不可描述

張蘊之

香港街頭,天橋上的每根柱子,一個個灰敗的、骯髒的、蒙塵的塑膠瓶,在風中搖晃,所謂「吊小瓶(諧音)」是也。在熾熱的艷陽下,像是未熄的煙蒂,在我的心裡烙下燙痕,一枚、一枚,又一枚。我曾經以為自己長大後可以像眼前那些時髦的都會女郎,步履輕盈地穿梭在香港的高樓廣廈間;然而那光燦燦的未來之夢,似乎也隨著血肉模糊的新聞照片,變得黯淡虛無。

4

那天所發生的事,我們不可能忘記。

一個人

我們現在或許不能夠做到什麼,但至少要把真相流傳給更多人知道。

讀重返天安門有感

死剩支筆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石在,火種是不會絕的。“ “重返天安門“這本書的作者是壹位外國駐北京記者。這也造成了本書不是以宏觀的歷史角度把講述六四事件。相反的,作者采訪了多為當初參與以及間接參與六四的人士,還有如今在的大學生,社會愛國人士等,以側面的形式描寫六四。

《5月35日》:我們就來個光明正大的紀念,衝擊這條不正常的底線。

牆外

2020年6月4日,六四事件31週年,香港支聯會定出「真相·自由·生命——抗爭」為今年的悼念主題。31年來,支聯會舉辦的“毋忘六四”5.31大遊行及維園燭光晚會首次中斷。於是,便有了#遍地燭光悼六四。雨傘運動那年,各大專上學聯還在討論究竟堅持維園的集體悼念有沒有用,結果沒想到,今年居然“遍地開花”了。

六四啊六四

於琛琛也是捲

CNN 2019新聞照片雖然才剛聲稱自己對如今的中國是怎樣/會怎樣真的已經沒興趣在意,但日子只要一到了六四,又有新感觸。第一個感觸是幹!是第31年嗎(請原諒我對歲月流逝的驚訝)?回學校讀書這兩年,最常讀到的字是populism,就是台灣人常常掛在嘴上的民粹主義。

1

我的8964

阿凸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在舊金山機場轉機, 等等要回溫哥華 到家的時候應該已經快十一點了吧. 不知道中國大使館外面的燭光紀念會到時候結束了沒?響應網友們的號召, 我僅僅能這樣的寫我的8964, 在機場的餐堂裡. 讀過許多篇其他人轉貼的他們的8964, 當我試著回想自己對於1989年的記憶, 發現腦海裡浮現的畫面那麼模糊.

1

社区提案活动--「谈六四」征文(赞赏公民:goodreader)

迷狼

Matters @Matty 说要赞助社区举办活动,正好明日是6月4日。大家都知道1989年6月4日在中国大陆发生了重要事件,成为全球华人未解之心结。对“六四”的处理,涉及到未来华人社会/族群的走向,不可不察。所以, @迷狼 (赞赏公民:goodreader)我,决定举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