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流行文化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9 Followers
14 Articles

逃避可恥但有用 仍請記得回到地球表面

亂世中的一舊飯🍚

最近Mirror演唱會的事故引起各方的熱烈討論,事發一刻連登更一度因網路擠塞而斷線,whatsapp 、signal群組、IG、FB等爆炸式地傳播着事發的影片。當時大家都很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以及傷者的情況。一時間,整個網絡世界都聚焦在此事之上。

【場外手記】參加「在場」可能是推你一把跌落懸崖的好機會!

趙雲

「在場」公布結果時,正是香港第五波新冠肺炎,也是歷來最嚴重的一波爆發之始。因為政府的限聚令,各種大型活動取消,訪問、面談和小組討論亦變得不可能。直到4月21日各種社交距離措施逐步鬆綁,我才能開始採訪工作,所以作品成型較晚,先要向各位致歉。「在場」這二字在我心中反覆出現。

3

Mirror和ViuTV的《Chill Club頒獎典禮》現象真的是「香港流行文化」的「虛火」?

阿信 ahshun

「香港流行文化」當然不止流行音樂,還有電視劇、電影、漫畫、網上媒體二次創作、KOL等。不過都先談談香港的流行音樂。

姜濤的新歌

寂然

來到姜濤這一代,歌迷受教育的程度大大提高,年輕人的視野也比長輩廣闊得多,他們不一定要跟隨前人的步伐,做張國榮第二或翻版陳奕迅,畢竟,張國榮死了,陳奕迅的熱門作品都不是廣東歌了⋯⋯

Back to All

火柴粵語學堂|第2課

🔥香港TVB火柴人🔥

相機食先

女團.中性.平等

AlvisSio

假如你有留意Viu TV的《全民造星 IV》,應該不難發現,我這次想談的是參賽者Dru入圍,以及由此事所掀起的一陣討論。但開始分享這次的想法前,我想先「回到過去」,談談一個「造星」的畫面。一個《全民造星 III》時的畫面。《全民造星 III》的30強對決中,B4組有一個項目名為《...

做個逆市奇行者——觀看香港動畫電影後感

慕雲

《關》固然令我眼前一亮,而創作團隊至今堅持特攝夢,更讓我深感佩服。不過對於創作團隊來說,也許我們這班觀眾更是奇特:明明在youtube就可以免費看到影片,竟然入場觀看?

2

癲喪背後的真誠

AlvisSio

很久沒有在看電視時笑得如此開懷、癲喪,可能是因為公仔箱裏的人也是如此的開心和癲喪。這是我這星期看《Error自肥企画》的最大感受。是的,只是短短五集,已經足夠感受到這班底的癲喪:青春、暴走、夕陽、柒頭皮、鳳凰不死鳥,鬼王之王、恒星彈、初號機⋯⋯他們的厲害,就是你看完每集,都總有些...

三碗細牛腩麵點播:借用《十個救火的少年》的歌詞來欣賞C Allstar的《集合吧!地球保衛隊》

陶樂思

C Allstar的《集合吧!地球保衛隊》這首歌,我並非第一個在這而寫它的作者。事實上,在未讀到 @文化放題 的作品之前,我並未注意到這首歌。讀完那篇作品之後,我也不斷地重播這首歌。不知道為什麼,我也像 @文化放題 一樣,聽著這首歌總是忍不住流眼淚。

逃離是一場尋找自我的救贖——Serrini《離原》{INK remix}

CHAOS渾沌

人生許多時候少不免想要逃離痛苦現實,稍稍離開以獲取片刻歇息。今日的香港,眾人忙着逃離這個逐漸失去自由的地方,忙着尋覓安身立命之所,忙着遠離煩瑣壓抑的生活困境。生存的困頓壓迫着我們每個人,大家都想找喘息之所。而出走的過程是對自我的救贖,同時亦是尋找自我的旅途。

兩鬢斑白 香港再等你 | 微斯人,吾誰與歸?

CHEZZA

圖/Google 這兩首詞遙相呼應,也算是二人給香港,和所有堅守信念、抵抗極權的人們一個信息。在家中堅守的前浪林夕勉勵:是非黑白昭然,手足總會相認,亦由衷相信國際戰線能夠講盡天理。而被迫去國離鄉,曲線救港的後浪羅冠聰則是篤定回應:不問天氣,這個煲底之約,兩鬢斑白都等你。

飲飽吃醉是極容易的快樂 | 麻木和無知是不是一種幸福?

CHEZZA

「996福報」言猶在耳,九年前夕爺已經寫道「還自覺有幸繁忙是一種祝福」。創作於2011年,這首歌的本意是批判港人的政治冷感。滄海桑田,到2014年香港人才讀懂了夕爺和Kay的心意;到了2020年,已經是日月換新天。那,我們呢?說起謝安琪的政治時事歌,很多人會馬上想起《家明》或者...

茫茫長途憑浩氣 | 時空遙隔,回敬香港一曲《為自由》

CHEZZA

1989年5月24日,香港歌星黄耀光和蒋伟光亲身将此曲送至北京(图/支联会资料库) 给2020年6月4日 八九学运对于港人来讲,应该是一段标签着“中国”二字的撼动人心的集体记忆。千里之外的北京传来学生奋勇澎湃的影像,全城感同身受,义愤填膺。

只想去覓尋 誰這夜亦亮了燈 | 少數的孤歌?

CHEZZA

這是關於「窗框裏軟禁」的少數群體的故事。不管是性少數,或是現今一牆之隔的政治少數,今日聽起來都特別應景。初次聽《同窗會》是HOCC的版本,當時便覺旋律、編曲和歌詞都不像是這個世代的風格,一查果然原唱是梅姐,實屬滄海遺珠。這首歌除了讓我想起Sleepless in Seat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