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
黃雅文 Stella Wong
maintainer
18 Followers
23 Articles

【天涯曲此時】六四歌的一些補充

DuncanLau

昨天在《端傳媒》有一篇詳列十六首六四歌,絕大部份是華語歌曲。自己在七、八年前已在Facebook和朋友分享一些歐美樂手的作品,沒有正式成篇,今天引起興趣,憑記憶找回一些,在此和大家分享。

一顶帐篷 | 三十三年

NGOCN

在这个企图被抹去的日子,谨以此文致敬所有与遗忘做抗争的人,这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也将被永远纪念下去。

4

關於六四

寶兒

若心中有光,何懼路長

凡人呓语-22.6.4-为了忘却的纪念

米高的树洞

89.6.4,不应该被遗忘~

Back to All

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在IG構建一個自由思辯的「北方廣場」

黃雅文 Stella Wong

一直面對一種情緒,就是甚麼都做不了。『北方廣場』是一個自我救贖,告訴自己我沒有旁觀,我有做一些(事情),我心裡會好受一點。 IG 帳戶「北方廣場」版主

3

邓小平南巡30周年 中国资本主义复辟过程的另一转折点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并不是“改革”,而是资本主义反革命:一系列对于旧有计划经济的攻击,来为今天中国的超级富豪资产阶级的出现扫除障碍。这个过程当中不只一个转折点。如果1989镇压、扫除群众抵抗威胁是一个转折点,则1992年乃是另一个转折点——邓小平清洗党内仅余的反对声音,确立了中共在专制政权框架下急速发展资本主义、而没有向自由资本主义政治改革作出妥协的路线。

《時代革命》觀後感:同行兒女為正義時代革命

牆外

一點觀後感,離題萬丈的浮想聯翩。

失敗者回憶錄121:無意中成了「動亂的醞釀」

李怡

「反動雜誌《九十年代》總編輯李怡(化名齊辛)在香港《信報》發表《大家長該退休了》的文章,叫囂『排除超級老人政治的障礙』,使趙紫陽有足夠的權力。《九十年代》的另一篇文章則呼籲趙成為『獨裁者』。」

【03】出生在50年代的香港:我的“中国人”认同从何来、去何方

香港不是大商场

来自「香港不是大商场」电台

1

從歷史脈絡看香港運動(3):社會運動的軌跡(上)

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

香港的「反修例」運動舉世矚目,但關於抗爭者所提出的政治主張、所採取的抗爭手法背後的歷史脈絡的探討並不多。事實上,2019年的運動在各方面都和過去30年的民運歷史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它既源自民主運動,卻也是對於過往民運範式的否定。在這一章,我們用簡單的歷史概述介紹「反修例」前夕的香港政治環境,以及構成這個環境的歷史因素。

种族灭绝、天安门屠杀与词源谬误/滕彪

滕彪

32年来天安门屠杀的真相越来越被揭示出来。今年六四当天,维吾尔特别法庭(Uyghur Tribunal)举办听证会,听取了关于中共种族灭绝的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无论是维吾尔种族灭绝,还是六四屠杀,都铁证如山。那些否认者要么愚蠢、要么邪恶,但企图否认血写的事实,终将是徒劳。

六四真係冇嘢發生過

葉啟俊

圖片:https://simpsonswiki.com/wiki/File:Tiananmen_Square.png有點看不起自己很早記覺得今年六四終於進不了維園。以為除此之外,一切會風平浪靜,但心虛的政權總有方法令自己難看。今早在面書上看到〈阿森一族〉諷刺共產黨的一幕,天安門廣...

1

你給我翻譯翻譯,什麼叫他媽的驚喜!

鯨魚男孩

國民不是傻的,但同時他們的心理是可預測的,國民看國家,就像電視觀眾看劇——你要劇情逼真,人物設定就必須貼地,而何謂貼地的人設呢?第一條金科玉律:不可能完美。

1
信風吹拂冷角落

六四三二──致我們正在失去的不可描述

張蘊之

香港街頭,天橋上的每根柱子,一個個灰敗的、骯髒的、蒙塵的塑膠瓶,在風中搖晃,所謂「吊小瓶(諧音)」是也。在熾熱的艷陽下,像是未熄的煙蒂,在我的心裡烙下燙痕,一枚、一枚,又一枚。我曾經以為自己長大後可以像眼前那些時髦的都會女郎,步履輕盈地穿梭在香港的高樓廣廈間;然而那光燦燦的未來之夢,似乎也隨著血肉模糊的新聞照片,變得黯淡虛無。

4

我們醒了,我們又睡了

TomLeong

「我們醒覺了!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幹,誰幹?」——毛澤東〈民眾的大聯合〉1989.澳門「割韮菜」「內捲化」「躺平即正義」,近日引起中國人熱烈的討論與思考。對這一代人所受的壓力與壓抑的成因亦是眾說紛紜,「一孩政策」「國進民退」...

毋忘

IF

IV — VI — MCMLXXXIX

人走茶涼?那真是My Cup of Tea?

山寨匠人

既然是自己要走,茶涼茶熱,還重要嗎?人家找你來喝那杯,還是Your Cup of Tea嗎?

警方打压香港六四集会

中国劳工论坛

镇压不会带来政治或经济稳定,无论中共对治港模式做出什么样的“完善”(即更多的极权控制),民怨都在日益增长。继承自英国殖民时代、现已经被中共当成垃圾丢掉的民主面纱,过去至少为港府提供了一个“安全阀”,以释放体制积累的危险政治压力。

8964:進到我們心中的維園

TakTHHO

我們悼念六四的方式,其實已不限於香港的維園。政權縱然牢牢將這地方鎖住了,卻鎖不住我們「心中的維園」。我們仍然可以在自己的有形或無形的私人空間中點起六四的燭光,讓當日聚集在維園的燈火,擴展到全世界每一處有香港人的地方。正是我們面對著更大的政治打壓,香港人卻會更有創意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2

513 没有八九六四就不会有三峡工程上马|李南央

野兽爱智慧

2020年8月下旬,长江三峡大坝经历建成以来最大洪峰。西南大都市重庆多地被淹。著名的四川乐山大佛水中。摄于2020年8月18日。洪水蔓延再度引发中国舆论对三峡大坝防洪功能的质疑。REUTERS – CHINA DAILY 2020年夏,刚刚走出新冠疫情重创的中国又面对一场数十年不见的严重洪灾。

(龍宣團)龍心宣傳網絡團:大陸官僚及其在港機構的激進決定,激進主義不能救中國

竜心改組人民網絡政府cDGHGov

如果說八九六四是激進自由派因激進的過程被極保守派鎮壓的悲劇結果,那麼,港版國安法就是激進官僚因激進的方針而引爆人禍的亢憤決定。港版國安法是一個災難性的決定,它是一個會把香港拖垮中國的決定,就像核子的軸元素,以一變二、二變四的分裂方式引起巨爆。

纪念八九六四31周年 | 你听到那战鼓声了吗?费南多

陌上美国

作者:廷子兼 “Fernando” (费南多)是上世纪七十年代闻名世界的瑞典流行乐队ABBA(四个乐队成员名字的缩写)在1976年推出的一首歌曲,当年就售出六百多万张唱片,后来在全世界一共售出一千多万张(历史上只有三十多首歌曲达到这个水平),成为这个乐队销量最高的单曲唱片之一,在...

《5月35日》:我們就來個光明正大的紀念,衝擊這條不正常的底線。

牆外

2020年6月4日,六四事件31週年,香港支聯會定出「真相·自由·生命——抗爭」為今年的悼念主題。31年來,支聯會舉辦的“毋忘六四”5.31大遊行及維園燭光晚會首次中斷。於是,便有了#遍地燭光悼六四。雨傘運動那年,各大專上學聯還在討論究竟堅持維園的集體悼念有沒有用,結果沒想到,今年居然“遍地開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