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密碼)知DAO
Jeger
maintainer
4 Followers
15 Articles

成都話擺玄龍門陣 | NFT-從草根到精英再到草根

栀子榴莲

聽不懂的語言。看不懂的NFT。業餘播客臨時上線。擺龍門陣在成都話裡是閒聊的意思。「玄」龍門陣就是擺得很玄乎的龍門陣。

6

DAO底怎麼弄?DAO的最佳實踐組織想像 - 區塊D週報

D大叔

Photo by Tim Marshall on UnsplashDAO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的縮寫,中文叫「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是一種架構在區塊鏈上的非實體組織,沒有絕對控制者,決策權由DAO社群共享。

2

【DAO系列】- 誤區

0x1rory

”沒開過公司經驗的人怎麼會用好 DAO?“ 讓我們來探討一下吧!!

1

百岳計畫「我們想打造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生成藝術。」

豆泥

「百岳 NFT」可以說是一張具有投票功能的捐款收據,但這張收據本身的藝術價值可能遠不只是一張收據。這篇文分享百岳計畫的生成藝術,與其藝術家。

5
Back to All

關於DAO的一些想法 - 過去、現在與未來

阿里

Just DAO it.

3

【Web3 学习笔记】#5 Information wants to be free. Power wants to concentrate.

栀子榴莲

信息若有人格,它会想要自由。但是现阶段的人类社会不让它自由,我们能做什么?

2

Web3.0是什麼?從「資訊和價值交換」的角度來觀察

D大叔

從2021年開始就很頻繁地聽到「Web3.0」這個詞,也看了不少大佬和媒體的解釋,大概的說法是這樣: Web 1.0的時代,網路大體上是用來讀的,一個一個網站像佈告欄一樣單向提供資訊給大家。進入Web 2.0,大家可以輕易的互動交流,但是必須依附在某個平台上,平台越來越大漸漸侵蝕到個人權益。

【DAO 101 #6】DAO 中常見的3 種治理失敗的跡象

Ricky Wang 💜

通常來說,腐敗的起頭往往是來自於 鯨魚多數 (The Whale Majority, 持有大量比例的 DAO 代幣或控制權) 由於他們在提案與投票上的壓倒性優勢,就會造成持有少量代幣的成員被剝削。這會造成其他 DAO 成員更加對投票表現冷漠、或是加入到鯨魚多數的一群,因此腐敗就開始蔓延開來。這個腐敗可能不是顯而易見,而是潛移默化似的產生出一些苗頭與跡象,所以 DAO 經營者一定要多加留意。

【DAO 101 #5】社交代幣悖論 (STP) 治理代幣要付出的代價

Ricky Wang 💜

我們應該要以 Web3.0 中的內容為中心,但事實上可以發現世界仍然是圍繞在資本為中心--這個 NFT 值不值錢呢、那個代幣值不值錢。也就是說,目前當前的虛擬貨幣環境中,DAO 的價值,是被視為代幣或 NFT 價值成正比。大家會加入那些代幣或 NFT 在漲的社群,會離開那些代幣或 NFT 在跌的社群。

1

寧波的卡夫卡

音速的索尼克

“我是寧波的卡夫卡,一切不過是風景。”

李長聲: 面臨滅亡的,何止方言

大家備份

2019-06-19*今年,2019年,被聯合國大會定為“國際土著語言年”。

《LINGO》(二) - 幻想一個喉嚨中的中國

葉啟俊

留下來有空找些有趣的歐洲生字。讀《LINGO》時又再想起在哪裏看過,說中國語言的豐富多樣其實與歐洲不相伯仲。先不理「非漢語」如維吾爾語,只算日常說的所謂「中國方言」如粵語、閩語、吳語和客語等,和普通話的詞彙、文法和讀音都全然不同,除了文字一樣外根本不相通,其實都是獨立的語言。

方言徵文 | 台語的金門腔(無音檔版)

戰地島民KMnese

要寫「我家鄉」的方言,家鄉二字不免就關連到近日金門台灣認同的爭議。日前,在立法院搞出了一齣「金門人是不是台灣人」的認同問題,沒錯,我們的身份證上面的確還是「福建金門籍」...不過,轉念一想,對於金門人的台灣認同難題,或許可以將「金門和台灣交會的方式與程度」像標題寫的「台語的金門腔...

#我家鄉的方言# 學回阿爸的母語 — 在香港學東莞客家話

葉啟俊

客家話學習筆記我在香港土生土長,母語是廣東話。在中文的世界,似乎不是國語/普通話的中國語言就是「方言」*,但我從小到大都沒有把粵語當作「方言」@。在想像中,我的「方言」是爸爸的客家話;它代表着一年回去一次的「鄉下」東莞,和一羣和我有血緣關係,卻在語言和生活都距離很遠的親戚。

1

讲讲温州话 #我那里的方言征文

zooman

@我的名字叫红 发起的 “我那里的方言”徵文,在提案中就据了温州话的例子。他说:温州人的发音,连字都写不出来,只能听,也只有温州人自己能听懂,所以,温州很难出作家,但商人遍天下。作为温州人,我觉得有义务写写温州话,特别是批驳下“温州话难懂,所以温州很难出作家”这个观点,哈,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