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文學圈 - 長篇小說
細流潺潺
主理
31 人追蹤
184 篇作品

《1314》#60 巧

浩川

「我回來是為了看一個故事的結局,而那故事一點也沒有令我失望呢。」雪瑤悠然自得的笑盈盈,說:「爭取過後,知道大家心中所思,有著共識的讓一段關係變成美麗的回憶,不是很好嗎?」她像告訴我她的心裡真是這樣認為,也像告訴我在對茵的感情上我也應該這樣想 …「Jeff叫喬朗曦?」我胡亂的轉換了話題說:「他會不會有什麼兄弟?樣子長得很像的?」我心中一動,記起第一次見到Cola時那面熟的感覺……

《1314》#59 反擊

浩川

過去三個月,本市的投資市場可以說得上是經歷著水深火熱的苦難時期了,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只會是一個開始,對未來幾年的經濟苦況來說,這數月只恰好是一個序幕而已,可是大熊市前的微量調整或反彈,已足以助我們反擊有餘。由於上年撤離投機市場的行動,我們保留了足夠應付狙擊甚至乎對方所發動收購戰的能力,這是我們最大的憑藉……

《1314》#58 很會拼

浩川

屠沁果然比我們所想都要堅強,又或者她對在橋的信心早已超出了所有擔心和害怕也說不定。望著她悠然自得的喝著甜飲,感受著初春和暖而清涼的微風,我腦內閃過了她跟在橋重逢的畫面…那裡很多人,我坐在屠沁的身旁,跟她還有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歡呼吶喊,看來是正在看什麼比賽吧。然後在橋在我身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打了個眼色,跟我交換了位置。在屠沁發現他,喜極而泣的同時,他動了動嘴說了些話…

長篇小說《沒來書》13. 權利

張篤

上集提要:阿明終於來到大家面前,相聚過後,智琪等人便出發去找阿純,但因為阿添要回阿明家取回電話,他們竟因此目睹阿明與Anna被白衣人隊長殺害的過程。眾人衝上去制服隊長,智琪撿起手槍……

返回全部

《1314》#57 詐

浩川

我倒進到大靠背椅子上,環看了這千呎辦公室一眼。辦公書桌幾乎是我在『宏圖投資』那裡的三倍,左首放了一套真皮沙化,還有音響電視和小酒吧;右面才是工作的空間,不同市場的報價屏幕,有關各國報關時間和情況的資料用電腦,還有地產業務上我們『宏圖基業』第一所酒店的模型。公司發展酒店的日子不是太久,是十來年前跟『達見』以換股形式進行更上一層樓的合作關係後,才正式開始發展……

《1314》#56 全部

浩川

接下來的日子,連伯伯和杜錦生也沒有任何動靜。就是在橋也再度失去聯絡了。屠沁沒有追問我當日究竟跟在橋說了什麼,也沒有怪責我,還笑盈盈的告訴我她絕對信任在橋,知道他一定平安無事。在橋離開,不在身邊的這段日子,屠沁變得愈來愈堅強了,工作上更是無懈可擊,帶著很濃厚的「在橋」影子。把玩著手提電話,一再聽著遊子的留言,我這幾天煩亂的心情暫時平伏了下來。她久違的聲音好像變成了特效的鎮定劑,止除了我所有擔憂煩惱…

《1314》#55 加油!

浩川

「怎麼老爸一直不告訴我?」鳴林知道姚伯伯竟把在橋的事告訴我,反沒對他說起過時,便一直呢喃呢喃的埋怨著,「到底我和老爸是不是跟在橋和連伯伯一樣?根本就不是親生父子…」「發神經。」我笑罵著。從姚伯伯那裡聽到有關在橋的事,使我整個人輕鬆暢快起來。因為當日連伯伯逼使他行動,出賣我並對『宏圖基業』下手時,在橋首先做的事並不是行動,也不是為求自保而考慮該否聽從他義父的話,而是第一時間秘密去信姚伯伯…

長篇小說《沒來書》12. 阿明和Anna

張篤

上集提要:眾人跟阿明的太太Anna見面,然後一起回到阿明的家,卻竟然發現門前有一盒美味又久違的餐蛋飯!他們終於明白阿明不是拋棄了太太,而是外出找食物回來。他們更從阿明的手勢推測他可能想約大家在六時見面……

《1314》#54 計謀者

浩川

『購物天堂』這計劃,由投標開始,到初步發展藍圖的面世,再因連伯伯透過在橋引起的危機而變成跟『達見企劃』攜手合作,一直都是我跟在橋和屠沁的心血,還有鳴林後期加入的努力,到今天工程終於可以正式開始了。整個新都市計劃,是上海當地規劃的一部份,由商廈建築群為中心,然後是酒店旅館分佈四方,到最外圍的大型購物商場…雖然有關建築和設計方面,我能夠參與的只是很少的部份,可是今天動工卻仍像看見自己兒子出生一樣……

《1314》#53 會再見的

浩川

【宏圖投資一星期股價下跌至2000年後新低點。行內人仕稱該公司因為全球性的經濟不景,市內投資氣氛慘淡而導致投資所得收入大跌,因而影響投資者信心。預計在2001年首季中,將會有更明顯的跌幅…】看著這篇經濟評論,我真的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幸好沒有任何數據可以提供佐證,否則那些所謂業內人仕的預計必定成真。「也差不多了。」坐在身旁凝神貫注看著螢幕上價位的屠沁,喜上眉梢的說:「是時候反擊了。Cola!」

《1314》#52 一份子

浩川

我托了托眼鏡,看了看辛苦地忍著笑的鳴林,又往若有所思的屠沁望去,視覺上異常的清晰,但頭卻有點暈呢。「你近視沒關係,但為什麼選這款式的眼鏡?」鳴林終於哈哈大笑起來,「黑黑厚厚的,笨笨拙拙像足了笨蛋。」我沒好氣地埋頭吃著快給放涼了的菜餚。「Jaron是想學遊子吧。」屠沁終於說話了。「你知道遊子為什麼由小到大都戴著那黑厚的鏡框?她曾經告訴過我,那是因為她害怕有人會因為她的樣子而自以為喜歡了她。」

《1314》#51 那年那天

浩川

1994年12月的某一天是一個奇妙的日子,一名遊姓法國華僑在一次絕對可算是恐怖的經歷後表示,他的生命屢次因油畫而獲救。遊先生是一名藝術鑑賞名家,從前是有名的藝術品買手。在這次死裡逃生後,遊先生帶著猶有餘悸的心情接受本刊訪問,談及了他的愛情故事。當在場傳媒均以為遊先生是因受驚過度,所以思想說話出現混亂時,他才表示這個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女人就是他屢次能從危難中脫險的幕後功臣……

長篇小說《沒來書》11. 餐蛋飯

張篤

上集提要:智琪、阿添和阿琳被白衣人打了一頓,本來隊長要殺死他們,卻因為其中一個白衣隊員出言勸止,更放了他們走。智琪、阿添和阿琳為撿回一命感到慶幸,更意外地發現那個救他們的白衣人,竟然就是智琪的好友阿明。

《1314》#50 撒網

浩川

「你以前是哪間證券行的?」屠沁隨口問。他說了個名字,那可是敵對的其中一間公司呢。我向屠沁打了個眼色,她卻堅持的搖了搖頭。然後收市鐘聲響了起來,平安夜的半日市終於平安的渡過了。跟Cola說了聲抱歉後,在他滿面不好意思的表情下,我和屠沁把所有交易的記錄全部從印表機上拿下來,摺疊起來放進公事包內,然後跟經紀們說了聲聖誕快樂後,便離開這昔日戰場,現在卻風光不再的交易場……

1

《1314》#49 狠

浩川

我幾乎歡呼起來,在橋重新跟屠沁聯絡,也就是他已準備好了。他既然在台灣,一定計劃著如何拖垮連伯伯那幾間金融公司,那看來現在我們被大規模收集股份,也未必是壞事吧。「今天只有半日市,他們要在兩個半小時內收集到任何一間公司在市場上公開買賣的30%可說是絕無可能。」我跟屠沁一起邊走邊說:「妳拿電腦,我們去交易所。」跟秘書小姐海晴交代一聲之後,我和屠沁便起程,往這兩個月來因為風平浪靜而沒有到過的交易所大樓去…

1

《1314》#48 魔力

浩川

我看了看正跟鳴林互相笑罵起來的希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跟屠沁有一樣的問題?這個晚上,除了已經出現的茵和念晴外,還有暫時不知那裡去了的在橋和雪靈,其他一切就像回到十二歲時的光景。只是大家都長大了,小雨更是不會再喝兩杯便醉倒的小丫頭了呢。我知道茵也在這裡,好好感受著我們相聚的歡樂。可能念晴也是一樣也說不定呢……

《1314》#47 聚

浩川

【台灣變天後多次打擊黑金犯罪,現在已到白熱化階段…】看著電郵中附帶的這段報導大標題,我很自然的繼續看下去。是次的行動中牽涉到不同的層面,令人認識到當地新政權在掃除根深柢固的黑金文化一事上,的而且確是不遺餘力志在必得。身在台灣的在橋寄給我這個是什麼原因?類似的報導,他已給了我好幾遍…

《1314》#46 守護

浩川

畫上的小女孩,有著一對寶藍色的深邃眼睛,雖然還沒有多大,但胖胖的小手中卻看到修長的曲線。那是遊子依照著自己孩童時的印象來繪的吧。而那個男孩,淺淺棕色的頭髮,淡淡啡色的眼眸,根本就是我。還有我媽媽,她說話的嗓子很大,但語氣卻對比地十分溫柔,她的笑聲特別明亮悅耳,這些印象我從來沒有忘記,雖然媽媽離開時我才三歲多。雖然知道遊子跟我一樣是中法混血兒,但我怎也沒可能想像得到,二十多年前她已曾經在我面前出現…

《1314》#45 繪出未來

浩川

「副主席,可能你接任雷先生的位置時間尚短。」祖父一字一字的說:「那兩位本來就是我們『宏圖』的非執行董事,自家人用不著介紹吧。」我看見副主席的模樣,真的很想笑。然後我發現在座有三個老胡塗就跟副主席一樣糗時,我要刻意板著臉才不至於笑出來。另外有六名董事,一直就是騎牆派的,現在卻和顏悅色的看著祖父,一副『一切由主席作主』的嘔心模樣。

1

長篇小說《沒來書》9. 騙

張篤

上集提要:智琪和阿添在街上遇上少女阿琳,發現她竟餓得在吃垃圾,便決定帶同她一起上路。穿上巡邏隊制服的琪和阿添帶著阿琳,怎料卻在途中卻遇上白衣人步步進迫……

《1314》#44 半封

浩川

台灣那裡有三間以不同名字登記的公司,分別是用來洗黑錢、抄賣外圍和在投機中撿財。當然我不知道除了依我計劃成立的這些之外,他還有沒有其他工具。但我可以告訴你們,這些他以為是攻擊你們的武器,只會是他自取滅亡的道具而已。電腦世界的發展,給了我們很多方便,所以他要全面堵截我跟你們的聯絡可以算是妄想。希望在我找到地方前,股災還沒完全結束,他現在可是自顧不下呢……

《1314》#43 電郵

浩川

我看著屏幕上亂得不可再亂的光線條,對鳴林的話絕對有同感。對方不能從我加密的郵箱中拿掉電郵,索性送了這份病毒大禮給我。可恨是我已銷毀了存檔的那份原體。「也不是他神通廣大,只是我疏忽沒留意剛才在公司仍有其他人而已。」我苦笑的想著這不幸之中的大幸,說:「要是他可以隨意在電腦間和網絡裡知道我們的通訊,不用我看第一遍時,便早毀屍滅跡了。」

1

《1314》#42 籌謀

浩川

終於報告完畢,看著還是不知所措的文奇,又看了看跟大家一起用力拍著手掌的屠沁,我卻不自禁的嘆了口氣。如果在橋仍留在『宏圖投資』,宣佈這些的應該是他吧。他會升任部門總經理一職,而我則履行對祖父的承諾,接手杜副主席兼任的原職——『宏圖基業』的營運總監吧。然而,畢竟在橋已不知哪裡去了……

1

《1314》#41 沒力氣離開

浩川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遊子五年來第一封真真正正的信,雖然她仍是什麼也不肯告訴我,但我卻哭了。什麼沒力氣離開我的?不離開不就好了嗎?雖然我知道了當初她為什麼一走便不回來,可是近兩次我去找她,我一直也以為只差一點點便可以跟她重聚了。然而她卻像一早知道,彷彿就是她故意安排著,讓我們暫時不要見面似的…

長篇小說《沒來書》8. 少女

張篤

上集提要:智琪使用詭計騙過了白衣人,盜取了他們的白色保護衣,以便在市區中穿梭。他們好不容易穿過了海底隧道,來到了紅磚大學,智琪卻在玻璃幕牆的反映下看到紅磚大學的一些異像,但阿添卻指他只是中暑而已。

《1314》#40 父與子

浩川

惡劣的經濟氣氛下,連上海的發展計劃也開始不斷出現問題。這種種因素,令到我、鳴林和屠沁也沒太多空閒去擔心在橋了。然而每天去看一看他,屠沁在他耳邊報告著大小事項,我跟鳴林在他閉上的眼前談天說地,卻已成為了我們這段日子來的習慣。同時也算是讓我們好好休息的一個節目吧。就如屠沁所說,遊子這些日子以來也沒有再給我作品的圖片了,或者真的是已經不用再為我繪畫了?這會有什麼特別意思嗎?我不知道…

《1314》#39 掛念

浩川

在橋中槍的事,翌日便出現在報紙的頭版,還有新聞報導中。報導的內容聽聞牽涉了很多連我和鳴林都不知道的內情,雖然在這個時候我倆也笑不出來,可是那些引人入勝的小道消息仍是令我們眾人都啼笑皆非。『宏圖基業』的內部變得有點兒緊張,尤其是我們『宏圖投資』旗下的分析及企劃部。剛風聞在橋離職的傳言,還沒得到證實的時候,當事人卻被槍擊了…

《1314》#38 尋人

浩川

屠沁雖然還沒知道,更不知道公司過去幾個月的危機事件中,她的男人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但在橋離開公司後便沒讓她找到了。為了屠沁,也為了一定擔心著自己最好朋友的遊子,當然同時亦因為我答應過茵,更為著在橋是我的兄弟,我一定要找到他。這是我除了遊子外,第一次這樣子急切要找一個人。

6

長篇小說《沒來書》7. 紅磚大學

張篤

上集提要:原來白衣人到處巡邏,是要抓捕沒有孤獨抗疫的人。智琪和阿添躲過了白衣人和瘋婦人的追擊,一直來到海底隧道。他們走進隧道,竟見到兩個白衣人脫下了面罩在抽煙,靈機一觸的智琪用詭計騙過了他們,並要求他們脫下裝備……

1

《1314》#37 在眼內

浩川

「在橋呢?」在董事會沒有就『連城零售』事件追究責任的情況下,我樂得不用想籍口為在橋開脫。知道在橋根本不是出自本意的進行那些,同時事件中並沒有導致公司嚴重的損失,我真不希望在事情還沒完全清楚之前定在橋的罪。有人要責怪我公私不分,我也理不得那麼多了……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