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文學圈 - 中篇小說
細流潺潺
maintainer
10 Followers
83 Articles

小說連載|《羊吟之時》5 |不僅僅是亞洲版《蘿莉塔》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但真的是第一次去那個藝術館嗎?平時約朋友去那裏,安靜悠閒地度過大半天,也挺有意思的吧。” “不瞞你說,我的朋友很少很少,她們也更喜歡去熱鬧點的地方玩。” “原來如此,嗯,家裏有一個臭脾氣的繼父,想交多點朋友確實會比較受阻吧,交男朋友就更是一件比登天還難的事情了……”我頓時意識到自己的失禮之言,“啊,對不起!

長篇小說《沒來書》11. 餐蛋飯

張篤

上集提要:智琪、阿添和阿琳被白衣人打了一頓,本來隊長要殺死他們,卻因為其中一個白衣隊員出言勸止,更放了他們走。智琪、阿添和阿琳為撿回一命感到慶幸,更意外地發現那個救他們的白衣人,竟然就是智琪的好友阿明。

魔音樂土

《1314》#33 重聚

浩川

對於從來沒遲到過,一直守時的在橋來說,約在機場準備一起上機的今天卻足足遲了十五分鐘還沒出現。這可算是一則奇聞了。我望著有點坐不安吃不樂的屠沁,想起了希嵐那天告訴過我的一些事。那一年,在橋曾經有幾個月失去了蹤影,學校內見不到她,希嵐找上他家時,家中的傭人卻說在橋那時不在美國。總之1994年的上半年,希嵐便一直以為自己給拋棄了……

1
魔音樂土

《1314》#31 1994年

浩川

我重新面向電腦,心血來潮的寫了封電郵,收件人是遊子。上次由巴黎到美國,最終也跟她緣慳一面,好像都在她意料之內似的。她回到巴黎去後仍然如過去幾年一樣,隔一段時間便會給我一幅作品。就像我們都沒曾錯過跟對方重遇似的,她清澈地在作品中告訴我:仍然期待著我們的重逢。透過屠沁讓我可以知道,遊子現在正為那邊慶典的圖像埋首努力中。我把寫好的電郵寄出,幾乎是同一時間我收到了另一封電郵,還讓我嚇了一跳…

1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1314》#30 畫

浩川

遊子這次留在茵家中,讓鳴林給我帶回來的作品,就是我在羅省上機前收到的那一幅相片的真跡。仍是小孩的在橋坐在我們之間,這一次我看到他的眼眶中給繪上了一點點淚花。雖然是笑容滿面的,但帶淚的眼中卻透出陣陣令人看了難過的感覺。遊子怎麼能像親眼看見般,繪下這在十三年前發生的畫面?

2
魔音樂土

《1314》#28 危機

浩川

到茵的墓園和雷叔叔的家走一趟,或者便能跟遊子重逢。雖然來回只是六小時的車程,但此刻已不容許我耗費一點點時間,就是那麼的幾小時也不能。對不起,遊子。上機前的一段時間,我打開了手提電腦,以電郵跟在橋商量如何應付那些趁我祖父住院而大有動作的杜副主席和其他董事。還有趁勢狙擊我們『宏圖』系內旗下上市業務的敵對公司。我不能夠讓自己腦袋空白,那樣子祖父就算康復也會很失望吧。遊子一定會明白我,茵一定也會守護著我…

魔音樂土

《1314》#27 重過一生

浩川

跟雪靈和雪瑤不一樣,韆鞦的哥哥韋天空和姐姐韋海楓是韋爺爺三子的子女,而且自少便喪母。韆鞦的媽媽是在天空海楓八歲時改嫁給他們爸爸的。然後一家五口一起愜意的生活了四年,之後那三個小孩的父母一起在一次車禍中不幸意外身亡。那是他們第二次痛失至親。那樣的過去,想想也叫人可憐,說出來更是令人懷疑這麼的幾個孩子,那些日子究竟是如何熬過來的。

魔音樂土

《1314》#26 期待與祝福

浩川

希嵐正在以她自己的方式去放眼世界,去走她自己的道路。我想在橋也是一樣吧,我認識的在橋不是一個為了失去所愛便隨便找個代替品的人。輕鬆下來的屠沁沒再說她跟在橋的事,反而問起我找到遊子沒有。我倆相隔兩地自在輕鬆的聊了差不多兩小時,然後她也要回公司了。掛斷線後,我重新坐到電腦屏幕前,看著剛才打開了的來函……

《咫尺之間的牽掛》#24 曾經(刪減片段+後記)

浩川

細看場刊,她才知道這齣音樂劇,由本地某一傳奇樂團演出。她看過有關這樂團的報導,知道女主音與團長兼鍵琴手之間的愛情故事;兩人分隔兩地多年,各有自己的感情生活,直到前陣子,才再於本市重遇,然後重新戀上。作為音樂劇的編劇,他是否也知道這故事?想起了他,也想起十數分鐘前,跟他互通的一則一則簡訊,她沒有察覺,自己笑起來了。放下場刊,與好友閒聊數句,然後靜待音樂劇開演。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3 其後(最終話)

浩川

貝盈開始執拾家居,盡可能讓自己忙碌起來,讓已經夠累的身體,再累一點。快凌晨二時,大概打破了貝盈近年來最晚睡的紀錄。她安躺於床上,嗅到了自己剛洗澡過後的沐浴露香氣。忽然之間,竟想起來自樂熙身上的淡淡煙味和薰衣草氣味。原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掛念他。看畢樂熙的第九封信,她再取出先前的八封,由頭到尾再看一遍。相比起從前他們越洋互通的書信,這九封明顯短得多。然而,卻把樂熙與她重遇後的心情,重新說了一次。

6
魔音樂土

《1314》#22 自以為是

浩川

我思海間掠過了一個畫面,看到了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這是我將會看見的情景嗎?我會就這樣寫意的坐在遊子的身後?我可以細心欣賞著她思考如何落筆的神情,然後一直看著她在白雪般的畫布上一筆一筆的染上各種色彩?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
魔音樂土

《1314》#21 失去後的鋒芒

浩川

「他們沽售一次,損蝕比我們多五倍。持股量愈少,他們愈擔心最終的收購價能不能蓋過所損蝕的。」我笑說:「何況如果在最低價時,我們一下子把他們沽出的都掃回來後,我們持股量剛好過了33%,可以以該價全面收購。買便宜貨,何樂而不為?」

9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1 不可以

浩川

就連樂熙的父母,也將會知道貝盈與文彥是未婚夫婦的身分。就算他們自己不提,那好管閒事的韓家澤也會代他們公告天下,誓要全世界也知道。樂熙對自己的大哥,由本來的不屑理會,變成恨之入骨。很無聊!但卻極具殺傷力。縱然他倆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是昨晚大哥的飯局中,所宣佈的事?因為他那時候病得頭昏腦脹,所以沒有即時告訴他?所以,貝盈在簿子中寫下了那段留言…

2
魔音樂土

《1314》#20 蘇遊

浩川

「有一天,我跟一個朋友路經一所銀行,內裡滿是買賣股票的人。有上了年紀的公公婆婆,也有二十來歲卻一副暴發戶模樣的年輕人。」我回想當年跟茵一起經歷的那一幕,說:「然後,突然之間,有幾個人推開了一位婆婆,走到櫃台前大聲吼叫:『我說買一千股,你怎麼給我八百股?』然後那個櫃員平心靜氣的解說:『先生,剛剛我也跟你解說過,這股份是以四百股為一單位的…』」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0 最溫柔

浩川

你答應過我,我沒忘記之前,都會一直等待我。記得嗎?那是我收過最溫柔最美麗的承諾,可後來卻變成沒法兌現的空口白話。為懲罰你,所以我原諒你,同時亦已棄權。你早已自由了,知道嗎?有關你的一切,我永遠會記在心裡面。我們或許總是出現在錯的時間,但我確信,我們都是對方找對了的人。因為,我們總能在對方面前,坦然相對,暢所欲言。不用擔心對方怎麼看自己,不用擔心對方會忘記自己。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9 一定能夠見到我

浩川

樂熙簡單介紹二人之後,始覺氣氛有點尷尬。或許跟蔚羚的關係,在分開後卻愈來愈像親人,所以樂熙根本不覺有何異樣。然而,卻太理所當然地認為,貝盈會不介意這種情況下,見到他的朋友。反倒是蔚羚,罕有地善解人意。她把東西放下後,笑著說:「我男朋友在下面等我,先走了。」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8 某人

浩川

自從與文彥名義上雖仍是未婚夫婦,實際上卻已分開了之後,家人朋友送來一大堆鼓勵和支持,卻總化成無形的壓力。大家似是送上祝福和好意,卻都好心做壞事。有時候,貝盈會在想,要不是旁人,她跟文彥之間的事,大概早已解決。要不,就不需要理會任何人的意見,再次走在一起。要不,便用不著介懷別人的期望,乾脆解除婚約,一生一世做親愛的好朋友。可惜,所謂兩個人的關係,從來不是只要兩個人有所共識,便真能得到完滿結果…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7 戒不掉530

浩川

她還覺得這上司不發飆時,人還算不錯。但不知是否受樂熙影響,她開始發現,家澤果然要做全能上帝,無論他的態度怎樣,他目的只有一樣,就是要把身為下屬的貝盈,置於完全掌握中。不單止工作上,連私事也要管,所以他對文彥與她的事,才會如此熱心。沒有樂熙的訊息相伴,貝盈根本沒心情跟上司計較,只想靜靜地處理工作。可家澤的行為真夠詭異,讓人難以安心專注。貝盈差點沒抓狂…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6 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浩川

她仍是站在原處,目光依舊投放在樂熙離開視線的那一點。彷彿能夠感應到,樂熙還在不知哪一個角落看著她。她不想再次讓他目送自己的背影離開。每次想到,樂熙總是以兩眼追隨自己,然後轉身走只有他一人的路,貝盈便覺不忍。之前,知道貝盈會擔心,樂熙每到某一地點時,總會以訊息告知他已安全抵達。天空下著雨時,他的訊息會來得更頻密;天朗氣清時,他的訊息會寫得比平時長。以後,是否再不能收到這些了?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5 再見

浩川

將來是否一定會出現他們所想的壓力,全屬未知之數。可他跟她彼此的心意,卻已清楚明瞭。樂熙無論如何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未知的不好,先行否定已確定的美好!然而,如果是貝盈的決定,只要是她的意願,樂熙知道自己只有好好配合。於是,看著咬著下唇、神情無奈的貝盈,樂熙只能強迫自己,把想說的都吞回肚子裡去。「對不起……」貝盈舉起手,想伸前輕撫樂熙的臉龐,卻只能呆在半空。彷彿,進或退,同樣艱難…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4 臨別

浩川

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實在不希望在這時候與貝盈見面。從來不太理會任何人說任何話,又或對他有任何看法,樂熙知道他這時候才意識到的問題,大概一早便在貝盈的腦袋中徘徊不休了。如果連他自己也沒有想通想透,那貝盈該怎麼辦?壓抑著想要見面的衝動,樂熙自行消失了一天一夜。手機沒有開,亦沒有上網,SKYPE和電郵本來是最容易找到他的渠道,現在雖未致於被堵塞,但卻所差無幾…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3 終回

浩川

樂熙這時候才發現,本來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問題,原來早已擴大至他的世界中每一個角落去,叫他再沒辦法視若無睹…怎麼從來沒想過?貝盈跟大哥一樣是做宣傳規劃的,既然大哥因工作關係,接觸電台的人,從而變成朋友,那貝盈也一樣呀!更不用說她與文彥的關係了。之前,樂熙因為對九年前的事慚愧不已,一直在躲貝盈。在那段時期,她卻已無聲無色地走進他的世界…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2 近在咫尺

浩川

那年那月那段時期,好不容易得知在大地震中,貝盈一家人也安然無恙,樂熙滿滿的睡了一覺。某天,他終於收到貝盈報平安的信…原來的他,大概會欣喜若狂,重複一遍又一遍地閱讀貝盈的筆跡。可是當時終於收到期待已久的信,他卻在想,報個平安,為甚麼就不能第一時間打一通長途電話?在不知不覺間,對於貝盈,他心裡增添了一分難以理解的怨懟。那一分怨,慢慢變成心淡,然後化成他跟她無疾而終的引子…

魔音樂土

《1314》#11 遊子杰

浩川

已經過了不知多久,本來全無感覺的身體開始有點兒痛楚了。然後我看到了很多兒時友伴。茵在跟鳴林追逐中,還有很久沒見面雪瑤的弟弟雪靈;我12歲那年從曼克頓回來後,便和連伯伯一起消聲匿跡的在橋和鳴林的兩個可愛的妹妹。這是我們小學時的片段。『Jin!Jin!』茵嘻嘻笑著的跑向我,為何那時她總是叫我Jin?『雷姐姐又找幫手!』鳴林的大妹思敏抗議著,然後小妹思慧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1 不要開始

浩川

那是樂熙第一次送花,也是貝盈第一次收花,縱然那一支玫瑰,只能被偷運回家,悄悄收在房間裡。情景大概有點老掉牙,但貝盈接受那朵紅玫瑰時的那抹笑容,他至今仍然忘不了。回家的路途上,同樣是坐公車,卻是二人首次並肩而坐。因為朋友另有節目,那程車也是整個約會中,唯一讓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彷彿等待了一整晚,樂熙正想說些甚麼時,貝盈卻搶先一步開口。「我們,不要開始,好嗎?」不要……開始……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澄音

浩川

數年過去,澄音終被亞當(樂團當時團長)找著,並在其要求下歸來!她也隨之得知自己擁有強大的魔力MagicVoice,能夠治癒病患,同時可讓人得病或傷痛,能夠喚醒人的魔力,同時可使魔力沉睡,她的歌聲可影響任何人的情緒,同時能夠感受別人所思所想,亦可將自己的思想意願投放他人身上。是具有魔力者之中最強大的存在!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0 不會怪你

浩川

貝盈的睡眠質素本來便不好,乘搭長途航機更沒多少次真能睡過去。今次也沒有例外,閉上兩眼卻沒有真正休息。熬過十數小時的機程後,重新腳踏實地時,她只感到一陣暈眩。當她與妹妹一起步出機場時,寒冷的天氣才讓她稍稍清醒過來。洛杉磯室外的氣溫,在這清晨的當兒,只有攝氏三度,雖不算最寒冷,卻已足夠叫貝盈牙關打顫。然後另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令貝盈更加清醒了。眼前,來了個披著大衣的一個男人,臉上掛著讓人感到溫暖的神情。

魔音樂土

《1314》#09 道別

浩川

一生之中,我最捨不得,最放不下的除了爸媽之外,便只有您。我知道您不會接受任何人對您的關心和支持,您只會假裝堅強,使大家不會為您擔憂。知道會永遠失去我後,就算有了這兩年多的心理準備,您仍是會哀慟傷心,仍然會堅持愛我到您的最後。您甚至會自我營造出仍然有我雷茵的世界,活在其中,對嗎?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9 直至妳忘掉我之前

浩川

貝盈立即讀出樂熙的回應。同時,也學著樂熙,望向鏡頭,說著無聲的話。後來,貝盈索性甚麼也不說,只用眼神和手勢示意。無聊的玩意,聽不見的說話,卻伴隨聽得見的笑聲。其實,我有個秘密,想告訴妳。貝盈點點頭,示意樂熙說下去。我看來……「看不懂呀!你在說甚麼?」我看來,重新…「看不懂。韓樂熙,你直接說吧!」貝盈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