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
Matty
主理
111 人追蹤
188 篇作品

中元节约炮的途中,我点开了彩青夜聊壮胆

彩虹青年

我们的人生,还会有无数次的离别,无数次的新的开始与无数次的打碎重组,也许有一天夜聊不在,群聊解散,人走茶凉,我们都到了人生新的阶段,不知道会和什么样的人说着什么样的话,过着什么样的人生。但无论怎样,也请记得当时语言中的阳光与温暖,记得来来回回每个人带来的微笑与力量,记得由这些言语...

hidden, not forgotten

我是跳跳豬

S,你生日已過了幾天,今年不同的是,過往例行客套的祝福傳訊不會顯示已讀了。前幾週向靈媒問事探詢你的下落,我本以為在你生日之前會得到回覆,天天早上打開messenger期待關於你的音訊而未果,就像半年前我在保福宮擲下的一個個笑筊,以及最後土地公們傳達的結論:「你還活著、但過得不好、我幫助不了你所以不應該去找你」。

1

一年後,上帝會祝福同志基督徒嗎?#1 牧師們怎麼說?

RedCheng

系列總前言:2019年5月17日,《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三讀通過,同年5月22日經總統蔡英文公佈,並於同年5月24日生效。在這個稍微繞口的專法下,台灣同志的婚姻終於受到政府的保障。當然,佔據台灣總人口5%的同志群體並不是因為這個日子才存在,延後或者不承認這個法案,他們也並不會就此消失。

4

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

林三土

(旧文,作于2013年5月14-18日,正式发表版(《清华西方哲学研究》,2017) 可在此处下载: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452156)(图片来自网络)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 一...

返回全部

在一樣的身體裡面謎樣的魔力更強烈/〈愛情的模樣〉

Sunline

離開學校到這個六月整整二十年。那不知所謂何來「在學校不談戀愛」的堅持,是不是因為在全是同性別的校園、在那個性別教育不被重視的年代,替自己設下的安全界線?會不會是因為初初小鹿亂撞的心跳節奏已經讓原本就容易緊張慌亂的自己無法招架,所以面對同性的吸引、追求都是置之不理,才會認為「那時我...

重返 Camp

毋宁做我

桑塔格的 Notes on Camp 是我重读次数最多的文章之一。桑塔格将以 camp 为代表的美国酷儿文化的内核概括为一种 tenderness,堪称发人深省的洞见。这种特殊的温柔绝不是道德上的善良,因为它超越了善恶的疆域。这是一种审美意义上的温柔,从世界的一切表象(无论它多...

3

骄傲月,你可以不骄傲

水泥

作者 水泥 今天是6月28日,同时是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51年前的今天,在纽约格林尼治村的石墙酒吧,发生了美国同运史上著名的“石墙暴动”。将每年的6月定为#PrideMonth ,就是纪念以“石墙暴动”为开端的同志解放运动,而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世界上很多城市都会举行#PrideParade 。

2

“小粉红”、性少数和民族主义

亲自发言

「台湾是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的国家」把这句在维基百科上毫无情感参杂的叙述表达,若放之于简体中文互联网肯定是一片舆论的腥风血雨,这从微博热门话题#台湾同性可以结婚了#在去年台湾同婚法案通过时的讨论就可见一斑:有人以“中国台湾”为主语倍感自豪,同时对“国家”这个词抱以警惕敏感的态度;有...

2

書評•評書|2020新書—The Liar's Dictionary

MaryVentura

字典裡的詞條釋義本來是追根溯源、嚴密審慎的,然而,在「知識產權」概念初期的十九世紀,字典、辭源、百科全書的編寫者們則運用加入虛假詞條的方式來防止剽竊問題的產生。例如,paper street(一條完全不存在的街名)之類的詞條。這樣,如果有「知識產權剽竊者」直接照搬,那也會將這些詞條照搬,從而拙劣地「露怯」。

广州三大同志公益机构对比🏳️‍🌈

阿Q公民對談

今年夏天,当我在 HUG拥抱计划 C阶段集训中听阿强老师说“当前中国同志公益机构全职员工,加起来不到60人”时我还是震惊了,作为一个 性少数人口约有七千万的泱泱大国……不知会不会像纪录片从《三十二》到《二十二》一样,执笔之时我仿佛能听到这个数字又颤动了。

性少数不是别人,就是我们之中沉默的普通人

秋凉

在@k粒码 发起“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提案之前,我刚好转贴过自己的旧文,关于2006年在凤凰卫视上出柜的成都拉拉于是,很多人知道她正是通过当年的《鲁豫有约》和她经营的“月恋花”酒吧。我看到那期节目的时候是非常吃惊的,虽然当时已经通过泛滥的盗版影片对外国的拉拉文化有所了解,但第...

2

孤岛、孽子与拥抱|野聲电台第二期

秋凉

孤岛、孽子与拥抱|野聲电台第二期 ...

詩歌的形式|給你看劃掉的詩行

MaryVentura

Mary Jean Chan是香港走出的詩人,她的新詩集Flèche獲得了2019 Costa Book Awards。Flèche是法語「arrow」的意思。詩人從小練習擊劍,在她的新詩集中也運用了不少擊劍術語來分隔、指代她的所感、所想。

1

向母亲出柜时,她问我:“是不是因为妈妈做得不好,离过婚?”

秋凉

本文首发于三明治。-- 一母亲是个“来事”的女人,在我老家的方言里,这个词是夸人有主见、会办事。她的长相是八十年代画报里最常见的那种浓眉大眼的漂亮,又有生意头脑,十八岁跟小姐妹坐公交车去上海,卖的是同一批绣花枕套,上海人偏偏都围着她买。她年轻的时候追求者很多,因为是家里的独女,外...

4

「LR访谈」|“两个妈妈很爱宝宝,和其他家庭一样”

Terry

原文链接:“两个妈妈很爱宝宝,和其他家庭一样”引言​在成都生活的拉拉情侣原子和大白,从2018年相识、相爱,现在共同养育着一个女儿。和她们的线上聊天谈话中,明显地感觉到她们对彼此的珍惜和付出,也透露出对生活的满足和幸福。对于爱情,大白说“两个相爱的人永远不会像亲人,爱人永远是爱人...

我想谈恋爱,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始——非二元性别者的约会困境

陈三辰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Purple.Instagram @bugbrite当我在朋友的怂恿之下又又又一次在手机上安装了Tinder(流行约会/炮app),面对手机屏幕上的性别选项和身旁朋友的催促,我感到紧张,又有点恐慌,在此之前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用过Tinder了。

1

社区活动总结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k粒码

2020年骄傲月过去了,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也已结束。感谢活动参与者分享了众多性少数群体的故事,用文字的力量帮助更多人看清楚标签下的一个个真人真事。特别感谢这次的异性恋参与者,是你们的贡献让这个活动超越了一小群人内部的狂欢!

2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 学妹

梓鹤

Michelle Obama 十分钟前post了一条instagram,一转眼最高法院同性婚姻合法的判决已经过去五年了。我想到我的学妹,她是个小T,五年前的今天,也曾在最高法院门前将手中的彩虹旗抛上天空,庆祝自己和团队值得骄傲的这一刻。那个夏天,她在美国最大的LGBTQ倡议游说组...

“我不会是同性恋吧?”|同性恋身份认同模型

Terry

//原文链接:同性恋身份认同模型著名脱口秀主持人Ellen的妻子Portia De Rossi在分享她的心路历程时,曾经说过:​ “能明白自己是多么独特、生动的个体是件超级棒的事” Portia De Rossi很多人在认同自己同性恋身份的过程中,可能经历过从最初或惊恐或困惑地怀疑“我不会是同性恋吧?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那位我见过三次的朋友」

k粒码

离活动结束还有一周的时间,作为活动发起人,我也想分享一个人/故事。记录下性少数群体的故事,让世界看到标签之外同为社会人的真实生活,就是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希望大家积极写文参,也欢迎去活动文页面查看所有参与者的文章!有这么一个人,我只见过她三次,但她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抹不去的印子。

我認識的一位性少數-生命的詩篇

DuncanLau

我開始在多倫多的一個NGO當義工時認識P的,那是一個為亞裔人士服務的機構,支援愛滋病患者和相關教育工作。P是少數公開自己是性少數及病患者身分的人,他在九十年代初期染病,幾乎活不下來,但奇蹟般恢復過來,便在機構工作,幫助其他病患者,在社區內薄有名氣,也相當受歡迎的。

1

姬佬去留学| Exploring the LGBTQ+Society at British Universities ×UCL

QiuBai

作为一名小姬佬,在国内求学期间,你是否在江湖上听闻学校存在一个彩虹社的传说?之后偷偷四处打探,幻想在某个爱的转角处与其他姬佬抱拳相认...😎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国内LGBTQ+社团基本处于地下党状态,他们无法在学生会合法注册,这也意味着得不到学校的官方认可。

跨性別爸爸:要和兒子一起擺喜酒

小田

最近閒著,整理稿子,打算陸續把一些以往發過的舊稿整整,搬運來這裡。今天父親節,搬運一個2015年的舊稿,當時搞父親節選題,要開腦洞,就選了跨性別父親這個題。那會剛工作,稿子寫得麻麻,但也是一個頗為特別的人物小故事。再看這個稿子時,想起之前採訪中,採訪對象講到,中國家庭的構成,原本...

1

来一缸生活!

梓鹤

我喜欢柴米油盐浸泡的那缸生活。逛超市是最激发我爱意的活动。推着购物车“哐当哐当”地走进超市,偌大的空间被花样繁多的物品堆满,畅想着与伴侣一起发掘美食的新一周,我拽着她得手高兴地上下乱跳。入口处的蔬菜披着水珠,鲜嫩,像刚从地头摘下一般。“买茼蒿吃火锅吧!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ZimLee

他是一个男性同性恋者,是一个稍微胖一些但是他还一直觉得自己是“壮”而不是胖的那种人。他是一个深柜同,身边的老师、同学都不知道他隐约的取向。他处处小心翼翼,很能够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但是他在他妈妈面前没有办法撒谎——所以,在他妈妈随口一问之下,就出柜 我认识他是两年之前,他并不像...

1

中性打扮的女孩子一定是t吗?|影响性少数身份认同的因素

Terry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前一段时间,在热播的综艺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中,刘雨昕以最高支持率c位出道。​网友们除了表示刘老师“实至名归”“断层出道”,但同时因为她的中性打扮,出现了大量“铁t团”“青春有t”等关于t的评论。“t”一词代表“tomboy”(假小子),是指女同性恋中,特质倾...

想让中国社会更多人了解les这个群体

Terry

出于兴趣,最近刚创立了一个专注于les的偏学术科普类的公众号,叫做LesResearch,希望将其打造成类似于拉拉版的KnowYourself。初衷是让社会上更多人了解这个群体,让les更了解自己。关于les是有不少学术论文和调查研究的,但国内还是偏少,想以话题的形式将其整理出来,我相信接纳始于了解。

我身边的LGBTQ+

雲五

今天是国际不再恐同日,说实话我至今依然不能理解恐同者的想法,但他们确实存在着。我是一个直男,但在日常生活中和不少gay朋友、同事有交集。借今天记录一些让我记忆深刻的小事,未必有什么意义,只是想让恐同的人知道,这个群体和你和我一样都只是普通人,但是这个世界处处对他们不公。

目光的方寸之間,她們的愛、平等與自由

張潔平

去電影院看了這部 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120分鐘,魂魄都被收進了一道深深的目光裡。看見。對我來說,整部電影就在講這兩個字。約翰伯格很早就說,觀看和言語是人類與世界相處最基本的兩種方式。在觀看與言語裡,應該還內生著一種互動關係:存在——看見;述說——聆聽。

1

从个人经历谈谈LGBT运动及社会包容

k粒码

不是所有被LGBT光谱包含到的人都会去参加维权运动的,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自己只要努力工作赚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平时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生活也不用跟外界反对的声音打交道,不需要那么上纲上线。我22岁开始交往第一个女朋友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