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行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7 人追蹤
19 篇作品

螞蟻奇幻遊行

鈴瀧編

自己心很大......(大笑

今天,我坐的巴士在經過政總時,剛好聽到雞蛋與羔羊。

困兒

好像在香港愈久,真實的自己就更不能表現出來,到了最後,選擇到馬特市, 把這天的感覺寫下來,至少能讓文字在腦海中飄揚,思想在此刻澄清,在呼吸也不順的時光中能有一點的出口。

閱讀筆耕|#城市慶典搖起來• 迪士尼裡的樂隊花車效應

閱讀筆耕

於是我被「樂隊花車效應」(Bandwagon effect)說服了,我也要跳上車,歡愉地享受「進入主流」的旋律⋯⋯。

5

城市慶典搖起來|逐漸逝去的文化-八家將

貓奴來討拍

你有看過八家將嗎? 或許沒有,但應該常在網路上看見「8+9」吧陣頭是台灣傳統文化重要的一環,而各個國家也有類似於陣頭的遊行活動,例如:日本的傳統祭典...

5
返回全部

社區活動│一個城市的彩虹慶典

蔚藍天空

從中央公園開始聚集, 和扮裝皇后開心合影住在高雄也二十載。從剛來的時候到現在,眼見這座城市的蛻變,或說,自己也或多或少參與了這座城市的蛻變,很多回憶都在這座城市的某些角落蔓延。自己最有感觸的便是這座城市從連高雄自己人都感嘆的「文化沙漠」,到目前幾乎每個行政區都有圖書館,更偏遠的地...

3

遊行之都的鐵馬圍城 分隔強權與雞蛋

顯影PhotogStory

鐵馬,又稱人流管制障礙物,它的出現固然是為管理人潮,在擠迫的情況下疏導人群。在香港,鐵馬既是規範遊行人士路線的工具,某程度上也分開了示威者與警察。「鐵馬雖然是一個工具,但它背後有很強烈的象徵意義,鐵馬兩邊是很不同的人,鐵馬一邊是制度與強權,另一邊是民眾與雞蛋。」

朱德華——從攝影棚走向戶外 用「遊行」探索香港社會議題

顯影PhotogStory

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持續多月的示威之前,香港早已有「遊行之都」的稱號,回歸二十多年來,香港人對於示威遊行,一點也不陌生。2003年七一遊行,五十萬人走上街頭反對廿三條立法,攝影師朱德華(Almond Chu)當年也參與其中,啟發他在翌年創作《Parade》系列作品。

2

光影紀實|當年今日616大遊行

楊軍 YK

2019年6月16日你有參加香港有史以來最多人的遊行集會嗎?

1

【2019反修例運動之三】捶走遊行相片頭像 不合理的「清潔香港運動」

顯影PhotogStory

過去兩年的香港,荒誕之事層出不窮,當不合理的行為變成常態時,我們又該如何自處?攝影藝術家蕭偉恒的作品《清潔香港運動》正是在如此的時代背景下誕生,他以不合理的方式處理遊行影像,當一切變得「政治正確」之後,這個社會又是否變得合理?

1

一位緬甸醫生的遺書

德州通訊社

正當我冀望於最美好的日子來到,武漢肺炎感染病例下降和疫苗到位,最糟糕的日子卻捷足先登。活著不用擔驚受怕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我們不得不去抗爭,通過一切可能的途徑從他們的手中奪回屬於我們的東西。這並非難以實現,如果他們輕易不就範,我們就去戰鬥。

小說|自由離《明夷待訪錄》十萬八千里

是小河

##:來自真實世界的警告「先說好這是一部小說,以下事實全為虛構」,你應該把這份文本的所有文字當作虛構作品來理解,包括這段說明。我相信文本最終會被忘記,只有人存在於鮮活的記憶中,直到所有的朋友和我一同死去。只需記得兩個真理:1、虛構不一定是假的,正如記憶不一定是真的;2、表達即意味...

《On Tyranny》:極權下的為與不為

ClareHuang

本文寫於2019年7月14日。當時實在沒想到,不消一年,香港已經完全進入極權統治的狀態,不勝唏噓。昨天在 Chicago downtown 碰上反法西斯主義(RefuseFascism.org)遊行。當中不少人手持標語,控訴 Trump 政府不人道監禁及對待非法移民及其小孩(至今...

【 或許 這才是我們該認識的美國(1)】|種族命案 執法過當|美國留學 x 工作

跟著Kai趴趴走

前言5月底是悲傷且憤怒的一週,我相信部分的台灣人還不太清楚美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是說我們更注意『誠品敦南店熄燈』、『五月天的無觀眾演唱會』,這都很正常,長久以來台灣被孤立太久,以至於我們對於國際上發生的事、世界的變動都不怎麼感興趣。簡單拿COVID-19來說,因為台灣疫情控制得...

2019夢想嘉年華:所謂的「夢想」是怎麼組構的?

陳沛皇

2019年10月21日 文、圖/陳沛皇 色彩充斥著捷運忠孝敦化站一帶,成排花車、表演者以及觀看的群眾讓平時的道路增添樂趣。今天(19)是夢想嘉年華舉辦至今的第十七個年頭,是台灣行之有年的嘉年華。活動最早的起源是一位汐止建商希望能讓自己家鄉汐止的民眾更加凝聚,在他推行社區營造時發想的點子。

如果旅行是一種相思病,不去治不好嗎?

Gladysblog

-為甚麼旅行書永遠列入最暢銷榜?無論是你是身居高位的精英,還是在基層拼搏的小白領,即使再忙再累,也想偶爾出走一下。旅行,有時候也僅僅只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活多一點偶然,打破一成不變的生活規律。最近全球都充斥著疫情,不少旅遊公司、航空公司都首當其衝,紛紛取消了旅行團與航班。

致我朋友圈“Shame on Hong Kong”的港漂朋友們

Shirrrrley

昨天晚上機場事件之後朋友圈裡各路人馬齊刷刷的放出了或紅底或黑底的寫有“Shame on Hong Kong”的圖片,其中大部分是曾經或者仍然在香港生活居住的港漂,甚至有些是已經拿了永居,換了香港護照的“新移民”。我能理解昨晚的圍毆事件之後他們的憤怒,但是我不是很理解,到底他們想表...

~遊行完~有警察送去搭船~ (20190609)

葉啟俊

如題。當然係第一次。而且唔係一個,係一隊。咁大陣仗,難怪同樣等零晨三點船嘅阿姐,真心嬌問:「乜唔係拍戲咩?!」 零晨點幾兩點,大堆警察衝出立法會道,大堆警察衝上政總花園(不是可以集會嗎?),作人牆狀揮棒,係咁大聲叫「行啦!行啦!」 咁啲人就走啦,以為佢哋清咗政總就算,點知重落嚟金鐘去中環海濱長廊條窄路。

《香港第一課》29. 為什麼香港一天到晚都有示威遊行?

梁啟智

因為正常代表民意的選舉和議會失效,就連傳媒也越來越不能反映社會多元意見。當人們無法在體制內表達不滿,不代表他們的訴求就會消失,也可能選擇在體制以外發聲。香港變成「示威之都」,側面反映民意反映制度本身的失效。按香港警務處的統計,香港每年的公眾遊行和集會已有二零零八年的四千多宗增加至...

你的城市是誰的?

Yidi

Google被反對士紳化的遊行者打敗了?據柏林報報導,Google今早宣布,將改變原本在柏林Kreuzberg區開放Google Campus的計劃,而是將鑰匙交給了兩個社會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