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平行世界
maintainer
158 Followers
440 Articles
那場誤會

患病筆記|夢中夢

Chin

第二個夢是從我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且是從一塊白紗布看到的視線開始

【另一個空間】第一次 *內含18禁內容*

我的平行世界

儘管音樂聲浪有多強烈,辦公室內的樂章也不會漏出半個音符......房間裡除了小提琴聲,就是激烈的撞擊聲。

【另一個空間】私人秘書

我的平行世界

「工作的細節你不用太在意,基本上添會跟進。給你工作,只不過是在公司作為掩飾。這星期你當我的私人秘書,工作時間需要貼身跟隨著我,讓我習慣一下你的存在......」

【另一個空間】真正的結合 *內含18禁內容*

我的平行世界

「我也希望可以每次都像今天一樣,但我們的目標不是要生孩子嗎?我們往後還有時間可以實現你的要求……只要你願意!」

Back to All

【另一個空間】一束花

我的平行世界

文雅說過,除了被求婚、結婚跟自己的葬禮,她不要收花作為禮物。花朵盛放的時間很短,文雅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私慾而剝削它們原本已經短暫但璀璨的生命。

【另一個空間】櫻花樹下

我的平行世界

「給我五分鐘,陪我在這兒賞花,好嗎?」......他伸手拖著她,把她拉近,緊緊地握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默不作聲。片刻寧靜中充滿了浪漫的氣息,文雅在感受著楊佐培從手心傳給他的溫暖。

【另一個空間】合約婚姻

我的平行世界

合約婚姻的條款內容。「要你確定懷孕及胎兒穩定後,我們才能結婚。若嬰兒未能健康出生,合約不成立。健康的孩子滿周歲後,便離婚。離婚後的一筆過贍養費……男娃是女娃的一倍。」

【另一個空間】命中注定

我的平行世界

「他對的,你就是那個人。我希望……你也會認為他是你生命中的那個人......我沒資格要求你也一樣,但我希望你可以……起碼現在這一刻,我希望你是真心的!」

【另一個空間】令人崩潰的激情 *內含18禁內容*

我的平行世界

他剛把自己的身體抽離,她就一手把他推開,跑去房裡的衛生間把自己鎖起、飲泣。楊佐培對於文雅這個舉動並沒有感到錯愕,反而非常鎮定,像是預料中事一樣。當他聽到衛生間裡傳出微弱的哭聲,他那一貫冷漠的面部肌肉開始放鬆,嘴角微微往上翹起。

【另一個空間】渴望

我的平行世界

「若果他跟我結婚只為了遵守合約、例行當年對我的承諾……我不願意!這不是我想要的!」

【另一個空間】相處

我的平行世界

文雅把身體貼近楊佐培,手雙摟在他的鎖骨前,將自己的身軀貼到他的後頸,嗅著他髮絲的氣味、溫柔且渴望的語氣說著:「我回睡房等你!」

【另一個空間】陽光普照

我的平行世界

他的視線沒有離開她的舞姿,同時步向旁邊的直立式鋼琴。他那十隻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開始在黑白琴鍵上舞動、用音符為他的太陽伴舞......在這空間裡,只屬於他們倆。

【另一個空間】合約

我的平行世界

「你現在後悔也來得及,簽還是不簽,你有選擇權!」

【另一個空間】相識

我的平行世界

這空間裡,只存在他們倆。這個景象,只屬於他們倆。

【另一個空間】夢醒

我的平行世界

透過做夢,能讓大腦消化人的負面情緒和恐懼。

【另一個空間】朝夕相對

我的平行世界

突然,文雅察覺到楊佐培無明火起,但面部的表情管理依然嚴謹,只是他的氣場散發出他的怒火令她震懾。

【另一個空間】緣分

我的平行世界

她成了他的堅持燃著不息的小火苗。

【另一個空間】這麼近 那麼遠

我的平行世界

「如此的親密,如此的靠近,卻依舊如此的遙遠」…… So close, so close . And still so far ......

【另一個空間】屬於四月的故事

我的平行世界

將思緒停留於四月的花海裡

【另一個空間】屬於花海下的靈感

我的平行世界

不同的他和她......

【專訪/歌手專題】沈安:幻想中的實踐家,現實中的囈夢者

采郁

夢,是專屬於自己的潛意識空間,由於以主體經驗為主,有著一定的神祕感,被各種科學、神學角度等進行解析。綜觀夢的聯想,可能與當下情緒有關、與本能慾望有關,更與自我實現有關…… 認識沈安前,看見他在網路上發起的白日夢活動充滿著童趣與無理頭,但他的音樂卻又是如此沉重而深刻自省。

曙光

254歲的C懷特

堅持到最後一刻才是強者(?)

會吃人的餅乾怪獸

254歲的C懷特

不要待在沒有光的地方。

奇怪的絨毛娃娃

254歲的C懷特

放學記得快點回家。

幽夢輕燭

謐兔

可以看到,那是一盞淡淡的燭光, 但是我看不清楚燭身的色澤, 唯有那一縷幽綠的燭火緩緩燃燒, 雖是燃燒著,卻看不見消融, 彷彿燃燒著虛無, 將視角稍微拉遠,卻看不到他的容器, 剎那間的影子, 有燈籠、有神龕、有燭台, 影影綽綽的幻象閃過, 我不確定那是甚麼, 彷彿燃燒著我的記憶,我...

夢的記錄 #7 │ 有點不安

arandomguy

很短的夢

東郊魚

最爆裂最溫柔地去占有我

记忆清除手术

式诚

在确认了好多次之后,我还是很忐忑,是否要进行这次记忆清除手术。我问大夫,会痛吗。她说会的,会有一点点痛。我忽然有点犹豫,然而她上手已经来将一个吸盘式的东西贴在我的头上,我惶恐不安:我还没有最终决定!她笑了笑,说,没有开始,这只是在测试一下你的身体状况是否适合。

夢境紀錄20220810

晶電219

現在是怎樣

隨筆|寫雨,什麼時刻你會同時感到寧靜與喧囂?

陳伯軒

如同那個在國小門邊的午後雷雨,我不想再被拋下了,所以我決定走進雨中,讓這寧靜與喧囂同時擁抱我,讓我在雨中成為我自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