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那其主義
蔣不
maintainer
2 Followers
3 Articles

拿回我的语言

栀子榴莲

V神在谈到去中心化的时候,提到过语言是无中心的。我们其实无法用「标准普通话」来胁迫任何人,尤其是网络时代。语言的首要目的是沟通,其次是美感,再次是风格。所谓的官方标准语言,很多时候只是为了树立权威,把使用语言的人分为三六九等。

6

团结与斗争、朋友与敌人:统一战线

兰德维希学社

大会认为团结公约必须建立在总的原则和选择的手段完全一致的基础上,而不可能存在于坚持不同原则和手段的组织之间,因此代表大会希望一切派别的社会主义者都停止直到目前为止双方所进行的责难和攻讦,并建议各派社会党人——在承认任何派别都有权对其他派别进行合理批评的条件下——互相尊重,这是具有自尊心并彼此信任的人所应该做到的。——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全世界社会主义者的团结问题》

烏爾姆第七夜講稿——暴力抗爭的目的與手段

蔣不

Il est interdit d'interdire. 圖片來自網絡。政府本身並沒有那麼可怕,但其最可怕之處在於,政府消滅了政府之外的一切可能和想象。作為一個有無政府主義傾向的藝術家,我對理想社會的構想有些接近Comité Invisible(隱形委員會),一些觀點和例證來自於阿林斯基的《叛道》。

Back to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