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的天籟聲
猶真里斯
maintainer
1 Followers
60 Articles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尾聲|後記|筆後以及我在Matters五個月後的感言

猶真里斯

這篇感言文文長,裏面有我待Matters五個月的感言,以及對各位的感激,希望大家能夠撥空看一看。我Tag的人有很多,不好意思,各位,打擾了。大家可以不用留言,因為我以滿懷感恩的心情,想告訴Matters的每一位朋友,這裏有一班熱情的市民,五個月來支持一位比業餘更業餘的九流作家,謝...

11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 最終回

猶真里斯

請注意!故事還未到尾聲。所以,還未到撒花的時間。尾聲和後記,會連同我的少少感言,這幾天內發布,請各位留意,謝謝各位<(_ _)>我伸手想拿起相架的時候,客廳傳來幾個女孩子的聲音,我猜雄鷹的三個妹妹回到家裏,我下意識地拉開書桌上的抽屜,然後將相架放入抽屜裏並關好。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 第四回

猶真里斯

每天黃昏過後,我們便停下腳步,在河畔生火紮營休息,我、路西克和拉娜輪番休息戒備,以防西伯利亞的野狼,會在春後覓食,襲擊我們。當清晨的太陽,準備從東方升起的時候,我們便收拾行裝,繼續趕路。前往雄鷹和路西克的家的途中,我們經過不少大小不一的城鎮,大部份城鎮者人去樓空,只有小部份的城鎮...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 第三回

猶真里斯

默哀結束後,九營長宣佈歡送會正式開始,兄弟姐妹們暫時忘記戰爭的傷痛,他們放鬆心情,在歡送會裏載歌載舞,大魚大肉,狂飲伏特加,氣氛猶如節日嘉年華,部份的兄弟姐妹,將多年來藏在內心的愛意,趁著快樂的今夜,向心上人表白。我對此並不意外,所謂日久生情,尤其是在戰場上,大家互相幫助互扶持,...

Back to All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 第二回

猶真里斯

「斐露迪,那麼你需要兄長幫你做點甚麼嗎?」 「兄長,就讓我帶著雄鷹,帶著路西克,帶著拉娜……」我摸著肚子說道:「還有他們回到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州的家……」 「好的,妹妹,我明白了,那麼我安排一下吧。」兄長擁抱我說道。兄長瞭解過我的意向後,剛好軍醫進來病房幫我做檢查,軍醫說我並甚麼大...

《戰場上的天籟聲》【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 第一回

猶真里斯

終於來到最終章了。最終章共有五回,接著是尾聲+後記。如無意外,下星期便會連載完畢,之後,我應該會主神貫注在香薰芳療課程,學習其他事物,還有就是繼續找工作。工作真的難找,不停地燒存款,燒得真的心痛……另外,就是,也許半閉關的寫新作吧。所以,馬特市的話,也許少上,少發布,如果發布,也...

3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 第六回

猶真里斯

「雄鷹,時間差不多,我們要走了……」 老爺走近我們,他拍拍雄鷹的肩膀,此時,一道羅馬式建築的大門出現在天邊。大門慢慢打開,天國的階梯從大門下緩緩地延伸到我們的身邊。「斐露迪,孩子們,我要走了。」然後,雄鷹有點懊悔地說道:「斐露迪,還有一件事,想跟你說聲對不起。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 第五回

猶真里斯

「孩子們,到了!」我叫醒還在睡夢中的孩子們。也許今天早上太早醒來,孩子們上車以後,便呼呼大睡,嘻嘻,孩子終究是孩子,我們可愛的孩子們…… 「已經到了……」 孩子們睡眼惺忪地一個接一個醒來。「已經到了,還不起來……」雄鷹揮動著手,調侃地說道:「是不是要打屁股?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 第四回

猶真里斯

梳洗完畢,換了衣服以後,我離開睡房,去到一樓廚房準備早餐和野餐用的食品、飲料。下樓梯的時候,牆壁上掛著一面面立體投射影像相框,相框裏投映著一段段立體影像。立體影像不分次序地記錄著我、雄鷹和孩子們的點滴滴生活片段。回想起來,戰爭結束後,我倆回到雄鷹的老家,與雄鷹的媽媽和妹妹們見面,...

1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 第三回

猶真里斯

「雄鷹!雄鷹!」 「斐露迪!怎樣了?斐露迪!發生了甚麼事。」一把熟悉的聲音呼喚著我,聲音的主人,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不停地搖動著我。「雄鷹!雄鷹!」 「斐露迪!醒醒吧!」聲音的主人邊搖動著我邊說道。我打開雙眼,眼晴矇矇矓矓,我用雙手擦亮雙眼,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就在我的面前,我嚇了一跳,退後倚靠床邊。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 第二回

猶真里斯

「莎蓮娜副官,有件事情想跟你匯報……」 「甚麼事?蘿娜。」 「莎蓮娜副官,麻煩大了,這件事情千萬不要讓團長知道……」 「有甚麼事情不可以讓我知道?」我轉身看著另一個下屬蘿娜,當她看見我的時候,好像因為我突然出現在她的眼前,被嚇得失魂落魄似的。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 第一回

猶真里斯

「齊物戰爭」結束後早上,在西西伯利亞的國都莫斯科,哥薩克師第十團駐紮地團長休息室裏…… 「原來已經天亮了,該起來了。」 昨天晚上,與肚子裏的骨肉促膝談心,談了一整個晚上,不知道甚麼時候就睡著了。「嘩!好冷……」 我起來了,當雙腳踏著冷冰冰的地板上,全身不由自主地顫抖著,雖然開著暖...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十三回

猶真里斯

「斯露德!我愛你!因為你是我阿拉曼.東孤洛夫最引以為榮的女兒!斯露德!我愛你!因為你是我阿拉曼.東孤洛夫最驕傲的女兒!」 我重覆又重覆的唸著這兩句愛的對白,腦海中失落多年的記憶逐潮浮現,記憶變成影像,重現在我的眼前。沒錯!我還記得我八歲的那一年,在我睡眼惺忪的時候,有一個男人對我...

2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十二回

猶真里斯

「親愛的斯露德: 首先,父親想告訴你,雖然父親知道,現在的你非常恨父親,可是父親懇求你將這封出自於父親肺腑之言的信全部讀完,其次,在你開始閱讀這封信前,父親先是跟你說聲對不起。對不起!我親愛的女兒,小斯露德…… 小斯露德,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父親和最愛你的媽媽已經不在人世,你媽...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十一回

猶真里斯

「斐露迪,當我跟你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想應不應該忘記了她,然後跟你談戀愛,當時的我對這個問題非常糾結……」雄鷹搭著我的肩膀,依偎著我說道。「為甚麼?」 「忘記一個人,內心痛苦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內心會產生一種背叛的感覺……」 「背叛?為甚麼你會有這種想法?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十回

猶真里斯

「接下來就是我和雄鷹你的故事……」我拉著雄鷹的手,含羞地低下頭說道。「啊……是……是嗎?」雄鷹臉頰兩邊變得通紅,露出一副害羞的表情。「不過,斐露迪……你不是說過,你在大學的時代沒怎樣跟別人深交過嗎?那為甚麼你這麼親近三營長、五營長和我呢?」 「戴斯和荷爾達都是我在新兵訓練營認識的...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九回

猶真里斯

讀完父親的日記以後,我將父親的日記放回到黑色盒子裏,將盒子放到手挽袋裏,離開了岸邊的洞窟,我回到崖邊上昔日的家門前,看著一片頹垣敗瓦的家,一陣海風迎面吹過,今天的海風,沒有大海的味道,只有燒焦、腐敗等令人不安的味道。我抱著手挽袋,一步一步走到崖邊。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八回

猶真里斯

爸爸和母親的喪禮結束後,沙耶華的父母與爸爸和母親親戚商量,由誰來收養我,不論是爸爸那邊的親戚,還是母親那邊的親戚,因為他們知道我從小到大都很乖巧,而且思想比較成熟,不會追求物質上的享受,所以,他們都願意收養我…… 也許他們不知道,並非我思想成熟,而是我所追求的,跟同齡的人不同,沒錯!

1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七回

猶真里斯

失蹤了兩天,因為我在忙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主要是學習新知識。最近,報讀了一個香薰治療師的文憑課程(台灣稱香薰治療為芳療),念了差不多兩個月,課業比較繁重,要記憶的東西有點多,這也是我很少上馬特市,以及很少很少留言的其中一個原因,不過,該拍手,我還是會拍手,所以,大家抱歉了<...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六回

猶真里斯

「小斯露德……」 我在夢裏驀然回首的時候,忽然聽到母親呼喚聲,我沿著呼喚聲來到家門前。家,仍然完整無缺,我堆開家門,走到飯廳裏,看見母親坐在餐桌上,她為我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以慰勞我這幾個月來,為了應付考試,所付出的汗水和辛勞。我急不及待地坐在餐桌上,舉起刀叉,一口接一口地品嚐母親為我烹調的美菜佳餚。

1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五回

猶真里斯

呯!呯!突如其來的爆炸聲,嚇得所有人都伏在地上。全市響起空襲警號,有數十架西聯的轟炸機劃破禮堂上的長空,其中有一架轟炸機在禮堂上空投下炸彈…… 「斯露德!沙耶華!小心!」 班導趕到演講台,他將我們按在地上。呯!炸彈炸開了,隨即傳來一陣悽厲的慘叫聲……爆炸聲很近,炸彈似乎就落在禮堂...

1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四回

猶真里斯

「測試!測試!」校監拍一拍麥克風,較準角度,對著麥克風說道。「爸!這又不是舊式麥克風,用不著這樣試吧!」校長對著校監說道。「啊?是嗎!對不起,茉莉(校長的小名)!人老了!習慣成自然了!你也知道吧!從前的麥克風要這樣做才知道它的狀況如何……」 「哎呀!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三回

猶真里斯

「從此以後,我們足利家淡出了政治舞台……」沙耶華笑道:「不過,到了我曾祖父那一代,因為他是國父利賢道夫子的八十一高徒之一,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足利家又開始涉足政壇。」 「沙耶華的曾祖父是八十一高徒之一,究竟是那一位?為甚麼我不知道?」我吃驚地問道。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二回

猶真里斯

足利沙耶華與我同年,家裏還有一個比她小兩歲的妹妹,兩姐妹與父母、祖母同住,她的父親是八島國人,母親是西西伯利亞國人。聽沙耶華說,他們是在京津念書的時候認識的。十歲的那一年夏天,沙耶華一家人就搬到我家隔壁的屋子裏。聽沙耶華父親說,是沙耶華的祖父臨終前叫她們離開八島國。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 第一回

猶真里斯

「齊物戰爭」爆發後第十一年,在東政遠東國國府海參威郊外,沿海崖邊的小屋裏…… 「叔叔、母親早!」 「小斯露德,早!」 「小斯露德,你這麼早就起來啦?」叔叔和母親向我問道。「叔叔、母親你們忘記啦?今天是放榜的日子。」我笑道。「啊!對啊!忘記今天是大學放榜的日子。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 第六回

猶真里斯

後來,母親告訴我,她與父親見面也不過三次,第一次見面就在研究所裏,可是母親對於那一次見面似乎毫無記憶,那是因為那一段記憶早就被研究人員抹去,第二次見面就是當父親知道母親的住處後,父親為了要儘快將我交給母親照顧,他跟母親和母親的丈夫取得聯繫後,就約定在海參威的某間旅館與他們見面。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 第五回

猶真里斯

「……」 「雄鷹,你怎樣了?」我向雄鷹問道。「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何你要恨你的父親和兄長?」雄鷹向我問道。「我……我也不清楚……我痛恨兄長是因為我痛恨父親,痛恨堂叔伯兄弟姐妹。可以說兄長是因為連帶關係,所以兄長被我莫名其妙地痛恨……至於父親……」 「斐露迪,是甚麼原因令你痛恨你的父...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 第四回

猶真里斯

「斯露德!住手!」 正當六六六準走出莊園,追打跑到農地裏的堂兄弟姐妹的時候,一輛軍用吉普車駛到莊園前的大門,父親從車上跳了下來,怒氣沖沖地走到我的跟前,然而,我仔細看著父親的表情,他的憤怒中,似乎帶著一份悲傷,為甚麼?為甚麼他的表情會這麼複雜?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 第三回

猶真里斯

剛剛重看這一回的時候,心裏有點難過,差點掉眼淚,我在想,當時寫這一回的時候,我究竟是用甚麼感情去寫呢?老實說,我已經忘記了,也不曉得。故事歸故事,現實中,在我們不知道的國度裏,會不會時刻發生這種事情呢?如果有,我為他們祈禱……若果不是叔父叔母,不是堂兄弟姐妹們,六六六也不會從睡夢中甦醒,我也不會離開莊園。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 第二回

猶真里斯

第二個關心我的人,疼愛我的人,就是我的兄長。雖然我倆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兩人只有一半是相同的血緣關係,然而,兄長疼愛我的程度,不在母親之下,幾乎可以說,兄長對我非常溺愛。兄長的樣子比較像媽媽,他擁有一頭金色清爽的短髮,一個挺直的高鼻子,一雙和母親一樣的湖水綠的眼晴,和薄薄的雙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