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咖啡加糖嗎
maintainer
52 Followers
497 Articles

連載變動世界的遙控器 第一章 銀河的預言 第三章之二 提早攻擊

coastum連載

替天王星背上百年黑鍋的我們,如今就要承受銀聯無情的攻擊?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八)

亞紀細工

今日放映的地方放了三塊板子,紅綠色彩用毛筆書寫了電影名稱,陳揚看了看3樓A廳B廳場次己開始放映,最後和徐千惠選了4樓藍廳來觀看電影。人潮一如陳揚想像的多,入場後最後只在最後一排找到一個位置,只好拉著徐千惠的手,兩個人站在最後看著電影也好...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七)

亞紀細工

正當兩人吻得忘我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邊熟悉的聲音,強叔端著餐盤走在他們身不知多久了..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七)

高原萬里

在舊 J 國,有關袁采蔓的一切都被抺殺了,好像她從不曾存在過,子杏沒有想到會有再見的一刻,她覺得心突然疼痛起來,一顆眼淚掉到白雲手機的屏幕上。

Back to All

連載 變動世界的遙控器 第一季 銀河的語預言 第三章之一 銀聯的秘密

coastum連載

一切的麻煩就是這樣開始的…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六)

亞紀細工

高忠曄突然間想起了家裡牆壁上釘著的百寶藥箱。那賣藥包仔定期來訪家中,把家庭常備藥品補足,用多少藥就算多少藥,沒有用的藥就先寄在家裡,只有用掉的藥要付錢。不知道為什麼懷念起寄藥包仔爽朗又陽光的笑容...

連載 變動世界的遙控器 第一季 銀河的預言 第二章 天文館的發現

coastum連載

天王星,你到底瞞著我們什麼?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五)

亞紀細工

窗外黑板樹花期綻放的氣味,就算窗戶緊緊的關閉,仍不時可以聞到從縫隙聞來的濃郁味道。窗外的落葉紛飛,如同躺在床上的自己,只能賴在病床上迴繞著各式的儀器。也就是現在了。再慘應該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吧?陳亞紀再次轉到病房的時候,聽母親在門口抱怨著,一盒水果花了幾千塊。

連載 變動世界的遙控器 第一季 銀河的預言 第一章 一切開始

coastum連載

寧靜早晨的夢,在4年後成為全球大劫難?

1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四)

亞紀細工

「任何一個男人在面對事情都不該用逃避的方式去面對,讓一個女人獨自承受壓力,更何況奶奶是什麼樣的人,你自己知道,這些年媽沒被奶奶逼瘋,我都很佩服她。」

FRAW 第十一節 誤解

黑佐Hazel

111/9/1;9/10;9/13修改

愛過以後 <之 五>

尿急的老文青

愛過以後 <之 五> 隨著大考放榜,確定錄取的學校後,世佼收拾了行李,離開了待了一年多的瓦楞紙箱小窩,世佼離開時,這小窩被還原成原本的瓦楞紙板…隨著那點點回憶… 世佼考上的是號稱美女最多的最”高”學府,很快的也交到兩個死黨朋友,因為當他到系上報到,學長帶他進到教室的時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微胖男孩和憨厚男。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六)

高原萬里

在萬眾期待之下,解放區第一批 CEI 孩童出生了,艾斯引入了新技術,政府的宣傳說這一批孩童比以前在舊J國的人更先進、更優秀⋯⋯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三)

亞紀細工

夜風吹起陳揚的瀏海,泛紅的眼眶裡有著後怕。著徐千惠的手直到她上了計程車,他又吸了吸空氣,再度慢步地走回醫院。醫院裡的護理師對他笑了笑。「不是說要回去休息,怎麼又跑回來醫院了?」 「擔心她的狀況,所以還是回來了。」 「也好。」 開門的那瞬間,母親意識清楚的將目光移了過來,想說些...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二)

亞紀細工

有的男人看著不起眼,但有擔當,有的男人看著特別好,但不懂放棄那片花花草草。徐千惠在醫院大廰看到陳學任和陳揚一起搭電梯出來,這才知道原來那天幫她忙的男人是陳揚的爸爸,一臉笑意的和兩人打了招呼,陪著他們一起出了院區,準備前往南門市場買些水果來吃。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一)

亞紀細工

人生中第一次進行手術,不清楚身體的疼痛甚麼是正常,甚麼是不正常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二)完

亞紀細工

「千惠,我真的錯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妳,這陣子我想了很久,我真的不能沒有妳,妳真的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我跟她只是玩玩沒有認真,是我沒有拿揑好分寸…」 身強力壯的蔡文龍在醫院門口雙手捉住她的兩隻手,激動的說著。「說話就說話,沒動手動腳的。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一)

亞紀細工

半夜的急診大廳似乎比白天更加熱鬧,陳亞紀和她在護理長說的地點等待,「籲~那裡來的小護士?」熟悉的聲音讓徐千惠全身的汗毛一下子豎起,眼前一晃一點緩衝的時間也沒有。 「好久不見,渣男。」徐千惠恨恨的說著。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之一

鹿兒

別讓我心疼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

亞紀細工

看著陳學忠離開加護病房,陳亞紀心裡總算放下一塊大石頭,一邊已經在想如果回去的話,心裡想,要不要找個時間去廟裡拜拜,看看自己是不是沾了什麽髒東西?不然最近的狀況怎麼這麼多?跑到自己的病床邊看著自己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猶記得當時的頭暈目眩,真的發生了什麽。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九)

亞紀細工

陳亞紀一邊深呼吸,一邊自欺欺人,覺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快,還有些頭痛,明明剛剛才在開刀房裡躺著,現在的狀況卻讓人意想不到。「離魂而己,妳怕什麼?我才是死了…」 陳亞婷抬頭看看面前突然間出現的人影?「雨婷?妳怎麼在這裡?」 「妳真好運,咯咯…」是我的幻覺?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八   兒童廁所

馮子緣

自從阿陶辭掉工作,工人姐姐約滿離職後,她便全天候照顧三歲的兒子。從起初的戰戰兢兢,到現在的從容,都引證了熟能生巧的定律。這天,阿陶帶兒子到商場用餐。餐後,她的兒子說要上廁所,於是,阿陶便帶她到女廁,等候女廁內附設的母子廁所。女廁內的母子廁所只有一個,每次阿陶帶着兒子打算使...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四)

高原萬里

過渡中心的教員也換了新的一批人,他們來的時候,子杏在圖書館,管理員小姐在低低地哭泣,大門被粗魯地撞開,管理員小姐的臉上露出極為恐懼的神色,子杏曾經以為只要離開了J國的邊境,自己就不會再看到人們臉上這種表情,但她明顯錯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八)

亞紀細工

這邊動靜鬧得這麼大,護理師都跑過來瞭解狀況,一邊勸說這邊是醫院,麻煩探病親屬保持安靜,不要造成其他病人的困擾。幾個女人沒說話,只是和林靜互相瞪著,目光通紅的互不相讓,大有魚死網破的驅勢。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七)

亞紀細工

呼吸罩才一套上去,心裡才數不到一秒,陳亞紀就這樣暈暈乎乎的睡了過去,耳邊還聽得到各種器具叮叮噹噹的準備聲,「嘩啦啦…」有一種被當待宰的感覺。

靡獸國 4-1 做燈的人

木仙

遠方出現一隻巨大的黑色的怪獸,有著毛茸茸的翅膀和尖牙不斷逼近,農田迅速的枯萎、水源也變得骯髒,接著黑色的怪獸帶著其他怪獸過來了,怪獸開始吃人,她害怕的舉起雙手想抱住頭...

靡獸國 3-2 銀面具師

木仙

安睦言一瞬間不太認得靄柔了。她剛好站在一盞燈下,強烈的光打臉上,不知為何靄柔的眼神中有著讓睦言顫慄的情緒,是自己的錯覺嗎?

靡獸國 3-1 銀面具師

木仙

高樓林立的市中心裡,難得有一處前庭後院的平房,外頭看來很像隱士者打造的居所,往內走有漂亮的假山水,走上小橋低頭看盡是各色魚兒在池水中暢遊,下橋後的石頭步道旁有兩隻可愛的石雕貓頭鷹,靡獸國的吉祥物真是無處不在,討一個保平安、事業順遂。而這個漂亮的庭院就是面具師協會,平日裡面具師在...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二十五章:最後道別

Noah and His Brain

這場動亂改變了城市的局勢。烏利將會面臨新的挑戰,莉茲和她的夥伴也有了新的生活;瑞奇同樣必須面對改變,而他明白這代表什麼……

《鴨子瑞奇 Ricky the Duck》第二十四章:山豬的宴會

Noah and His Brain

在經歷這混亂後,永在之城終於獲得暫時平靜,但這不包括山豬派特的宅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