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Matty
maintainer
16 Followers
52 Articles

2022年法国大选:马克龙胜选,但群众对他毫无热忱

中国劳工论坛

在资本主义多重危机相互交织恶化的时代,工人运动必须动员社会的所有力量去面对这些挑战。应该将这一点公开阐述,这样就可以在议会选举中,还有特别在工作场所、学校、大学、社区中开始建设我们所需的力量。街头运动才是取得决战胜利的地方,而议会平台及声音则可为此提供辅助力量。

《登机门》:想飞的欲望

天真感伤政治家

无论如何,在以上叙事之中,远走高飞的幻梦从未真正破碎——在一个生活方式被“国家”深刻塑造的年代里,跨境的逃离似乎总可以给予重生的希望。然而,在《登机门》中,这一叙事惯例遭到阿萨亚斯无情戏弄。

梦回戴高乐的马克龙:「既要又要」的「法兰西君王」

看看Version

戴高乐被称为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继承了戴高乐衣钵的马克龙能解决自己正在面对的问题吗?

你上海了我,还一笑而过——记法国大选第二轮投票

Shanghai Prolo☭

You shanghaied me, then laughed it off and walked away.

Back to All

开启现代性的是平凡的一天

Shanghai Prolo☭

作者:武汉的小路

战斗仍将继续!再评法国大选

Shanghai Prolo☭

只要生命还在继续,战斗就仍在继续!

钝评法国大选

Shanghai Prolo☭

Dead la France The bourgeoisie won again. The dominant ideology is still well functioning, solid like a stone. Sheep vote for wolves.

【法國大選觀察】極右小黨「抱團取暖」,組建「失敗者聯盟」

龔克的功課

這個「失敗者聯盟」對於總統大選幾乎不會產生任何影響,但從中透露的信息是,兩個極右小黨的領導人,已經將目光放在了大選之後的議會選舉之上。

從馬基雅維利到馬克龍(中):為保衞共和而「衞生獨裁」?

龔克的功課

從疫情兩年來的博弈進程來看,雖然法國行政當局為應對疫情而獲得了平時狀態下無法想像的權力,但這種權力並非絕對性質,按照馬基雅維利的標準,它既不是無限期行使,也並未突破最初需要應對的事由、變成對社會生活進行全面管治的工具——正如在世界其它某些地方所展示趨向的那樣。

《致法國人的信》——馬克龍的參選宣言

龔克的功課

我們齊心協力,可以將眼下這些危機時刻,變成法國和歐洲一個新時代的出發點。【譯者按】2022年法國總統大選將於4月10日(首輪)和24日(次輪)舉行。現任總統馬克龍(台譯馬克宏,以下同)此前被廣泛認為勢必會尋求連任,但一直沒有正式宣布投入競選。

混乱的对华政策背后,是欧洲外交的战略失语与制度失能

OwlDaniel

欧洲对华政策的真正症结并非是否向美国靠拢,而是欧洲的自主能力之阙如。

黃馬甲三週年示威巴黎多人受傷,一中國籍男子被爆頭,腦漿飛濺Bercy

蔣不

醫生問我對法國得是個什麼印象。我說雖然我可能被誤傷了,但感覺還不算太糟,畢竟在我的國家可能連示威的機會都沒有。她笑著和我說你如果下次再去拍照,一定記得戴好頭盔,我說一定一定,盡量不再給法國醫療系統雪上加霜。

2

“AUKUS”条约使世界不安

中国劳工论坛

“AUKUS”协定所带来的潜在威胁反映出,我们需要迫切地团结全世界所有被压迫者,并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从而迈向和建立一个和平与自由的社会主义世界。

伦理与政治相遇之处:法国的人道主义暴力

文化批评与研究

我在巴黎做田野调查时,同性恋维权组织“行动巴黎”(Act-Up Paris)的前主席告诉我,他接到非法移民打来的电话,问他如何才能染上艾滋病毒,以获取法国的合法身份。1998年,法国“移民法案”修正案承诺,如果当事人不能在原本国家接受适当的治疗,那么他们就可以获得法国的合法居留权。

今明兩年的幾個大選

巴魯多

加拿大大選 2021年9月20日 德國大選 2021年9月26日------27日 日本自民黨總裁大選 2021年9月29日 韓國大選 2022年3月9日 法國大選 2022年4月10日 巴西 2022年10月2日 美國中期選舉 2022年11月8日 台灣九合一選舉 2022年11月

評析許淵冲、李健吾、周克希譯《包法利夫人》

津轻海峡

法國小說家福樓拜的代表作《包法利夫人》在中國大陸有諸多譯本。本文將比較和評析三種比較知名的譯本。這樣的比較和評析不單是指出翻译的對錯,而且是一種文本細讀。這種細讀是文學閱讀的基本功。嚴肅認真的文學解讀有賴於這樣的細讀。沒有這樣的細讀,解讀就必定流於無根遊談或人云亦云,就必定是不堪一擊。

由《包法利夫人》译本看许渊冲的翻译

津轻海峡

福樓拜有所謂的作家的作家之稱,意思是他的文筆極端講究,是文學寫作的好樣板。然而,對福樓拜代表作《包法利夫人》第一章一個著名的段落翻譯進行的研究顯示,著名翻譯家許淵衝的翻譯理念堪憂,另一種翻譯則是與許譯本高度雷同,連誤譯也雷同。認清這類誤譯有助於見出福樓拜文字的絢麗光芒。

有异端的权利吗?

王立秋

论法国的反分裂主义立法与世俗性的政治。

幻灭法兰西(一) | 漫漫性平路

NGOCN

#读者来函 作者:SomeMilk 编辑:焦糖鲑鱼、Laitek、小咚、章章 (全文共10578字,阅读可能需要20-30分钟) 如果说17年因揭露哈维·韦恩斯坦性侵犯丑闻而蔓延全球的#MeToo浪潮掀起了新一波女权运动,这场在美国兴起的女性解放运动或许并不如许多中文读者想象中的...

1

围炉寰宇 | 放弃欧元,脱离资本主义:我在法国新“巴黎公社”的一天

围炉weiluflame

法国在没落,世界也是

3

种族资本主义与法国的反“伊-左”运动

王立秋

按:这篇原发布于“人类学之滇”的旧译文可能有助于理解当前关于法国情况的讨论。在此备份补发。Muriam Haleh Davis 种族资本主义与法国的反“伊-左”运动 穆里亚姆·哈勒·大卫/文 王立秋/译 译自Muriam Haleh Davis, “Racial Cap...

毛主义与法国的六十年代:评沃林的《东风》

王立秋

迈克尔·斯科特·克里斯托弗森/文 王立秋/译 译自Michael Scott Christofferson, “Maoism and the French Sixties”,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Theory, 12 (2) 195-204。

駛往愛馬仕的地鐵—疫情下巴黎中國愛馬仕買手紀實

Frank佩婷

『這篇文章寫於2020年8月,是我一暑假調查的結果,四處投稿無果,積壓了一些塵土。今天突然想起來,覺得這篇文章似乎還是有一些意義,於是決定發到matters上,希望市民朋友們看完後可以提出一些建議!』 Y是筆者的朋友,五月底的一天下午,他突然打電話告訴筆者他在巴黎當代購一天賺了1600歐元。

葉芝·龍沙·玫瑰 西方情詩傳統400年

津轻海峡

龍沙与龍沙玫瑰鑑賞中國的一首著名詩歌,需要對該詩與先前的詩歌的傳承關係有一個大致的了解,才能對它的精妙或不妙做出一個大致不差的判斷,或對它使用的修辭手法及其涵義有大致不差的理解。同理,鑑賞愛爾蘭詩人葉芝的名詩“當你老了”也需要了解葉芝對前人的借鑒和傳承。

“只有民主能让我们接受我们对自己的历史缺乏掌控”

王立秋

让-吕克·南希与让-弗朗索瓦·布托尔论流行病的革命潜能 让-吕克·南希 让-弗朗索瓦·布托尔/文 大卫·芬恩巴赫/英译 王立秋/译 COVID-19流行病提醒我们,未来是多么地捉摸不定。但这样,它也开辟了一场真正的心智革命的可能性。

一切的问题都是资本主义,美国、法国、香港警民矛盾,香港、台湾两党矛盾,腐败、民族主义、反华国际主义、疫情...

大中国特色党政军aPCL正统共左派专政室

资本主义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关系是以劳动者和劳动条件的所有权之间的分离为前提,即少数人拥有大量的货币财富和生产资料,多数人成为一无所有的自由劳动者。这两个条件的产生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结果,而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过程就是征服、奴役、掠夺、杀戮过程。

法国之行日记(2005)

土猪

【这还是哥2005年写的,现在把这段记忆写入区块链】 2005-4-3 虽然大雾笼罩,我们的飞机也仅仅晚点2个小时,与法国时间上午8点半的样子抵达法国巴黎,这个浪漫之都,下飞机后,我们直接打的到达那个suithotel的 velizy宾馆,95欧元/天,周日白送一天,就是81欧元/天。

《悲惨世界》(2019)观后感

叶白

谁是坏的庄稼人?电影海报截图虽然没看过原版电影,但这部戏和《寄生虫》一起角逐过2019奥斯卡的最佳国际影片,加上有朋友“吐血推荐”,当然还是要抽空看个究竟。影片讲述了三位法国警察在法国93省执勤时经历的暴动事件。因为不久前目睹了香港的抗争事件,很难不在观看影片的时候看到香港黑衣青...

法国人“天性散漫”,“解封”危机重重?

不务正业的旅者

自从欧洲疫情爆发,国内的家人一直非常担心我。中文媒体对国外向来是“报忧不报喜”,而且现在的媒体环境,越是煽动性、情绪化的东西,传播越广,由此造成无数的夸大其词、以偏概全。家人能够接触到关于欧洲的信息,几乎全部都是负面的,而且还要加上情绪化的煽风点火。

打造神医是为何?

春风中的桔子

随着新冠病毒在全世界的传播,每个国家好像都隆重推出了自己的“神医”,而每个神医的技能配置可能正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核心论题。神医哈巫(Didier Raoult)这一挂了一身法国“浪漫”符号的中老年男子可能是其中巫医属性最强的。全法国在他“川普式”医学科普的传播下,掀起了对羟(qi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