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裡的回憶
BadorNice
maintainer
1 Followers
31 Articles

日記裡的回憶(三十二)新生

BadorNice

一早便被鞭炮聲吵醒,初一想多睡會都不行,索性起了個早。來到客廰才發覺父母早去廟裡拜拜。,一個人坐在飯廳裡吃著素齋,時間過的真快,沒想到一年又過去了,電話聲響起,這麼早不曉得是誰打來拜年... 『阿伯,新年快樂!紅包拿來!』 聽到雉嫰的童音,不禁笑了起來,是老四的小孩。

日記裡的回憶(三十一)生日

BadorNice

她的暱稱寫著... 『我今年要結婚了!』 看到這行字並沒有任何感覺,唯一的動作便是發了個訊息祝福她。站在窗邊抽著煙,這裡是十五樓!微閉著眼,風... 吁了口氣!窗外前棟較矮的那樓頂上種著一棵山櫻花,綻放的紅宛如羞澀新嫁娘般令人注目。難得的陽光難得的清閒,望著遠方飄雲發呆也是難得的享受。

日記裡的回憶(三十)寂寞背叛

BadorNice

風一直在吹,彎低了竹尾。天黯沉籠罩著層堆的烏雲,今早天無藍心很藍。習慣地點煙、深呼吸、嘆氣。切掉響不停的鬧鐘,又是一天的開始... 六點半的北二高,南下車道上的車並不多,想起二高初通時夜裡狂飇的感覺,那種「時速二百的快感」。試著把車加速,但由於車子愈來愈多,已無法像以前一樣,放...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九)等待寂寞降臨

BadorNice

雨,抬頭感染了雨絲的沁涼,秋未冬初已然感到冷,看樣今年的冬天會特別冷... 『老闆,二個水煎包。』 接過水煎包,漫步到新光三越站前廣場。週末的夜,雖然天飄著雨,仍不減人潮,閃過人群,獨坐在花台一隅。人聲沸揚,我卻依然感到孤寂,是因為我的身?

Back to All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八)不加冰的威士忌

BadorNice

抬頭望眺遠山片片落葉,又一年了... 秋天!愁思又悄然進駐,朋友們!你們最近可好?在這惹人思緒的季節裡,我總是特別地想念你們... 『喂!阿旻,你是來渡假的還是來發呆的?』 回頭看著那群已笑成一堆的兄弟。『他啊,老毛病又犯了!』接著又聽到有人說著。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七)美麗與溫柔

BadorNice

霧... 好久沒有走在霧中,這份心情早遺忘好久好久!『阿旻,你還可以吧?』 回頭看著搖下車窗喚著我的小梁,對他笑了笑揮手示意他可以放心地走,轉身帶著微醺繼續靜靜地走在霧中的回憶。回想過去又摻雜著今天參加朋友婚禮的場景,嘴角不自覺地泛著陣陣苦笑,是無奈?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六)生活平淡的好

BadorNice

機場的入境大廳顯得稀落,抬起手看著錶,原來時間已晚,不意自己在這已待了那麼久。明知班機到達時刻卻還是不自主地早來,不為何,就只想著早點來到機場。看到誠哥走出來的那瞬間,心中激動四起,若說前不久才見到,但這次卻是可以預見可以常常和誠哥碰面,這喜悅不是偶一可以比擬的。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五)台北寂寞夜

BadorNice

『台北,又是個寂寞夜?』 傍晚天色呈現的有點昏暗,偷了半天閒坐在懷寧街角的星巴克三樓享受著久未感受的台北寂寞。樓下人潮往來穿肩煕攘,樓上二人對談三四群聚,隔桌和我面對也有一位獨坐女人。吸煙區裡的味道,這煙味!總愛這煙味背後的感覺。響起的手機顯示著大姐的來電。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四)揮別

BadorNice

送誠哥到機場時一語不發,雖然已離送阿隆那天又過了七天,但心情一直好不起來。和誠哥道別後轉身喘了口大氣,正踏出要走時聽到誠哥叫著我,回頭看著誠哥。『阿旻!忘了告訴你,我下個月就回台灣,我辭掉工作要回台灣了。』 『去看一下雅紀吧!』 向誠哥揮了揮手,目送他離去... 站在店門...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三)流浪人咖啡館

BadorNice

看著雅紀把最後的骨灰灑向大海,她的淚水也順著臉龐滑落不止。船駛回漁港後她向伯父鞠了躬表示謝意,看著她轉身和阿隆的阿姨離去的刹那,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她哭... 『阿伯,今日多謝您幫忙,因為朋友希望死後用這種方式...』說著我眼眶也不禁紅了起來。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二)東京之旅

BadorNice

『不捨?』 回頭看了和我說話的阿奇,轉回頭繼續看著正坐上禮車的婷麗。『婷麗今天很美,對吧!』 阿奇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真的不去喜宴?』 『嗯,我去日本的機票都買好了。』回頭和阿奇說著,順手向阿奇要了根煙。『誠哥要是知道,一定不會讓你今天去日本的...』阿奇邊嘀咕邊幫我點著煙。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一)最愛左右

BadorNice

今夜的雨...有點大!佇立在新光站前店的門口等待著雨小一點,不過看來這場雨會一直持續,而我也會一直站在這裡,看著雨中的行人!新年的氣氛並沒有感染到我,心中仍充滿對叔公去逝的傷悲,雖說生老病死這趟人生路是必經,但親人的離開對我來說仍一時難以看得開。

日記裡的回憶(二十)喪痛回憶

BadorNice

緊握著叔公尚有餘溫的手,我的淚水不自主的落下... 母親已無法自持哭偎在父親的懷裡,頓時房間裡每個人的心都隨著淚水崩潰,寒風夜下讓失去親人的痛更加痛。呆坐在門口拿煙的手不停的發抖,想用煙抑住難忍的痛卻是不可能,屋內仍是哭聲淒濿,屋外風寒刺骨,心像是落入無底深淵似的失了方向。

日記裡的回憶(十九)尋找自己的一片天

BadorNice

路過大溪時想起了久未見面的朋友祥哥,碰運氣地撥了電話給他,聽到那頭喘急的呼吸聲而詢問了一下,原來他正和家人在庭院烤肉,和小孩在追逐。應了他的邀請把車轉進往山裡的小路,路兩旁種滿四季花草,樹也長的又高又壯,有四年多沒來過這裡了,想起朋友剛搬來這裡時一群朋友來幫忙蓋山莊時的情景,不覺莞爾。

日記裡的回憶(十八)生命中是否還有感動

BadorNice

窗外已明顯感到入夜後的涼意,秋末,我最喜歡的時期。秋末葉落,颯颯風赫,引人入境的愁思,多少男女為情落淚觸景傷情。忽而想起這分手的季節,雖然那段感情的結束並沒有帶給我多大的傷痛,但這時想起仍不免唏噓,不禁苦笑搖頭。車下了交流道,三小時的路程總算到了台北,還真有點累。

日記裡的回憶(十六)出差

BadorNice

車過之處盡無高樓,請調雲林麥寮算是讓自己心情有地方可以好好沉澱並思考的地方。來到宿舍門口阿生早在外面抽煙等我,和他揮揮手打了招呼。雖然這裡的同事都已經派駐一年多,但並沒有多大的問題更也不缺人手,老闆之所以同意我外調大概也是想讓我以半渡假的方式休息一陣子吧!

日記裡的回憶(十五)對不起,我不能愛妳

BadorNice

落楓飄,紅了天紅了眼!早逝的兄弟情在心中是難捨的痛,上完香步出大哥安靈的地方,看到大嫂牽著寶寶站在門外,眼眶滾著淚看著我。『寶寶來,叔叔抱抱!』走向前時順手擦掉了流出眼眶的淚水,伸出雙手對著寶寶笑。『來,不要給叔叔抱,給阿姨抱。』婷麗跑上前雙手環抱把寶寶抱起來,嘟著嘴逗著寶寶。

日記裡的回憶(十四)婚姻

BadorNice

夜,深了!天,冷了!入秋以來第一次感到秋涼,雙手撐著下巴看著杯裡冒出的熱氣,發呆在今晚佔據了我大半的時間。明天又是假日,工作告一段落後日子似乎過的有點乏味。每遇放假便得思索何處去,未得便把自己窩在房裡或擠身人群中,再不就到星巴克喝「半份咖啡」。

日記裡的回憶(十三)對與錯

BadorNice

一個錯誤的決定,多年後的今日終於感覺到自己當年的愚昧!『我的決定還是一樣,分手吧!』 看著她忍住欲滴的淚水轉身離去,心裡很是矛盾。不想割捨卻又想堅定自己的決定,看著她的背影一步步...她的手不停地擦著淚水,心裡攪起了陣陣刺痛,我這麼做是對還是錯...這不安很快地被長久以來工作不順遂引起的挫折遷怒所掩蓋。

日記裡的回憶(十二)再遇陌生女孩

BadorNice

躺在床上想起昨天收到的那封沒有署名的信封,裡面裝著的是我的手帕和一封信。『Jim 那晚我睡不著想了你說的許多話,你說的很對但我無法跳脫 ,在你認為我一定很傻,可是我是愛著他的,即使他不愛我 ,不過我相信他是愛我的,那天真是謝謝你,很抱歉我無法 親自將手帕還給你....謝謝!

日記裡的回憶(十一)風月場的省思

BadorNice

輕便的衣著,有著輕鬆的心情,冷清的咖啡廳並不覺得孤單。一杯拿鐵加上只為我一人服務的美麗服務生,假日的午后難得悠閒。邊看著施工計畫邊享受一個人的寂寞。和服務小姐要了一個煙灰缸,也還好這裡不禁煙,不然我看我得端著咖啡坐到門口。舉起咖啡杯向走過門口的黃經理示意問好,她也向我笑了笑逕而走了過來。

日記裡的回憶(十)條件的選擇

BadorNice

出了門看到計程車已在巷口等待,和司機聊了几句交待目的地後司機也專心的開著車。少了上班和上學的人,星期日的早晨路上顯得格外的冷清,車緩緩的靠近機場大門,搭飛機的人一樣也是寥寥可數,和平常上班日時有著明顯的差別。『王先生這是您的機票。』 『王先生!

日記裡的回憶(九)陌生女孩

BadorNice

好久沒有睡到自然醒了,真是過癮。『今天應該不會有人去公司加班?』梳洗時,心裡想著。打定主意短褲涼鞋T恤就這樣吧。假日的敦化南路沒什麼車,路上的行人也不多。雖然今天是工作以來睡的最久的一天,不過現在也才九點多!繼續著昨晚未完成的工作,不好意思找小妹來加班打字,寫完稿便開始自己敲著鍵...

日記裡的回憶(八)加班的週末

BadorNice

紅色的圈註記了我回來工作的日子,一個月了。這一個月來工作的時數日日增加,從每日八小時到現在的情況,看看桌上的電子鐘,十四個小時了... 『我為什麼要這麼累?』,反覆地問著自己思緒起了小小的混亂。『唉!』這好像是自己選擇的路,為了自己的好勝心和面子當然要付出代價。

日記裡的回憶(七)生命過客

BadorNice

推不掉朋友的邀約參加了他為女友辦的生日會,不過生日的我這種場合初到時還真有點不習慣,而且在這的每個人我都不認識。在和朋友和她女友打過招呼後,選擇了一個角落坐下,雖然知道這位朋友交遊很廣,但卻超乎我的想像,一個生日會居然來了六、七十人,場地相比之下顯得有點擁擠。

日記裡的回憶(六)回返工作

BadorNice

今天起了一個大早,「興奮」這是現在的心情。沒想到我這把年紀工作也超過十年之久的人了還會像個社會新鮮人一樣,這種感覺好久不曾出現了。夢龍頭發出強烈的水聲,把臉浸在水裡直到用盡肺裡的氧氣。鏡裡的我還可以吧?我想除了老了點之外氣色還不錯,不自覺的嘴角上揚。

日記裡的回憶(五)愛情

BadorNice

『你快樂嗎?』 這是她問我的第一句話,我想這也是我這几年來我自己心中的最大疑問吧!最後我們還是話不投機不歡而散,即便如此她還是我最好的異姓朋友,八、九年的交情對於我的內心始終曉如指掌,她的話就如箭一樣每次都會刺中我的要害,而我也始終不承認她的解析。

日記裡的回憶(四)親情

BadorNice

『亮了!』心裡傳出了興奮的聲音。好久沒在台灣看日出了,即使年前在台灣的時候也因工作和其他事情纏身之故甚少來到東部看日出。昨夜睡的很沉,不一早就醒了,索性來個宜蘭日出之旅,也由於這難得的機會我才再度體會日陽初生的美!坐在南方澳的海堤上,看著漁船出港的景緻,腦中呈現的是為自己為家人正...

日記裡的回憶(三)重溫年少

BadorNice

『睡不著?』 聽到背後有人問著,回頭看到嫂子站在門口。向嫂子報以微笑,熄了手中的煙往回走了過去。『是啊,這麼美的夜景讓我捨不得睡!』收起了沉思的心境,笑著對嫂子說著。『最近一次見到你也是五年前的事了吧?』嫂子回憶著。『嗯,那是在升哥和妳的婚禮上。

日記裡的回憶(二)七星潭

BadorNice

結束了大陸的工作回到台灣本想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卻在以前公司的老闆人情壓力下答應回去幫忙,也沒想到他居然保留了我的職位,就像在我走時告訴我的一樣,「留職停薪」。一早起床便興起一個念頭,在開始上班前應該去拜訪一下老朋友。以極盡高速倘佯在蘇花公路的蜿蜒,聽不到海浪聲卻感受得到海水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