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
Sam Huang
主理
40 人追蹤
246 篇作品

發燒的溫度

Flora異想

隨著溫室效應,夏季的氣溫真是創新高,不只是人會發燒,連天氣都發高燒了,一度高達38度以上

2

貓的日常

Flora異想

看到我的拖鞋乖乖躺在箱子裡,這一幕讓我瞬時笑了出來

時間成本&怯懦

Flora異想

其實我是很怯懦的人。

教小孩子道歉

張少貞

外國人如何看自己及同種族,往往從日常接觸形成印象,錢買不到尊重,暴發戶往往和「淺薄」掛上等號。

返回全部

今年的父親節

Flora異想

今年的父親節很特別,不是選的餐廳特別,而是準媳婦和我們一起過的第一個父親節

《海獸獵人》觀後感

Flora異想

下午一個人獨自在家,百無聊賴地轉著遙控器,在Netflix找到一部動畫影片:《海獸獵人》,於是選了它作為今日消解無聊的消遣。

1

戰爭,沒遠去

張少貞

生靈塗炭之戰,往往追溯至上一場戰爭隱去卻留下的黑魘, 怵目驚心。

十四年後

張少貞

十四年前,突然興起去威尼斯,今次亦然。

曾江,是東邪黃藥師,也是頑童周伯通

張少貞

忍不住找、看曾江先生的訪問片,他確是黃藥師,有資格狂傲,惟他同時也像周伯通愛玩。他的智慧和人生哲學,超越世俗,酷極!

買喼移民

張少貞

坊間和普通人生括緊扣,偵測到的脈搏往往較政府公佈的數據快而準。行李箱是民心安定指數,近年香港多了人買行李箱是因為移民,不是旅行。買行李箱是與屋企道別,是科技世代經歷的第一個大移民潮。

港樂 不是 香港廣東歌

張少貞

香港音樂有多種,流行音樂只是其一,而且曲和詞的元素多樣,是抹不走的香港性格特色,例如C AllStar的「地球保衛戰」,是香港獨有的跳脫機靈。

視障九十後的抗爭 : 八三一後堅持坐巴士,不坐港鐵

張少貞

你會為信念付出多少?你會為原則堅持多久?

在倫敦的熱浪中著涼

張少貞

傳媒的報道固然提醒大家注意氣候問題,但親身感受也重要,對實況的認知才較全面。

離開父母

Flora異想

離開並不代表捨棄,而是另一種新生活的開始,該是開心喜悅,何來的惆悵呢?

期限的威力

Flora異想

我的經驗告訴我,若沒有將時間訂下來,永遠都沒有「有空」的時候

1

疼痛

Flora異想

疼痛對身體會產生很大的壓力

受不了的熱

Flora異想

大太陽底下,每個機車騎士最怕的就是遇見紅燈,不僅是等紅燈,若遇上秒數高的路口更是想哭,而今天剛好被我遇上。

努力工作的布穀鳥

Flora異想

自診所開業以來,它就一直盡忠職守的努力工作,從來不曾懈怠過

運動的路

Flora異想

然而從決定要拿出跑步機運動,到真正將它搬出來,這期間竟過了兩個多月之久,我的惰性實在令人欽佩。

《我在地球的奇異旅程》

Flora異想

「我帶著限制來,試著把限制,活成故事。」

雷聲

Flora異想

果然,神真的很愛我,到家後沒多久才開始打雷下雨

隨筆:國家不幸詩家幸

Sam Huang

前些日子 youtube 狂推明朝戲劇給我突然想起「獅山史影」這篇散文講的是靖難之役的一些正史資訊及野史拾遺 「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這句話就一直從那時候記到現在時局動盪,希望這句不要是未來對今日的寫照 查了一下這篇文章也不知道是不是夏堅勇寫的只是看閒書這種事情是也不過...

報導》90年代的文藝青年是如何被鍊成的?:訪作家吳明益

Openbook閱讀誌

近年深受國際矚目的台灣作家吳明益,作品屢經迻譯外文與改編成漫畫、影集,皆普受讀者喜愛與重視。台文研究者蔡易澄以吳明益為研究對象,認為若將吳明益定位在千禧年後的新鄉土浪潮,恐忽略其出道初期創作的意義。本文藉由對話,追溯作家早年在本土雜誌的經歷,為吳明益創作生涯補上目前研究較闕漏之處。Openbook閱讀誌特此以專文刊登,與讀者共享。

4

消逝的時間

Flora異想

火星爺爺的《我在地球的奇異旅程》書中有一句話說:「然而時間,是最忠實、不會被棄你的朋友。你開始,不斷持續,時間就會照顧你。」

走失

Flora異想

在這個世界上,若有善心人的協助,該是多麼令人感到窩心

身份

Flora異想

火星爺爺的《我在地球的奇異旅程》寫著:你昨天是誰不重要,那已經是沉沒成本,你永遠可以活出全新的樣子。

2

錯誤的收件人

Flora異想

而我的手機此時正顯示著貨運來電。我心想最近並無訂貨,應該不太可能是貨運,為求答案,於是我接下這通電話

逼真的夢境

Flora異想

或許是近來天氣真的太炎熱了,連夢境都渴望有著涼爽宜人的風,果然現實生活跟夢境的連結的確有著奧妙的關係。

工作熱忱

Flora異想

服務態度常會左右業績,這是不變的真理。

被遺忘的注意事項

Flora異想

上星期為了自己尚未痊癒的長新冠去中醫就醫,吃了一個星期的藥,咳嗽仍然時好時壞,心裡有點失落。我的工作場所是醫療院所,若員工一直咳嗽,想必也會為來就診的患者帶來疑慮,能夠快快恢復對我更是迫不及待的事。然而一星期過去了,似乎也沒有特別好轉,不禁想著究竟哪裡出問題,是醫生的處方不夠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