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關係
貓魚
主理
17 人追蹤
20 篇作品

《了解的不多也無妨,是一家人》:像家人一樣的外人、像外人一樣的家人

知秋

印象最深刻的是,金尚錫覺得李真淑是仙女,如果生三個小孩就不會再離開他;李真淑卻不堪懷疑先生外遇的折磨,在得知自己懷第三胎時,想喝藥墮胎。

反覆遇到伴侶劈腿?為妳拆解自己底層的意識

和解療癒Hsin老師

和解的個案許多都是來處理丈夫外遇的已婚女性們。會走入心靈探索的女性,往往都是情感出現裂痕、身心俱疲而渴望找尋解答。願意來自我和解的個案,都是願意對自己生命有力量的靈魂,她們的勇敢會把她們帶到我面前,因為,我不會給出一個討拍的答案,卻會得到一個生命的真知。

閱讀《共脩此生》#1:結婚是一種選擇,離婚也是|讀書會紀錄

予晞-日記簿

摘要:要結婚的人先得考執照,否則就像無照開車上路的駕駛。書中有句話說:「要結婚的人先得考執照,否則就像無照開車上路的駕駛。」社會上許多職缺,或是專業技能的認證,都需要透過考證照的方式,來驗證所學。但是婚姻卻沒有,婚姻不用向社會大眾、不用向政府機關「證明」自己有資格結婚。

1

蘭因絮果(中)

末日毒藥

若是真的散了,就回不去了

返回全部

你想改變另一伴嗎?

凌醬ling

凌醬Ling 女性成長 兩性情感關係 女性智慧 @hilingtv 大家有沒有過 “想改變另一伴的念頭?” 我們心裡其實都會有個“理想情人” 所以常常不自覺的希望他 符合自己的要求 可是“婚姻找的是伴,不是夢” 就算是男女朋友也一樣 自己明明和這樣一個人在一起 但非要他...

感情不順,我該繼續這段婚姻嗎?

真愛不麻煩

每個人在婚姻中都有過想離婚的念頭,這當然很正常,但這股能量如果已經強烈到影響生活,就代表背後有很多原因,如果溝通可以改善那最好,但如果不行,最好能先找兩性專家諮詢,或是民間尋求婚姻諮商,因為長久下來你一定會做出各種舉動,影響到整個婚姻家庭,甚至會破壞現有的關係,有些人甚至會不知不覺中讓自己出軌,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

日劇分享《金魚妻》探討婚姻關係

方凱莉

這是一部六個人妻的不倫戀,床戲尺度真的很大,觀看時請「清場」,確定旁邊沒有小孩與其他人再自行觀賞。

定格的幸福與進行中的對話

Richmond

《幸福定格》(Love Talk)以長時間紀錄八對夫妻走入婚姻後的溝通狀況,呈現出層次豐富、內容細膩的對話過程。有人認為這是一部婚姻恐怖片,但對於我而言──或許對於其他持續思考著但還沒進入婚姻的年輕世代也是如此──,它幫助我衡量目前的想像和實際情況之間可能的落差,力道充足且有效。以婚姻溝通為題材的作品多不勝數,我不禁思考,為什麼這部作品的鏡頭看起來特別有力量?它如何賦予觀者感受、思考和理解的空間?

時光倒回,你還會選擇嫁(娶)他(她)嗎?

錢姥姥

你還會選擇他(她)嗎?

深深感動我心:【不守規則的除夕夜】

錢姥姥

溫暖人心的年夜飯

我看到彩虹了

錢姥姥

想的透什麼都不要;想不透什麼都要

我賺的錢,我自己做主

錢姥姥

我賺的錢我做主,老公的錢,老公做主

天下有錢人終成眷屬

錢姥姥

愛情可以沒錢,但婚姻不能沒有物質

【專欄系列】老公的錢 老公作主

勁傳媒

我的還是我的嗎?我決定為先生另外開個戶頭。不知是誰教我的:「我的就是我的,老公的還是我的。」我就這麼奉行不悖。~~這樣的情景是否曾在生活周遭發生呢?

容易導致婚變的風水 臥室採光需注意

佛渡緣

俗語說:家和萬事興。家是人心靈的港灣,家庭夫妻情感和睦,能使這個家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而如果家宅不和睦,便會導致很多問題。對於婚姻而言,不和睦的家宅容易產生婚變。在風水上,我們要避免對家宅有危害的風水,避免那些風險威脅到婚姻的穩定。

老公不願回家 做個最靈的催人回家的法術

仙氣飄飄

現在的很多男人可能都有這樣通病,就是下班開車回到家樓下的時候,總是想待個幾分鐘才上樓,而有些的就是不願意回家,找個藉口搪塞家裏的人。這個時候,你就要思考一下是不是他的壓力太大了,有時候男人也是很累的。老公不願回家,不如做個最靈的催人回家的法術讓他回心轉意吧!

圓規的緣規

鈴蘭裡的小蜜蜂

多謝圓規,讓我我可以同我生命路上的結伴者,順道偷了個閒慶一下紀念日。

離婚繼續住一起是什麼感覺?因為彼此還不習慣沒了對方!

粗枝嫩草

那是一種感覺還是很有事,卻完全沒立場管對方的一種關係,但是如果相處模式不夠友善,是隨時可以轉身就走

夫妻AA制?

宋雨桐

AA制可以來自女人在交往戀愛中或是婚姻裡,主動理智的善意體貼及體諒,而不是男人骨子裡觀念上對女人的一種期許與要求。

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貓魚

感恩神一直的保守,回想以往的我和丈夫關係上的問題,除了他本身在賭債上的問題之外, 我自己也有很多的缺點。主要的問題是溝通。夫妻的溝通如果不能夠互相坦誠,互相體諒明白,是很難走得遠。有很多夫婦都只是掛名夫妻,他們的關係已經枯乾。我感恩神透過我的艱難讓我反思自己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