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
滕彪
maintainer
17 Followers
21 Articles

129 | 你的奥运队可能是个幻象

结绳志TyingKnots

Besnier 和 Brownell 书写于2016 年里约奥运会之前的这篇短文道出了“国家队幻象”背后的经济腐败与政治图谋,带领读者们一窥在这场归化游戏中,全球北方与全球南方国家各自扮演的角色,以及运动员的盼望与束缚。

1

读《奥林匹克之梦》有感:公民意识和被”代表“的民意

黎波柔

文章结合冬奥会和北京奥运,摘引徐国琦先生的《奥林匹克之梦》,结合一些个人琐事,说了一些对疫情和现在中国的看法

一个中国,两个奥运

滕彪

2008奥运会成了中国政府全面监控社会、打压异议人士、镇压少数民族、煽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催化剂。在两届北京奥运会之间的14年里,中共独裁政权迅速壮大,民主国家缓慢觉醒。允许中共“数字歹托邦”举办 "种族灭绝奥运会",理应成为绥靖主义最后的盛筵。

1

历史上的宣言 06 | 奥林匹克宣言

shenbolun

背景1892年,法国贵族、教育家兼体育运动家皮耶・德・顾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向全世界发表了一场历史性演讲,从此改写了人类的国际体坛历史。当天,顾拜旦肃立于齐集索邦以庆祝法国田径协会五周年的群众面前,为世人勾勒他那复兴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宏大愿景。

Back to All

从徐州丰县到北京奥运,问错了问题,比找不到答案,更糟糕 - 献给2022情人节

iyouport

爱和竞争无法兼容,它们彼此互为克星。这取决于您想要什么 —— 是你死我活的鱿鱼游戏?还是能让我们所有人共享自由和安全的世界?您来决定。

1

玩到一张冬奥会火炬网络护跑手🙌🏻

annepink厚脸皮瓶瓶泡泡

补更贴🤦🏻‍♀️

奥运洗白与运动员的自由

滕彪

习近平上台后倒行逆施,屡屡使国际社会感到惊愕和愤怒。但习近平当局打压异议人士、全面监控社会、镇压少数民族、煽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很多做法,都可以从2008年前后找到线索。而中共政权正在用奥运会为自己洗白,每一个参赛运动员成了中共宣传的棋子。如果运动员保持沉默,良心当受谴责。

观奥运会比赛有感

惰于思考的神仙

今天周日,看了一点奥运会的比赛,有点小感触。在小的时候,奥运会等运动会比赛,观看的时候都是跟所谓的“国家荣誉”紧密联系的。赢了就高兴,输了就垂头丧气。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觉得这二者其实应该脱钩的。一个个人,一个运动队获得的好成绩,能说明一个国家的什么吗?

新冷战:抵制北京冬奥呼声与日俱增

中国劳工论坛

社会主义者对抵制北京冬奥持同情态度,因为抵制是由世界各地的工人和青年提出的,他们真诚地正在寻找方法来反抗中共的镇压。但我们也警告说,不要对国际奥委会抱有任何幻想。我们特别警告不要对任何资本主义政府抱有幻想,因为他们只会利用这个争议来服务自己的大国利益。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成王败寇:“天才少女”全红婵背后的故事很社达

多数派Masses

通过共同打造这“体育明星”,资本和国家都将其粉饰为自己的“门面”,这样一来既完成资本积累的需要,又完成了将国家与个人通过那虚幻的主人感所捆绑的任务。资本主义、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在那么瞬间都得到了疯狂的滋长。

1

振奮人心!東京奧運接力英國選手興奮劑陽性,蘇炳添獎牌夢能圓了

奔跑的蝸牛

8月13日凌晨,傳來了一個大新聞,東京奧運會男子4X100 米接力銀牌獲得者英國隊一棒選手烏賈興奮劑違禁藥物檢測陽性(他使用了選擇性雄性激素受體調節劑),鑑於奧運會的嚴格檢測很難有漏洞,就是B瓶或者申訴也基本沒用。英國銀牌即將被剝奪,蘇炳添,謝震業,吳志強,湯星強...

战场与赛场

山姆小鬼

对奥运会,你怎么看?

东京奥运观察:中国人奥运观的变迁

奔跑的蝸牛

這屆奧運會對中國而言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次,在很多方面折射出的改變,使其意義甚至超過北京奧運。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折叠东京:奥运理想下的(跨)性别困境

多数派Masses

随着奥运会的举办和进行,公共卫生与健康、运动公平与权利、性别平等等提议交织折叠,奥运会自身成为充满争议的政治拓扑空间。

1

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公平吗? | 性别新闻简报11

陈椰子

本期简报聚焦奥运会中的跨性别运动员与吴亦凡被刑拘事件(“吴亦凡被刑拘,社会主义铁拳胜利?”)。

「生活」当自信变为自满

mrspointm

credit:pixabay.com1984年至今已经过去了三十几年,可能感觉三十几年对于历史来说并不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可是直到那一年中国才拿到了第一块奥运金牌,这位运动员就是大名鼎鼎的许海峰。三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在近几届奥运会的奖牌数和金牌数一直遥遥领先,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中国金牌数目前位于第一。

“苏神”有多厉害

mrpointp

credit:pixabay.com在本次奥运会上,苏炳添9秒83的惊人成绩跻身小组第一,成功入围奥运会男子一百米决赛,这个本来就赞誉颇丰的运动员再次被国内观众成为“神”。可能你会觉得这样的赞誉有些过头,那或许是你对人类“一百米”的历史不太清楚。

空城日记 | 七月二十九日

乌哭

许多人都会将信仰称为“迷信”,理由是无法证明神明的存在。但也许这样科学性的认证方式本就不该应用在宗教上。

东京奥运会

阿酷

图片节选自https://olympics.com/话说这几天利用在家上班的机会,时不时地看一看油管上奥运会的比赛片段。一晃的功夫,好几个国家的金牌数已经是双位了。我没有看开幕式,时间太长了;甚至超过二十分钟的比赛都没看。不过在很多视频的留言中都看到拿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对比这届日本...

「哆啦A梦」伴我同行:少子化时代的父权复辟尝试

陆泓旭

我们能想象一种人口不那么急速增长的世界吗? ——傅适野

北京的奥运会与种族灭绝

滕彪

“种族屠杀”这个词很重,不是随便用的。现在越来越多的国际媒体、人权组织、国会和政府,认为中共在新疆的暴行确定无疑属于种族屠杀。滕彪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附近,一辆坦克碾碎了方政的双腿。后来,这位活 “坦克人 “成为中国残运会铁饼和标枪的全国冠军,但他后来被政府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