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0 Followers
182 Articles

批判性思维的觉醒

科学探求者

前段时间看到棒棒医生在《我的医学素养曾经这么差》一文中对自己曾经轻信中医药的“黑历史”进行了“无情揭露”与深刻剖析,也看到这些事被不少中医粉翻出来当作嘲笑棒棒医生的把柄,他们认为棒棒医生“用过中药注射剂就没有资格再批评中医药”,然而我在敬佩棒棒医生的开诚布公之余,不得不说句公道...

针灸到底有没有用?

科学探求者

一、什么是针灸 针灸是针法和灸法的合称。简单来说,中医学上的针法是指采用特定手法将针刺入人体穴位(腧穴),灸法一般是指用艾绒制成的艾条或艾炷温灼人体穴位,以此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尽管针灸一直被认为是中医的特色疗法,但事实上针灸的历史远比中医理论来得悠久,针灸疗法的起源最早...

批评中医的人到底在呼吁什么?

科学探求者

其实我的观点在我的专栏文章:《怎样才是科学的养生观》(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77638),《中药到底是“纯天然无毒”还是“是药三分毒”》(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914836),《驳中医之所谓“...

野生动物是中医养生思维的牺牲品

科学探求者

华南农业大学网站2月7日发布消息 , 华南农大、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沈永义教授、肖立华教授等科研人员联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杨瑞馥研究员及广州动物园科研部陈武高级兽医师开展的最新研究表明,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Back to All

觉醒后的中医学生出路在哪

科学探求者

在我文章的评论区或者是收到的私信当中,偶尔会有一些网友问我中医学生的出路在哪。这部分网友大多已经是有所醒悟的中医专业的学生,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所学的中医内容与真正的医学和科学相去甚远,也已经开始着手逃离中医这个看不见底的深坑,寻觅自己真正的出路,但是他们往往苦于中医专业出身的束缚,在职业方向的转型上会走得异常艰难。

执政者为达到某种政治生态稳定的形式,纵容某些党内外人士“合法的”滥权和腐败,实际上起到了适得其反的结果。

pekjack

同样曾经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发展的张定宇医生用证据说明“我们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而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把组织交给的“责任田”当作个人的“自留地”,恣意让渡手中的公权力,为一己私利甘当傀儡,错失粉碎美国及其他国家科学家“谣言”的机会,阻碍了中国政党超越西方文明的历史进程,以后成为中华民族的罪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为了“政绩和利益”考核把焦点放在如何保住GDP增速以及确保不出现重大负面事件上,根本就无法感受到中国中央政府对医疗改革宏观调控的决心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为了“政绩和利益”考核把焦点放在如何保住GDP增速以及确保不出现重大负面事件上,根本就无法感受到中国中央政府对医疗改革宏观调控的决心,对权力滥用,潜规则横行,以及医患合理权益被剥夺等核心问题的解决只会流于形式。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不仅失去了职业精神中起码的专业与契约精神要求,更是对本行业从业人员的侮辱。

总是忘记了李文亮医生所说的让大家知道真相:当权者“换个马甲”的所谓医疗改革本质就是滥权和逐利机制尚未破除,剥夺医患的合理权利。

pekjack

这是新制度的建立,不是中国精英们“换个马甲”的所谓医疗改革,也不是受害受骗者智商太低,而是需要伴随新的认知、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产生。为了获得更多支付额度和效益,武汉市第四医院选择利润较高的病组,减少利润较低或者超支的病组,通过术式升级来规避基础病组(虽然医院拿钱更多,但却伤害了患者),利用门诊自费转移以及除外支付规则政策漏洞,绩效分配鼓励高靠、高编、挂床住院和术式升级赚钱。

《致知了》打油诗似乎在其它场景更能说明医疗改革的问题所在,中共党内外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是否将成为医疗改革的掘墓人?

pekjack

《致知了》打油诗似乎在其它场景更能说明医疗改革的问题所在,中共党内外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是否将成为医疗改革的掘墓人?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本以为滥权和腐败就能够升官发财,结果不小心触碰到了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观,反向科普了中国医疗改革中存在的根本性问题。

尽管社会上丝毫不减的所谓推广三明医疗改革呼声,但目前医疗改革仍然是掩盖真相、指鹿为马,侵犯人权以及弱智的体现。

pekjack

尽管社会上丝毫不减的所谓推广三明医疗改革呼声,但不幸的是,目前医疗改革仍然是掩盖真相、指鹿为马,侵犯人权以及弱智的体现,这既是专制之下众人丧失胆识的结果,也是因为少数“智者”因种种原因不去捅破窗纸。虽然上级机构、监管部门、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可以去欺骗医患大众上路,但是不可以任由那些说不清最终目标的医改(侵犯个人权利和滥用公权)呼声去麻木众生的心智。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本以为滥权和腐败就能够升官发财,结果不小心触碰到了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观,反向科普了中国医疗改革中存在的根本性问题。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本以为滥权和腐败就能够升官发财,结果不小心触碰到了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观,反向科普了中国医疗改革中存在的根本性问题。就像“李佳琦悖论”一样:一个岁月静好党如果想完全不触碰到政治禁区,他就必须了解所有的政治禁区。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等人不应该再用“平庸之恶”这个常见的词来形容它们,而要同时使用前面讲的两个词:极端之恶,以及,恶的庸常化来理解。

pekjack

致敬所有与遗忘做抗争的人,无论是上级机构、保护伞,还是王岚、丁祥武等人。“没有记忆的人,从本质上说,就是和过去生命割断的木头和板材,它们的未来是什么物形和东西,由锯子和斧头说了算。 ”欢迎通过你的方式在墙内转发这篇文章,让我们共同开启一个“拒绝遗忘”的小实验。

既然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可以剥夺你的合理权利,当权者当然可以通过健康码冻结或者剥夺公民拥有的基本人权。

pekjack

公共讨论不应该以医疗改革议题为洪水猛兽,而是要承认经济技术发展其实并非真正建立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之上,讨论如何调整监督制衡关系更能帮我们建成“由享有人权个体所组成的、民主自治的人类共同体”。欢迎通过你的方式在墙内转发这篇文章,让我们共同开启一个“拒绝遗忘,共同探索”的小实验。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选拔体制和选官制度是在利益集团角逐下,由于派系平衡,各种利益交换,关系网交织,不能选优,常常选劣。因此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的事件可以看懂中国官场的升迁奥妙......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选拔体制和选官制度是在利益集团角逐下,由于派系平衡,各种利益交换,关系网交织,不能选优,常常选劣。因此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的事件可以看懂中国官场的升迁奥妙,除了中南海门口的那两个石头狮子,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的作恶大致有两方面。一个方面,是行政权力直接侵害医患权利的事情,另一个方面,是医疗系统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出现了一些恶性事件,如严重的个案事件和广泛的公共事件。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的作恶大致有两方面。一个方面,是行政权力直接侵害医患权利的事情,另一个方面,是医疗系统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出现了一些恶性事件,如严重的个案事件和广泛的公共事件。当权者为了掩盖自己滥用公权、自己的失职和无能...

中共当权者在医疗改革中的困境是,既想避免党内的保护伞自掘坟墓,又要避免党外的当权者对立为敌,从而丧失了自我净化的能力,以至医疗改革开倒车现象和愚民政策层出不穷。

pekjack

即便是有人只不过对公共事务或弱势群体表达了一点关怀,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也能指鹿为马,替作恶者开脱和维护地方帮派极权,让类似雷洋、李文亮,铁链女等人的情况持续发生。

试译/异种器官移植的文化焦虑

月亮的陈述

今年,一颗经过了基因改造的猪心脏首次被移植到人体。尽管有很多人为此庆祝,但其他人仍感到不安。人类学家或许可以解释此种现象。

但多招一个病人就多一份收入,全中国几乎所有医院都是这么运营的,手术室里全是钱也是医院绩效管理的核心逻辑。数十年来当权者宣传是一套,实际执行情况却是另外一套,与人权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如出一辙...

pekjack

无论是国务院办公厅文件还是国家8部门联合印发的方案都严禁直接或变相向科室和医务人员下达创收任务,但多招一个病人就多一份收入,全中国几乎所有医院都是这么运营的,手术室里全是钱也是医院绩效管理的核心逻辑。数十年来当权者宣传是一套,实际执行情况却是另外一套,与人权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如出一辙,这促使医患双方必须不断地自我反省,深刻理解医疗系统灾难性炼狱在所难免的真正成因。

如果怀疑它们(奴才)不忠,那么可以指控它们腐败,一下子就把它们反腐收拾了,可想而知反腐零容忍要容忍多少滥权和腐败。当暴力、徇私和作为最后手段的金钱把武汉市第四医院搅得一塌糊涂,都不可能通过更换“某个皇帝”来解决。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之所以罪恶,并不在于权力由某些管理者掌控,而在于权力没有制衡,无限膨胀。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乎的只是如何维护其权力,即使从精神上摧毁整个医患关系和医医关系也在所不惜,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谁也拿它没有办法。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了捍卫人民能够罢免它们的权力,而是妄图定于一尊或者维护帮派利益。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了捍卫人民能够罢免它们的权力,而是妄图定于一尊或者维护帮派利益。既然官员任免和升迁调动都不是以维护医患的合理权利为目的,上级机构和保护伞仍然可以培植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代理人,通过经济上的利诱收买人心,继续滥权管理腐化横行谋取帮派利益。

由于缺少维护合理权利的机制及途径,兼具才智和胆识的人往往身陷囹圄,国内医患的死亡是不可能与黑命贵一样引起整个世界的反思。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习惯于把小事搞成大事,再集中力量办大事,把大事办成丧事后,再把丧事变成喜事,最后以武汉市第四医院所谓经济发展和所谓科学技术领先收尾。当权者和医疗系统的权贵一面沉溺于不被正常医学范畴认可和接受的谎言,一面为...

因为只有忘记初心,背弃信念,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才能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纵容下,通过利益输送或利益交换侵犯其他成员的权益,并最终接受用金钱和权力去衡量世间万物的价值和意义。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天天围着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权力打转,并用尽各种方法操弄和包装赤裸裸的关系博弈:谁拥有或能撬动权力关系,以及谁支付的价码更具有竞争力。此外,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长期的愚民和洗脑,采取谎言加利诱的手段导致人们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激活人们的恐惧、仇恨与争斗。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以为讳莫如深的犬儒逻辑和有组织有预见性的污名化就能够有恃无恐和恣意妄为,并没有吸取薄周徐郭令孙苏等人的教训,还在追求所谓的政治光环和炫目的GDP,从而实现帮派利益的最大化。

pekjack

一个人(姜齐宏李文亮艾芬等)不见容于体制,并不需要什么离经叛道的想法或独特的影响力,多一些同理心与表达欲,机缘巧合多踏出一步,甚至只是多遭遇一些不公不义而已。有被训诫骚扰者,有被强迫劳动者,有被故意侮辱者,有被不正当考核者,有被付出生命者,作恶者众,付出代价者寡。如何监督制衡减少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对医患权利的侵犯,期待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法律学等各界学者能提供帮助,做一点制度机制方面的思考。

2022年1月13日,武汉儿童医院一男子持刀砍伤该院消化科彭姓医生。

pekjack

2022年1月13日,武汉儿童医院一男子持刀砍伤该院消化科彭姓医生。公安机关迅速出警将张某现场控制。伤者经送医救治,无生命危险。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谩骂殴打老年病人,派出所立案,医院保释,不了了之,老人欲哭无泪路人皆知道。

在这个金字塔型的滥权腐败体系中,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作用最为关键,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才是滥权腐败的第一推动力。

pekjack

如果不存在有良知医患等人员有组织的英勇反抗,剩下的作恶交由制度惯性即可完成。而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瞬间变成各种技术牢笼,社会停摆、管理失能、民生困苦等带来的一系列次生灾害接踵而至就是最好的例证。

像西安疫情中有关的死亡或灾难总容易被关注一样,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淡忘,不仅因为芳华使然,也因为总是按照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意指做事,或者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支持总能逃遁躲过风头,所以让受害者尘封。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稳坐于权力的上游,对于处于中下游的医务人员恣意妄为,仅仅靠良知是无法完全约束权力的。如果不去揭露,就无形中维护了滥权,甚至为滥权的存在进行了辩护。从根本上说,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仍然保留封建...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完全有机会利用武汉血液中心和医院患者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帮助确定新冠病毒首次感染人类的时间和地点。

pekjack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完全有机会利用武汉血液中心和医院患者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帮助确定新冠病毒首次感染人类的时间和地点。然而当权者为达到某种政治生态稳定的形式,纵容某些党内外人士“合法的”滥权和腐败,实际上起到了适得其反的结果。

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国家和民族不能与体制彻底决裂、无法重建公平正义实现医疗改革的危机。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上级机构及保护伞的支持下,以全面牺牲医院公平正义为代价,医院的发展机会大部分为权势集团所垄断,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变成只让一部份权势集团的成员暴富;同时医院“市场化”又成了当权者放弃维系医疗公正的责任、甩社会福利支出的“包袱”,增加看病难和看病贵。

像李靓蕾、李雨桐、孙一宁、都美竹等人能够从“私事"中的抗争走入公共领域,实际上是当权者无处不在的审查严重限制了公众的关注点。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拒绝发声并不奇怪,因为发声不但需要勇气,而且意味着承担。只有真实记录才能抵抗制度性遗忘和集体性否认的压力,只有真实记录才能直视生活中不被阳光照耀的角落、被压迫者的痛苦和医务人员自身的软弱。医务人员和患者习惯于用政治压制或利诱的牵制来为自己的沉默辩护...

执政者对地方的控制力下降和地方主义坐大,美其名曰“下放审批权自主评审”,但又没有为评审的公平正义性提供有效监督及司法保障,因此武汉市第四医院黑恶化屡见不鲜,培植党羽作恶盛行........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试图通过利益分配巩固帮派和权贵掮客的滥权和掠夺格局,以致劣迹昭著的人也能够为人师表成为“老板”,而执政者对地方的控制力下降和地方主义坐大,美其名曰“下放审批权自主评审”,但又没有为评审的公平正义性提供有效监督及司法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