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連科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 Followers
5 Articles

看的是性愛,說的是自由/《為人民服務》(電影)

Sunline

愛情或者是性,往往發生在各式各樣的情境中,有時沒來由的看對了眼,有時從心裡長出的愛慾衝破了界線。這樣毫不遮蔽的不忠,同時張揚了個人主義的追求,性與愛的慾求,不過是一個人自由的其中一個小項目而已。我比你更愛你,得從你口中重複的複頌,也就真的像是背齊了主席小本本上(如聖經般)的語錄,確認了「你一定會是愛我的!」「你會是信仰我的。」

【閱讀省思】閻連科《風雅頌》,現世學術現形記,大開眼界

瑪西Marcy

若你對閻連科的印象還停留在《她們》,以清冽的筆調書寫家族四代女性散文集,那《風雅頌》則會令你大開眼界,邊讀邊不禁發笑問道:大膽閻連科,你這麼還活在這世上?善寫大陸後社會荒謬乖誕現象的作家不少,知名如莫言、余華、格非等,下筆極盡諷刺之能力,但閻連科《風雅頌》可真是老虎嘴上拔毛;皇都...

1

幽傳統

家書

此文可作李歐梵「幽傳統」的註腳:https://mp.weixin.qq.com/s/MBlHbXm3OEuIkC2ofwjziw

唐人作意好奇

家書

再補充一下:倪豪士老師的原意大概是古人志怪也是作為「現實一種」,但魯迅《中國小說史略》指出「唐人乃作意好奇」——既是傳「奇」,至少是另類「紀實」吧?

Back to All

遊、憂、幽——閻連科的黑暗小說《日熄》

家書

釋放無限光明的是人心,製造無邊黑暗的也是人心,光明和黑暗交織著,廝殺著,這就是我們為之眷戀而又萬般無奈的人世間。——雨果《悲慘世界》真正的光明不是沒有黑暗的時候,而是不會被黑暗所湮沒。——羅曼.羅蘭《約翰.克利斯朵夫》英國漢學家霍克思在其《楚辭》研究中曾提出中國古典文學的兩大類型:「憂」與「遊」,即表達悲愁的哀歌(例如〈離騷〉)和描述旅行的遊記(〈遠遊〉、漢賦);前者主要寫實,後者多為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