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5 Followers
210 Articles

无法

但那真的很难,我手指停在键盘良久,还是放弃了。

9

中国好结局

Yini Wang

模仿Margaret Atwood超短篇小说《Happy Ending》的中国式变体练习

最後一首他唱的歌

鹿兒

第五首 好想好想

如果堤伊(在喜)看見了秀才

柑子

也就是在這個迷迷糊糊的時候,我開始覺得舒服一點。這種舒服,怎麼說呢?對於一個小一學生來說是很難形容的,並不像在遊樂場裏暢玩般痛快,也不像幼稚園郊遊時媽媽特意弄的特色飯卷。好像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腳下輕飄飄的,好像想到哪裏就到哪裏去,甚麼也不用想。

Back to All

比52赫茲更孤獨的

小草抱石

她一直覺得自己就是那條鯨魚,做伴餘生的只有自己無聲的吶喊。可是偶爾也覺得自己是那隻沒了聲音的美人魚,周圍的人都是王子,她總是急切著想說些什麼、做些什麼,最後還是只剩下化為泡沫這條路。作一個經常被誇讚「多才多藝」的人,是吳小鯨最討厭作的一個人。

《千瘡百孔》第三章 – 血雨流劍技

左中道

故事的主人翁是個天生有缺陷的人,他在力量至上的世界中飽受冷眼折磨,他又是如何挺過艱苦的修煉,一步步成為足以與神匹敵的強者呢? 這只是主線的開始而言! 千瘡百孔 第一部 血雨流的艾勞德。

《千瘡百孔》第二章 – 人與狼的共處

左中道

故事的主人翁是個天生有缺陷的人,他在力量至上的世界中飽受冷眼折磨,他又是如何挺過艱苦的修煉,一步步成為足以與神匹敵的強者呢? 這只是主線的開始而言! 千瘡百孔 第一部 血雨流的艾勞德。

小故事 | 有伴侶,還想上別人!

天藍

我絕對不是一個清高的人,如果對方沒有伴侶情況下想約炮,也許我會答應的,但如果已經有對象,我可不想動。因為自己也吃過這樣的虧。

行无归途

闫审

我依稀记得母亲走的时候是在夏天,那时的我还在菜园里疯跑躲避被惹恼的马蜂。当我被他提溜在床前跪下时,还在带着一丝不服气,扭头并未搭理他说的话。只是慢慢注意到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不由得跪得愈发端正。趁他出去与那些叫不出口的亲戚交谈的时辰,我才能揉揉酸疼的膝盖。下手从未收过力,一直都是这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见他没注意这边,我才打量起母亲来。

【小說】【漫畫】定伯賣鬼

毛毳

整理檔案時找到之前改編定伯賣鬼的小說和後來試著把它畫成漫畫,就拿來分享一下。

1

迷你故事 寓言|AI是神,人是AI

繁安

在某個世代,AI擁有人的軀體,人類分享著自己的DNA跟繁衍能力。AI比起人類,他們擁有著科技、更長的生命、更容易修復的軀體,亦如人一般擁有情感——愛、喜樂、悲傷及恐懼。

我穿越进了一本修仙文——谢源篇

白幽灵

我叫谢源。我从小天赋异禀,在修仙一途上就比别人进步神速。年少时就因为除了几个较为出名的邪祟而声名大振。从此,我去到哪里都有人说一声谢公子乃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因为自身修养也还不错,担得起谦谦公子之名,所以我从小身边就有不少姑娘围绕着我。

烏啼 其一

一语成谶

孤獨島ep2

白雲馳

2個月前 「為什麼要自殺?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一個女子跌坐在天台的地下,手裏攥著一張密密麻麻寫滿字的紙,手指甲因過於用力而發白。而操埸上正躺著另一個女子,深紅色的血泊染滿了白色的校裙。很快,操埸便被圍滿了藍白色警界線,不讓人再前進半步。而老師及警察也抵達了天台,任憑他們如何勸說,她也無動於衷。

孤獨島ep1

白雲馳

被帶到孤獨島的人都被一種病稱為孤獨病籠罩著,有獨居老人,有失去侶伴的,也有一出生就被診斷為患者的,譬如我,我們都缺愛,所以我們都不懂得愛

小樹

聽風的歌〔DC〕

那天,它從天空落下 「它」成為了「他」 不再漂泊,不再風吹日曬雨淋 溫暖的土壤,接住了他, 土壤擁抱他。曾經的日曬雨淋,現在幫助他成長。他開始發芽,逐漸壯大,成為一棵小樹。但,成長不是無止境的。他嘗試再往上,接收更多陽光; 他嘗試多長葉,增加面積。

【翻譯】森林之神 夢野久作

楓野天塵

日本文豪 夢野久作 短篇故事

2022年5月10日,他的电话。

janejane

下午居家办公正在线上开会,他来电话了。虽然刚刚好自己在发言,但我预感这个电话很重要,于是我说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然后闭麦了。接通了电话,居然是他。一个半月前他就告诉我,最近暂时都来不了了,他也不想这样,但是他也没办法。他说有好消息了会联系我,只是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求道者

聽風的歌〔DC〕

一位求道者,在荒蕪大地上,拖著雙腿行走。這是他選擇的生活,為了求道必受世間之苦。現在他快死了。未得道,夕死不可。求道者努力思索著生命的意義,這幾年來艱苦的生活帶給他什麼。求道者此時只想繼續活下去,他挖起了樹根往嘴裡塞。樹根在荒漠中早已乾枯,求道者的嘴被樹根劃破,難以下嚥。

等待丈夫的女子

聽風的歌〔DC〕

月台上,一個圍著圍巾的女子, 在寒風中等著她的丈夫。丈夫外派異地,已經三年沒回家了。小倆口以書信交流,魚雁之間也要個把個月才會收到。女子請求丈夫辭掉工作,回到家鄉。即使薪水不多也無仿,不要買些奢侈品,生活也還過得去。這天,丈夫終於在信中說,能夠辭去工作回家。

掘石者

聽風的歌〔DC〕

在一座採石場裡,有一位掘石者。這座採石場曾經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大理石產地,許多雕刻家都會來到這裡,尋找自己的原石。掘石者在這裡工作了許多年,接觸過許多雕刻家。採石場沒落前的日子,如昨日般歷歷在目。儘管已經廢棄,掘石者依舊每天清晨出門,來到採石場挖掘,就是為了再找到這裡曾經的高級岩石。

無聲1

小湯圓

我們的對話,會不會一直停在2021的夏天?

▇ 說小說 ▇ 這可能不是真實故事。之三

林靈姝

這些故事堆疊成我們人生的厚度。有些荒唐狂野的不像真的,有些又太單純太無聊的像是假的......

3

小說看人生|同理內在小孩,才能好好的愛

陳穩

「觀察別的家庭,可以分辨所謂不當管教,那對待內在小孩的時候呢?」千金小岡透過與心理專家對談、造訪社福機構,以及高空午餐的奇遇,從而與內在小孩和解。

小說看人生|不為鈴蘭,願做紅楓,堅毅生活

陳穩

名為小岡的富家千金,從小就「只要剛剛」。歷經低潮,在心理專家的陪伴下,由銀蓮花、鈴蘭和紅楓思考人生。

〈遇見自由〉

任藝

原來,遇見你,是為了「遇見自由」。

《微小說》大紅大紅的燈仔花

Sappho

那一年,大紅大紅的燈仔花開得格外觸目,像極了白雪公主那兩瓣柔軟滋潤的紅唇。

8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四 意外侯選

浩川

樂蓁的家門前,有個一眼便能認出的名人。電視報章經常也會看見,那是聲舞唱片的人,是MagicVoice的經理人。怎會在這裡?怎會找樂蓁?星蔭故意走到三樓往四樓的樓梯轉角處,假裝手機有來電,多走半步似乎也會接收不良的模樣,只好滯留在那不上不下的位置。他扮作不斷查看手機,透過屏幕的倒影,留意著樂蓁家門前的男人。樂蓁似乎不在家。那男人按過門鈴,再等一會便離開。星蔭保持一貫臭臉,若無其事地跟在那男人身後。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三 心之語言

浩川

琴音再起時,閉起眼的星蔭的臉上,不自覺漾起奇怪笑容。不能自已,笑意愈擴愈大,情緒高昂得不像話!《革命》沒了,換上的是《異戀》!是Shadow Rhythm那晚令星蔭迷上的第一首歌!到星蔭意識到自己的失常時,歌已被彈奏完。他再次抬高兩手,細看因從小習琴而練得纖長的手指,愣住了。先是無意識地隔空擊掉樂蓁手上的書和筆,現在是不自控地傻笑、沒意識地彈出Shadow Rhythm的歌。星蔭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二 忽然著魔

浩川

樂蓁拿著筆,細看著後排星蔭那張帶著傲氣的側臉,不知不覺間把他畫在教科書上。「星蔭」的嘴巴,被樂蓁繪出一彎弧度…星蔭臉上,竟牽起一抹笑容!他按著嘴角,看來就是那裡不知怎的痛起來,讓他忍不住叫了聲。然而,他的嘴巴,的確在笑!樂蓁疑惑地垂首望望自己書上的塗鴉……再看看星蔭……書上的肖像塗鴉…動起來了…?跟課室後排座上的星蔭一樣,臉帶笑容,卻按著嘴角雪雪呼痛!甚麼跟甚麼?樂蓁糊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