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西木喃喃
maintainer
10 Followers
43 Articles

瓊瑤言情小說中的年輕女性戀愛心理分析

白鷺

瓊瑤和林青霞一熟悉瓊瑤作品的讀者都能夠明白她的小說裏有多少“瓊瑤式”的愛,其中尤以男女愛情爲主線。然而”愛情”究竟是什麼?是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是纏綿悱惻,驚天動地的戀愛經歷,還是夫妻雙方手牽手、每天面對的平凡生活?其實愛情講不清也道不明。

1

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時光的沙漏1-2永恆

陳穩

黎晞的成長過程,遊走於重逢與分離之間的顛沛,青梅竹馬、異父異母哥哥、豪門少爺的陪伴,最終與誰相伴,是否不再別離?

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時光的沙漏1-1剎那

陳穩

黎晞的成長過程,遊走於重逢與分離之間的顛沛,青梅竹馬、異父異母哥哥、豪門少爺的陪伴,最終與誰相伴,是否不再別離?

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楔子

陳穩

黎晞的成長過程,遊走於重逢與分離之間的顛沛,青梅竹馬、異父異母哥哥、豪門少爺的陪伴,最終與誰相伴,是否不再別離?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9 一定能夠見到我

浩川

樂熙簡單介紹二人之後,始覺氣氛有點尷尬。或許跟蔚羚的關係,在分開後卻愈來愈像親人,所以樂熙根本不覺有何異樣。然而,卻太理所當然地認為,貝盈會不介意這種情況下,見到他的朋友。反倒是蔚羚,罕有地善解人意。她把東西放下後,笑著說:「我男朋友在下面等我,先走了。」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8 某人

浩川

自從與文彥名義上雖仍是未婚夫婦,實際上卻已分開了之後,家人朋友送來一大堆鼓勵和支持,卻總化成無形的壓力。大家似是送上祝福和好意,卻都好心做壞事。有時候,貝盈會在想,要不是旁人,她跟文彥之間的事,大概早已解決。要不,就不需要理會任何人的意見,再次走在一起。要不,便用不著介懷別人的期望,乾脆解除婚約,一生一世做親愛的好朋友。可惜,所謂兩個人的關係,從來不是只要兩個人有所共識,便真能得到完滿結果…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7 戒不掉530

浩川

她還覺得這上司不發飆時,人還算不錯。但不知是否受樂熙影響,她開始發現,家澤果然要做全能上帝,無論他的態度怎樣,他目的只有一樣,就是要把身為下屬的貝盈,置於完全掌握中。不單止工作上,連私事也要管,所以他對文彥與她的事,才會如此熱心。沒有樂熙的訊息相伴,貝盈根本沒心情跟上司計較,只想靜靜地處理工作。可家澤的行為真夠詭異,讓人難以安心專注。貝盈差點沒抓狂…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6 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浩川

她仍是站在原處,目光依舊投放在樂熙離開視線的那一點。彷彿能夠感應到,樂熙還在不知哪一個角落看著她。她不想再次讓他目送自己的背影離開。每次想到,樂熙總是以兩眼追隨自己,然後轉身走只有他一人的路,貝盈便覺不忍。之前,知道貝盈會擔心,樂熙每到某一地點時,總會以訊息告知他已安全抵達。天空下著雨時,他的訊息會來得更頻密;天朗氣清時,他的訊息會寫得比平時長。以後,是否再不能收到這些了?

牡丹上的普通话

空空道人

她的脸分明是一年级里开得最大胆的那朵牡丹,楚楚动人,两颊的桃粉简直粉得快要逃逸四散。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5 再見

浩川

將來是否一定會出現他們所想的壓力,全屬未知之數。可他跟她彼此的心意,卻已清楚明瞭。樂熙無論如何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未知的不好,先行否定已確定的美好!然而,如果是貝盈的決定,只要是她的意願,樂熙知道自己只有好好配合。於是,看著咬著下唇、神情無奈的貝盈,樂熙只能強迫自己,把想說的都吞回肚子裡去。「對不起……」貝盈舉起手,想伸前輕撫樂熙的臉龐,卻只能呆在半空。彷彿,進或退,同樣艱難…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1 不要開始

浩川

那是樂熙第一次送花,也是貝盈第一次收花,縱然那一支玫瑰,只能被偷運回家,悄悄收在房間裡。情景大概有點老掉牙,但貝盈接受那朵紅玫瑰時的那抹笑容,他至今仍然忘不了。回家的路途上,同樣是坐公車,卻是二人首次並肩而坐。因為朋友另有節目,那程車也是整個約會中,唯一讓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彷彿等待了一整晚,樂熙正想說些甚麼時,貝盈卻搶先一步開口。「我們,不要開始,好嗎?」不要……開始……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0 不會怪你

浩川

貝盈的睡眠質素本來便不好,乘搭長途航機更沒多少次真能睡過去。今次也沒有例外,閉上兩眼卻沒有真正休息。熬過十數小時的機程後,重新腳踏實地時,她只感到一陣暈眩。當她與妹妹一起步出機場時,寒冷的天氣才讓她稍稍清醒過來。洛杉磯室外的氣溫,在這清晨的當兒,只有攝氏三度,雖不算最寒冷,卻已足夠叫貝盈牙關打顫。然後另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令貝盈更加清醒了。眼前,來了個披著大衣的一個男人,臉上掛著讓人感到溫暖的神情。

魔音樂土

【構思。不棄】《寫到死》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地構思依然只是構思,放在一角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我覺得,或許可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領她回家讓她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她養大。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最初的後記

浩川

《初戀情人》大概變成我在這地方(當年的Mysinablog)的標記了吧,很多朋友都是因為這故事而認識的。而且,曾經有一回,憑著一句嚇死人的對白成為熱門話題!真是嚇死人……這是我第一次一邊寫一邊連載的故事,當中真的有不少情節因應大家的反應而變動,算是首次嚐到了寫網絡小說的滋味,每天定時上載(雖然脫期也試過好幾次),既寫得趕急,也寫得隨心自然,絕對是很好玩也很充實的一次經驗…

《胭脂扣》小說與電影改編的敘事方式比較

白鷺

《胭脂扣》劇照《胭脂扣》的作者是有“香港言情小說第一人”之稱的李碧華,小說講述了青樓女子如花與富家子弟陳十二少的愛情糾葛。1988年關錦鵬導演將李碧華的小說《胭脂扣》改編爲同名電影,一經上映就引起巨大反響。從敘事角度探索《胭脂扣》電影版與小說版在敘述視角、人物性格、敘述層次方面的...

2
魔音樂土

《1314》#06 1994結束了?

浩川

我和遊子的關係在1994年的聖誕節來臨時,由我所深愛的人作媒之下開始了。那天之後,茵的聲音也再沒有出現。儘管我如何呼喚她,如何禱告,如何許願,她也沒有一聲回應。但我知道她仍在我心內活著的,直到遊子完全能夠代替她,成為我生命中另一個唯一用得著我傳呼機的女人。然而,我一直也沒有把傳呼機號碼告訴遊子,也沒有這打算。我暫時也不願意接受茵以外的女生傳呼我。我甚至把那1314傳呼機留在家中,不帶在身上。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6 請別對我好

浩川

樂熙根本不懂反應。已離貝盈的家很遠,她就算有特異功能,也沒可能在這種遠距離看穿他的所思所想吧?雖然,樂熙自小愛幻想,卻怎也不致於真的認為貝盈擁有特殊能力。只是,就像他能感應貝盈情緒起伏一樣,她此刻彷彿隔遠看穿他的心事,除了神奇和難以置信之外,樂熙實在想不到其他形容詞。應該怎樣回覆?抑或視而不見更好?「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呃…明明是電話鈴聲,明明是阿信的歌聲,怎麼聽起來,卻像貝盈跟他說的話?

魔音樂土

《1314》#05 奇蹟之夜

浩川

我在花園另一邊的門口走了出去,在那裡有個電話亭,放入了硬幣我撥了第一次打的電話號碼。對傳呼員說出了1314的號碼和相同的密碼後,對方公式化地告訴了我一點也不公式的口訊:『茵小姐的口訊,她說:「我很開心有人代我照顧你了。你要珍惜她,我永遠愛您。」』聽罷了口訊,我感到自己眼眶盛滿的眼淚已缺堤般瀉下。心中腦內不停的呼喚著茵的名字,希望她會立即出現眼前。但她沒有,她甚至沒再說半個字…

星光圓舞曲-16

玥希縈

今天是禮拜三也是發布會的隔天,天氣晴朗無風無浪,但對比李雨靜此時的心情有很大的差別。她桌上有最新一期的娛樂雜誌,每一家報社都在報導某個人的緋聞,某一個很難得有緋聞的天王級藝人… 她緩緩地翻開雜誌,全是何之秋和她相關的八卦消息。雜誌斗大的標題寫著「何之秋緊握飛翔經紀負責人—李雨靜,情侶裝甜蜜共遊夜市。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5 第一時間

浩川

在樂熙的所知範圍裡,會正式舉行訂婚儀式的,除了非富則貴,就是背景傳統,遵從一切習俗的家庭。看那些照片的排場,樂熙確信貝盈的情況兩者皆是。再細看照片中她的笑靨,不難感受到她的幸福。貝盈的畢業,應該是上一年吧!那她理應已是凌太太,為何現在卻在這地方獨居?又為何,她如此不快樂,卻沒有未婚夫在身邊?

魔音樂土

《1314》#04 我的一生一世

浩川

「我三年來的夢魘就是她終於也離去。直到半年前,噩夢成真了。」我記得很清楚當日知道她已離開後,所有過去日子中的感覺像全給倒瀉出來一樣,使我幾乎沒頂,也願意絕對給淹沒。但我始終仍是順從了她的遺願…「那時我收到了雷叔叔代她寄給我的信,她直到離開前也沒有忘掉我,要我振作。我從來不會逆她意的,這點沒有人會不知道。」

《咫尺之間的牽掛》#04 從來沒說是好人

浩川

貝盈看著這明顯在哄她的訊息,苦笑。她,早已不像當年。現在的她,不再是純真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單身等待愛情來臨的女生。她要比那樣子的自己,複雜得多了。本來,她已是別人的太太,如今卻又一人獨居。當中的原因太荒謬,故事太長篇,那一切事真的可以向樂熙暢所欲言嗎?或許,她跟他一樣,實在不想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或許,她害怕失去這個老朋友,遠多於需要一個聆聽者……

魔音樂土

《1314》#03 夢魘

浩川

我們一群由少到大一起成長的友伴中,自少茵和我便給拉在一起。我和她小時候根本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就只是我跟她也很喜歡和對方一起,每天也想見到對方。到後來,大家一個接一個各散東西後,我和她才開始明白我倆之間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終於,我們走在一起了。但之後她向我提出分手,初時她裝得很決絕,然而後來始終被我打動了,重新接受我。其後一星期也絕口不提分過手的事。可是一星期後她始終走了,一聲不響的去了美國…

《咫尺之間的牽掛》#03 妳活得好嗎?

浩川

改期通知,一般不是約定時間之前發出嗎?之後才傳這一則訊息,是忙昏了,所以時間觀念混亂?抑或跟他一樣,根本忘掉他們原來約好?又或許,是有人失約,對方等得久了,卻諒解地主動提出改期?是因為不想失約的人慚愧?有這麼複雜嗎?樂熙苦笑。他所認識的康貝盈,的確是會顧慮別人感受到這種程度的女生。她總會揭穿一切好事。然後把所有會令人不好受的,一一收藏起來。或許因此,他才會更忘不了她。

魔音樂土

《1314》#02 遊子

浩川

兩倍我的身形也及不上這守門員般碩大,受他一個衝撞後,我幾乎是離地的給拋倒地上。很不幸的是,我的右腳給他踏著,倒地時撕心裂肺的痛楚令我的意識失去了大半。我聽到自己因劇痛而來的呻吟,然後朦朧之間我知道自己給紅十字會的救護員抬到擔架上,再給抬到了醫療室去。途中痛楚一直增加,肌肉拉傷的痛苦使我暈死過去…

《咫尺之間的牽掛》#02 失約

浩川

他跟她認識很多很多年了。時間久得偶爾憶起二人昔日相處,腦袋裡的片段也會模糊不清。不過,樂熙記得很清楚,貝盈是他這一生之中,第一個喜歡的女生,縱然他跟她當年的關係,在互相剖白過後便行人止步。原本舉家移民洛杉磯的貝盈,近幾年已返回本市生活。他跟她,早就應該有很多重逢見面的機會。然而,樂熙卻總是藉詞爽約,使重聚一再告吹。這樣做的原因,很重很重,沉重得此時此刻想起,樂熙立即便後悔剛剛跟貝盈約定了午餐再聚。

魔音樂土

《1314》#01 1314

浩川

手不自覺的掏出傳呼機,呆呆的看著機面上的螢光幕。它自傳呼台替我試機響過兩次後,便一直沒有響過了。我根本沒有打算把傳呼號碼告訴任何人,更何況唯一希望讓她傳呼我的人,現在也沒可能再拿起電話來,撥通傳呼台,說出1314這傳呼號碼來傳呼我了…不知發呆了多久,我發現自己雙眼濛糊起來,機面上已不知何時給沾濕了。我把傳呼機收好,然後到離開屋前停車場時,我才看見除了家中的幾輛車子外,那裡還泊了一輛面熟的房車……

《咫尺之間的牽掛》#01 突然好想你

浩川

韓樂熙有兩個不知算好抑或壞的習慣。首先,就是不愛直接通電話。本來三言兩語,前後不到三十秒的通話,他寧可花一兩分鐘打訊息。除此以外,差不多十年來,他都總愛乘搭公車。他就是喜歡公車,如非別無選擇,絕不會另選別的交通工具。打訊息,尤其像此時此刻,正在坐公車的時候,記不起何時開始,成為樂熙的上佳娛樂。然而,他願意發訊息的對象,其實一點也不多......

魔音樂土

《1314》#00 洛城初雪

浩川

我…是頭一次能夠以旁觀角度重溫腦袋裡的回憶片段,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那時候的我們,似乎都已經察覺到彼此心裡在想些甚麼。是妳嗎?讓我倒帶倒過頭的回到那時候,是有甚麼想告訴我?是關於我們這個小小圈子?是…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浩川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韓樂熙站在港鐵月台上,舉起手,大力揮舞。「再見!」 已站進鐵路車廂的康貝盈,靠在車門旁,沒好氣地斜睨他。「再見!再見!」樂熙像個頑童,動作浮誇得可以。「你只有一程車時間喲。真的在這裡說再見嗎?」貝盈差點沒翻白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