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穿越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 Followers
40 Articles

寵物店·A week later

阿藍天天天藍

古人要適應現代生活,究竟要花上多少的日子呢?我想,這個答案應該是因人而異的。“老闆,這東西太神奇了!怎麼可以總是這麼乖巧呢?”他抓著一個我們稱為“遙控器”的物體,興奮的對著那片五光十色的正方形框框——平面電視猛按。“哈,有趣有趣真有趣!如果浩然兄也在此就好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3 失常

浩川

「唐叔知道你是吸血鬼殺不死,所以派人來殺你試試看!」丁東說完自己先憋不住大笑起來。怎料,一笑便一發不可收拾。亞當看著丁東痛苦的制止自己笑下去,嚇了一跳,又不知應如何幫他,手足無措。他連忙向最接近的一名醫護人員求救。丁東被送回病房。為他診治的醫生,對他的情況也感到莫名奇妙,說他的徵狀就跟一名服食過量興奮劑的人無異。醫生為丁東注射過鎮靜劑之後,他的目光變得呆滯,精神渙散,就像濫藥過後的人一樣…

6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凌嬰

浩川

當凌嬰帶著給她強行壓下的那種種複雜又予盾的心情,接任為第六任樂團女主唱,成為世界公認的小歌姬之際,她的Shadow魔力卻失去了。然後,在屢次衝她而來,觸及生死的危機當中,彷彿變得一無所有的她頓悟了。那讓她明白到,縱使見不到,重要的人其實一直在身邊;縱然魔力失去了,她還是能夠繼續尋找美好。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流

浩川

一片空白的過去,讓他連自己也覺神秘,然而樂天知命的性格讓他能隨遇而安。卻同時是個哭點特別低的愛哭鬼!由於絕對犯規的超凡學習推演能力,讓他輕易掌握包括魔力在內的一切!惟獨據他自稱,人類的情感他怎也學不懂,卻不知道情感不用學習,而是該用心感受。只要世上有凌嬰,阿流他似乎在最初的最初便已經無師自通,擁有了比任何人都濃烈的情感!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斐躍

浩川

小時候在魔音樂團的最終站演唱會中,作免費觀眾。在台側欣賞著樂團表演,被樂團感動。然而,卻在演唱會完結前一刻,與其他數以千計的觀眾一樣,莫名中毒昏迷!他康復過後,似乎是心理上產生嚴重陰影,變得恐懼音樂!他的反應大概是所有突發病患之中最激烈和最極端的。彷彿他所承受的傷痛有別於其他人,甚至更為嚴重,似是背後有著其他不為人知的情況…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紀

浩川

因顧慮太多,欠缺孤注一擲的決心,所以既羨慕希的率性,也期待斐躍的重生,這兩個一起長大的知心摰友,彷彿就是她靈魂的座標,只要有著彼此就不會迷失。因某種命運奇異又微妙的安排下,天生便與希韻各自擁有一半MagicVoice魔力!另一方面,其實紀謠與斐躍早已互有情愫,但關係始終處於曖昧。而他們為了盡最大程度照顧希的感受,默契地隱藏著希曾因魔力失控引發重大事故的秘密,同時亦隱瞞了她跟斐躍相戀的事實!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希

浩川

喜愛頭頂不同款式的帽子。時尚俏麗。臉型輪廓像雕刻般鮮明深刻,讓人只需見過一次便無法忘記。擁有略為低沉的性感嗓子,單純以音色論便足夠感動人心,歌聲有種遙遠的味道,就像天邊傳來充滿希望的樂韻,人如其名。因某種命運奇異又微妙的安排下,天生便與亞紀(紀謠)各自擁有一半MagicVoice魔力!然而,明明擁有以歌聲觸動別人心靈的能力卻不自知,也無從控制,一切均在無意識下發生!

魔音樂土

《1314》#11 遊子杰

浩川

已經過了不知多久,本來全無感覺的身體開始有點兒痛楚了。然後我看到了很多兒時友伴。茵在跟鳴林追逐中,還有很久沒見面雪瑤的弟弟雪靈;我12歲那年從曼克頓回來後,便和連伯伯一起消聲匿跡的在橋和鳴林的兩個可愛的妹妹。這是我們小學時的片段。『Jin!Jin!』茵嘻嘻笑著的跑向我,為何那時她總是叫我Jin?『雷姐姐又找幫手!』鳴林的大妹思敏抗議著,然後小妹思慧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楊當潮

浩川

擁有Immortal魔力,是魔音樂團的Keeper。自蕭邦造退團之後,被委以團長重任,是樂團中唯一留任達十年的成員。曾與希韻共譜戀曲,可惜卻太明白對方的心另有所屬,自願退出。其後,遇上蕭茵葵,自然而然的走在一起。蕭邦造死後,依其遺志把希韻帶回樂團時,被十五個Neutralizer圍剿,苦戰致「死」!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肇飛

浩川

說話總是一句起兩句止,幾乎沒有多過十個字的說話。蕭邦造的徒弟(堂弟),擁有Fortuneteller(預視與言靈)奇異能力。習慣性留意著世界的天氣變化,甚至天文地理上一切的變動,那全都只因在很久以前,在魔音樂團巡演最終站時,他跟凌沁結伴而行,卻在不知不覺互相影響的情況下,發動了當時根本不懂運用的魔力,引發了不可逆轉的可怕後果…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凌沁

浩川

一場事故導致全城達三分一人魔力覺醒!為使一切回復正常,凌沁妄顧自身狀況,毅然出手協助澄音,終極發動Shadow魔力,希望讓一切回復正常!而她的生命,卻在魔力完全發動狀態下的維持與消耗之中,一點點流失…

魔音樂土

《1314》#10 意外

浩川

茵看來真的走了,但很奇怪地,雖然她沒再跟我說什麼,也沒有再現眼前,然而我卻感到她仍伴在我身旁。或者她會一直待在我的心裡?永遠永遠的守護著我?這恐怕沒有人可以答到我吧。為著延續對她的思念,我把那三顆小水晶球拿到了立碑的工場去,要求那裡的技工師傅幫我把它們鑲進副碑的碑石中…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澄音

浩川

數年過去,澄音終被亞當(樂團當時團長)找著,並在其要求下歸來!她也隨之得知自己擁有強大的魔力MagicVoice,能夠治癒病患,同時可讓人得病或傷痛,能夠喚醒人的魔力,同時可使魔力沉睡,她的歌聲可影響任何人的情緒,同時能夠感受別人所思所想,亦可將自己的思想意願投放他人身上。是具有魔力者之中最強大的存在!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蕭邦造

浩川

魔音樂團(MagicVoice)及 影子樂團(ShadowRythrm)的創始者。其音樂造詣跟年紀絕對不成正比。擁有Fortuneteller魔力。初期被認為是七個人之一。是樂團中的腦袋,付予樂團使命的人。不喜歡與任何人有身體和眼神的接觸,澄音是唯一的例外。自遇上澄音之後,一生都為澄音拚命,不願澄音被囚禁於命運裡被利用一輩子。他背負重責,也背負多不勝數的秘密,有口難言。

魔音樂土

【魔音。準備】60天的歷險

浩川

今日是Black Day,正好是我重新出發滿兩個月。連載3部小說,發文86篇,發布了188,842字,這是Matters上的紀錄。這些,其實都只是在跟大家打招呼,是宣傳。也就是說,這兩個月我近乎粗暴的自我宣傳,其實只是為宣傳我的宣傳……哈哈!不過內容都假不了,貨真價實粒粒皆辛苦的文字喲!可創作人創造的其實不是文字、不是聲或畫,我們創造的是內容。

魔音樂土

《1314》#07 我的星辰

浩川

那一晚之後,我真的活得比過去三年多都要開心,因為茵答應願意在我想聽到她的說話時說話,在我希望見到她笑時展現笑容,可以說是無時無刻也可以見到她聽到她…雖然這只是個真實的夢,但我已經很滿足,那已經很足夠了。但面對遊子時卻內疚起來,我不否認我對她十分有好感,但相比起茵實在差距太遠,就如小池塘跟汪洋大海的比較…只不過,絕不能否認跟遊子走在一起也是這段日子中令我快樂的另一個原因,我知道她也是一樣。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穿越時空的來信》二之二 人見人愛的笨蛋

浩川

女聲的說話清楚明確,但青鋒發現時間並沒有過去,舞台上的女主音,還在唱著同一個字…那是說,時間停頓了?青鋒完全不懂反應…又或者以現實時間來說,他根本連在腦袋裡產生一個念頭也來不及吧。他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起前陣子收到的那封信。同樣不可異議,那封信似乎更重要,關乎身邊的冬鈴與他的命運…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穿越時空的來信》二之一 惡作劇忠告

浩川

凌嬰。魔音樂團第六代女主唱,年紀最輕,被稱為小歌姬。擁有Shadow魔力。繪都:KC.5給十六歲的我: 我想了很久,決定給你寫這封信。不用懷疑,如果沒有計算錯誤的話,你確實便是十六歲的我,一個正在猶豫不決,面對明明很喜歡很喜歡的人,卻還是不知怎麼辦的大笨蛋。

魔音樂土

《1314》#06 1994結束了?

浩川

我和遊子的關係在1994年的聖誕節來臨時,由我所深愛的人作媒之下開始了。那天之後,茵的聲音也再沒有出現。儘管我如何呼喚她,如何禱告,如何許願,她也沒有一聲回應。但我知道她仍在我心內活著的,直到遊子完全能夠代替她,成為我生命中另一個唯一用得著我傳呼機的女人。然而,我一直也沒有把傳呼機號碼告訴遊子,也沒有這打算。我暫時也不願意接受茵以外的女生傳呼我。我甚至把那1314傳呼機留在家中,不帶在身上。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五 魔法聲音

浩川

樂蓁的動作,就似一聲沉重的嘆氣,刺痛星蔭心扉。星蔭向仍飄在半空的便當招手,讓便當高速回到他手上。這是他為樂蓁造的。他一直喜歡下廚,卻自覺這是娘娘腔的興趣,所以一直故意擺出一副臭臉。而無論是不笑,或是下廚,全都應該歸功於,在他小時候便拋夫棄子的媽媽……這些,連樂蓁也不知道。然而,此刻,他卻很想讓她清楚自己的一切……有些事,要直接親手做才有意思。星蔭拿著便當,奔向樂蓁。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四 意外侯選

浩川

樂蓁的家門前,有個一眼便能認出的名人。電視報章經常也會看見,那是聲舞唱片的人,是MagicVoice的經理人。怎會在這裡?怎會找樂蓁?星蔭故意走到三樓往四樓的樓梯轉角處,假裝手機有來電,多走半步似乎也會接收不良的模樣,只好滯留在那不上不下的位置。他扮作不斷查看手機,透過屏幕的倒影,留意著樂蓁家門前的男人。樂蓁似乎不在家。那男人按過門鈴,再等一會便離開。星蔭保持一貫臭臉,若無其事地跟在那男人身後。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三 心之語言

浩川

琴音再起時,閉起眼的星蔭的臉上,不自覺漾起奇怪笑容。不能自已,笑意愈擴愈大,情緒高昂得不像話!《革命》沒了,換上的是《異戀》!是Shadow Rhythm那晚令星蔭迷上的第一首歌!到星蔭意識到自己的失常時,歌已被彈奏完。他再次抬高兩手,細看因從小習琴而練得纖長的手指,愣住了。先是無意識地隔空擊掉樂蓁手上的書和筆,現在是不自控地傻笑、沒意識地彈出Shadow Rhythm的歌。星蔭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魔音樂土

【構思。如故】《最初的最初》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構思依然是構思,放在一角也只是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了。於是,我覺得,或許可以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以領他回家讓他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他養大……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二 忽然著魔

浩川

樂蓁拿著筆,細看著後排星蔭那張帶著傲氣的側臉,不知不覺間把他畫在教科書上。「星蔭」的嘴巴,被樂蓁繪出一彎弧度…星蔭臉上,竟牽起一抹笑容!他按著嘴角,看來就是那裡不知怎的痛起來,讓他忍不住叫了聲。然而,他的嘴巴,的確在笑!樂蓁疑惑地垂首望望自己書上的塗鴉……再看看星蔭……書上的肖像塗鴉…動起來了…?跟課室後排座上的星蔭一樣,臉帶笑容,卻按著嘴角雪雪呼痛!甚麼跟甚麼?樂蓁糊塗了…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歌聲魅惑》五之一 影子上舞

浩川

大概過了十分鐘,台下人們都呼喊得快失聲,三個人出現台上。一名面具男像幽靈般直走向鍵琴;一個冰藍色短髮的少女,坐到套鼓後;另一披散著一把緋紅長髮的女生,肩掛一支吉他,踏著輕快腳步,來到舞台最前方。握上麥克風,吉他聲響起,紅髮女生唱出了第一句歌…徹底敗了!由女主唱高歌第一個字,彈出第一個音符的剎那,星蔭知道自己敗了。他甚至,不自覺,隨著歌聲,起舞!

魔音樂土

【魔音。從前】矛盾得閃閃生輝

浩川

他把足跡踏到一個紛紛擾擾的動盪亂世,那已是一個容不下活人的恐怖地方,因為人心已經扭曲。可是他卻堅信那個曾經最美好的地方,一定可以變回最美好的地方。於是,他找來了最強而有力的伙伴,陪他一起戰鬥:一群最複雜卻有著最純粹、最真摯的心的人──魔音樂團。在昏暗得看不見前路的夜幕,他們就算只剩下一個人、一把嗓音、一支吉他,也要聲嘶力竭地耗盡自己的力量,去把烽火變成祝福…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極速報導》三之三 瞬間靜止

浩川

「木木鋒!這世界已經夠虛假,我們需要的是真相。」這就是櫻月的信念,也是她決心幫林鋒平反的原因。一星期後,櫻月把一疊包括專家評估及心理分析的證據放到系主任眼前。那足夠證明林鋒確實有超越無數同系學生的能力,足以獨力完美地完成該習作……林鋒初次明白,原來努力可把一切逆轉。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極速報導》三之二 無聲捨棄

浩川

林鋒看著櫻月轉身離去,走進洋禾醫院更深處。他不知道醫院裡有甚麼,但至少確定櫻月真的生病了。但,不是生理上的病痛,而是名為「自我迷失」的心病……他知道,大雨滂沱的那一天,櫻月得到了某一奇異能力,應該是被稱為Jumper的魔力吧。同時,他更知道,現在的櫻月可以跑得很快很快,快得可把一切人、事、物都甩在背後;快得可以把一切也捨棄掉……她,還是那個讓他甘願留在報館……留在她身邊的……學姐嗎?

魔音樂土

【魔音。番外】《極速報導》三之一 眼淚速遞

浩川

櫻月沒理會他,只是也沒有急急找地方避雨。她站在雨裡,慢慢抬起了頭,仰面迎接雨水。天空,彷彿代替她哭了。『妳真的想跑得很快?』在櫻月彷彿接受了暴雨的下一刻,她心底裡毫無先兆地響起一把聲音。似有著魔法的聲音,向她宣布了好消息,送她一份夢寐以求的禮物。『跑吧!把所有人都甩到後面……』心裡陌生的聲音,留下這句窩心說話之後,便再沒響起。

魔音樂土

【魔音。背後】甚麼也不是的男生

浩川

所謂的「最終進化」,以人類的語言來說,就似電腦完全當機,不能關機也不能重開,亦不能正常運作。除了關閉電源外,並無他途。而人類「最終進化」後的「電源」,是太陽、空氣、大自然一切。所以,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裡,不會衰竭。「最終進化」後的人類,能夠永續存在。人所追求的永生,其實,同時是放棄真正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