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美術
瑪西Marcy
maintainer
4 Followers
20 Articles
書院街五丁目的閒畫家常

柚子、貓、沒有月亮的中秋節與林玉山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每年的中秋節,新聞都會報導,千萬不要給貓咪戴上自製的柚子皮帽,因為柚子皮上的柑橘油成分很可能對貓有害,林玉山知道這點嗎?

1

周杰倫《最偉大的作品》背後缺席的臺灣留法畫家身影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我們固然讚嘆他機敏的創作策略,與二十年如一日的認同跟自我追求,但同時也必須省思,在這過程中被缺席的「臺灣」形象,如何在全球(不只是音樂市場)錨定自己定位與獨特性?

2
書院街五丁目的閒畫家常

在玉山與新高山之間:臺灣第一高峰差點被叫做大南山?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不管是大南山、鎮南山還是明治山,它都是臺灣的第一高峰

3

有關北美館「掘光而行:洪瑞麟」的史料展示與「重要作品」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這幾天看到藝術家吳季璁對北美館一樓李義弘展覽、二樓「掘光而行:洪瑞麟」的評論,以及後續洪瑞麟策展人的回覆。受到感召,五丁目也想提供自己的觀點,以及對於洪瑞麟展覽的看法。

3
Back to All

【文生藝術】鬼王達之一

文生

這是我從讀輔大開始就想畫的一部漫畫,名【應美武道館】裡的一個人物 這個人物是我擷取我一個學長而畫成,他打籃球時抄截的能力很強,故於此漫畫中名"鬼王達",絕招是鬼影擒拿手 這部漫畫大概就是一直打架、跟一堆搞笑橋段。希望有一天真的能畫出來~

【文生藝術】來義一景

文生

後來到了不管高中、大學、退伍,我們還是很喜歡往那邊跑。

【文生藝術】原始人

文生

複合媒材 20F 60.5x72.5cm 「創作」是一種原始慾望, 人類的生火、製作獵具都是創作。我在思考,當一個原始人獨自漫步蒼茫天地時, 他的腦中是否想著什麼創作?

【文生藝術】韻

文生

26x36cm 「韻」為山水創作之要點,氣勢與清息,總是在我獨身佇立山水之時,流入我體內。以半抽象手法描繪山水之韻,除了是我對山水描繪之尋求突破、亦是投身其韻之全心呈現。"atmosphere" is the main point of landscape creation.

1

【文生藝術】動物性的無法分離

文生

油畫 20F 60.5x72.5cm 我在2018的10月陷入一場狂戀,那份瘋狂又迷亂的感官接觸非常重拳地擊中了我,她好像點燃了我身體裡的什麼,暫時分開後我回家瘋狂地塗抹這幅畫,想將那份狂戀記錄下來。與愛人的接觸會讓人整個陷進去,那份不可磨滅的激戀感覺

【文生藝術】刺客

文生

有時候腦中總會出現各種人物的造型 也由於著迷武俠元素,所以總會畫一些的古代人物 我喜歡這個人物的髮型,使雙刀對我來說也是很酷的設定 或許有一天會將各種人物集合起來成為一部漫畫吧 只是現在要做的創作太多,加上偶爾的懶惰XD,總會一直卡住,這已經成為我現在最大的阻礙 希望能每天都有進度

【文生藝術】舞者

文生

這是2010年左右,考藥學系之前,在屏東市一位名潘枝鴻老師的地方學習的油畫 他的稱號是"陽光畫家"。我喜歡那段在他那寬闊明亮、有陽光灑進的畫室裡安靜地畫圖的感覺 至今仍是很舒服的回憶 他通常會挑幾張自己拍的照片讓我們選,看要畫哪張。他的水彩跟油畫都有很高的造詣,但那時我只沉迷於油畫,便都只畫油畫。

【文生藝術】The guardian

文生

很久以前看了【星際異攻隊2】,很喜歡裡面惡搞的很多笑點 回家便畫了這幅

2

【文生藝術】女人

文生

有一段間很著迷於畫人的臉 也嘗試過各種不同的畫法,用過厚塗、薄層上色等 這幅是人臉用薄層上色、但身體跟其他部分的筆觸狂放了一點 會喜歡薄層是讀輔大時,老師要我們臨摹名畫,那幅就是古典技法的薄層上色 是故我對這技法有種莫名的迷戀,感覺好似用了這技法,我就不這麼孤獨XD(有古人陪我) enjoy it!

書院街五丁目的閒畫家常

第一位登上韓國報紙的臺灣畫家:陳澄波與〈嘉義街外〉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這是日本、臺灣、韓國三地享有共同記憶的時刻,一位臺灣油畫家首次叩響帝國中央畫壇的大門,陳澄波的笑容跨越海洋,宛若曉星照耀著每位讀報的臺灣青年。

眾聲喧嘩的藝術史寫作:《漫遊按讚藝術史》與《漫遊怪奇藝術史》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如同主編曾少千教授所言:「我們用凡人的視角觀看和談論藝術史,而不是歌功頌德永垂不朽的天才傑作。換言之,我們不願神格化藝術史,也不想自抬藝術史研究者的身價。」

1

讀《繪畫獨立:不是宣言的宣言》,我們所知的藝術世界是如何被形塑的?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P是這麼說的:「繪畫即使不依附於藝術,也可以活得不差。這就好像情侶間感情不在,分手即可,沒必要繼續忍耐同居,最終在家暴中同歸於盡吧?」

書院街五丁目的閒畫家常

螢火蟲之墓與李石樵的〈合唱〉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這是一幅如光的畫作,紀念了臺灣1940年代最黑暗的時刻。

北師美術館《光——台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

瑪西Marcy

距參訪北師美術館《光——台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特展已逾月,然而我始終難以下筆書寫心得。一方面因二〇二〇《不朽的青春》已喚醒許多人對台灣藝術的關注,不乏新聞媒體大家書寫觀展心得,持續的老調重彈只是浪費各位時間而已;二來對我來說此次的策展形式難以適應,夾雜大量文化、攝影、歷史,主題有...

2

走走晚報:在最好的時機相遇,在最壞的時候繼續關心

世界走走 seh seh

「在這個時候,大家繼續互相關心好緊要。」

第一本長篇小說的構思和靈感來源

瑪西Marcy

《下一次鳳凰花開》並非向壁虛造的一部小說。去年十一月偶經和平東路二段,被懸掛於北師美術館外的《不朽的青春》文宣所吸引,進而踏入藝術鑑賞世界。我乃素人,未經專業美術教育培育,亦未接受過任何鑑賞訓練,但初見黃土水《少女》胸像時,卻深深為其美所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