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犯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7 Followers
31 Articles

網上寫信班(5):想像監獄處境

慕雲

當極權的魔爪越伸越遠,不少人都會對牢獄感到恐懼和擔憂,加深認識牆內朋友的生活,也是一種解惑、安定情緒的方法。另一方面,建立筆友關係後,會想關心朋友、了解他們的生活,也是自然而然的事。當然筆友多少都會提及獄中生活,比如期數發生了甚麼事啊、工作適應得如何啊、遇到甚麼人啊等。而這節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將心比己,嘗試想像、感受牆內朋友的處境。本節內容來自先前參加過實體寫信班的經驗,也希望將經驗分享給大家

1

柴晓明案在南京国安看守所开庭

國際International

近年来中国大陆当局对异见分子的管控愈加严厉,社会各个方面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无论自由主义者还是非官方的马克思主义者都在被打击整肃的范围之内。时局艰难,艰难到许多进步青年要灰心丧气了。但这大可不必,借柴老师之前文章一句与诸君共勉——“一时成败在于力,千古胜负在于理”。无论黑夜是多么的寒冷,黎明必将到来。马克思主义者,永不言败!

粉红外宣媒体造谣:柴晓明是英国间谍?

國際International

本文写于2020年6月,柴晓明被带走15个月的时候。

柴晓明|三年|南京|马列主义|乌克兰战争

國際International

时至今日,柴晓明已经被带走三年,法院仍然没有判决结果。柴晓明家属每次询问,法院都以“案情特殊”为由不给其他回复。

Back to All

網上寫信班(4):獄中處境(娛樂篇)

慕雲

本節想從另一角度切入去了解牆內朋友的情況,嘗試想像牆內處境。一來可以讓各位大概認識獄中狀況,增強理解筆友的能力;二來可以減輕對未知的恐懼,更堅強地支援身邊人。本文將重點介紹牢內有何娛樂,獄中確實有很多限制,但也不乏替代品,希望通過這篇文章,讓大家知道可以用哪些方法去豐富手足的生活。

網上寫信班(3):書信內容

慕雲

談過寫信的基本事項及溝通技巧後,可能有些朋友仍會感到無從入手,不知道該寫甚麼內容。撇除懲教人員的審查外,寫信某程度上是很私密的一種溝通方式,我們必須剖白內心的某些部分,才能建立互信、發展關係。所以會有難以下筆的感覺,是極其正常的。要將心聲化作文字,主要得處理兩方面,一是寫信內容,二是調整心態。接下來將觸及這兩點,讓大家寫信時,可以更為得心應手。

網上寫信班(1):用書信同行及成長

慕雲

比起欠缺方向或要領地寫信,參加寫信班可以更有效地連結筆友,順利傳遞書信中的心意 (...) 為了補上缺口,我想嘗試整合寫信班和交筆友的經驗,製作這個網上寫信班系列。另一方面,我相信有必要將相關的信念及技巧傳承下去,培養更多人關注在囚支援,方可保障手足的福祉

1

來寫你的第一封信吧!給所有有心做點甚麼的朋友

慕雲

期望大家看完後都有信心和動力提筆寫信,因為對牆內的朋友而言,信是跟外界的寶貴連繫,苦悶日子的精神慰藉,接觸不同範疇知識和經歷的鑰匙。

1

真正的領袖

郭偉文 Wyman Kwok

他們仍在牢獄中受著苦難,不要小看你的一份營救力量。

#伴你同行 寫信活動 得獎名單與後感後續:用關愛連結牆內外

慕雲

祈望大家繼續寫信,關心為香港獻身的獄中人,才能讓我們繼續走下去。

2

堅持下去 瘋子也會變天才

一燈大叔

與大部成長於八十年代那段繁榮盛世的香港人一樣,我們敬拜的神祇,只有「樓神、股神、馬神、波神」這「四大天王」。

4
中書神經系統

閱讀筆耕|#伴你同行• 不走下路,找到各自的妮娜

閱讀筆耕

願不要再有手足們走「下路」,一切安好;也找到這位「妮娜」,伴你同行。

3

dear my friend- 2

慕雲

今天是你在高牆內的XX日,時間過得飛快。通勤路上急不及待地讀着你的信,周遭太多人了,唯有把難堪的表情隱忍在口罩下,耳邊換上輕快的音樂。低下頭按手機的瞬間,又瞄到隨身攜帶着的旁聽你的座位票。以前會覺得人們存起座位票的行為好古怪,我總是隨手就丟了。

社區活動提案|來寫信給高牆內的朋友吧 #伴你同行

慕雲

很想邀請大家撰寫和分享你的信,將暖意送入陰冷的牆內,並推動更多人成為筆友。每道微小,迸發出偉大。

16

dear my friend

慕雲

那天最後的聚會上你突然靜靜地哭了,我有點手足無措,只能輕擁著你的肩,甚麼話都講不出。我沒有陪你哭,那時我反問自己是否太冷血呢。回家後我們的最後一個訊息是「愛你」,以及各種心心和抱抱表情。我的言辭著實貧乏,回想起來都覺得很抱歉。朋友說還以為你會比較懂如何安慰別人呢,我想我確實很沒用...

1

6月,你還好嗎?

慕雲

6月,春夏之交、自由之夏;六四三二、612兩週年;某些重要的人的生日,某些心痛的人的死忌。6月是回憶,也是創造回憶之始。有着共同傷痛感受的你,還好嗎?

監獄原來有文學

慕雲

有的人會形容,閱讀就好像把讀者帶去另一個世界,體會和認知作者的世界。讀着這些話語,不敢說可以全心投入作者的心境,但也對失去自由、不能掌控的處境多一分了解。多一分了解,就少一分恐懼;少一分恐懼,就多一分毅力。同時亦希望,通過彼此理解,可以消減人們對政治犯淺薄甚至刻薄的想像。

1

完美的監獄

慕雲

世上有沒有一處完美的監獄?又或者,監獄需要完美嗎?堂上看了紀錄片集 Inside the World’s Toughest Prisons 的其中一集 “Norway: The Perfect Prison?”,不禁疑惑。片集中,本職是記者並曾經坐過冤獄的主持人走訪各國監獄,感受當地囚犯生活。

2

是羈絆還是後盾

WrightFu

活了近二十八年也沒有拍過拖的我,對於這個問題,未有詳細思考探索的機會,也沒有很確切的答案;但我想,在如斯的亂世,就算是情場經驗豐富的人,當另一半(將要)身陷囹圄,也不一定能就雙方的關係給出一份不會使眾人後悔的答卷。「港版2.28」世紀大審判經歷了數天的馬拉松式庭審,只有少數人獲得...

想像一場離別

慕雲

上課,導師讓我們回想一次離別,然後向同學分享。我腦裡一片空白,自感是個瀟灑的人,好似沒甚麼深刻的別離。唯獨想起一次深入雲南昆明,在當地社區中心做了三個月的實習,是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離家最久的經歷。別離最獨特之處,是它從本質上是治癒的。也難怪在現實世界尤其殘酷的時候,會想起那次離別。

自辯

慕雲

讀着被形容為港版二二八、被指違反國安法的民主派初選參加者的庭上自辯,很受觸動。不知怎樣形容,因為痛已不曉得痛,悲已不懂得悲。從一開始的「我要見律師」,到無奈選擇自辯(相信是為免牽連)。47位的人生故事用短短數句總結起來,換來一句又一句被稱為保釋條件的「不准」,然後是未審先判直接關押的現實。

用倔強做苦海的獸

慕雲

陳健民說,為了準備入獄,他停用冷氣達兩年之久。我不算很怕熱,在一、兩年前,也已停用冷氣,雖然主因是受不了老舊嘈吵的機件聲。岳義士說,獄中最難捱的正是伙食,「南乳花生汁配炸池魚」尤其令他心驚膽顫,「好腥啦,啲汁紫色㗎啦,只會淨係食菜同飯嘅啫,唔會食個汁嘅」。

2

做橋樑的人

慕雲

The Crown 第四季最深刻的場景,是查理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遇到雪崩,生死未卜,得知消息的王室眾人,心情忐忑凝重。私人秘書則冷靜克制地以 ‘Bridge’ 暗號,暗示女王準備面臨兒子的死訊。菲臘親王不解,女王便解釋暗號的意味,‘We are all bridges,’ ‘Th...

1

声援耿潇男

滕彪

耿潇男的被捕有着比表面上更为深刻的政治意涵。她这样的公民,是为失败的勇士点赞的人,是为被羞辱的英雄辩诬的人,是传递抗争信息的人,是保存抗争记忆的人,是为受难者收尸的人,往往也是在最艰难的时刻挺身而出的人。前年夏天,我应邀到东京大学作关于中国维权运动的演讲,演讲结束后,一名听众叫上我和她的朋友去居酒屋聊天。

「聖誕平安」

慕雲

Dead cities are beautiful in a certain sense, because they tend to look predictable, without many people.一次聖誕送暖活動,有個約莫七、八歲的孩子走近,拿起一張聖誕卡。

一場運動,將許多很平凡的人,推到很前很前。

慕雲

讀到眾新聞採訪被中共非法扣押12港人之一李宇軒的妹妹的報導,很是難過。對自由的追求與不公義的抵抗,改變了許多香港人的一生。不少人被迫做過往不敢做,甚至不敢想像的事,只為捍衛深愛的居所。有人為此賠上健康,有人失去親情,有人賭上「成副身家」,有人被迫流離失所,甚至有人失去生命。

「總要做點甚麼」是迷思嗎?

慕雲

日前,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呼籲各界寄送心意卡給十二位被捕港人的帖文。朋友便回覆我一段新聞:政治犯梁天琦疑因收到涉及劫獄、越獄等不當內容的聖誕卡,遭調至最高設防監倉服刑。擔心弊大於利,會危害被捕者的安全,亦諷刺我曾說不再提倡各種和你寫活動,是出爾反爾之舉。

我的辯護詞

杨子立

(這是2003年我為自己寫的辯護詞。現在回想,法官們的判決其實他們自己也是知道強加的,經不住推敲的,他們作為執政黨的暴力鎮壓機器,服從命令是他們的飯碗所在。至今已經過去快20年了,中國的法治仍然沒有任何進步,甚至可以說退步了,當時我的政治案是共產黨總書記親自批示的,而現在幾乎任何...

從優秀共產黨員到反革命囚徒

杨子立

12月10日是第62個世界人權日,也是我出獄後的第一個生日,我願借此時機把此文獻給至今還在獄中遭受磨難的兄弟靳海科和徐偉。中為作者今年三月,當我踏出監獄的門檻那一瞬間,感到的不是脫離牢籠的喜悅,而是青春、健康、家庭久遭蹂躪之後的憂傷以及兩位兄弟靳海科和徐偉仍然被無辜關押的悲憤。

本站用户“大兔”郑楚然被警方带走

天气之子

该用户界面:https://matters.news/@大兔 据称现在大兔已经回家,这两天都没在网上发言。危志立,劳工维权活动家,因帮助尘肺病人维权要求赔偿,于去年被抓,至今未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