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野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5 Followers
16 Articles

紅葉盛放的時節--大棠郊野公園一日遊︱小K生活之路

小K

週末的公園是令人嚮往的,因為給予人們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讓我們能在繁忙的城市當中偷閒,放慢一點腳步,好好享受大自然的樂趣。這次小K去到大棠郊野公園看一下紅葉,順便感受一下在冬天行山的感覺。其實大棠郊野公園算是路程比較長的,如果要從入口走到盡頭,可能也要走幾個小時,而我們則是以目標...

山水之約|被叢林吞噬的牧場

慢活森谷

一整天輕輕鬆鬆的行程,就包含村落,水務,牧場,戰爭遺址及生態欣賞,瀑布,海岸風光。你叫我如何不愛香港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呢?

新手上路,初來報到

慢活森谷

我是Matters新手,網誌初哥,請各位多多包涵。打算分享香港山水郊野風光,森林療癒所感,及家中主子點滴,希望有機會跟大家交流。

[香港郊遊]屯門徑-簡單觀賞彩色欄杆的路線

RockyKwok

屯門徑-彩虹欄杆此文章介紹屯門區一個簡單易行的郊遊路線-屯門徑,可以在山上欣賞屯門的美景外,還可以欣賞沿途的特點-彩虹欄杆。今次帶大家由輕鐵景峰站出發。大家可以在兆康站轉乘往屯門碼頭方向的614線(兆康站2號月台上車)或614P線(兆康站5號月台上車),兩個站便到達景峰站,下車後...

Back to All

山路天行

黃牛山人

年初定下今年跑 600 公里以上的目標,第二個月我便更改計劃了,改為揹著天行在香港的山徑上盡量留下足跡,雖然體力和時間上恐怕不能負擔原初跑步的目標,卻沒有背離鍛練身體的初衷,感覺上還更加進取呢。

3

「逃到山林。」

流浪的人_WANDERER

日期:2019.11.07 地點:台北市 . 臨在退伍前的三個月,把這一年所有該放還沒放的假一口氣放完。其中一段假期跟朋友去了眠月線野營。. 眠月線號稱神秘的失落森林鐵路,能吸引到大量山友大概還是因為是個容易到達而且又漂亮的地方,至於是不是真的神秘,實際踩了點感覺還好,沿途不斷遇...

香港島極地──鶴咀炮台及鶴咀海岸保護區

Horry

1. 近幾年香港秋冬兩季都縮短了,今年連春天都消失了,一下子進入了初夏,再過數年我們會不會只能從書中(如果屆時還有人看書的話)重溫春天的感覺?艷陽高照,只是五月初中午氣溫已有34度。2. 香港的疫情暫時受到控制,被困多時的香港人遇著長假加晴朗天氣,大家自然不再shelter at...

瘟疫下的城市隨攝

Horry

經過四月一輪從外地輸入的感染浪潮後,香港近期的肺炎感染數字終於降至個位數甚至見零,在全球各國先後被肺炎攻陷的情況下,香港這邊的抗疫防線暫時仍力保不失實屬不易。隨著感染數字下降,加上適逢四月先後有四天連假(四月中的復活節、和四月底五月初的佛誕及五一勞動節),不少坐困家中多時的香港人已按奈不住紛紛外出「放風」。

【中國雲南】山區孩子心中最美麗的地方

一元

在你的心目中,香港哪裡是最美麗的呢?我在昆明的山區栗子園做義教時,問小朋友心中最美麗的地方是哪裡,他們都覺得小學後面的荷花田很漂亮。我們一組人想親眼看看這個孩子心目中的天堂,就請他們帶路了。沿著小學下面的小路一直走,會看到一大片稻田,之前我們都在路上俯瞰一望無際的稻米田,沒想到有機會下去親親稻穗了。

【西班牙Murcia】如果不是旅行,我現在只會說hi bye

一元

以前一看到外國人,說了hi,就是bye了。萬般不想跟他們聊,以免我匱乏的詞彙跟人家搭不上嘴。如果不是旅行,到今天可能我還是那個只會說hi bye的港女。三八婦女節晚上在Murcia因參與西班牙人示威而認識了Aurora,沒想到她提出隔天帶我去參觀Monteagudo Castle,有當地人帶路,實在求之不得。

瘟疫下的城市漫遊

Horry

某程度因為肺炎的關係,這個月我多了去一些自認為「冷門」的地方探索一下(實情是以往自己又懶又脫節沒留意市內的不同地方),不經意間看到這個城市的不同面貌,而這段非常時期也令自己對這個城市有了不一樣的觀感,在漫遊的同時也讓自己短暫地從瘟疫的陰霾中釋懷一下。

邊境旁的昔日農村──鹿頸、鳳坑、谷埔

Horry

肺炎來襲下,不少香港人都減少室內活動,結果每逢週六日,一些熱門郊區便出現塞車塞人的情況,更甚的是不少遊客遺留下大量垃圾(包括疫情限定的口罩),情況令人慘不忍睹。為了避開人潮,趁著星期五請了假,我便帶著爸媽到鹿頸、鳳坑及谷埔來個輕鬆郊遊。鹿頸、鳳坑及谷埔位於新界東北部的邊陲地帶,三...

瘋狂背後的理性──關於徒手攀登的《Free Solo》

Horry

《Free solo》電影截圖本文寫於2019年6月,當時多少是為了逃離香港那壓抑的氛圍而觀看這部有點另類的紀錄片,影片主角Alex Honnold分享了一些他對徒手礬岩、風險以及面對挑戰/死亡的思考,這些看似和平凡人風馬牛不相及的想法卻原來也可以套用在我們生活上的方方面面。

帶小孩行山

Horry

登鳳凰山路上,遠方的是大東山 從斬柴坳登鳳凰山的最後一段石級路記得有一次到大嶼山練習山跑,當我從鳳凰山下山跑往昂坪時,遠遠便聽到人群的喧鬧聲,來到斬柴坳時便看到2、30名外藉小孩剛剛走完天梯並在這裏歇息,接著便準備完成攻頂的最後一里路。陪同在旁的亦有數位青年及成人(都是西方人士)...

珠穆朗瑪峰的美麗與哀愁─《Into Thin Air》讀後感

Horry

在登山史上,1996年是一個災難性的年份,因為該年於珠穆朗瑪峰(8848 m)發生了一件大型的登山意外,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將數個登峰的探險團吹得七零八落,其中8人、包括3名登山經驗豐富的領隊就此魂斷珠峰。這一個悲壯的故事,就被當時其中一名登山團的隊員Jon Krakauer寫成《Into Thin Air》一書。

行山教會我的事

Horry

香港這塊彈丸之地經常給人一個石屎(水泥)森林的印象,不過其實香港有40%的土地被劃為郊野公園,雖然香港沒有甚麼大山大水,但山、海、城融為一體的環境卻成為一種獨特景觀,而且很多郊野公園都近在近在咫尺,這令很多香港人及遊客都熱愛到郊野公園走走,而我更因此愛上了越野跑這項活動,靠著雙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