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Matty
maintainer
42 Followers
162 Articles
那場誤會

《那不勒斯故事》:女性為主故事中的男性角色

Chin

先說明一下,《那不勒斯故事》是很有深度的時代書寫,但我只是以較為世俗的角度討論故事中的男性角色。那時義大利南方男生的形象是我們多數人肯定會很憎惡的,只要他們「想」就可以隨意的以愛之名管教妻小,即使女人被打也會繼續戀慕自己的丈夫——《聖經》創世紀對女人的詛咒。男人隨意因為女人說一句不得他意的話、家務沒做好或各種理由,皆有可能毆打女性,這些都是可以在檯面上做的事。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昨晚看了莫里哀的喜劇

Chin

奇耙的事情總發生在措手不及間,根本沒時間排戲。

那場誤會

「何謂庶民?」:庶民們應該善待彼此

Chin

「何謂庶民?」老師用一個很簡單的問句區隔了兩位女孩間的差距,淺台詞是:「妳還要讀拉丁文,妳會繼續讀書,而她只會是庶民。」

2

雜談/關關難過關關過

梁雪莉Shirley

難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難在堅持。

Back to All

隨筆/想不到寫什麼但我去了運動博覽

梁雪莉Shirley

大學教寫作的教授說,想不到寫什麼就寫寫這種內心的掙扎,好吧,就寫一寫吧。

雜談:「打風」

梁雪莉Shirley

在香港,我們說的「打風」其實就是颱風來襲。上一輩年輕時的那個年代,亦即是我出生前的時代,香港打風絕不是只是罵天文台太快/太遲掛八號風球那麼簡單,是真的會死人!

孤獨,不好嗎?

廢文集散地

首次讀到蒙田的「論孤獨」,才發現自己的想法其實與蒙田有點類似。

雜談/風景

梁雪莉Shirley

昨天跟朋友談及他的前路,朋友說好像時刻都覺得賺的錢比別人少,應該怎麼辦

晚風雜談

Flora異想

只是他現在知道也太遲了,已經被我騙到手,跑也跑不掉

沒由來的該該叫

廢文集散地

我始終不斷反覆地想,有必要繼續留在這裡嗎?

雜談:愛生氣

Chechin

做錯事的人總是期待對方能夠溫柔的對待自己。考驗的是對方的肚量,而不是自己的能耐。好言相勸被視為理所當然,做錯事被視為芝麻小事。如果你不願意按照這脈絡,你就是愛生氣、得理不饒人、罪無可恕的壞人。

盧梭這個人

廢文集散地

如果,我是當時代的女性,肯定會被名為尚沙克·盧梭這號人物迷得神魂顛倒。

酒吧半日遊

廢文集散地

大白天的誤闖酒吧。

戀人眼中的那些事

廢文集散地

始終覺得自己是個與"戀愛"絕緣的人,偏偏這時候隨手挑了本與"戀愛"相關聯的書籍,沒看還好,一讀下去不得了!

寫作風格

廢文集散地

像我這種只會寫「廢文」爾等之廢話系列的文章,是有什麼資格來討論「寫作風格」?不知道。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有時不用出聲

Chin

三則沒什麼關連的文字

1

散步雜談

Flora異想

🌺🌺🌺🌺🌱🌱🌱🌱🌱 好久沒有去埤塘散步了,這陣子真是悶壞了。可以散步的時候偏偏遇上下大雨,於是一直延宕至今才有時間外出。沿著埤塘生態公園周圍走著,雖然是晚上,但仍有路燈照耀,周遭的植物依舊能看得到,尤其是顏色鮮豔的黃蟬。生長在大地的植物總是長得特別好,不僅是大地...

1

《吸收資訊的黑洞》

潛翔

坐火車的時候很喜歡睇D男男女女、離離合合、散散聚聚,從前想要自由,現在卻剩下一切負累,就像把你的一生放在那一個手機裡,掉丟了就像失去了人生。現在的火車不好看,每個人都低下頭,以為口罩只是看不到口鼻,看不到表情,其實火車上,你連他人的眼睛也看不見,全部人的眼都被吸進那黑洞,那個收集一切,吸收一切的黑洞。

雜談:夏日憂鬱

Chechin

記得有人介紹過,泰國音樂帶著一種夏日憂傷,那是一種快樂中又帶著一些鬱悶的風格。不知怎地,覺得如此貼切最近的一切與這夏日。求學中,我們總是喜迎暑假,卻容易忽略我們也總在夏日告別,而後在夏日結束後邁向新生活,也許夏天比起純粹的歡樂,更適合帶點淡淡傷感。

那場誤會

日常像是契訶夫的短篇

Chin

那只是人生中的一個插曲,但從來也沒有一個有結局的故事

1
那場誤會

老派有老派的包袱

Chin

從不諱言自己很老派,喜歡浪漫主義的小說、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音樂、六十年代的生活氛圍

1

《醉話》

潛翔

「酒徒」是最適合的描述,就像從前的詩詞一樣,”典故”用最少的話語數說最刻骨銘心卻無法簡單用詞彙就能表達的狀態,於是用事情、用故事來表達。 「酒徒」是最喜歡的小說,使用這個典故就是用一本小說來表達這刻的狀態。

那場誤會

從法國新浪潮電影《儀式》想到外婆

Chin

《儀式》中文盲女子為了隱藏自己不識字的真相,起初是因為羞愧,後來演變為不可收拾的血腥事件。我有個七十年前從鄉村到台北讀高中的非典型外婆,她不在意被人誤以為是文盲。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不當誰的第二,不是自謙之詞

Chin

荒謬的事、即興創作、如何定義好?

疫情下的診所

Flora異想

因為疫情的緣故,最近打電話進來取消的患者不少,這兩天接到取消的電話大多是害怕染疫,要不就是因為確診無法來門診,只好延後就診或直接取消的都有。可見確診在我們身邊已經是多而又多了。這疫情打壞了人們的生活,甚至犧牲掉許多的休閒。我想除了怕染疫之外,最主要的是怕傳染給家裡的老人家或小孩子...

【散談】 當兵這回事六

蔚藍天空

上一篇講完當兵時期奇幻的眷探事件,這一篇就該回到正題,不然被人想成:這人當兵都在混吧?不得不說,很多時候當兵都在做「無用工」,明明有可以節省時間人力的方法,但卻必須按照規定和形式來執行,會讓人覺得浪費時間,或者有人乾脆就混時間吧,當然,日後進入社會,就會發現社會也是如此,職場也是如此。

《黑暗》

潛翔

其實黑暗不是才是正常嗎?黑暗才是那一個源嗎?世界最初就是黑暗,直到”太陽”的出現,光明或許才是外來者,打亂原有秩序。

生活雜談__最後一次的日子(二)

小夜燈

那一天總算還是到來了。這段時間我依然忙於課業,明明大學生擁有更多自由安排時間的可能,我卻越來越少回去外婆家,更別提隔著外婆家三間店距離的自家修車店。好像也不能夠說是自家的修車店。總之,即使我很久沒有回去,也能聽到一些消息。都更的事八字還沒一撇,就有不少住戶搬離松隆路一帶:像是外...

《為何戰爭呢?》

潛翔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富與窮的分別?其實有一點就是”富”的是會借錢的,而”窮”的是不會借錢的。之後再留意一下各國的債務,現在全球的債務已經不知多過全球的收入多少了,大部份國家好像幾年也還不完,幾天前看到全球債務已經突破305兆美元,而全球GDP只有84兆美元,相差3.6倍⋯⋯

那場誤會

雜談|關於寫作的奇幻一週

Chin

淺談我剛看的《靈魂寫作》、自由的寫作和小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