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
PicaPica
主理
82 人追蹤
205 篇作品

中国微博母权和酷儿主义理论为什么不能兼容?

🪞

基于对中国摩梭人的研究,新浪微博女权区的汉族女性发展出了一套独特的“母权”理论,本文将从酷儿主义的视角探讨本土母权理论和酷儿理论是否无法兼容。

“我们的斗争不会停止,直到建立一个新世界”

Flowers & Alice

请阅读以下与西尔维娅·费德里奇对话的主要摘录,内容涉及她帮助创建的运动、女权主义、她与年轻女权主义者的关系以及她对乌托邦的看法。

韓國女性墮胎權之路(下)——女性主义行动

PicaPica

上篇中可以看到歷史的潮流和趨勢對準了女性的身體,而女性主義運動本身的抗爭爭取到了最後勝利的關鍵。 希望本篇可以能簡單說明女性主義社會運動的重要地位。

1

韓國女性墮胎權之路(上)

PicaPica

韓國憲法裁判所於2019年承認韓國墮胎罪違憲,結束了韓國對於女性墮胎的刑法。這只是個開始,而且也還遠遠不夠。

2
返回全部

女权主义思考一则

Stelly

这篇是四月时我刚经历了女权主义启蒙之后的一则随笔

所有反对性别暴力的人应该关注对希尔德的抹黑

中国劳工论坛

暴力、厌女症、对女性身体的控制,以及对僵化的二元性别和大男子主义文化的推崇,都深植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架构中。工人阶级运动不能在压迫问题上保持中立或沉默——我们必须认知到、并且抵抗大众媒体和社媒对希尔德的诽谤所造成的倒车式影响。

Vol.1 理解女性、公民议题的透视镜——权力结构

范米索

🎵 播客平台:小宇宙、喜马拉雅、Apple、spotify点击收听 Vol.1 理解女性议题的透视镜——权力结构前言:这是我和「孤独的阅读者」创始人葛旭共同发起的播客节目,葛旭是我很欣赏的一位朋友,北大历史系背景的他,曾在东欧为贵族们传道授业,也曾孤身在墨西哥开过一家小茶馆,因...

硬周刊

几款App,能帮女性夺回堕胎权吗?

超载叽

女性身体谁说了算。

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堕胎权与反堕胎 | 日新说文章合集第二弹

日新说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取消宪法规定的堕胎权利,分歧严重的美国最高法院取消了宪法规定的堕胎权,推翻了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将堕胎的合法性问题留给了各州。” 这一冲击性的新闻引发了全世界热烈地讨论,日新说(Copernicium)第二次带来了6篇优质观点文章和译文的合集,欢迎阅览讨论。

作为自由主义者如何理解中国米兔和女权运动

米米亚娜

继国内的自由派行动者们被镇压之后,女权主义者也受到了铁拳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已经是在一个苦苦支撑的边缘,但很少有关心中国的人知晓年轻一代女权主义者们的抗争史。如今整个公民社会都是割裂的,我们记忆断代,难以互相看见和借鉴。所以,与其延续过去的成见,更重要的是重新想象自由主义和女权运动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3

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堕胎权与反堕胎 | 日新说专题文章合集

日新说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取消宪法规定的堕胎权利,分歧严重的美国最高法院取消了宪法规定的堕胎权,推翻了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将堕胎的合法性问题留给了各州。”这一冲击性的新闻引发了全世界狂热地讨论,日新说带来了6篇优质观点文章和译文,从女权公益社群到自由主义者,政治记者到女权作者,不同的事件阐述他们对于这一事件的叙述和看法,以下是文章的节选与链接

歪脑|唐山打人事件:这一次我不想再问女权主义者还能做什么,我想向进步男性们提出要求

米米亚娜

男性是性别暴力的责任主体,无论是以直接参与,间接纵容,还是以无视、回避、否认、为其辩护等与暴力共谋的方式,都应该成为问责的主体。这种属于“人”的责任不容推卸,哪怕推卸给父权制、推卸给公权力也不行。

3

两年跨度间对女权一些问题的思考

peki

今天跟高中朋友解释微博为什么被封号了,翻起了之前的内容,发现这篇“迷惑”正好是两年前的今天写的,看了下是很稚嫩,但反观这七百多天我本人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成长。一位投入恋爱以后“傻了”的朋友前文如上截图所示。两年了,我还是没有想通,只是现在看起来免觉当时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对身边部...

美国罗诉韦德案:万计民众上街捍卫堕胎权——接下来怎么办?

中国劳工论坛

5月2日,一份泄漏给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客》(Politico)的决议草案显示,美国最高法院正蠢蠢欲动要推翻罗诉韦德案这一使堕胎合法化的标志性决定。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呼吁“上街游行,捍卫堕胎权”。

第六期回顾:不婚不育,一种“非暴力不合作”的反抗

好青年茶话会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这句引起无数人共鸣的话,背后是人们对于传统婚育制度积攒已久的不满,亦是对当下的环境最为直接一种反抗。因为ta们在乎,所以我们拒绝。关于这个话题,我们还常常可以看到这些关键词——环境、安全感、未来、成长、爱、自由、权利、女性、性少数……每一个词,都足以让我们想到自身的所见所感。

【播客】母亲节过去后,说说感恩奉献之外的话

Edith

一个世纪过去,当年协和不关心”出走的娜拉“,现在社会似乎也没有往前走出太多。当年强国保种的良母叙事,在今天又换成为了国家生育率生二胎三胎的好妈妈。女性总是难以摆脱宏大的父权制下的国族、家族和集体叙事。生育的自由到底在何处,我们看似拥有了,又仿佛仍然是未知数。

歪脑|米米亚娜:作为女性,我与“母亲”概念渐行渐远

米米亚娜

母职将我们割裂。与我同龄的女性大多已经生育,在我和她们的日常里,有着埋藏在“前提”中的,巨大的不可言说的差异。我的朋友圈子里总是补充着新认识的年轻“后辈”,但Ta们往往很难连接上我的生命经验。脱离了“什么时间做什么事”的桎梏之后,我像是成为游离在代际之外的人。

4

“我们安睡的权利” EP2 EP2 太丑没资格当祭品?请极端女权放过女人和男人👩🏻👨🏻🐒

我们安睡的权利

“我们安睡的权利” 第二集上线了哦。睡前跟大家聊聊女性主义,到底神马是这几十年女性主义跟社会的喋喋不休 ?!处女情结是性别物化,那男女不等是否是男性的锅?越秃越性感?为了高潮牺牲太多?🎆 女权主义教会了我们什么,教废了我们什么?🤷🏻‍♀️ #女权主义 #女性主义#simon...

我太棒了所以”爱国媒体”要攻击我

Xiaowen Liang

其实,我真正的罪名,“补一刀”的文章第一句已经明确点出——我企图改变他人的思想。我以及其它和我类似的青年女性的存在一定搅起了许多人的不安,我们利他主义、勇敢、大声且不受控制,”补一刀“描画出来的暗黑势力,无非是我们基于女权主义的友谊和信念。万千青年女性通过社交媒体参与女权运动而找到了自己的力量——这是一个参与女权运动后被赋权的过程,我不敢居功。

论新中国的女权

Middle Kingdom Tales

以前在朋友圈写的关于女权的文章。

好青年茶话会第二期:“‘极端女权’已成网络毒瘤?”

好青年茶话会

怎样才算是一个合格的“极端女权”?

1

我们无处可述的悲愤

Do Not Split

姐姐妹妹站起来!

社会主义者面对性别和性少数问题时的立场:一次紧急回顾

兰德维希学社

将这些运动扭曲、异化的统治阶级固然是错误的,但是因为这些扭曲就全盘否定这些运动的进步性的某些自称为“左翼”的人貌似也不是他自称的那么正确。

6

统治阶级的虚伪:英国安德鲁王子与统治阶级的堕落文化

中国劳工论坛

社会中积累的愤怒和挫折感现在必须用来要求问责和正义,建设一个反抗所有形式压迫和剥削的运动。这与结束反社会的资产阶级的统治、及他们捍卫的制度密不可分,安德鲁王子、爱泼斯坦、麦克斯韦尔和他们的其他同伙是或曾是这些统治阶级的亲密一员。需要建立一个由工人阶级和被压迫者组成的多性别、多种族的社会主义女权运动,从而真正让这种压迫性的制度走入历史。

女性与心理疾病

The Basic Witches

但现实就是,社会就是如此要求并规训着女性,女性做什么都是错的。女性戴着写不完的规训枷锁,挣扎也是错,放弃抵抗也是错。

一梦一悟之逍遥游:你感受过高潮与宇宙联系这件事吗?

The Basic Witches

当我跳出来了,不在被小小的自我和执念包围了,和天地连接在一起了,才意识到我原本是宇宙的一部分,我的喜怒哀乐,也是这个宇宙的喜怒哀乐。

rara闲谈——我与人口贩卖

The Basic Witches

我们每个人和八孩妈妈,都只有一步之遥,除了幸运,极度的幸运,我们和她没有区别。

rara闲谈——拳师聊聊谷爱凌

The Basic Witches

与其说网友们喜欢(极其)优秀的人,不如说他们沉迷于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控制感。今天我敢把你吹上天,那是因为有一天,当我想的时候,可以把你骂下地狱。这种对于造神和破神游戏本身的迷恋才是那场真正的狂欢。

鱿鱼游戏中的厌女

The Basic Witches

如果文艺创作者无法跳脱对于女性浅薄的理解,无法认知、剖析与克服我们文化中深入骨髓的厌女文化,就永远无法创作出立体生动的女性形象。

On the impossibility of communicating female sufferings to males

The Basic Witches

Female anguish and pain are as real as men’s boners. They do not need justifications. They just 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