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
鴻雁東南西北飛
maintainer
4 Followers
19 Articles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三

蔚藍天空

原民部落猴子頭骨的裝飾寫了十二篇當兵的故事,相信大家幾乎感受到,本人當兵幾乎不像在當兵,很多退伍的人會聊到甚麼機關槍、迫砲、電話線架設、背線盤…關於軍中的戰技訓練,或者軍隊專業職務,這些幾乎不會出現在我當兵的過程,因為在那個時期就是金門要轉型,政府執行「精實案」,要將原本十多萬的...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七

蔚藍天空

上一篇寫到因為上頭下命令,連隊要配合戰備任務,因此選了一個小山丘挖了一個能掩蔽一整台大卡車的洞。有這個電話紀錄,也完成了紀錄要求的事,然後洞就這樣留著… 那麼土呢?一部分堆在洞的周圍加高,一部分就運到林子深處四處堆放。隨著人數越來越少,封閉的房舍越來越多,剩下的官加兵剩下二十位左...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六

蔚藍天空

過完農曆年節後,整個精實案的腳步加快整個連隊剩下的人數越來越少,於是兩個大門封鎖撤掉一個,只留下一個較快通往大馬路的門,原本一個門有兩個衛哨,在人數減少後,也剩下一個。我們加快腳步整理營區,沒人住的營舍(還是該說是山洞?)要封起來,裝備要盡數點交,原本忙碌的二級場,軍卡都慢慢一輛...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四

蔚藍天空

圖片取自 金門觀光旅遊網好不容易踏上金門這塊離島,雖然是服兵役,但總覺得該多走動,深入體驗一下這裡的風土,才不枉走過這一遭。事實上,除了母親和祖母來「眷探」時,走過幾個風景旅遊點,還有不少地方是沒走過的,其他阿兵哥放假時總招三攜五出遊,而我幾乎都在辦公,即使外出也是出差洽公甚少有時間到處遊賞。

Back to All

是艾成教我唱〈軍紀歌〉的!

鴻雁東南西北飛

新訓期間,班長命令我們在一週內記熟近十首的軍歌,其中一首就是〈軍紀歌〉。說實在的,比起〈夜襲〉、〈老兵〉等曲子,〈軍紀歌〉的旋律並不好聽,歌詞的故事性也沒那麼強,我盯著紙卡上〈軍紀歌〉歌詞老半天還是記不太起來。忽然,我腦海中響起艾成扭腰擺臀唱〈軍紀歌〉的聲音……

1

【散談】 當兵這回事十

蔚藍天空

當兵自然是接受軍事戰技訓練,肅悍的任務也是24小時全年無休的,即使休假,若部隊有需要也得立刻趕回營。可老實說,部隊也是生活,既是生活也就有許多庶務。每日灑掃營區整理都是日常,營區整理有甚麼難?可能有人無法想像,在金門很多營舍都是山洞,下大雨時,雨水混著泥流,很容易就流入官兵寢室,...

【散談】 當兵這回事九

蔚藍天空

很多人都覺得抽到外島簽很「衰」,雖然剛踏上金門港口時確實有這樣的感覺,那時是因為半夜搭乘金門輪風浪甚大,一整個人暈吐至無力所致。但不出幾日,便習慣這清新空氣與單純生活。雖然我的部隊生活其實也不單純,事情總像做不完,所以很少有機會正常跟部隊。

1

學長學弟制的終結者

鴻雁東南西北飛

「你們知道那個新來的伙房兵嗎?就是高高瘦瘦黑黑的那個,」參一、參二見到有八卦可以聽,馬上放下手邊工作,興致昂昂望著老駱,老駱接著說:「他超屌的哦,他剛來伙房的前兩個禮拜,看到我們叫『學長』;第二個禮拜以後,就叫我們『欸』;一個月以後,我們叫他,他都不理人耶!」

為什麼要當兵?就從我在「異溫層」認識的人談起

鴻雁東南西北飛

「到底幹嘛要當兵?真他媽的浪費時間!」我不只一次跟同梯的弟兄抱怨,希望他們給我解答,但我話一出口,馬上引起他們的共鳴,加入幹譙的行列,沒有人回答我的問題。然而,退伍後,我懂了;尤其是十年後的現在回想起來--就算再多當十一個月的兵也不見得是浪費呢!

1

【散談】 當兵這回事八

蔚藍天空

沒想到當兵也能「以樂會友」。當然這系列比較像那段時間的生活紀錄,雖然人在部隊中,但也幾乎沒跟著部隊行動,軍旅變成是個生活背景。

1

喝「泡泡綠」成癮的威哥

鴻雁東南西北飛

九點整,我們到連上晚點名。照理說點完名就可以回寢室睡覺,但今天點完名,排長命令我們走進一旁的餐廳就座。我們坐在餐廳的長板凳上,看連長、副連長、輔導長都鐵青著臉,瞪著站在餐廳中央的威哥,氣氛異常凝重,我們動也不敢動。「說啊,你自己做了什麼?」連長面無表情,淡淡說了這句話,大家把視線移到威哥身上……

1

【散談】 當兵這回事七

蔚藍天空

雖然不少人都覺得當兵這件事有些浪費時間,但身為國民,盡國民義務也無法推卻。之前說過,相比其他人聊起軍旅大開大闔的各種神奇趣聞,我反而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軍旅生涯,直到現在細細回憶,才感覺我的軍旅其實很奇幻。說起我那位師傅道兄,那個找齊待退老兵走夜行軍的主意,其實是他出的,因為他知...

1

少壯不旅行,老大徒傷悲

鴻雁東南西北飛

記得那時,有一位弟兄本來打算參與我們的環島旅程,但退伍後卻反悔了,理由是想趕快賺錢,並且接了一份臨時工的工作。當下,我忍不住抱怨:「未來有三十多年要工作,有差這十幾天嗎?」

1

【散談】 當兵這回事六

蔚藍天空

上一篇講完當兵時期奇幻的眷探事件,這一篇就該回到正題,不然被人想成:這人當兵都在混吧?不得不說,很多時候當兵都在做「無用工」,明明有可以節省時間人力的方法,但卻必須按照規定和形式來執行,會讓人覺得浪費時間,或者有人乾脆就混時間吧,當然,日後進入社會,就會發現社會也是如此,職場也是如此。

在外島服役的每一天,我都和三位不存在的弟兄聊天……

鴻雁東南西北飛

我擔任的是連上的政戰文書,負責連上弟兄心理狀況的各項追蹤與整理作業。按國軍心理衛生中心的規定,輔導長每日都要約談三位弟兄,不可重覆,隨時掌握個別士兵的最新狀況;再根據約談情形,反應在回報單上,每日回報給心衛中心。然而……

如今,求「站」不得的我,好懷念那求「坐」不能的被操歲月

鴻雁東南西北飛

上個禮拜六,我從一早九點坐定位上課開始,上到下午三點,除了上廁所、喝水、吃東西外,一連坐了六個小時,坐得我渾身不舒服。一下課,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便馬上換上慢跑裝,出門一口氣跑了五公里,一吐久坐的怨氣。想一想,其實很有趣:我現在是求「站」不得,反觀十多年前當兵被操時,卻是求「坐」不能。然而,現在的我,真巴不得回到那被操的歲月--

細數我當兵新訓時,有趣的各種初體驗

Allen分享什麼毛

好多個第一次,有些懷念,有些討厭,有些也有趣...

【散談】 當兵這回事

蔚藍天空

因為一場戰爭已然持續月餘,台灣又聊起要延長義務役時間的議題。教不教召我沒意見,單子來了就去,役期延不延長我沒異議,反正退伍多年。而且一年近11個月的軍旅生涯,就像一場久遠的夢一樣,事實上當這回兵,雖然自己不太在朋友席間談起,但過程很神奇,神奇到有不少人曾問我:「你到底有沒有當兵?

風中的軍旅生涯

鴻雁東南西北飛

退伍後回到本島,這裡的颱風再也嚇唬不了我,唯有昨天林口夜裡的狂風,足以和東引的東北季風匹敵,它也吹進了我的腦海,想起這段風中的軍旅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