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雜談
射手媽咪婷婷
maintainer
3 Followers
28 Articles

週末雜談|傲慢的,不可避免的高高在上

Chin

玻璃心跟道德魔人勿入

那場誤會

《那不勒斯故事》:女性為主故事中的男性角色

Chin

先說明一下,《那不勒斯故事》是很有深度的時代書寫,但我只是以較為世俗的角度討論故事中的男性角色。那時義大利南方男生的形象是我們多數人肯定會很憎惡的,只要他們「想」就可以隨意的以愛之名管教妻小,即使女人被打也會繼續戀慕自己的丈夫——《聖經》創世紀對女人的詛咒。男人隨意因為女人說一句不得他意的話、家務沒做好或各種理由,皆有可能毆打女性,這些都是可以在檯面上做的事。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有時不用出聲

Chin

三則沒什麼關連的文字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一團混亂中過了年中

Chin

依然是一篇寫得很雜的雜談

Back to All
那場誤會

日常像是契訶夫的短篇

Chin

那只是人生中的一個插曲,但從來也沒有一個有結局的故事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只是個文藝欣賞者

Chin

只是一篇雜談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書寫的限制和口述的自由

Chin

結合此兩者則是希臘城邦的文化

2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不當誰的第二,不是自謙之詞

Chin

荒謬的事、即興創作、如何定義好?

那場誤會

母親這角色與我無緣

Chin

我是有意識的不成為一名母親。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讀經典文學只剩下掉書袋之途嗎?

Chin

讀或不讀都是個人選擇

2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愛是愛,留下或捨棄

Chin

我很怕「愛的生生不息」或是「愛的永恆」,好像是一種詛咒。

1
那場誤會

庸俗的,不談女性主義

Chin

庸俗的一邊喝著酒,說著自以為的大道理,浪費其他人週末的時間卻毫無意義。

2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我的天才女友、你不無聊

Chin

《我的天才女友》是《那不勒斯四部曲》中的第一部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甚至不是一篇文章

Chin

只是一篇不小心寫的有點長的雜談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Matters兩週年心得

Chin

文末分享利用媒體的小技巧,華碩有洗新聞嗎?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女性間的微妙情誼

Chin

讀過那本不知名的書之後,我開始相信母親是可能嫉妒女兒的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旅行中的我和那些有趣的人

Chin

現在的我是喜歡旅行的,若沒有工作的因素,希望在每個城市都待上至少兩週,體驗當地的生活方式。

1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如此不合時宜的小作家

Chin

偷用別家主編的詞

2
那場誤會

Poshlost,誰說讀文學要從中得到什麼?

Chin

明眼人看到我標題寫了poshlost,知道我還在借納博科夫的題發揮

1
那場誤會

初二雜談|讀《巴黎評論》再來斷章取義

Chin

初二的流水帳

2

叔本華如是說

廢文集散地

倘若習慣只是一種惰性且既有的行為模式,那麼我該如何跳脫所謂的舒適圈?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帶瓶威士忌給你

Chin

依然是沒有什麼組織卻又不小心寫多了的雜談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那些可愛的人

Chin

經常在文章的開頭說到「這就是一篇隨興寫寫的文章」好像當成免責聲明,也蠻多人這麼做的,看到總是會心一笑。

1
那場誤會

【週末歌曲介紹】極其俗氣的巴黎歌單

Chin

那年在巴黎的歌單,不認真的介紹幾首你一定聽過,很俗氣的歌曲

週末雜談|我有什麼資格談藝術?

Chin

理性和平的與社會共生,是任何人的最基本要求。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就想活在六零年代

Chin

一開始學法文什麼人的身分都要來個陰性陽性也讓我很厭煩,撇開長久的文化,我總認為人的性別是巧合,她/他的特質才是定義一個人的⋯⋯

1
婷駐妳心人生相談室

昨天,我在寫作上躺平了!|與馬特市作者見面(五)

射手媽咪婷婷

昨天沒有發文,大家有發現嗎?我到底在忙什麼呢?

那場誤會

週末雜談|我的非虛構寫作起因

Chin

隨興說說家族流亡史的寫作起因並附上朝聖之路的照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