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
桐生茂豫
maintainer
40 Followers
557 Articles

原來妳是唯一(27)

陽路明

良久,終於,遲鈍如石頭的正清才漸漸感受到那以五年多的友情為介質,傳導而來的心電感應……

原來妳是唯一(26)

陽路明

在這段時間裡,跟著自己一起傷悲的,不是活在千年前的李清照,而是才與自己通過電話、傳過簡訊的糖糖……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八)

亞紀細工

今日放映的地方放了三塊板子,紅綠色彩用毛筆書寫了電影名稱,陳揚看了看3樓A廳B廳場次己開始放映,最後和徐千惠選了4樓藍廳來觀看電影。人潮一如陳揚想像的多,入場後最後只在最後一排找到一個位置,只好拉著徐千惠的手,兩個人站在最後看著電影也好...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七)

亞紀細工

正當兩人吻得忘我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邊熟悉的聲音,強叔端著餐盤走在他們身不知多久了..

Back to All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六)

亞紀細工

高忠曄突然間想起了家裡牆壁上釘著的百寶藥箱。那賣藥包仔定期來訪家中,把家庭常備藥品補足,用多少藥就算多少藥,沒有用的藥就先寄在家裡,只有用掉的藥要付錢。不知道為什麼懷念起寄藥包仔爽朗又陽光的笑容...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五)

亞紀細工

窗外黑板樹花期綻放的氣味,就算窗戶緊緊的關閉,仍不時可以聞到從縫隙聞來的濃郁味道。窗外的落葉紛飛,如同躺在床上的自己,只能賴在病床上迴繞著各式的儀器。也就是現在了。再慘應該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吧?陳亞紀再次轉到病房的時候,聽母親在門口抱怨著,一盒水果花了幾千塊。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四)

亞紀細工

「任何一個男人在面對事情都不該用逃避的方式去面對,讓一個女人獨自承受壓力,更何況奶奶是什麼樣的人,你自己知道,這些年媽沒被奶奶逼瘋,我都很佩服她。」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三)

亞紀細工

夜風吹起陳揚的瀏海,泛紅的眼眶裡有著後怕。著徐千惠的手直到她上了計程車,他又吸了吸空氣,再度慢步地走回醫院。醫院裡的護理師對他笑了笑。「不是說要回去休息,怎麼又跑回來醫院了?」 「擔心她的狀況,所以還是回來了。」 「也好。」 開門的那瞬間,母親意識清楚的將目光移了過來,想說些...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二)

亞紀細工

有的男人看著不起眼,但有擔當,有的男人看著特別好,但不懂放棄那片花花草草。徐千惠在醫院大廰看到陳學任和陳揚一起搭電梯出來,這才知道原來那天幫她忙的男人是陳揚的爸爸,一臉笑意的和兩人打了招呼,陪著他們一起出了院區,準備前往南門市場買些水果來吃。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一)

亞紀細工

人生中第一次進行手術,不清楚身體的疼痛甚麼是正常,甚麼是不正常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二)完

亞紀細工

「千惠,我真的錯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妳,這陣子我想了很久,我真的不能沒有妳,妳真的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我跟她只是玩玩沒有認真,是我沒有拿揑好分寸…」 身強力壯的蔡文龍在醫院門口雙手捉住她的兩隻手,激動的說著。「說話就說話,沒動手動腳的。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一)

亞紀細工

半夜的急診大廳似乎比白天更加熱鬧,陳亞紀和她在護理長說的地點等待,「籲~那裡來的小護士?」熟悉的聲音讓徐千惠全身的汗毛一下子豎起,眼前一晃一點緩衝的時間也沒有。 「好久不見,渣男。」徐千惠恨恨的說著。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

亞紀細工

看著陳學忠離開加護病房,陳亞紀心裡總算放下一塊大石頭,一邊已經在想如果回去的話,心裡想,要不要找個時間去廟裡拜拜,看看自己是不是沾了什麽髒東西?不然最近的狀況怎麼這麼多?跑到自己的病床邊看著自己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猶記得當時的頭暈目眩,真的發生了什麽。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九)

亞紀細工

陳亞紀一邊深呼吸,一邊自欺欺人,覺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快,還有些頭痛,明明剛剛才在開刀房裡躺著,現在的狀況卻讓人意想不到。「離魂而己,妳怕什麼?我才是死了…」 陳亞婷抬頭看看面前突然間出現的人影?「雨婷?妳怎麼在這裡?」 「妳真好運,咯咯…」是我的幻覺?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八)

亞紀細工

這邊動靜鬧得這麼大,護理師都跑過來瞭解狀況,一邊勸說這邊是醫院,麻煩探病親屬保持安靜,不要造成其他病人的困擾。幾個女人沒說話,只是和林靜互相瞪著,目光通紅的互不相讓,大有魚死網破的驅勢。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七)

亞紀細工

呼吸罩才一套上去,心裡才數不到一秒,陳亞紀就這樣暈暈乎乎的睡了過去,耳邊還聽得到各種器具叮叮噹噹的準備聲,「嘩啦啦…」有一種被當待宰的感覺。

魔音樂土

《1314》#67 重逢

浩川

『遊子:我知道你一定不會有事的,我們還沒再見呢。』我看著當時分散了杜錦生注意的那個傳呼口訊,不懂要如何才能夠形容我心中此刻的感受。遊子救了我,還有茵…查證過後,警方讓我知道了當日替我報警的是一名少女,聲音聽起來很年青應該二十歲不到吧,而且提供的資料既詳盡又準確。還有,當時來電顯示的電話號碼竟然是我的辦公室。那是茵,雖然她沒有出現或承認,但我就是知道了……

魔音樂土

《1314》#66 失控

浩川

我搞不懂仍在保釋待審的杜錦生是如何來到頂層這裡來。他押帶著我,穿過了長長的走廊由南翼走到北翼,經過了宴會廳和廚房,走上了旋轉樓梯,來到了天台。黑沉沉的夜空下,星星在頭上閃亮著。如果給我選擇,我絕不願意在這情況下看到《遊子》和《雷茵》這兩夥星。『他才是製造你和祖父交通意外的真兇。』茵的聲音在我耳旁響起來,『他已失控了。』『放心,我不會有事。』我在心內說:『我答應過您,要好好的活呢……

魔音樂土

《1314》#65 再現

浩川

哨子給連續吹起,賽事在喜慶似的歡呼下結束。雖然我國球隊以零比三落敗,但很意外地球員們的面上展露的都是笑容…身後有人拍了拍我,我望了望身旁仍在欣賞場內雙方顯露風度和惺惺相惜情誼動人畫面的屠沁,然後不動聲色別過頭去,看見了熟悉不過的面孔。我悄悄跟對方交換了位置,讓他輕輕的坐到屠沁身旁去。他探過手去,緊緊把屠沁拉進他懷內。「啊!」屠沁回過頭來,看見她日夕盼待的人,情難自控的低呼著:「在橋!」

魔音樂土

《魔音》微瘋狂大暴走!

浩川

《魔音》期待您們的喜歡與書籤(以獲取更新通知)【周年重啟擴充!限時解鎖 免費開放中!】《魔音》原版,將會來一場瘋狂……《魔音 MagicVoice - Track 01(原版)》期間限定。瘋狂時更!每一小時更新一章!(共51章)(如果錯過了馬特市或方格子上的原版Track 01,這次可以在蕉園一次過追回來喲!)請即登入加書籤,以便到時獲取更新通知!

魔音樂土

《1314》#64 期待

浩川

『您回到應去的地方了?放心,您和遊子教我的,我都明白了呢。』雖然茵可能不會再出現了,但我知道她聽到的,也曉得她清楚知道我已真正完全履行了對她的承諾了。『遊子:在這裡看到流星雨,很漂亮呢。你那裡看到嗎?期待能跟你一起看到,期待再見。』我自然的回過頭去,透過窗子仰望萬里無雲的晴空。雖然仍是大白天,但我卻像看到了一群一群下降的星光…

魔音樂土

《1314》#63 結果

浩川

「杜叔叔當日教訓世姪的說話一點也沒錯。數字遊戲始終是虛無縹緲的投機玩意,而且大部人都忘了股票市場原意為的是集資發展的媒界。哪及得上務實的發展?當日就是杜叔叔的一番話,讓世姪可以醒覺過來,來得及宣佈跟『達見』和『希寧』的各個合作案,籍此反轉了我們幾個財團當時的劣勢。」我直視著杜錦生,「叔叔是貴人事忙,應酬在所難免,沒有時間好好教導世姪,還得暗地裡向其他公司示好,搞好我們和競爭對手之間的關係呢。」

魔音樂土

《1314》#62 時間到了

浩川

我和他忙了足足一個星期,利用盡所有的人脈,和透過祖父、姚伯伯等長輩的關係,終於找到了當地最好的司法專家,尋得了有機會幫到連伯伯減刑的條件…然而,在橋沒有跟我回來。也暫時不敢跟屠沁聯絡,只為他害怕如果有一天自己受連伯伯事件牽連時,會害苦了屠沁。過去的大半年,我們曾再聚在一起的兒時知己友伴,又再次各散東西,因著自己的生活、感情、事業和其他原因,暫失聯繫了……

魔音樂土

《1314》#61 靜待

浩川

兩輛貨車由左右兩面往私家房車夾逼過去……曼克頓『達見』五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內,我們十個兒時友伴之中,在橋似哭非哭,臉上是難過的神色……連伯伯推著輪椅,而在橋則坐在其上…在橋坐著輪椅,而連伯伯跟我和鳴林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對峙著……『宏圖』大樓頂層天台邊緣處,杜錦生猙獰失常的逼視著我……祝酒會上祖父跟姚伯伯碰著杯,而後方的角落處鳴林、在橋和我互相喜極相擁……

魔音樂土

《1314》#60 巧

浩川

「我回來是為了看一個故事的結局,而那故事一點也沒有令我失望呢。」雪瑤悠然自得的笑盈盈,說:「爭取過後,知道大家心中所思,有著共識的讓一段關係變成美麗的回憶,不是很好嗎?」她像告訴我她的心裡真是這樣認為,也像告訴我在對茵的感情上我也應該這樣想 …「Jeff叫喬朗曦?」我胡亂的轉換了話題說:「他會不會有什麼兄弟?樣子長得很像的?」我心中一動,記起第一次見到Cola時那面熟的感覺……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六)

亞紀細工

右腳好像被人抓住了,後頸傳來溫暖的有些發熱的感覺,倒過去的速度在陳亞紀的眼中像稍微放慢了速度的影片,出現了很多己經遺忘很久的記憶片段。 人生就如跑馬燈一樣的形容詞,真的很貼切。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五)

亞紀細工

「亞紀,如果你是唐小雲,妳會原諒林雅婷嗎?」 上完必修課之後,整個心思都沒在線的陸美娟又湊了過來,突然間好奇的問著陳亞紀。「說不上什麼原不原諒的,野溪邊也有一些樹枝,可以讓她丟過去讓唐小雲抓著,但是我真的不是她也沒辧法說些什麼,被救回來之後應該對林雅婷心寒了吧,應該以後不會搭理她了。

魔音樂土

《1314》#59 反擊

浩川

過去三個月,本市的投資市場可以說得上是經歷著水深火熱的苦難時期了,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只會是一個開始,對未來幾年的經濟苦況來說,這數月只恰好是一個序幕而已,可是大熊市前的微量調整或反彈,已足以助我們反擊有餘。由於上年撤離投機市場的行動,我們保留了足夠應付狙擊甚至乎對方所發動收購戰的能力,這是我們最大的憑藉……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四)

亞紀細工

林雅婷的爸爸以前就是溺水走的。 單獨帶著七歲的林雅婷到大豹溪旁烤肉,遇到孩子溺水就跳進水裡救人,結果孩子自行上岸了,林雅婷的爸爸卻沒回來。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三)

亞紀細工

朝著交誼廳走去,忽然間暼見角落的黑暗處站了個人,在光弱處若有感應的將視線望了過來,夾雜著水氣的風從窗外飄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