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链女
拿铁咖啡
maintainer
7 Followers
7 Articles

書評•評書|賈平凹的《極花》與性感腳鏈

MaryVentura

而來自家裡人的責怪更像是一把把尖刀,扎在胡蝶心上。是啊,唯有來自你深愛的家人的傷害才能從根本上將你連根拔起,那一刻,以至於那以後的每一刻,你便是一顆浮萍,一隻蒲公英,隨著風落在哪裡算哪裡⋯⋯你不再有家了。

1

乌克兰这三十年:国际版“铁链女”的抗争史

马屿人

这将是乌克兰人争取自由的最后一战,不成功便成仁。祝福乌克兰人民!也祝天下所有被铁链捆缚的人早得自由!

冬奥:战贩交流会与民族狂热反弹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政权在新冷战和经济危机下,意图推动民族主义,但小粉红的狂热往往失控,轻则造成舆论反弹有时甚至要动用审查机器来钳制它。习近平一方面利用民族狂热势力来巩固权力,但又因为这股力量使他的外交和镇压手段都要强硬起来,没有调整空间,往往造成更严重的危机。尤其是当劳动群众看着宣传机器所描绘的歌舞升平,再想想自己囊中羞涩的困境,将会有愈来愈多人看清民族主义的虚幻谎言,转而寻求挑战独裁政权和资本主义的出路。

权力像毒品,一点点就上瘾

马屿人

无论是铁链女也好,尹烨的辟谣文也罢,无不显示,在我们这里,权力的瘾君子到处都是,我们离人类文明最伟大的成果距离还很远。

Back to All

黄裕生:为什么绝不允许?为什么应重刑化?  ——透视一位作家与一位法学学者的评论

一枚

“对拐卖人口这种反人类的行为本身处于轻刑,不仅意味着在法律上看轻了本是世界上最重的人格尊严及其相应的自由,而且必导致法律本身的价值基础的瓦解,恶化社会的道德生活。”- 本文由黄裕生教授授权发布。

几十年来,流不尽的女婴血!

ShirleyLam

千万女婴魂归天, 光棍买妻锁铁链。归国千金得金牌, 本土闺女且失散。三十年又三十年, 冷坑冷饭衣正单。三十年又三十年, 智识已散牙敲断。老母寻女哭瞎眼, 爹爹悲痛命已完。孤身欲逃腿打断, 梦里仿佛归家园。双眼一睁,白日昭昭,却不见那艳阳天!

“洋叫花”和老傈僳文:小花梅家乡的一段往事

学徒

来源:praxeis.org近期备受瞩目的徐州铁链女据说是来自于云南亚古村的小花梅。两者究竟是否为同一个人这里按下不谈,本文只讲述小花梅家乡一段关于文字的往事,从侧面观察一个族群在近代历史动荡中的状态,以及历史与他们当今处境的屡屡关联。据调查小花梅可能是怒族人,但她的家乡亚古村是一个主要由傈僳族聚居的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