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幻
ohlak
主理
3 人追蹤
266 篇作品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21 流

浩川

「他……」凌嬰扭動車匙,左手撥弄變速桿,右手彷彿隨意搭在方向盤上,腳在離合器與油門之間迅快遊移。小跑車瞬間由完全靜止,變成高速開行,中間速度漸變的過程似被硬生生跳過了。肇飛早習慣凌嬰一手駭人聽聞的駕駛技術。一直看著她長大,肇飛很清楚,凌嬰除外型外,一切均與實際年紀不相符。「他叫流。」肇飛淡淡一笑。「嗯。」凌嬰仍然一臉冷漠。「他現在學懂了甚麼?」每次想起那個被他們稱為流的男孩,肇飛心情總會好起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20 凌嬰

浩川

肇飛與凌嬰一起前往泊車處……肇飛的深棕色JEEP與凌嬰的銀白色小跑車,就在整個車場的最邊緣位置……「那個男孩,還好吧?」各自坐上車子前,凌嬰問。肇飛笑了笑,點點頭。「跟你一起生活,他大概學一百年都記不起如何跟別人溝通。」「來看看他。」肇飛把Jeep原已打開的車門關上,沒再說多餘話,鑽進小跑車的助手席。「我對他沒興趣。」車子密封的空間裡,充滿凌嬰獨有的氣味。清新中,混雜著一點點櫻花乳液香氣……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9 搖滾

浩川

兩個月前,魔音樂團的創辦人蕭邦造因故離世,其後接連出事的還有當時樂團團長亞當,以及前任經理人唐克隆。這三個人,都是肇飛十分熟悉的朋友與工作上的夥伴,才幾十天,便已沒多少人再次提起。或許,因為有更多事情,把人們的視線轉移了。近來,這城市裡接二連三出現身懷奇異能力的人。每過一天,便多一些。很快,人們都習慣了。正如,社會不可能持續討論一個天才……大概沒有哪個地方,發生同類事情後,人們會消化得如此快……

《1314》#59 反擊

浩川

過去三個月,本市的投資市場可以說得上是經歷著水深火熱的苦難時期了,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只會是一個開始,對未來幾年的經濟苦況來說,這數月只恰好是一個序幕而已,可是大熊市前的微量調整或反彈,已足以助我們反擊有餘。由於上年撤離投機市場的行動,我們保留了足夠應付狙擊甚至乎對方所發動收購戰的能力,這是我們最大的憑藉……

返回全部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8 準備

浩川

樂團,其實重組成軍不足一個月,成員之間的默契,竟讓人錯覺他們已組團半生。綵排,在大家都滿意的成效與氣氛之下完成,再多幾個鐘便是正式演出的時候。樂團成員回到後台作最後準備。舞台上,一眾技師與工作人員忙碌著。無人發現台上一角,凌嬰獨坐著。已換上演出的裝束,她一點也不在意,隨性坐在台階,把玩一頂軟身畫家帽。她身邊擱著一雙紫藍色的鼓棍,放在棍旁的手機無聲震動起來。她臉上沒有表情,收起帽子後,取過手機查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7 樂團

浩川

歌聲,沒有利用設備擴大音量,也沒有因為密封空間而做成回音,每一句歌,由結他、貝斯與鼓聲伴隨,隱隱從表演場館內傳出來。肇飛肩上吊著一雙鼓棍,除此外一點多餘的隨身物品也沒有,兩手插在深紅外套的衣袋裡,一步一步走近場館。這晚,將會是魔音樂團今年一連串表演活動的第三場。亦是樂團傳奇女主唱澄音,退團多年後歸來,復出的第三場公開演出。場館比數天前,名為「歌姬約會」的首演,足足大上一倍……

《1314》#58 很會拼

浩川

屠沁果然比我們所想都要堅強,又或者她對在橋的信心早已超出了所有擔心和害怕也說不定。望著她悠然自得的喝著甜飲,感受著初春和暖而清涼的微風,我腦內閃過了她跟在橋重逢的畫面…那裡很多人,我坐在屠沁的身旁,跟她還有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歡呼吶喊,看來是正在看什麼比賽吧。然後在橋在我身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打了個眼色,跟我交換了位置。在屠沁發現他,喜極而泣的同時,他動了動嘴說了些話…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6 凌沁

浩川

悠揚旋律,單靠嗓音哼唱,在一所私家醫院的走道裡徘徊不斷。歌聲,可能是這所醫院的一大特色。至少,是近一年來,天天都會出現的慣性。醫生和護理人員,每每會因為這陣陣聲樂,駐足。這是醫院的特別護理樓層,留住在此的病人大部分是這城市中有點地位的人物。傳出歌聲的病房,裡面的人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年。一整年,她幾乎都只呆在房裡。雖然人差不多沒離開過病房,但她自娛的歌聲,卻代替她穿過了牆,遊走每個角落……

4

《1314》#57 詐

浩川

我倒進到大靠背椅子上,環看了這千呎辦公室一眼。辦公書桌幾乎是我在『宏圖投資』那裡的三倍,左首放了一套真皮沙化,還有音響電視和小酒吧;右面才是工作的空間,不同市場的報價屏幕,有關各國報關時間和情況的資料用電腦,還有地產業務上我們『宏圖基業』第一所酒店的模型。公司發展酒店的日子不是太久,是十來年前跟『達見』以換股形式進行更上一層樓的合作關係後,才正式開始發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5 少年

浩川

沒有人。除了自己以外,一個人也沒有。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知道怎樣來,也不知道如何離開。靠在牆邊,屈膝捲曲,他身上甚麼也沒有,只在近手腕的位置有一個刺青。流。他不知怎樣唸,也不知道這其實是一個文字。他在那一片雪白的地方待了很久。很久。久得他肚子飢腸轆轆的鼓鼓作響。然而,他不知道這空虛的感覺是甚麼。「你怎麼了?」很清脆乾淨的男聲,聽在他耳裡,有種很特別的感覺……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4 希望

浩川

結他流瀉出一串顫音,讓弦聲徘徊在聽見的人耳裡,讓在場所有人的血液沸騰!鼓樂、結他,引領著心跳節奏,環抱整個場館。一下一下,把沉睡的感受全都喚醒。在接踵而至的哀傷過後,魔音歌姬這場復出音樂會,固執地依期舉行。是一個宣告。有些事,就算活不了,也會堅持下去。台下的呼喚,一如樂團過去每一次演出,熱熾。只是,這次多了一份無人能夠忘記的氣味,懷念。紀謠可以感受到,舞台上,每一個心靈深處,出現了兩個名字……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3 答應妳

浩川

地上的音樂盒,響起發條快完的警號。斐躍小心翼翼地放下亞當,回過頭來,一雙眼透現出陣陣紅光。紅光在下一刻歛去,化成綠光。綠是紅的補色,就如希望是恐懼過後的真象。不曾擁有希望,人不會害怕失去。同時,因為懷抱希望,才可以揮別恐懼……斐躍很想把這些告訴希韻,然而他沒有希韻和紀謠的能力。現在,他只能盡最大的力量,讓希韻的魔力無力化。希韻的臉龐,在紀謠肩上抬起來。兩眼直瞪往慢慢靠近的斐躍。斐躍無法不閉上眼睛…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2 真實

浩川

凌嬰真不願意相信眼前的情景。一地破碎玻璃……亞當,明明擁有不死的魔力,竟然躺在血泊中,再無氣息。她再感覺不到這大哥哥的生命力。一切一切,都沐浴在白光之中。就連血,也彷彿變得透明。凌嬰全身乏力,只能靠著一根柱子,勉強站著。望向希韻。一直,紀謠被認定是魔女,因為她由小到大,也把真我掩藏起來。因為害怕這殘酷的世界,所以選擇了戴上假面。因此,絕對不能讓她知道,不能讓她的魔力完全釋放出來……

《1314》#56 全部

浩川

接下來的日子,連伯伯和杜錦生也沒有任何動靜。就是在橋也再度失去聯絡了。屠沁沒有追問我當日究竟跟在橋說了什麼,也沒有怪責我,還笑盈盈的告訴我她絕對信任在橋,知道他一定平安無事。在橋離開,不在身邊的這段日子,屠沁變得愈來愈堅強了,工作上更是無懈可擊,帶著很濃厚的「在橋」影子。把玩著手提電話,一再聽著遊子的留言,我這幾天煩亂的心情暫時平伏了下來。她久違的聲音好像變成了特效的鎮定劑,止除了我所有擔憂煩惱…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1 哭城

浩川

忽爾,一種很強烈的感覺,無差別地湧進二人的思緒。悲。慟。無止盡的哀傷,瞬間填滿他們的心坎。哭了。不只他們。紀謠的兩眼,蒙上白霧……她的魔力,呼應著遠方的呼召,不受控制地展開……她可以感受到,整個城市,哭了。無可抗拒。然後,所有人,都走進了真實的幻象中。所有人……紀謠回頭望向斐躍,他卻似再見不到她,臉容爬滿恐懼。那雙本來清明剔透的眼睛,布滿了紅根,下一秒大概便會滴出血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0 心跳聲

浩川

她愈哭愈狠,就憑藉這一場哭泣,她可以把世上所有歡笑,全都奪去!她心裡忽然有這可怕的念頭,而且這念頭似乎不斷地壯大。她知道,她真的可以……一名少年聽見她的歌聲,一步一步走近。她抬起了頭。一雙哭紅了的眼,怔怔地望著少年。「停呀!」「不要!」四周傳來呼天搶地的哀號,可少年卻充耳不聞。他走近她,她靜止下來了。很溫暖的感覺,明明下著滂沱大雨,可陽光卻穿透厚厚的雲,照到他們身上…

《1314》#55 加油!

浩川

「怎麼老爸一直不告訴我?」鳴林知道姚伯伯竟把在橋的事告訴我,反沒對他說起過時,便一直呢喃呢喃的埋怨著,「到底我和老爸是不是跟在橋和連伯伯一樣?根本就不是親生父子…」「發神經。」我笑罵著。從姚伯伯那裡聽到有關在橋的事,使我整個人輕鬆暢快起來。因為當日連伯伯逼使他行動,出賣我並對『宏圖基業』下手時,在橋首先做的事並不是行動,也不是為求自保而考慮該否聽從他義父的話,而是第一時間秘密去信姚伯伯…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9 她們

浩川

兩個小女孩,手牽手,走過無人街道。沒甚麼好害怕的。只要有對方在,沒有哪些人或事,會叫她們害怕。她們哼唱著一首搖籃曲,那首歌源自這城市外的某個國度,曾經被改編成流行曲。她們個別的記憶中,同樣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曾經在母親懷裡聽見過。一次又一次,母親把她們抱起來,輕聲歌唱。兩個小女孩,有著同一樣的模糊記憶。她們唱著,唱著。在無人的街道上,她們投入在只有對方的世界裡。然後有一個男人,出現在她們跟前……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8 導殺

浩川

「早說過,我是不死的呢。」亞當輕輕甩開希韻的手,拍了拍凌嬰的頭。然後,帶著浪蕩的笑意,衝前!他沉下了身子,軀體曲起,以背肩硬生生衝進其一名黑衣男人懷裡。緊接,身體倏地撐得像鋼條般筆直,以自己的頭頂,往對方的下巴頂撞上去。那男人來不及反應,便被亞當連串動作重創,軟軟倒下。只是,優勢只維持那麼的一瞬。另外兩名男人,充滿默契地橫衝過來,擂起手刀,或劈或刺,凶狠地直朝亞當身上重擊……

《1314》#54 計謀者

浩川

『購物天堂』這計劃,由投標開始,到初步發展藍圖的面世,再因連伯伯透過在橋引起的危機而變成跟『達見企劃』攜手合作,一直都是我跟在橋和屠沁的心血,還有鳴林後期加入的努力,到今天工程終於可以正式開始了。整個新都市計劃,是上海當地規劃的一部份,由商廈建築群為中心,然後是酒店旅館分佈四方,到最外圍的大型購物商場…雖然有關建築和設計方面,我能夠參與的只是很少的部份,可是今天動工卻仍像看見自己兒子出生一樣……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7 核心

浩川

乘蕭邦造與澄音分開的時候痛下殺手。任由失去蕭邦造的澄音失控狂亂,再安排斐躍藉著制止澄音來使魔力全面甦醒。只因為那是斐躍成為被選擇的那一位最後的試練?唐克隆原意,純粹是因為只有斐躍才有機會影響魔女的力量,所以特意安排他們一起去倫敦,讓他們一起面對凌瞳。如果不是凌嬰出現,他們理應一到達倫敦,便會前往凌家……怎知道,一直以來,連他自己也只是在暗示的影響下行動?真正的目的、真正的計劃,他連邊兒也沾不上……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6 幻碎

浩川

唐克隆身軀不由自主顫抖起來。已經足足半年,他的身體不曾有過這種奇異的感應。龐大至無可抗拒的魔力!半年前,在澄音久別數年,再度歸來後,第一場正式公開演唱中,她讓唐克隆本來擁有的幻力徹底沉睡過去。沉睡的魔力,會再次甦醒,除了被魔音喚醒之外,唐克隆想不到另一個可能性。現今世代,只有澄音擁有魔音的力量。然而,唐克隆幾乎可以肯定,澄音絕對不會原諒他,當然也不可能會把他的魔力再次喚醒了。那到底是甚麼回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5 無聲告白

浩川

坐上斐躍的電單車,今次終於可以分得清楚,他的駕車技術是進步了,卻跟凌嬰的不一樣。斐躍要全神貫注,為的是摟抱著他的她。因為紀謠,他才需要把技術練到最好。她可以感覺到,斐躍有多努力,去維持車子的穩定。而不像凌嬰,似是本來就跟車子連成一體。伏靠在斐躍的背上,那是很讓人安心的地方。紀謠不只一次提醒自己,別要太習慣。她從來不會容許自己被縱壞了,她知道自己只會愈要愈多。如果根據這種堅持,她沒有魔力一定是好事…

《1314》#53 會再見的

浩川

【宏圖投資一星期股價下跌至2000年後新低點。行內人仕稱該公司因為全球性的經濟不景,市內投資氣氛慘淡而導致投資所得收入大跌,因而影響投資者信心。預計在2001年首季中,將會有更明顯的跌幅…】看著這篇經濟評論,我真的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幸好沒有任何數據可以提供佐證,否則那些所謂業內人仕的預計必定成真。「也差不多了。」坐在身旁凝神貫注看著螢幕上價位的屠沁,喜上眉梢的說:「是時候反擊了。Cola!」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4 真幻

浩川

完全擾亂真實感受,沒可能分辨出真假的幻象。令人放棄保護自己,甚至自殘。究竟是誰,有這種力量?連澄音也沒辦法使之沉睡?她一直追問斐躍,當然也不會放過亞當和凌嬰。然而,就連身為當事人的澄音,也只說是她自己魔力失控……希韻也嘗試過以魔力感受他們,可是凌嬰轉移了斐躍的異能,跟斐躍一樣,可把她的靈感減至近乎無效的弱度。亞當那時候是追著不理阻止衝上去的她,她知道多少,亞當也不會比她多。所以,仍沒肯定的答案…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3 不倒

浩川

小跑車在車道上舞動起來。車速增至極限,以「之」字形路線,穿越阻擋前路的每一輛車……透過車窗,可以見到三輛不同款式,卻同樣極速飆飛的車子。凌嬰拐了個彎,小跑車駛進一條幾乎沒人沒車的街道。明顯衝著他們而來,後面的三輛車子,同一時間朝小跑車衝來。其中一輛,衝至小跑車前側,在極速之下,倏地急轉!車子因速度慣性,被拋向前。正常情況下應該失控,現在卻變成一把巨型鐮刀一樣,車尾狠狠往凌嬰的小跑車劈過來……

《1314》#52 一份子

浩川

我托了托眼鏡,看了看辛苦地忍著笑的鳴林,又往若有所思的屠沁望去,視覺上異常的清晰,但頭卻有點暈呢。「你近視沒關係,但為什麼選這款式的眼鏡?」鳴林終於哈哈大笑起來,「黑黑厚厚的,笨笨拙拙像足了笨蛋。」我沒好氣地埋頭吃著快給放涼了的菜餚。「Jaron是想學遊子吧。」屠沁終於說話了。「你知道遊子為什麼由小到大都戴著那黑厚的鏡框?她曾經告訴過我,那是因為她害怕有人會因為她的樣子而自以為喜歡了她。」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2 苦

浩川

想起在倫敦時,失去蕭邦造的自己,失控引致連串病發,更差點殺掉凌瞳,澄音不禁甚為歉疚……「有些事,就算活不了,也會堅持下去。」凌嬰記得,這是紀謠的說話。希韻口中,紀謠是個懷抱理想,卻事事以朋友為先的倔強女生。其實這點,凌嬰也感覺到。透過當時尚未覺醒的希韻身上轉移過來的靈感,她一早便已知道,紀謠打算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斐躍與希韻。幸好,一切還沒有太遲。有些事,一個人知道,一個人承受就可以……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1 甜

浩川

可以把人的心理或生理狀況,隨心所欲地放大或收縮,這是甚麼樣的奇異能力?紀謠沒有具體的概念,據她所知,斐躍不曾在她身上施展過這種魔力……管他呢。不過,紀謠實在感激澄音。在她的歌聲裡,她肯定了斐躍的心意。不用懷疑,不捨不棄地把她保護在他的臂膀裡。那緊貼一起的瞬間,讓她聽見彼此同步躍動的心跳聲。她知道,她跟他,不為甚麼,只因心意一樣,才會牽起對方的手。縱然代價沉重,幸而沒帶來真正的不幸……

《1314》#51 那年那天

浩川

1994年12月的某一天是一個奇妙的日子,一名遊姓法國華僑在一次絕對可算是恐怖的經歷後表示,他的生命屢次因油畫而獲救。遊先生是一名藝術鑑賞名家,從前是有名的藝術品買手。在這次死裡逃生後,遊先生帶著猶有餘悸的心情接受本刊訪問,談及了他的愛情故事。當在場傳媒均以為遊先生是因受驚過度,所以思想說話出現混亂時,他才表示這個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女人就是他屢次能從危難中脫險的幕後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