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20
HKD /
澳門學16號

澳門90後|社會科學碩士|財經媒體|澳門研究| 生活瑣事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第127篇文章出爐,本篇永久開放:

如何批判權威?從澳門「疫政」看批判思考之重要性?|投稿 #09

//2020年12月,政府發表的《澳門青年政策(2021-2030)》中關於教育的部分以「審辨思維」取代「批判思維」,因而引起爭議。毫無哲學以及人文科學背景的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竟然回應指此改動是希望青年「不要為批評而批評」。

後來《論盡媒體》登了一篇長文分享部分教育工作者對歐陽瑜言論的回應,卻未有人從哲學角度討論「批判」之本意,從而推斷澳門政府反對「批判」的背後原因。

然而,近日澳門社會裡「病毒共存派」對於「清零派」的批判,已展示了批判思考的功能,同時也暴露了「批判」對澳門政府所帶來的「不便」...//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本文為澳門獨立媒體《論盡媒體》特約轉載:

「一哥」論政:「澳門做特首是比較容易做的」|《論盡》專訪賀一誠精華 #03

本文是《論盡》賀一誠專訪系列的最後一篇。2014年,特區正值換屆,崔世安無懸念應再做一屆,但坊間卻傳時任立會主席賀一誠也是有力競爭者。

《論盡》記者便刁鑽地問了各種「如果做了特首會怎樣做」的問題,當中關於問責、高官輪換、特首應有能力等回答,至今成為見證,有些做了(如改革基金會);有些,則仍有待後世評價...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第126篇文章出爐,本篇爐友專屬:

那裏有壓逼,那裏有迷因?

//自6月18日起,澳門經歷新冠肺炎爆發後的首次「半封城」。在寫這篇文章的一個月時間裏,把澳門官僚系統的弊病表露無遺。其中包括但不止:

決策不尊重科學

例子:6月27日至7月23日,一個月內澳門進行了13輪全民核酸。這裏先不討論全民核酸的「清零」效果,雖然上海今年3月至6月的「封城」經驗經已顯示密集的全民核酸檢測,並不能阻止病毒的傳播。

但澳門最「特別」的地方,是要求每位市民同時做「快速抗原」和核酸,並只在前者為陰性的情況下,才能去酸檢測點。據我的有限了解,似乎還沒有看到那個國家或地區這樣操作過。

另一方面,去年「民主派」議員在立法會選舉前被「DQ」,連同老牌非建制媒體「愛瞞日報」停止營運,制衡政府的力量可以說達到了近年的歷史低點,面對利維坦對生活不講道理的入侵,毫無抵抗之力。

真的毫無抵抗之力?可能還剩下迷因吧。//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第125篇文章出爐,本篇永久開放:

既是賊船又是皇宮:澳門海上皇宮的前世今生|投稿 #08

//香港珍寶海鮮舫在2022年6月19日不幸全面入水後沉沒於南海,其實澳門也有類似的海上地標,名字叫澳門皇宮,也稱皇宮娛樂場,坊間俗稱賊船。是已故賭王何鴻燊賭業王國其中一項重點博彩娛樂項目,由1961年組成的澳門旅遊娛樂公司(澳娛),斥資數十萬葡幣經營管理,建築商劉豪世負責裝修。在開業之前有一段小插曲。

澳門皇宮原定1962年1月開業,由於該躉船從香港拖抵澳門過程中發生一些意外,開業時間一度延期。事因該躉船在拖運至澳門經過香港仔海面時,其同行另一艘船身較小之附船,為該躉船的厨房船。這艘附船突然船身爆裂入水,所有厨房用具隨船沉下香港仔海中,其損失大約有數萬多元。

該躉船雖然在1962年2月3日上午11點已抵達澳門,在中午十二點半停泊至內港十號碼頭。由於缺乏厨房船,暫時不能開業,需要經過澳娛派人另外找一艘臨時木船裝置。更曾計劃延遲至同年農曆新年開業,卻也因裝修未完成而不成功。開業計劃可算是一波三折。//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本文為澳門獨立媒體《論盡媒體》特約轉載:

議會一哥:「你浪費公帑都是犯罪」|《論盡》專訪賀一誠精華 #02

本文為《論盡》專訪時任立會主席、現任特首賀一誠的第二篇,其時正值《預算綱要法》立法過程,一哥大力炮轟法案缺乏問責制度,左批官營投資公司監管不足、右批各大基金會洗腳不抹腳(按:開支太大)。

時間快轉,投資公司與基金會都果真「出了問題」,而人們亦正在質問官方無法交代防疫開支明細...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第124篇文章出爐,本篇爐友專屬:

人愈多、菌愈多?從地理學數據估算澳門人口密度與區域感染風險

//撰稿之時,澳門正處於所謂疫情的「鞏固期」,意味著如疫情未有明顯反彈的前提下,日常生活的各種活動將會陸續恢復。為了「鞏固」目前的抗疫成果,澳門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如針對特定區域及工種的高密度檢測、以及每日的自我快速檢測等。

在林林種種的鞏固方式中,其中一項可謂牽涉人數最多的措施,便是針對澳門最近案例較密集的區域(如北區),於指定日數內需進行一次檢測。此種措施的其中一項預設,或許是由於這些區域有著較高的人口密度,因而出現較多的確診案例。故此,居住於這些區域的居民,亦比其餘區域有更高的感染風險。這些居民因此需要進行額外的檢測, 以確保其區域並未存在潛在的感染案例。

據人口密度而制訂的特定防疫政策,雖然直觀看來相當合理,但在過往針對新冠疫情的研究中,卻發現人口密度對於感染風險的影響,事實上是受多重因素所影響。這些因素包括公眾對於防疫措施的服從程度、特定區域的年齡群組分佈、人口的流動情況以及政府防疫措施的強制性等。換言之,人口密度與感染風險並不必然有著直接的相關。

回到澳門的情況,假若在日常活動重開之後,哪些區域存在著更高的疫情爆發風險呢?人口較密集的區域,是否具有較高的感染風險?針對這個迷思,來自香港、澳門、及中國大陸的三地研究團隊,在本年較早時曾根據澳門的地理學數據,以「興趣點/信息點」(Point of Interest)的概念,分析到底澳門哪些地區,更曝露於疫情爆發的風險當中。

雖然在研究發表之時,澳門尚未出現大規模的社區爆發,但藉由他們具有先見之明的分析,我們或許可以窺見一旦日常活動恢復之時,哪些地點更具有令疫情死灰復燃的風險,並藉此進一步反思,到底當下的防疫措施在學術角度而言,是否真正具有「防疫」效果...//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新文預告‼

作為一個澳門議題為主的科普寫作計劃,從學術角度探討社會當下的熱門議題,是我們基本宗旨。

最近澳門熱門議題為何?當屬官方關於防疫措施合理性的討論,從核酸..到日日核酸,官方判定某群體的核酸頻率,或者某群體與區域的危險性,其中一個重要依據似乎是人口密集度。

那麼從學術上說,人口密集度與感染風險之間,到底有否關係?

下篇新文,作者「遠東釣魚郎」將介紹一篇直接以澳門為研究主題的文章,該研究實際利用澳門各區人口與地理數據,探討了人口密度與感染風險的關係。

你想知道自己住區的感染風險程度嗎?

請留意 #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第​​​​​​​​​​​​​​​​1️⃣2️⃣4️⃣篇新文:

《人愈多、菌愈多?從地理學數據估算澳門人口密度與區域感染風險》

-----------------

👇我們的故事|Podcast|免費電子報|Patreon

https://linktr.ee/macaology_empire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本文為澳門獨立媒體《論盡媒體》特約轉載:

菲傭:我們也是人,也有對生活的嚮往

早前官方劃一將擁有菲籍的澳門居住者(即使有澳門身份證)判定成高危群組,須強制每日核酸,在外僱歧視問題嚴重的澳門,竟少有獲多方輿論批評。本文於2015年專訪了澳門的菲傭群體,難得了解到她們對選擇工作的抉擇與取捨,說明為何並非所有菲傭都追求高薪,以及喜愛澳門的原因。

本文為澳門獨立媒體《論盡媒體》特約轉載,最近我們開始供稿《論盡》並在Patreon合作推出全新訂閱計劃,亦同時在Matters轉載《論盡》精選文章,讓兩岸四地讀者更了解澳門社會議題。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第123篇文章已出爐,本篇永久開放:

六個二維碼的反思:何為不止於科學的科學傳播?|Communicating Beyond Science (附英文版) #投稿07

//2022年7月8日,當一幅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發佈的資訊圖文出現在我的FB動態消息時,我的頸不由自主地貼近了電腦屏幕,眼睛睜大到快要掉出,眉頭則深鎖成一座讓疑惑走進我腦袋的樓梯。

我無法理解為甚麼六個二維碼會同時出現在一幅資訊圖文中。這不可能是方便或清晰地向市民傳達資訊的方式,因為市民必須多花精力細閱每個二維碼下的一字一句,才能識別和掃描到正確的二維碼並正確地找到所須的服務和資訊。在這波疫情已造成重重壓力的情況下,市民又再承受多一層不必要的壓力。

當各種COVID-19的資訊仍不斷流通與轉發,而這幅資訊圖文是想讓市民更快地找到正確資訊,六個二維碼卻同時出現,它達到的效果恐怕只是讓市民更眼花撩亂,甚至會令市民掃錯二維碼,然後緊張地再花時間細閱資訊圖文去找出正確的。這不就是反效果嗎?

真實和有用的資訊無法被輕易找到時,這些源源不絕的資訊只會讓人覺得討厭與沮喪。試想想,我們每刻都在尋找有用資訊,難得找到相關的,隔天卻因過時不再適用,然後又必須重新搜尋。這是一個資訊惡性循環,無法逃脫又無可奈何。難怪每個人都對政府的做法有不少意見。

但今天的討論重點不是政府的防疫措施,而是政府如何發佈關鍵資訊。進入正題前,我們必須了解一下何謂科學傳播(science communication)...//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新文預告‼

之前我們撰文討論過疫下謠言問題,謠言產生的原因之一,是大眾無法獲得正確資訊。如此引申出一個問題:

官方的資訊發布與溝通是否不足?

下篇投稿文章,在德國從事公共衛生研究的Anna,將討論官方在疫情下的資訊傳播問題。激發她執筆的原因,是早前由「應變協調中心」在 FB 發布的一則資訊圖文。

看到該圖,Anna說是「頸不由自主地貼近了電腦屏幕,眼睛睜大到快要掉出」...

為何Anna會有如此反應?

請留意 #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第​​​​​​​​​​​​​​​​1️⃣2️⃣3️⃣篇新文:

《六個二維碼的反思:何為不止於科學的科學傳播?》

* 本文亦附英文版,題為 Communicating Beyond Science, 將同步發布

-----------------

Patreon訂閱計劃 Podcast報名免費電子報